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禅师:生死只是概念,当下就是奇迹
佛教

一行禅师:生死只是概念,当下就是奇迹

一行禅师是一位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僧人,也是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盟友。马丁·路德·金支持他所提倡的“参与式佛教”以推动和平。

越南佛教僧侣一行禅师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禅宗大师之一,他终其一生,一直在传播正念,慈悲和非暴力的精神,于2022年1月22日在越南顺化寺庙的住所中去世,享年95岁。

图片来源:法国梅村僧团

图片来源:法国梅村僧团

一行禅师是一位多产的作家、诗人、教师以及和平活动家。在1960年代公开反对南北越战争后,被流放出越南,并成为他称之为“参与式佛教”的运动的主要声音,该运动将佛教原则应用于社会和改革。

一行禅师在美国和欧洲进行了广泛的巡回演讲(他能说流利的英语和法语),对西方佛教的实践产生了重大影响。禅师敦促拥抱正念,他的网站将其描述为“觉知和觉醒当下的能量”。在埃斯孔迪多,他建立了鹿园修道院,一个占地400英亩的静修中心。

在他的书《和平是每一步:日常生活中的正念之路》中,他写道,“如果我们不完全是自己,真正活在当下,我们就会错过一切。”

图片来源:法国梅村僧团

图片来源:法国梅村僧团

随着他在世界各地建立了数十个静修和实践中心,他的追随者越来越多。原来的梅村位于法国西南部波尔多附近,是他最大的道场,每年接待成千上万的人来访。

2018年,他回到越南顺化的归原寺,这个寺庙对禅师有特殊的意义,十几岁时他在那里成了一名小沙弥。

一行禅师驳斥了死亡的想法。“出生和死亡只是概念,”他在《没有死亡,没有恐惧》一书中写道: “它们并不是真的。”

他补充说:“佛陀教导说,没有出生,没有死亡;没有来临,没有离去;没有相同,也没有什么不同;没有永久的自我,也没有湮灭。这些都只是我们的想象而已。”

图片来源:法国梅村僧团

图片来源:法国梅村僧团

他写道,这种理解可以将人们从恐惧中解放出来,让他们“以一种新的方式享受生活和欣赏生活。”

他与美国的联系始于1960年代初,当时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学习,后来在康奈尔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讲学。他影响了美国的和平运动,敦促马丁·路德·金反对越南战争。

马丁·路德·金在1967年提名他为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当年没有颁发给任何人。

“我个人不知道还有谁比这位来自越南的温柔僧侣更有价值,”马丁·路德·金在写给挪威诺贝尔研究院的信中写道: “他的和平思想,如果得到应用,则必将为普世的教会主义,世界范围的兄弟情谊,以及全球人道主义,再树立一座丰碑。”

一行禅师于1926年10月11日出生于越南顺化省。他在16岁时加入了一个禅宗寺院,并在那里开始学习佛教。在1949年受戒后,他取名为释一行。“释”是越南僧侣和尼师使用的荣誉姓氏。对他的追随者来说,他被称为Thay,或老师。

20世纪60年代初,他在当时的南越南创立了青年社会服务组织,这是一个基层救济组织。它重建了被轰炸的村庄,建立了学校,建立了医疗中心,并使因战争而无家可归的家庭团聚。

一行禅师开始写作并公开反对战争,并于1964年在《佛教周刊》上发表了一首名为《谴责》的诗。它的部分内容如下:

无论谁在听,都要作我的见证:

我不能接受这场战争。

我永远不可能,我永远不会。

在我被杀之前,我必须这样说一千次。

我就像那只为了配偶而死的鸟,

从它破碎的喙中滴下鲜血,并大声疾呼:

"当心!转身面对真正的敌人

——野心、暴力、仇恨和贪婪。

这首诗为他赢得了"反战诗人"的标签。1973年《巴黎和平协定》签署后,南越政府拒绝允许他从国外返回时,一行禅师只好在法国定居。

直到2005年,他才得以回到越南,可以在全国各地教学,练习和旅行。

原文来自《纽约时报》

《与生命相约》

我拾起这片叶子时,

我看到它假装在春时诞生,

又假装在秋末死去。

为了帮助包括我们自己在内的众生,

我们也出现了,

然后又消失了。

——一行禅师

《请用我的真名呼唤我》

不要说 明天我会死去

因为直到今天 我一直在降生

请仔细地看吧 我每秒种都在诞生:

我是春天花枝上的蓓蕾

我是羽翅稚弱的小鸟

在新巢中学习歌唱

我是花心里的毛毛虫

我是石中的玉

为了痛哭和欢笑

为了恐惧和希望

我一直在降生

一切众生的生和死

是我心脏的律动

我是水面上的蜉蝣

我是春天里啄食蜉蝣的鸟

我是碧池里快乐的青蛙

我是以青蛙果腹的草蛇

悄无声息地发动了袭击

我是乌干达的孩子 瘦骨嶙峋

腿像竹竿一样细

我是军火商 把杀人的武器

卖给乌干达

我是那十二岁的女孩

一只小船上的难民

被海盗强暴后

我跳进了大海

我是那海盗

我的心还不懂理解和爱

我是政治局的一员

手里握着权柄

我是那个

必须向同胞偿还血债的人

在劳改营里

慢慢地走向死亡

我的快乐像温和的春天

它使花儿永远绽放

我的痛苦是汹涌的泪河

它注满了四大海洋

请用我的真名呼唤我吧

这样我就能马上听见

自己所有的哭泣和欢笑

这样我就能看到

我的快乐与痛苦不二

请用我的真名呼唤我吧

这样我就能醒过来

这样我心灵的悲悯之门

就会永远洞开

——一行禅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