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寺亦园惊艳几百年:老广记忆中的海幢寺
佛教

亦寺亦园惊艳几百年:老广记忆中的海幢寺

2021年06月23日 08:46:50
来源:华人佛教

高僧辈出,亦寺亦园!寻找盛世梵宇、大美梵刹,“觉悟禅游”第11期,带您走进广州佛教“五大丛林”之一的海幢寺。

对于广州人来说,海幢寺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小编的一位同行,就是一位“老广”,说到印象海幢寺,他告诉我:“我小时就在海幢寺里跑着玩,我爸爸小时候也在海幢寺里跑着玩,这就是我们长大的地方”。

虽然很多广州人都熟悉海幢寺,但要说真正了解海幢寺的,可能还真没有几个人。

特别是广东省博物馆里的一场展览,让很多“老广”们突然发现:原来海幢寺是一座“宝藏寺院”!

广州史记·海幢寺

广州海幢寺建于明末,其前身是一私家园林,再往前追溯,这里是南汉千秋寺旧址。

海幢寺历代寺僧都是饱学之士,不仅精通佛理,还能吟诗作画,并以书法闻名,故骚人墨客抵达广州时,常来此地一游。

作为广州佛教“五大丛林”之一的海幢寺,之所以出名,除了寺僧,还跟它美丽的景色有关。

因有此因缘,海幢寺今天还设有支持恢复佛前供花的传统的草花荟。草花荟将古老插花传统与现当代艺术相结合,倡导将插花文化回归到生活之中,寻回东方插花礼仪文化自寺院的源起。

在天王殿前,就设有草花荟的作品。

天王殿前的草花荟草月流作品

历史上的海幢寺规模宏大,大大小小的建筑物,遍布佛寺每一个角落。

很多殿堂屋舍,至今仍有名字可考的有镜空堂、松雪堂、悟闲堂、画禅堂等十余处,从这些建筑物的命名中,便可窥见寺中景致的非凡。

海幢寺的园林景色,堪称一绝,被认为是“广州名片”。

清嘉庆年间,海幢寺就被清政府设定为外国人游览区,专供来广贸易之外国商人水手游览。

有人评选了“海幢八景”,他们把海幢寺的景致分别命名为:“花田春晓”、“竹韵幽钟”、“飞泉卓锡”、“古寺参云”、“珠江破月”、“海日映霞”、“江城夜雨”、“石磴丛兰”。

今天回看“海幢八景”,其中也只有“古寺参云”与佛教有关联。

大雄宝殿·绿色琉璃瓦

海幢寺的大雄宝殿,第一眼便能让人印象深刻,青绿色的琉璃瓦,在全国范围内似乎都没有第二家。

海幢寺大雄宝殿是广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始建于康熙初年,正脊、垂脊、戗脊和全部瓦当都为龙饰图案,全部滴水为凤饰图案。

这批独特的“龙凤琉璃瓦”,到底是从何来?

一说,三番之一的尚可喜,意欲按照清朝贵族的府第规格,来建自己的藩王府,却始终得不到清王朝主子的批准,只好将这些“超规”琉璃瓦,移做海幢寺之用。

另一说,平南王尚可喜好佛,便和耿继茂捐助,大大扩建了海幢寺,同时也赠予了一批琉璃瓦。

不管历史真相如何,数百年红尘争渡,海幢寺绿色琉璃瓦下,终是佛世界。

佛光佑“猛虎”

作为名寺,海幢寺有很多美丽的传说,这些传说使海幢寺的知名度不断提高。

除了“老广”们都知道的“未有海幢寺,先有鹰爪兰”,让笔者印象最深的是:“猛虎”戏强虏。

海幢寺内的“猛虎”,即为猛虎回头石,石上镌有宋代书画名家米元章(即米芾)题名,为石中之妙品,现立在南门金鱼池内。

立在南门金鱼池内的猛虎回头石

这块石头的主人本来是清朝十三行大富商伍老板,原本是他的私人宝藏,后来有洋人斥巨资想购买,遭到伍老板一次次拒绝。在后来洋人火烧十三行,伍的后人将它转移到海幢寺里,躲过了战争的炮火。

日本侵华广州沦陷期间,这块石头又引起了日军的注意,想将其运回日本,敬献天皇。但传奇的是,这只石虎被运到日本军营后,竟又“偷偷跑回”了海幢寺。

后来日军知道了石虎的下落,就决意挖起来运回日本。但他们怎么也挖不起来,最后气得用炸药炸,宁肯炸碎了也不留给中国人。

可能是得佛光护佑,到了1951年,当地群众将石虎挖出来,石虎竟一点也没被炸坏,依旧虎虎生威,而市政府将它重新安置在海幢寺,供游客观赏。

“风云四百年”再现人间

海幢寺的规模不算大,但在中国历史上却很出名,很大程度上与寺内高僧有关。

不管是天然和尚,还是今无法师等,都是饱学之士。天然和尚出家前是举人,今无法师出家前是进士,他们不仅经讲得好,而且有创意,使寺庙办得有异于其他丛林。

天然和尚书法真迹

他们以海幢寺为中心,修习佛法,赋诗讲学,借书画娱情,与文士雅集,以独特的身份和超然世间的气韵,在岭南书画长卷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成为广东乃至全国艺术和宗教发展史上一个独特的文化现象。

诗文书画只是海幢寺文化成就的一部分,在经籍刻印、园林建筑、盆景艺术等方面,海幢寺僧们也留下了熠熠生辉的“文化遗产”。

亦寺亦园的独特环境和人文历史令海幢寺闻名遐迩,清代时候,中外人士在此交汇,海幢寺也在异域积淀着庄严与壮丽。

海幢寺绽放的宋莲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海幢寺的“风云四百年”,以展览的方式重现人间。

请看觉悟号此前报道《重磅 | 憨山大师真迹亮相!穿越数百年,遇见岭南僧》。

岭南寺僧“不简单”

其实最先吃惊的,不是市民,而是专家们。

“禅风雅意——岭南寺僧书画暨海幢寺文化艺术展”的举办,并非寺院一厢情愿,是因为海幢寺的这份文化积淀,是真“牛”。

亦寺亦园惊艳几百年:老广记忆中的海幢寺

肖海明,广东省博物馆馆长,本次展览的推动者,在他看来,岭南寺僧“不简单”,并且有独特性。

他谈到,这一次展览,让很多人知道了以天然和尚为首的岭南寺僧,这些寺僧不仅文化修养高,还带动了社会风气。

这场展览,还吸引来了故宫博物院书画部副主任汪亓。

汪亓认为,这次展览,呈现了一个难得的历史现象,通过呈现诗文书画、经籍刻印、园林建筑、盆景艺术等,展现了儒释两道相互融合,有各自继承的过程。

李遇春,是一位国际级文物鉴定专家,他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也是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即使他对海幢寺有深入研究,这场展览展出的文物,仍然令他惊叹。

19世纪绘制的海幢寺舍利塔

1884年法国《L'ILLUSTRATION》画报刊登海幢寺僧人

在惊叹之余,李遇春谈到,海幢寺一直有通过书画来做方外跟方内交流、跟文人交流的传统,这在国内是很罕见的。他希望海幢寺能挖掘历史,把这种通过书画实现方外方内交流的传统给续起来。

海幢寺主题外销画远销海外

寺院,是僧人生活和修行之地, 也是承载文化之地,不妨跟随“觉悟禅游”,“走进”更多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