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中国委婉向俄方提要求

中国委婉向俄方提要求

俄怕遭孤立对华作2大让步,王毅提关键8个字,暗示俄应就东海表态。

缅怀胡耀邦何须分党与非党

缅怀胡耀邦何须分党与非党

防人之心不如信任、批评和自我批评,把问题摆在桌面上来解决好。

四万亿外储是祸不是福

四万亿外储是祸不是福

中国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是以国内大通胀为代价,长年补贴美国消费者。

即将消失的骑楼街 佛寺与古街真的不能两全吗?

2011年12月07日 10:09
来源:金羊网 作者:何姗,陈文,邢晓雯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骑楼、将建的佛教文化中心大楼、大佛寺位置示意图。(图片来源:信息时报)

内幕

相关领导考察后建议建广场让大佛寺露出来

拆骑楼建广场规划未经专家讨论

尽管大佛寺复建工程规划及建筑方案均通过了文物部门与规划部门的批准。但是,无论是参与评审的文物专家还是规委会专家都表示:当时讨论方案中没有涉及到拆骑楼建北广场。规划专家分析说,按照用地权属,大佛寺扩建应分成两个地块项目,一个是在大佛寺红线范围内的复建项目,一个是越秀区红线范围内(即骑楼街位置)的大佛寺配套北广场项目。

在目前2011年版的广州市控规导则上,骑楼街所在的地块已调整为广场用地,名称为“大佛寺配套北广场项目”,更新依据是“落实紫线”。用地权属是越秀区建设与市政局。关于北广场项目的修建性详细规划,经检索无结果。

大佛寺扩建为何要拆掉骑楼建广场?

大佛寺扩建规划方案最早可追溯到2003年,广州市规划编制研究中心组织编制《广州北京路大佛寺周边地区城市设计》。旨在围绕大佛寺扩建,对其所在历史街区进行功能与空间形态的更新研究。

这一年的8月,市领导视察北京路步行街时,提出北京路全线步行化的设想,同时要求对北京路北段,即省财厅、广州百货大厦一带的城市开放空间进行整合,以配合北京路传统商业街未来的发展。

根据越秀区的商业发展计划,也将引导北京路沿线商业向西拓展。

当时的城市设计方案认为,大佛寺是北京路沿线文化节点的组成部分,也是城市商业街区综合发展不可缺少的因素。宗教与文化、商业的紧密联系是这一街区特有的社区文化特征。“寺与市的共生”成为最重要的设计理念。方案将大佛寺街区作为北京路步行街区的一个组成部分,

因此,方案初稿考虑北边骑楼街及大佛寺南面的惠新西街、中、东街这几条民国老街全部保留。并建议大佛寺对老建筑进行更新与功能置换,成为大佛寺街区的有机组成。

但是,据说相关领导考察后建议大佛寺北面宜建休闲广场并让大佛寺露出来。

这一指示使方案最后改变为拆骑楼,只保留立面与肌理,建休闲广场。

而又因为有些专家认为大佛寺南面入口的疏散空间过于拥挤,人流太多太危险,需要拆出疏散空间,所以几条民国老街也不保。

在城市设计的方案中,图书馆的设计是3层,而不是7层。

但是,正当这一设计在编制的同时,大佛寺方面也请人做了复建工程的方案,方案中图书馆的设计是7层。

而从现在已获审批的《广州市大佛寺复建工程修建性详细规划》看,骑楼街立面也不再保留,而是全部拆除建广场。

《广州北京路大佛寺周边地区城市设计》只是一个研究性的设计,不具有法定效力,但对后续设计是参考与借鉴。对于拆除骑楼街,该项目的参与设计人员仍然感到很遗憾:“其实骑楼街形成的连续和完整商业界面比广场更有利于北京路步行街商业氛围的营造与人流活动往西引导,我们本来不打算把寺庙很显赫地露出来,而是穿过小街小巷找到寺庙,有那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寺与城市的共生,寺庙为扩建拆掉骑楼街,拆掉老街区,就失去包容了。”

骑楼作为现状现存是保护基准点

程建军(华南理工大学建筑文化遗产保护设计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拆骑楼是很可惜的。宗教部门希望把这些寺庙都建设好,骑楼也是清末和民国建筑,也是广州历史文化的一部分。但这里确实就有个取舍问题。

骑楼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它们是不是要比现在新建的这些建筑价值要高呢?特别社会价值、文化价值值得认真研究,但是骑楼拆了确实打断了骑楼街的界面。

对于不可移动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原则是这样的:以现存现状为价值评估和保护考量的基准点。即以现状保存的东西来考虑保护的问题,而不是以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什么东西来考虑。而骑楼是现存的建筑,应该认真思考和好好保护。

呼吁

专家呼吁重估骑楼街去留

设计佛寺与骑楼并存的城市标志性景观

“寺庙扩建要与城市有亲和力,尊重城市文脉。骑楼街的商业界面已经形成,考虑到城市街道、商业的连续性,骑楼还是能保尽保,不要破坏骑楼的连续性。”

中山大学教授知名规划师袁奇峰力主保留西湖路骑楼。而不少反对拆骑楼的专家都呼吁刚成立名城处的规划部门重估骑楼价值,重新论证骑楼去留,找到大佛寺建筑与骑楼并存共融的设计思路。

在保留骑楼街之外,袁奇峰希望“能否把保持广州北京路街道商业界面的延续性作为目标,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用高明的建筑设计为寺院构筑一个‘外商内佛’的主山,或许大隐于市呢!”

