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檗书风的基因是中华文化|黄檗艺术对谈录
佛教

黄檗书风的基因是中华文化|黄檗艺术对谈录

2022年3月21日,由中国佛教协会、中国美术馆共同主办,福建黄檗山万福寺、浙江杭州永福寺协办的“黄檗文华润两邦——隐元及师友弟子的禅墨世界”书画展在北京开幕。两周过去了,“黄檗文化”在京城主流媒体上不断出现,“黄檗书风”也成为书法爱好者热议的话题。为此,觉悟号礼请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研究生徐强和黄檗书院副院长白撞雨先生,聊黄檗,开梦笔,绽心花。

黄檗书风的形成与福建福清黄檗山万福寺有关吗?

白撞雨(黄檗书院副院长、教授、《黄檗学特刊》特邀主编):客观地说,黄檗禅林书风的形成,离不开明朝书法艺术的璀璨成果,其深厚基础是福建古黄檗的古刹禅风,根植于禅宗哲学的思想体系。同时,八闽大地的厚重文脉,遗民志士的铮铮铁骨,更是使黄檗禅僧得到艺术和人文滋养。董其昌、蔡襄、黄道周、张瑞图等人的书风潜移默化地渗透到禅者的笔墨之中。隐元禅师诗书俱佳,先后写下几千首诗词,“以翰墨为佛事”成为黄檗禅僧弘法的方便之门。

东渡之后,隐元、木庵、即非三位祖师,禅余事书,书偈开示,因高超的书法艺术,被称为“黄檗三笔”。独立性易禅师因书法造诣,在康熙《佩文斋书画谱》中,立有专门的传记。可以说,从唐朝黄檗希运禅师大阐宗风到隐元禅师振锡东渡,这八百年优秀的中华文化沃土,是黄檗书画形成最直接的精神基础。

黄檗三笔(左木庵性瑫禅师、中隐元隆琦禅师、右即非如一禅师)

独树一帜的黄檗书风:万里一条铁,笔笔皆“棒喝”

徐强(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研究生、“黄檗三笔”研究方向):我现在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在读博士研究生,我读博之前就关注黄檗山隐元禅师,也收藏了一定的黄檗禅僧书法作品,这些都成为我博士论文研究“黄檗三笔”的机缘。

在日本书道史上,黄檗禅林书风惯以“万里一条铁”来形容。这说的是:别无妄想,浑然一体。而黄檗书风反映在笔墨上的具体表现是:浓墨与飞白遥相呼应,笔画圆厚、笔力沉雄、气象恢廓。黄檗禅林书风的大字极具表现力与震撼力,从文人书风出发,除了优雅之外,更多表现出独特的力量感。正如禅宗所讲求“不立文字,明心见性”的直截,笔笔“棒喝”,这与贯穿于整个明代的大字“书写热”在精神层面上是渊源同根的。

隐元隆琦禅师手书

黄檗僧人的小字风格与大字有什么不同?

徐强:如果说黄檗书风的大字,意在表现禅僧的气魄,而其小字则更多体现的是其文人温雅的一面。黄檗书风小字,取法的着力点在宋元,并且延续了晚明书风的“连绵趣味”。

隐元禅师的“遗民情节”,让黄檗书风自然停留在晚明书家的表现面目上。宗派内部“嫡嫡相承”的取法趋势,使得他们的禅林书风和而不同。中国晚明“求变尚奇”的立意之风,已经冲破了贯穿整个明代的浪漫主义书风,准确地讲是表现主义书风:在浪漫主义书风的基础上,摆脱美学形式的框架,强调其艺术的自觉性。黄檗书风“文人趣味”的追求,揭示了禅宗书法与士大夫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儒家以入世的价值观重视人情世事,而禅者则以出世超俗的世界观亲近自然。

隐元隆琦禅师手书,此匾是日本重要文化财

黄檗书画作品在拍卖市场上情况如何?

白撞雨:禅僧书法,作为藏家的一个收藏门类,非常受重视。的确,研究一位书法家的书法风格,最直接的就是他的作品。那么,对于黄檗禅僧的书风研究,也应立足于他们的作品。

黄檗僧团东渡,距今已有近四百年。隐元禅师同期的黄道周、张瑞图作品,在国内几大拍卖公司均有上拍,而且几乎都是千万元俱乐部的成员。中国雅昌拍卖平台数据显示,十二年来,大陆、中国香港和日本拍卖公司上拍隐元禅师作品三百七十多幅。

即非如一禅师手书

黄檗书风为何在日本书道史上声名显赫?

