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思巴最杰出的12位弟子:个个不简单,尤其是第一位
佛教

八思巴最杰出的12位弟子:个个不简单,尤其是第一位

宏觉寺八思巴塑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李保华)

宏觉寺八思巴塑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李保华)

文/班典顿玉

大元帝师八思巴的一生是奉献的一生,是播撒佛法善种的一生,是付出华夏民族走上大统一的强国民富的一生,是欧亚平民脱离战争,得到内心宁静的一生。从皇室宫廷至平民百姓,从西南雪域高原至东北无尽的草原,从欧州白色人种至亚州黄色人种,降临了佛法甘露的正能量。有了断恶行善、申根发芽数不清的各族善男信女弟子,自他从而踏上成功之路的大人物和破迷开悟,通晓缘起性空人生真谛硕果累累的大德。但其中贡献较大有代表性的弟子如下:

1、元世祖忽必烈皇帝

元世祖忽必烈皇帝(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元世祖忽必烈皇帝(图片来源:作者供图)

八思巴的徒弟之中,其中有一位身份极为显贵,同八思巴的关系除却师徒以外,更是君臣,这个人便是元世祖忽必烈。

如果将忽必烈和八思巴放在一起,第一反应他们是君臣关系,很少会想到其实他们还有另外一层师徒关系,连结这段特殊关系的纽带便是宗教礼制。

忽必烈也想请八思巴为其举行灌顶,但由于他们的君臣身份,灌顶之前,政教不同场合的程序进行修订,从此忽必烈和八思巴两人之间的师徒与君臣关系更为密切顺畅,八思巴不仅成为忽必烈的精神导师,更是在政治上倾力协助忽必烈,忽必烈册封八思巴为大元帝师,正面向世人宣告了八思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弟子不仅元世祖,还有察必皇后和很多王子,丞相等更多元朝皇室的弟子。

2、噶阿年胆巴·贡噶扎巴帝师(?-1303)

藏族人。幼年依止八思巴帝师,被命赴国外学习梵典。中统间(公元1260—1264年),帕思巴荐之于朝廷,号为金刚上师,后任元朝帝师。

《元史》中称他为胆巴国师。《胆巴碑》说:“师所生之地,曰突甘斯旦麻(在今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称多县)。童子出家事圣师绰理哲哇为弟子,受名胆巴。先受秘密戒法,继游西天竺国,遍参高僧,受经、律、论,由是深入法赵孟頫海,博采道要,显密两融,空实兼照,独立三界,示众标的。至元七年,与帝师八思巴俱至中原。胆巴后来驻锡五台山、大都等地,修玛哈嘎拉法,助佑元军攻打南宋,受忽必烈及元成宗尊崇,受封为国师。住开元寺传法。公元1290年,胆巴国师携侍僧昔坚藏在潮州建立了宝积寺。再封为“大觉普慈广照无上帝师”。《胆巴碑》由元代著名书法家赵孟頫书写,成为汉文书法的传世精品。

3、桑哥·大丞相

西藏藏族“噶玛洛”部落人,是元朝历史上唯一的一个在中央王朝担任过译史、总制院使、宰相和丞相等职务的藏族八思巴帝师官员弟子。

藏文史籍说桑哥出身于甘青藏区,相传是吐蕃王朝戌守边境因为没有得到赞普命令而没有返回西藏的藏族“噶玛洛”部落。因为精晓蒙古、汉、畏兀儿、藏等多种语言,在多思麻地区或朵甘思汉藏交界之地拜见了帝师八思巴,愿为上师效力,八思巴将他收为译师。汉、藏文史料相印证,说明他出身于藏族噶玛洛部落的记载是可信的,担任一名译吏。受八思巴赏识,被八思巴带回萨迦寺。后因深得帝师八思巴的信任,荐为总制院使,受到忽必烈的宠信,留在朝廷当官。被提升为宰相总制院使,曾率兵入藏平乱。公元1287年,被忽必烈任命为“尚书右丞相兼总制院使,领功德使司事,进阶金紫光禄大夫”。

4、扎巴俄色·帝师

藏族萨迦人,藏传佛教高僧。《元史》译作“乞剌思八斡节儿”。属萨班和八思巴的三部弟子:夏、努、康中的康赛传承的主要人物。曾任八思巴的侍从却本,却本是八思巴,公元1267年,入朝时设置的十三种侍从之一(掌宗教祭祀事务的侍从),可见扎巴俄色也在此时随八思巴到大都,随八思巴入朝后曾任忽必烈和皇子茫噶拉的宗教上师。八思巴圆寂时仅46岁,他自告奋勇到朝廷报丧,后作为第三任帝师达玛巴拉的随从到朝廷。后来在元成宗时,被任命为第五任帝师。公元1285年,参加藏汉佛教大藏经典的对勘工作,《至元法宝勘同总录》就称他为“西番扮底答帝师拔合思八高弟叶辇国师湛阳思”。

