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过60的独居比丘尼住在破旧小庙却要攒钱修大殿,到底图个啥
佛教

年过60的独居比丘尼住在破旧小庙却要攒钱修大殿,到底图个啥

“远离了世俗纷扰,大山里的僧人们应该是悠然惬意的、仙气飘飘的……”。

在走进终南山之前,觉悟号编辑小土同学对于师父们的生活是怀揣着非一般的心驰神往,2021年,那是她第一次参与慧海公益“慈航万里行”……

凌晨三点奔向终南山的回忆,想象与现实的大不同

这是我第一次跟着慧海公益“慈航万里行”走进陕西西安参加供僧活动。

因为与住宿地相隔遥远,我们凌晨3点多就起床出发了,天还是黑的,靠车灯照亮前路,随着凤凰网佛教总编辑、慧海公益发起人崔明晨,慧海公益基金秘书长李保华带领下,我们悄然行进在供僧路上。

我们披着一肩星辰,奔向终南山,带着慰问物资,公益使团奋力向终南山丰裕口前行。

第一关并不容易,抵达后得知,由于山路过于湿滑泥泞,车和人都无法上去。为了不耽误供僧时间,果断把下午的行程提前,掉头向终南山南五台方向驶去。

终南山历史上高僧辈出,缁素云集,自古以来就是修行人心中的圣地,所谓“天下修道,终南为冠”,如今依然有无数茅棚和寺院道场,散落在大大小小的山峪。

山上寺院大多分散,走一寺爬一小时山都是常态。最难的不是凌晨起床,而是下车后崎岖泥泞的山间小路……脚下常常是难行的石头路。

山上水流较多,石上青苔异常湿滑,需相互扶持才好跨越。路上,我们经过一些小庙,屋顶的椽子已经变黑腐朽,牌匾落了灰尘,大门紧闭上锁……不知曾在此常住的师父是去了哪里呢,现在生活一切可安好?

原本以为,在大山深处的出家人远离了世俗纷扰,应该是悠然惬意的,但拜访后却发现,他们的生活并不尽如世人所想那般“仙气飘飘”。一些茅棚远离人群,没有香火供养,物质生活极其清苦。

尤其自疫情爆发以来,因为疫情需要落实“双暂停”措施,很多寺院地处偏僻自养条件很差,为了支持疫情防控,仍义无反顾地在一年当中仅有的春节香期关闭山门,有些寺院两年多来几乎零收入。没有了香火收入,师父们物资匮乏,生活更加不易。

这些僧人数十年坚守陋室,一心修行,师父们朴素的慈悲令人赞叹,师父们的处境令人心酸。

慧海公益“困境人群生活救助”项目,旨在为身处困境的群体提供生活方面的救助,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在越是困难的时候,人与人之间守望相助的关怀越发弥足珍贵,我们希望,在这个互帮互助的过程中,更多人内心的公益的火种被点燃,成为温暖和照亮更多人的力量。

那是发生在2016年年末的事情,小尘正在一处大丛林的慈善部门做义工……

一位老比丘尼的执念

年末到了,考虑到小道场经济来源甚少,为帮他们过一个好年,我们部门带着年货逐一走访慰问了附近的多家寺院。

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独居的老年比丘尼。她所在的小庙,房子低矮、残破,除了“大殿”,就只有两间小小寮房和厨房。

我学佛后喜欢往大寺院跑,因为名气大、僧人多,建设相对都不错,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接触过乡村小庙。

那所谓“大殿”,其实只有十几平米而已。供桌上零散摆着一些果子,间或还有几个硬币;香炉里插着带根的长香,恐怕不是我们平时提倡的“无污染”“环保”香;台子上的蜡烛,很长,红色的蜡油滴挂在烛身上,和我们燃的酥油灯,显然也不是一个品类……

我感觉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悄悄往功德箱塞了一点钱,才感到些许欣慰。

拜完佛,师父带着我们参观,绕到大殿后面,就看到一处未完工的建筑,实际还称不上“建筑”,只是打完了水泥地基,钢筋笔直裸露在外面。

师父说就算是半成品,也花了好多年才盖起来的,希望自己有生之年,能攒够钱建一个新的大殿……

我很不理解,师父看起来也有六七十岁了,这里香火又少,把钱拿来修葺一下寮房,自己养老、念佛,求往生总归是可以的。何必去做这么辛苦,甚至无望的事情呢?

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妙法莲华经》里有这样一段经文:“若人发心起塔、建寺、造像,如是诸人等,如见无数佛,自成无上道,广度无数众。”

一座寺院可以存世百年乃至千年,是供奉诸佛菩萨的圣地,是弘法利生的道场,是僧众们修行的处所。每一个进入寺院的人,升起一念对佛法僧三宝的恭敬心,所获功德都不可思议。

僧人肩负请佛住世、续佛慧命的使命,不是只为自己求安乐啊。

年轻时,在交通不便的贫困地区,他们尚可艰苦地弘法,可当年迈体衰,遭遇疾病时,却常常得不到及时救治和足够呵护,境况堪忧。但师父们却又总是不愿意开口求人,不想给他人添麻烦,但其实,他们更需要支持和供养!

慧海公益“困境老人安养计划”,旨在为老年僧伽和社会困境老人,提供生活物资、日常医疗救助。

当老龄化不可避免地向我们走来,面对庞大的困境老人群体之时,一己之力终究是有限的,慧海公益呼吁社会各界人士积极参与到帮助困境老人的公益行动中来,让更多的困境老人安居、安养、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