徐强:中国书法对日本书道产生四次重要的影响。一是平安时代,因对“王羲之”的尊崇而形成的“三笔三迹”流;二是镰仓至江户时期,发端于中国宋元的僧侣的“禅宗墨迹”流;第三个就是江户时期,因黄檗宗的开创而引爆的“唐样书法”。四是明治时期,因晚清杨守敬携带大量碑版、拓片的到来,更加丰富了日本书家的取法领域,而引起了“碑学旋风”。从以上简单对日本书道史的梳理,可以窥测出黄檗书风在整个日本书道史上重要的历史地位。

高泉性潡禅师手书

黄檗禅林书风的研究,国外是一个什么现状?

徐强:日本京都黄檗山是研究黄檗文化诸多领域的重要机构,国内外专家学者对黄檗书法的研究,大都依赖于此展开。京都万福寺第四十一代住持山田玉田为了保存黄檗宗文献资料,于日本大正元年,在京都黄檗山设立“黄檗文库”,直到日本昭和四十七年四月,京都黄檗山文华殿建成才得以实现。

“文华殿”一名源于中国明清时期北京紫禁城内的文华殿,明清两代皇帝在此听经学史,依此而得名,以示不忘明清文化的源流。黄檗僧人森本三铠曾这样阐述设立黄檗山文华殿的目的:“保全黄檗关系的文献、木额、柱联、绘画、墨迹等,并向社会公开展示,有助于作为中日文化交流节点的黄檗文化研究,进而期待中日人民交流从此更加深厚的发展。”黄檗山文华殿的落成,为黄檗文化研究提供了一个平台。黄檗文化是自唐鉴真和尚东渡日本,华夏文化对日本产生的最后一次影响,而黄檗书法是黄檗文化的主要研究领域。日本黄檗禅林书法的研究最为显著者如黄檗僧侣林雪光,日本书道史理论专家中田勇次郎、小松茂美、米田弥太郎、中岛皓象、真田但马等。

费隐通容禅师手书

黄檗文献是研究黄檗书风的学术基础,关于黄檗宗的历史文献挖掘,目前有哪些成果?

徐强:国内最早的应该是中国社科学院陈智超教授,他的研究涉及流传海外的中文历史文献,其著作《日本黄檗山万福寺藏旅日高僧隐元中土来往书信集》(1994年)和《旅日高僧东皋心越诗文集》(1994年),对黄檗禅林墨迹研究有直接的关系。以东亚文化交流与传播的研究视野涉及黄檗宗研究的主要集中在台湾,如台湾大学的徐兴庆教授先后出版《隐元禅师与朱舜水》《天闲老人——独立性易全集》等著作;台湾中研院的廖肇亨教授先后出版多种著作。

木庵性瑫禅师手书

2019年底以来,福建黄檗山万福寺和黄檗书院,在定明方丈带领下,从学术脉络入手,瞄准明末清初东渡至唐僧招请制度终结这一百三十年,以这段时期为重点,致力搜集黄檗相关古籍文献资料,一个近千余种古籍善本原件为基础的黄檗文献资料室,已经初具规模。著录近八百种古籍的《黄檗文献之光——文化传播的学术基础》已经编竣。在地方党委政府关心指导下,成立了福建省黄檗禅文化研究院和黄檗学研究会,举办了两期国际黄檗禅论坛,出刊了两期《黄檗学特刊》,都有黄檗书风研究的论文发布和刊载。

黄檗山上藏了哪些摩崖石刻珍宝?

