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战疫故事:当满载鸡翅和猪肉的大车开进佛寺
佛教

魔都战疫故事:当满载鸡翅和猪肉的大车开进佛寺

2022年5月9日,一批特殊的中转物资进入了上海萧泾古寺,需要发放给村民,那是两辆满载鸡翅和猪肉的大车。佛门本是清净圣地,荤腥是不能进入寺院的,但特殊情况,妙华法师等是在为众生行方便之门,也无可厚非。可是,从他的文字下我们看到的却远远不止这些,他在以一颗大悲之心观众生之苦,拔其患难,这种容万世之心,悲众生之苦的情怀,令人动容,让人赞叹……

文/妙华法师

今天政府准备给村民发放一批保供物资,是鸡翅和猪肉。由于村委会面积狭小,运输车辆根本开不进去,所以需要寺院作为临时中转地。原本荤腥不能进入寺院,但在特殊时期也只能做特殊处理。

这也让我想起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四川罗汉寺开放寺院接受灾民,因为有众多孕妇,最终把禅房变成产房,荤腥也随之进入寺院给孕妇补充营养。虽然佛教有很多素食宝宝的案例,但在那种危急的情况下谁又能听此教化呢。

佛门虽然有很多清规戒律和禁忌,但当下利益老百姓更重要,疫情面前,大家都不容易,在人民的生命遭受危险的时候,佛门唯一的禁忌就是置众生于水火之中而不闻不问。

老一辈的爱国高僧,在战争年代,上马杀贼,下马学佛,冲锋陷阵不退缩。在和平时期,讲经布道,和谐人心,化解人间不平事;这些事迹都是我辈年轻佛子的楷模,相比起来,我们做的还太少,作为佛教界人士,在关键时候更要起带头作用,为民解忧。当下唯有用大慈大悲、大勇大智来承受一切。

此时的我能感受到当时罗汉寺住持素全法师的内心世界。这就是最好的教化。

佛寺与魔都,现代与传统,时尚与质朴,浮躁与轻安,虽一墙之隔,却划分开两个完全不同的精神世界,一边是滚滚红尘,一边是袅袅禅音。

身处红尘不仅要看破红尘,更要度化红尘,超越红尘,谈何容易呢。

过了四十不惑之年的我,此时脑海中回想起了一首也许只有我们那个时代才会听的歌曲: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过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今年春节的时候,在接待室贴了一幅对联:“如来悲心即我心,众生困苦是我苦。”我合掌问佛,您会怎么做,佛沉默不语,但在脑海里飘过一句话:你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佛笑了,我也笑了。

望着两车物资,一箱一箱的冷冻肉制品,最终都堆放在了药师赐福祈愿墙下,六度沙弥直面这些生灵,这种场景像极了一场超度法会。

祈愿:法门平等人天共仰,觉路光明凡圣同游。愿这些生灵能在古寺千年的晨曦与落日中成为它们中转的一方净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