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谜谁能破?弘一大师临终七字绝笔丨师父来了第178期

这个谜谁能破?弘一大师临终七字绝笔丨师父来了第178期

2019年07月10日 13:52:39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说起弘一法师,你首先想到什么?是那位半世风流遁入空门,登峰造极而后归于平淡的李叔同?1942年10月13日晚8时,弘一法师于福建泉州不二祠温陵养老院晚晴室圆寂。临终前三天,留下“悲欣交集”四字并注“见观经”一纸,交与侍者妙莲法师,为其最后绝笔。这七个字,被很多人考证和解读,有人发现《观经》中并没有“悲欣交集”四个字,而在《楞严经》卷六中有“心迹圆明,悲欣交集”。这样一位极致严谨的法师,应该不会写错,那是怎么回事呢?弘一大师圆寂77年后的今天,这7个字依旧是个迷。

1918年,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大慈寺皈依三宝。禅房上贴着四个字“虽存若殁”。在《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一文中,李叔同把出家的原因仅归结于幼年家庭崇佛气氛的影响,对西湖佛教文化的羡慕,以及在同事那里听说了断食的好处,便在假期尝试断食,期间接触了很多佛经,方知名利虚妄,遂抛妻弃子,决然出尘。

弘一法师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陈毅谦居士)

有学生问:“老师出家何为?”

李叔同淡淡地说:“无所为。”

学生再问:“忍抛骨肉乎?”

他说:“人事无常,如暴病而死,欲不抛又安可得?”

在教育家黄炎培的回忆文章中,记述了李叔同与日本妻子诀别的一幕:弘一出家后,夫人追来杭州,终席不发一言,饭罢雇了小船,三人送到船边,叔同从不回头,一桨一桨荡向湖心,连人带船一起埋没湖云深处……叔同夫人大哭而归。

这是世人眼中,弘一法师最后一抹绮艳景象,也是后来被影视文学作品无数次演绎的一幕,连同一曲《送别》,已成千古绝唱。

弘一法师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陈毅谦居士)

“少年时做公子,像个翩翩公子;中年时做名士,像个名士;做话剧,像个演员;学油画,像个美术家;学钢琴,像个音乐家;办报刊,像个编者;当教员,像个老师;做和尚,像个高僧。”这是丰子恺对李叔同生平的勾勒。

在弘一法师一生中,对其影响最大的人非印光大师莫属。

据《弘一大师行谊大事年表》记述:一九二三民国十二年(癸亥),四十四岁,初春,由温州经杭州、上海,云游至衢州,住莲花寺,刺血写经。四月在上海太平寺谒印光大师。腊月,恳请普陀山印光大师列为门墙。印祖劝告专修念佛三昧。

弘一法师又在1924年2月4日《致王心湛》的信中,详细叙述了这一段因缘:

朽人于当代善知识中,最服膺者,惟印光法师。前年曾致书陈情,愿厕弟子之列,法师未许。去岁阿弥陀佛诞,于佛前燃臂香,乞三宝慈力加被,复上书陈请,师又逊谢。逮及晚岁,乃再竭诚哀恳,方承慈悲摄受,欢喜庆幸,得未曾有矣。

弘一法师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陈毅谦居士)

在后来的日子,弘一法师多次见到印光大师,其中一次专门在印光法师身边侍奉七日。

在《印光法师文钞》中,收录了四封印光法师给弘一法师的回函,另在林子青先生所编《弘一法师书信》的“附录”中也收有一封。这五封信较详细地反映了两位大师的交往,以及印光大师对弘一法师的教诲。

在后来的日子,弘一法师多次见到印光大师,其中一次专门在印光法师身边侍奉七日。

在《印光法师文钞》中,收录了四封印光法师给弘一法师的回函,另在林子青先生所编《弘一法师书信》的“附录”中也收有一封。这五封信较详细地反映了两位大师的交往,以及印光大师对弘一法师的教诲。

弘一法师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陈毅谦居士)

弘一法师曾在弥留之际对妙莲法师说:“你在为我助念时,看到我眼里流泪,这不是留恋人间,或挂念亲人,而是在回忆我一生的憾事。”并留下“悲欣交集”四字临终绝笔。

1942年,弘一法师圆寂于泉州不二祠温陵养老院晚晴室。圆寂前再三叮嘱弟子他的遗体装龛时,在龛的四只脚下各垫上一个碗,碗中装水,以免蚂蚁虫子爬上遗体后在火化时被无辜烧死。灵骸封藏后,遵照法师遗嘱,送开元、承天两寺供养,后由妙莲法师奉归开元寺的禅房内。遗骸之中有舍利子一千八百余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