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僧人孤寡老人,他们微弱的声音需要被聆听
佛教

困境僧人孤寡老人,他们微弱的声音需要被聆听

有道是“天下名山半属僧”,然而真的隐居于崇山峻岭中修行, 却绝非易事!

每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我们身处早已习以为常的万家灯火之中,但你可知那些远离尘嚣而结庐于深山偏僻处的苦行僧们;那些因为子女外出打工而独留大山里的老人们,面临的又是什么样的情景呢?

在520公益日20、21、22、23、24这五天中,我们希望得到您的助力,为困境中修行的僧人及孤寡老人们送去温暖和关爱!

这三年,这些人群需要更多关注

这不易的三年,有这样几个群体需要我们更多的关注:

他们是即将结夏安居的师父。结夏安居是丛林传统,每年农历四月十五日至七月十此九十日期间,出家人禁止外出,在寺内精修。这三年不少寺庙长期关闭,收入骤减,又要三个月足不出户,物资相对匮乏的师父们需要我们的支援!

他们是独居的老人,因不懂智能手机,无法网购,无法扫码,有时会举步维艰,这样的人群需要我们的关注!

他们是偏远乡村的孤寡老人,原本就孤独无助,需要帮扶,这些老人的日子也更为不易,这样的人群需要我们的关爱!

志愿者为深山里的困境人群送物资

寺院山门紧闭不开,师父的处境雪上加霜

“这两年多,确实不容易,但不愿意给大家添麻烦!”叩开山门,一位正在田间劳作的师父说。

因为客观原因,寺院关闭山门已长达两年多了,收入减少,尤其是偏远地区的小寺庙,更为不易。

今年39岁的海师父,在一个小庙已经住了14年,附近的村民都说:“师父是个好人,很能吃苦,一个人把一切打理得很好。”

辛劳的日子于她而言,并不算什么。她在打理寺院的同时,还尽力照顾更加不易的老弱病残人士。

在她的小庙,还住着两位高龄老人,一位87岁,一位88岁,全都是孤老,虽然生活简朴,但在海师父的照顾下,二老整日乐呵呵的。

除此以外,她还收留了两位残疾人士。海师父说,“有一位残障人士,父母岁数都很大了,根本照顾不了他,出于慈悲为怀,我们就让他住下了。”为了要照顾这四位更困难的人士,海师父更忙碌了,生活压力也更大了。

像这样的师父不在少数。

山中师父收到灵山志愿者送来的物资

常参与公益捐助的耀师父,虽然自己生活也不易,但却问,“我可以把筹集到的善款用于帮助一个偏远地区的寺庙吗?那里太偏远了,比丘尼师父们的生活更加不容易,我这里怎么都过得去。”

而另一位热心公益的师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用募集到的善款,救助了数十位患病住院的师父。

有的师父自己已很不容易,仍将自己耕种的果实分享给更困难的人;他们为自己考虑的很少,我们不能不为他们考虑。

72岁的旭师父说,对于即将到来的结夏安居,最大的困境还是物资的匮乏。

困境老僧、孤寡老人,他们微弱的声音,需要被聆听

相比城市,农村基础设施不够完善,尤其是部分偏远地区,地广人稀,对孤寡老人的救助也相对薄弱。

在防控的特殊时期,孤寡老人在生活上也难免面临更多困境。

在山区,志愿者克服种种困难,仍然坚持给老人们送餐。该伙伴说:“很多菜都涨价了,但只要能买到菜,不管多贵,我们都尽力给老人们送餐。”

然而,有些孤寡老人的生活物资和日常服用的医药,由于各种客观原因,仍面临匮乏的困境。

隔离不隔爱,再微弱的声音,也有人聆听。封控不封情,再孤独的内心,都有人记挂。

随着逐渐燥热起来的夏季,让我们一起为夏安居的困境师父和困境老人们,送去一份物资支援,让他们感受到来自社会大家庭的温暖,收获一份无忧与安然!

文章来源:灵山慈善基金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