5、杨琏真嘉·释教总统

西夏人。是八思巴的主要弟子之一。西夏的藏传佛教僧人往往兼通藏汉语文,成为沟通藏汉佛教的中介。元朝统一江南后,忽必烈任命他为“江南释教总统”,管理江南佛教事务。

在任15年间,桑哥丞相支持下,对藏传佛教萨迦派在江南的传播与大力推行,起了开创的作用。在杭州建立了众多寺院,恢复佛寺三十余所。杭州飞来峰石窟中现存的46尊藏传佛教石雕造像,就是公元1282—1292年间在他的倡导下镌刻而成。

6、阿尼哥·工程总监

北京白塔寺阿尼哥塑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王子轩)

北京白塔寺阿尼哥塑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王子轩)

尼泊尔人,八思巴帝师的尼泊尔主要弟子之一。他在中统年间从尼泊尔到西藏萨迦造佛像、佛塔,公元1265年,八思巴帝师返回萨迦时,他成为八思巴的弟子,随八思巴到大都。《元史》说他诵习佛书,长于工艺,后来在元朝任职,大都的许多佛像都是出于他的手艺,遗留至今的有著名的北京白塔寺大佛塔和五台山大佛塔等。阿尼哥的子孙和弟子都是元代著名的雕塑家和管理工艺的官员。

7、沙罗巴·释教总统(1259—1314)

元初译经僧,他的名字是藏文的“释迦罗追”的缩称。西藏藏族“噶玛洛”部落河西秦州人,其父祖都是当地的佛教译师,精通汉藏语文的藏族人士。幼时从八思巴剃染为僧,修习诸部灌顶法。成为八思巴的弟子,不过十二、三岁,又随八思巴到大都。“世祖皇帝尝受教于帝师八思巴,诏师译语,辞致明辩,允惬圣衷,诏赐大辩广智法师。”

复从着栗赤上师学大小乘。更奉帝师命,从刺温卜受焰曼德迦之法。能说诸妙法,兼解诸国文字。后蒙第五代元帝师荐谒元世祖,敕命“译出元朝未传之显密诸经,特赐大辩广智”之号。任世祖和八思巴之间的译人,所译佛典今仍存者有八思巴之《彰所知论》二卷、以翻译汉藏佛教典籍著名。在《大正新修大藏经》《药师琉璃光王七佛本愿功德经念诵仪轨》二卷、《药师琉璃光王七佛本愿功德念诵仪轨》供养法、《坏相金刚陀罗尼经》《佛顶大白伞陀罗尼经》《文殊菩萨最胜真实名义经各》一卷、《佛祖历代通载》卷三十六、《大明高僧传》卷一、《释氏稽古略续集》卷一、《补续高僧传》卷一、《蒙藏佛教史》等上册经典都雕板流通。

他曾带领江南佛教高僧、寺院住持等人到大都朝见元朝皇帝。和汉地文人高僧关系很好。后来沙罗巴在元朝供职,曾任“江浙等处释教都总统”,以整顿弊害最甚之江南。师赴其地后,削减烦苛,安定僧寺。次统闽粤一带,知教徒为官事冗烦所苦,乃奏罢诸路总统,自退于陕西陇山。延祐元年十月,面佛端坐而寂,享年56岁,圆寂。

8、管主巴·大译师

藏传佛教高僧。公元1302年至1306年间,在江南活动的另外一位著名藏传佛教高僧。管主巴,元人又尊称其为广福大师。他是藏传佛教萨迦一派重要高僧。他先后在江苏碛砂延圣寺和杭州路大万寿寺雕印和流通了大量的汉文、西夏文和藏文佛经。按《碛砂藏》大藏经《大藏圣教法宝标目》卷9末《管主八愿文》,“管主八累年发心,印施汉本、河西字《大藏经八十余藏》,《华严诸经忏》、佛图等西蕃字三十余件经文外,近见平江路碛砂延圣寺大藏经版未完,施中统钞贰佰锭及募缘雕刊,未及一年已满千有余卷,再发心于大都弘法寺取秘密经律论数百余卷,施财叁佰锭,仍募缘于杭州路,刊雕完备。”管主巴施刊的佛经涉及汉文、藏文和西夏文的显、密佛经和版画插图,流通的领域涵盖江南、西北、西南,甚至是藏区,对于佛教、尤其是藏传佛教在元代内地的传播和多民族文化的交流,贡献弥多。其中,《碛砂藏》《普宁藏》和《河西字大藏经》中的版画堪称元代版画精品,部分作品完整保存至今。

