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成都繁华区隐藏古老尼庵 前住持圆寂火化现舍利色泽如玉


来源:凤凰佛教

穿过成都市繁华的商业区草市街,古老的金沙庵隐藏在拐角的灶君庙街巷内,走进寺庙,一步之间就穿越了时空。

金沙庵(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王利华)

金沙庵大雄宝殿(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王利华)

金沙庵僧尼安居诵经(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王利华)

俯瞰金沙庵(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王利华)

古老的庵内百年观音端坐莲台,花草清幽庭院深深,暮鼓晨钟比丘尼慈悲微笑,涤尽来客一切浮躁。无须言语,片刻之间,禅意当下产生。

穿过成都市繁华的商业区草市街,古老的金沙庵隐藏在拐角的灶君庙街巷内,走进寺庙,一步之间就穿越了时空,此岸是春雨洗尘埃,彼岸是红尘乱人心。

金沙庵的十五代住持——惟贤比丘尼,在这方天地中,带领一群比丘尼严持净戒,以法问心,与世无诤。

成就者辈出之地

金沙庵原名华光寺,始建于清代初期。从寂成比丘尼创建至今,僧众禀承家风,勤修八敬法,戒行精严,历代不乏成就者。

民国30年能静法师任十三代住持时,昌圆老法师在金沙庵创办莲宗尼众学校,隆莲法师未出家前曾在此任教。能静法师光耀一时,可与隆莲法师相媲美,法师一生受持《华法经》,于1993年圆寂荼毗后,其舍利子色泽如美玉无瑕,实堪惊叹!

近代还有隆安法师生死自如,法师年少时,从安岳县女扮男装徒步行数日到金沙庵出家,后随大慈寺方丈圣钦法师修学禅宗顿超法门,日久功深,于行住坐卧间念念相续,文革时期也坚持禁语闭关打七,1974年9月,八十多岁的老法师预知时至,对大众师说:“我要走了,你们给我念佛”。当时正处于非常时期,大众师请她将时间改在工休日以便助念,老法师欣然允诺,于工休日自行坐龛脱化,生死自在,何等洒脱。火化时瑞相重重,化毕全身骨骼完整,仍端身正坐,如入甚深禅定。

前任住持灯一法师98岁还以身作则,坚持二时功课,晨钟暮鼓、风雨无阻。在平凡的学修和行持中显示了佛陀的伟大和佛教的光明。如今在十五代住持惟贤法师带领下,年青的僧众勇猛精进,实修不缀。

艰难的寺庙复兴之路

文革期间,整个寺院受到惨无人道的破坏,佛像被砸,殿堂僧寮被工厂和居民强行占用,经能静法师及常住僧众的拒理力争勉强留下几间残破的房子,供僧人使用。在极其艰难的环境中,能静老法师一再叮嘱和鼓励大众坚定信仰,严守戒律,随缘不变,不变随缘。

三中全会后,宗教信仰政策得到落实,允许恢复寺院招收出家人。年近耄耋的老法师带领僧众上书政府相关部门要求开放寺院,绍隆佛种,续佛慧命。经过长达十余年的艰辛努力,终于在1997年获得宗教部门的开放证书,尘封了四十余年的山门终于重新向信众开启,金沙庵迎来了新的殊胜应世因缘。

金沙庵因历史原因,产权曾于1957年因政府“经租”收归国家,2003年11月根据相关宗教政策,寺院部分房产归还了寺院。

在经历了几个世纪的岁月沧桑之后,金沙庵这座数百年古庙仍静静地屹立在红尘闹市之中,看起来是那样的微小、简单,那样的无足轻重,但却又是那样的妙不可言。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