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规划系主任王世福认为:在大雄宝殿北侧将新建大体量的佛教建筑,而大佛寺红线之北至西湖路的狭小地块上,现存的是民国时期的骑楼,也是西湖路的街道界面。在极其紧张的空间中,如何处理新佛教建筑与大雄宝殿文物建筑,以及与既存骑楼的关系,的确是一个难题。新佛教建筑和骑楼虽然表面上可能存在风貌冲突,但是都具有城市文化承载的意义。“对广州而言,是一个既体现文化包容、又考验空间创新的机会;对于大佛寺而言,如何展示城中宗教与周边环境和谐的佛家风采,也需要以创新的智慧来应对。对于建筑设计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考验是否有智慧求和谐求创新。通过智慧的设计能否找到共存的城市标志性景观,值得期待!”

现场

西湖路拆迁骑楼已拆一段还剩8间

日前记者来到西湖路,看到西湖路上大佛寺前的骑楼街已经被拆去一段。

曾经绵延成排的西湖路骑楼,在西湖路33号骑楼到光明广场之间,被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中间是大佛寺扩建工程工地,有围墙围蔽。围墙上画着马向明微博中那张朱红色宫殿效果图。

与北京路相连的西湖路骑楼街,有一大半骑楼已经人去楼空,大大的“拆”字涂在每一间大门紧闭的商铺上,但原先商铺的招牌还在。靠近东边连接北京路的几间骑楼不需拆迁,还照常营业,而从17号开始往西到大佛寺的一排骑楼在拆迁范围内,目前还剩下一共8栋骑楼。这批商铺原先有奶茶、素食、衣服店等,而现在仅有越秀区旅游服务问询中心和一家眼镜店还在营业。这排骑楼街都有三四层楼高,每一栋都各有特色:越秀区旅游服务问询中心是一栋白色四层骑楼,一道两层高的罗马式拱券显得分外“霸气”;眼镜店所在的骑楼则被刷成藕色,最顶层外有雕花山墙,檐下并列一排菱形雕花装饰。

眼镜店的店长告诉记者:“我们在这里经营了十几年了,生意还挺好。骑楼的产权属于一位马先生所有,他一直不愿意签拆迁协议,舍不得这地方。”

从大佛寺内大雄宝殿后可以看到,骑楼街的背面很多已经凿空,拆除的建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废墟广场。日后,这里将建起一座7层高的佛教图书馆和一个广场,骑楼将被一笔抹去。

宗教研究学者声音:用旅游景点模式建寺不能接受

除了大佛寺,光孝寺、华林寺、五仙观、六榕寺等著名的寺庙,近几年均在不断扩建拆迁中。

新快报记者采访了香港的著名宗教研究学者岑朗天先生,岑先生首先用了“志莲净苑模式”来对比目前的广州宗教场所大征地。他透露,在香港九龙钻石山的志莲净苑大规模复建,大面积的兴建是否合理呢?香港社会争议不少。

岑先生本人对道家、佛家、儒家等均有不少研究。他表示,如果寺庙扩大其主业是在静修、是在研习经典上,那无疑是一种宗教复兴的表现。但如果宗教场所大规模兴建与静修无关的,比如食肆、纪念品买卖、展览等等的东西,那么不但不是宗教学理的复兴,信众精神生活的升华,而更会因为这些东西迷失宗教的追求之本身,破坏宗教自身的价值。

“如果宗教场所用旅游景点的模式来建造,那就不能接受了!”

资料

大佛寺

大佛寺(原名龙藏寺)始建于南汉时期(公元917—971年),当时寺院范围,东起今北京路,西至龙藏街(龙藏街由此得名),南接惠福路,北达西湖路。康熙二年(公元1663年),平南王尚可喜为安抚民心,在龙藏寺旧址重建佛寺,建成后大雄宝殿高18米,建筑面积达1277平方米,大雄宝殿正中供奉三尊以黄铜精铸高各6米、重各10吨的大佛像,时人称“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当时佛寺之大,大佛之大,堪称“岭南之冠”,大佛寺之名也由此而得。其建筑艺术仿京师官庙兼具岭南风格,2009年省政府授予大佛寺大殿“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称号。

在经历民国初年为支持北伐大佛寺寺产被充公拍卖及“文革”期间的劫难,改革开放后,1986年广州市委、市政府批准开放大佛寺,僧人重新入住。1996年,耀智法师继任住持至今。

读者请投票并发言

关于西湖路骑楼应否因大佛寺扩建而拆除,或者有其他选择,欢迎读者登录新快网(http://www.xkb.com.cn/)参与投票并发言。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杨成兵] 标签:骑楼街 大佛寺 佛教 规划  城市 文化 扩建 争议 微博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