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帮忙改进问题

48小时点击排行

本日热评排行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凤凰佛教 > 资讯 > 正文
小轩轩的周岁悲情:第10个罗汉娃急需5万救命钱
2009年05月04日 15:39凤凰网华人佛教 】 【打印已有评论0
相关标签: [罗汉娃] [周岁] [援助] [四川地震] [悲情]


轩轩一家三口

肖士勇脸上有很多类似麻子的暗红色点点,猛一看以为是天生的麻子,但仔细看却发现是一个一个的小伤口。他说这是前几天在学焊工时被烧伤的:“想学门技术,焊工在目前收入也还算可以。我和启丽结婚时在外面欠了点钱,刚好要还上了,这又生孩子,欠亲戚的债一直没能还完。”

一年前,肖士勇开始在什邡川恒化工当工人,一年下来也存了些钱。2008年十二月份,川恒生产饲料添加剂的原材料磷矿几乎运不出来,造成川恒饲料添加剂大幅减产。当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时,连身处四川内地的农民也受到了波及,于是肖士勇先是因地震成了“灾民”,后来因为地震和金融危机成了“失业农民”——川恒生产饲料添加剂的三分厂职工集体没有得到公司的续约合同(工人的合同刚好在十二月到期)。

失业后的肖士勇没有闲着,如火如荼的灾区重建正需要大量人工,肖士勇虽然是个掌勺的,“但男人力气还是有的”,于是跟着村里的人出去给别人修房子,当泥水匠。“虽然累,但总比在家闲着好,启丽怀孕了,我们得做好准备迎接我们的孩子。待孩子出世后,我就去学电焊了,这个活儿比修房子挣得多。”

肖士勇的手掌肥厚手指粗短,几乎没有多余的指甲,每个手指头上都可以明显地看出茧子,他拿出轩轩的的病历单,用他的粗短手指指着诊断书上确诊病情那几行字说:“看到这几个字,我和启丽好几分钟都没回过神来。”

“因为我是乙肝携带者,所以在启丽怀孕时我们严格遵照医嘱做各种各样的检查,一切都正常。就在前几天,孩子都还生龙活虎的。我万万没想到……”肖士勇说到这里就开始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湿了眼眶。

“我和启丽在知道我爸和女儿的病情后,都没有再去上班。在家守着孩子,想办法给父亲治病。这两天轩轩的症状特别明显:高烧不退,使劲哭闹。昨天半夜烧到了三十九度,我和启丽赶紧连夜送她去了人民医院输液,直到今天早上八点过才勉强退烧,我们这才回家来,今天下午还要继续去输液。”

轩轩头上贴着输液的封闭针,在奶奶的怀里不断地哭,平时最喜欢的玩具不要了,奶奶抱不要了,只要与人一对视,便哭得更凶。“平时她从不这样,外面的院子,她常常在学步车里‘横冲直撞’,特喜欢到外面玩儿,活泼得很,”肖士勇把头转向正在哭闹的轩轩,“现在看不到她活泼的样子了。身体不舒服,随时都在哭。”

肖士勇家的院子是个宽敞的坝子,边缘有丛生的竹林遮挡了大部分阳光,可以想象这个地方对于没有生病的轩轩来说是个天然的游乐场。可是她现在一刻不停地哭闹着。患先天性心脏病的小孩,最忌情绪不稳,轩轩声嘶力竭的哭声像刀子一样割在肖士勇的心上。

肖士勇家里为方便乡亲,卖点啤酒冰糕之类的副食,一天有几块十来块钱的收入。但华西的医生告诉他,先天性心脏病的手术费在五万左右。“如果没有我爸爸的病,我去到处借、凑、变卖家产也还是能勉强凑够手术费的,但,我父亲的病这一起来了,真的觉得,没有人会比我更倒霉了。”

举步维艰的治疗:“我们不敢送轩轩去医院”

“华西的专家说,这个手术最好在孩子一岁以前进行,这样对她后来的恢复什么的一切都好。”

“可是我怎么敢送轩轩去医院呢?我一个朋友的孩子,在德阳大医院看了个小孩的感冒都花了三百多块。依我们目前的经济状况,只能耽搁着,只能在当地医院做些保守的退烧治疗。很反复,时烧时退,还伴随拉肚子,呕吐。很揪心……”

“医生还说,现在最好入院观察,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我们很害怕轩轩的高烧是这个心脏病引起的。可是我们哪里敢送去呢?我们手里,没有钱。”这个三十二岁的铮铮男儿,为了那没有着落的五万元,又红了眼眶。

肖士勇的父亲肖开声原是钻采厂的职工,2007年退休后身体一直不好,家里中药不断,这次确诊肺癌,也是因为肖开声有支气管病需要做CT才检查出来的,至今也没敢告诉老爷子真相。肖士勇的母亲也还不知道他爸的病情。“所有的事都是我和启丽兜着的,简直要崩溃了。”

“目前你有什么打算吗?”

“父亲的病肯定要治的,女儿的手术也一定要做的,我有两个打算,一是变卖家里的东西,先把孩子的烧退下,争取尽快做手术。父亲的病,医生建议用中药调理,德阳有个非常出名的中医能医治肺癌。”

说到这里肖士勇再次红了眼眶:“我已经霉到不能再霉了,真希望能有好心人,拉一拉我们这不幸的一家,就像在地震期间,素全法师对我们的帮助一样。”

常言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肖士勇有些难为情地说:“过去三十二年的眼泪,都在这两天里,流完了。”

« 前一页12后一页 »
  已有0位凤凰网友参与评论   
 
匿名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作者: 崔明晨   编辑: 邢彦玲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

404-页面不存在
  • 1
  • 2
  • 3
  • 4

抱歉-您访问的页面不存在!
Sorry-We cannot find the page you requested!

  • 输入的网址不正确
  • 页面已被删除

帮忙改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