9、阿鲁浑萨理·宰相(公元1245—1307年)

八思巴的维吾尔族主要弟子之一。从八思巴修学,旁通一些民族语言并汉文经史百家之学。八思巴回西藏时,携他同行;后荐之于朝廷,官至集贤馆学士、平章政事。

畏兀人,其父乞台萨里精通佛教,曾任“释教都总统”、同知总制院事。《元史》则说:“阿鲁浑萨里其(乞台萨里)中子也,以父字为全氏,幼聪慧,受业于国师八哈思巴,既通其学,且解诸国语。世祖闻其材,俾习元朝之学,于经史百家及阴阳历数图纬方技之说皆通习之。后事裕宗,入宿卫,深见器重。”后来阿鲁浑萨里任集贤馆学士、兼太史院事,负责延揽人材及学术文章。并在桑哥担任元世祖忽必烈的宰相时,阿鲁浑萨里与其同任宰相。桑哥败后,阿鲁浑萨里虽受牵连而罢相,但是仍受忽必烈信用,到元成宗时再度出任宰相。

10、迦鲁纳答思·大司徒

八思巴帝师的维吾尔族主要弟子之一,通达佛教及诸民族语言。他被荐入朝后,世祖命他从八思巴学习佛法和藏文,期年而通。他曾用维吾尔文翻译梵文和藏文的经论,世祖命锓版,散给诸王和大臣。《元史》卷134有他的传记,说他是“畏兀儿人。通天竺教及诸国语。翰林学士安藏札牙答思荐于世祖,召入朝。命与国师讲法。国师西蕃人,言语不相通,帝因命迦鲁纳答思从国师习其法及言与字,期年皆通。以畏兀字译西天、西蕃经论,既成,进其书,帝命锓版,赐诸王大臣。”他也参加过藏汉文佛经的对勘工作,担任藏文翻译。元成宗时他受封为“大司徒”,在大都白塔寺专门翻译佛经。

11、必兰纳识里·国师(?-1331)

维吾尔族,八思巴的维吾尔族弟子之一, 是八思巴圆寂后任于元朝的维吾尔族学者。他精通佛教三藏及诸国语言。皇庆中,受命翻译梵文经典。西域各地送来的文书,都由他翻译。公元1331年,给以国师之号。他用蒙古族文字译了汉文的《楞严经》,梵文的《大乘庄严宝度经》《乾陀般若经》《大涅盘经》《称赞大乘功德经》和藏文的《不思议禅观经》等,皆行于世。

12、达益巴三藏·国师(1246—1318)

元代吐蕃高僧,吐蕃临洮人,八思巴帝师的弟子。公元1264年,应帝师八思巴之召至京师,为帝师亲随侍从凡13年,朝夕聆听言教,学问大进。八思巴回西藏时,他送到甘肃临洮,又亲近其地学者绰思吉十九年。武宗即位,召问法要,寂后谥佑圣国师。公元1276年,扈从帝师西还,行至临洮以体弱难行遂留滞当地凡19年,更与吐蕃高僧绰思吉翫卜交往甚厚,切磋琢磨,逾加精明,载誉两京。公元1294年,成宗即位,召至大都(今北京),尝出入宫禁,备受礼遇。武宗、仁宗为太子时皆从学佛法,赏赐丰厚。武宗即位后封为弘法普济三藏大师,赐驼纽金印。延祐五年,公元1318年在大都圆寂,享年72岁。仁宗命皇太子遣使致奠,特追谥三藏佑圣国师。

以上所述的代表性八思巴帝师的十二位弟子,说起他们的数量有限,但他们对元朝所做祖国统一与民族友好的贡献是无限而举世瞩目的,是他们各自担任元朝的丞相、宰相、帝师、国师、总制院的院事、释教都总统和大司徒等以国事为己任。同时汉藏佛教文化交流过程中担任译师,还负责元朝皇帝的历代萨迦帝师的译师等职务,是八思巴帝师的各族各界的主要弟子特殊贡献之一。

(作者萨迦·班典顿玉系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研究员,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副会长,日喀则市佛教协会会长,西藏萨迦寺金刚上师)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