徐强:特别值得一说的是,今年春节过后,我专程到黄檗山进行石刻真迹调研,我很兴奋,因为我看到了已成规模的几百份碑刻石刻拓本。在黄檗书院副院长白撞雨先生带领下,相关领域专业人员置身于田野,依据古文献线索,在黄檗山周边陆续搜寻一千年来的摩崖石刻遗存,特别是隐元禅师等黄檗僧侣东渡前留下的摩崖、碑刻遗迹,这些调研成果,具有非常重要的历史价值,填补了黄檗僧团和隐元禅师东渡日本后,在国内无书法遗迹可寻的空白。我在对狮子岩隐元禅师所书《自平石》摩崖进行考察之后,又在黄檗学研究会学术秘书慧泽先生陪同下,对山顶之上的《报恩塔》碑刻进行了考察,研究论文近期将发表于《黄檗学特刊·隐元禅师专号》。

黄檗山上隐元禅师手书石碑

聚焦:国外黄檗书风研究成果综述

白撞雨:从黄檗书院文献室的书法类专门资料来看,对黄檗禅林书风有直接研究的理论专著,国内至今未见出版,仅仅在报刊、杂志散见数量有限的欣赏与介绍性的文字。因此,国外的几部相关论著尤为显得重要。如日本爱知大学刘作胜教授十五年前在日本留学期间撰写的博士论文《黄檗禅林墨蹟の研究:隠元を中心に》(《黄檗禅林墨迹研究——以隐元为中心》,已出版),到目前为止是对黄檗宗书法论述比较完备的理论专著。美国阿迪斯先后发表《黄檗:禅绘画和书法》《黄檗:在日本的中国黄檗禅僧的艺术》《黄檗:禅之书法》等,探讨与黄檗宗有关的绘画和书法,肯定了中国黄檗禅僧的艺术成就和文化影响。

看点:黄檗禅林墨迹国内外收藏现状

徐强:黄檗禅林墨迹主要藏存于日本,并有专业系统的收藏机构。除了京都黄檗山万福寺藏存大量作品外,其它塔头寺院也都有收藏,并且记录备案。同时,日本各大博物馆、图书馆(如东京国立博物馆、九州国立博物馆、爱知县立美术馆、驹泽大学禅文化历史博物馆、长崎市立博物馆、长崎历史文化博物馆、神户市立博物馆、国立国会图书馆等)以及其它文博机构及私人美术馆也有可观的收藏。

国内以杭州永福寺为主,在退居住持月真法师主持下,在收藏东皋心越禅师墨迹基础上,也收藏了大量黄檗宗墨迹。台湾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以高僧墨迹作为其重要收藏专题,内含黄檗禅林墨迹专题。

2008年3月,香港城市大学中国文化中心举办了“东渡奇葩——日本江户时代中国旅日书画家作品展”,其中展出了其收藏的黄檗宗及周边僧侣、文人的书画作品。呈现了隐元及东渡佛门弟子书画29件,朱舜水作品4件,陈元赟作品1件,出版《东渡奇葩——日本江户时代中国旅日书画家》。国外收藏主要集中在美国和德国,如美国费城艺术博物馆、美国堪萨斯大学斯宾塞艺术博物馆、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艺术博物馆、美国弗利尔美术馆、美国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美国密歇根大学人类学博物馆等。德国的收藏以私人居多,如德国出版家海因茨·戈策(HEINZ GÖTZE)对黄檗宗书法就作为专题来收藏。

木庵性瑫禅师手书

“黄檗文华”主题释义:黄檗流的书写风格,孕育出的花朵就是“黄檗文华”

白撞雨:日本学者柳田圣山曾感叹:“近世日本的社会进步,无论从哪个方面看,离开黄檗文化的影响都无法解释的。”1654年,隐元禅师东渡日本,带去了大量的书籍、书画(日本《墨美》杂志1973年第9、10期有专刊),江户时期的京都黄檗山万福寺被形象的比喻为“明清名人美术馆”。因此,当时一些不能出国的文人雅士,都前往京都万福寺满足一下对中国文化的热烈渴望,从中获得灵感,感受中国文化的滋润。正如熊秉明先生所言:“中国书法是中国文化核心的核心”,它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集中表现。黄檗流的书写风格,孕育出的花朵就是“黄檗文华”。对比黄檗书风东渡前后的变化,在表现禅僧气魄这一方面,恰恰具足了两邦文化互相滋润的结果。

心花开梦笔,一气贯云衢。黄檗书风笔力沉雄、气象恢廓。难得一见的黄檗禅林书画现正在中国美术馆展出,如果您在北京,如果您对禅文化有兴趣,一定不要错过这次近距离观赏黄檗书风的机会,本次展览持续到4月13日,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