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班与凉州会谈,一段不可忘却的历史记忆:纪念萨迦班智达圆寂770周年
佛教

萨班与凉州会谈,一段不可忘却的历史记忆:纪念萨迦班智达圆寂770周年

公元1245年,蒙古大军一路所向披靡,挺进底格里斯河上游。罗马教皇派遣使节前来和谈,恳求不要再继续进攻。然而,这是一次无功而返的尝试。

但,与此同时,面对同样强大的蒙古军团,一个年过六旬的藏族老人带着他的两个侄子踏上了漫漫旅途,这个老人就是著名的萨迦班智达。萨班受邀于蒙古王子阔端,他们希望促成一次和谈。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河西走廊上的重镇——凉州。

凉州城门(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凉州城门(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此时的萨班或许还未曾预料到,他的凉州之行将会给吐蕃带来怎样的变化。而他的侄子八思巴也将从此启程,步入一代帝师的传奇命运。

一、雪域文殊

班智达的称号来源于印度,意思是学识渊博的大学者。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是西藏佛教史上第一位被誉为班智达者,由于精通五明、智慧无比,因此被称为雪域三大文殊化身之ー。

青海西宁宏觉寺供奉的萨迦班智达塑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青海西宁宏觉寺供奉的萨迦班智达塑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萨迦班智达是凉州会盟的主要人物,他的一生具有多重身份,不仅是一名博通佛学知识的高僧大德和娴熟十明学科的知名学者,在广大藏族地区是家喻户晓的历史、文化名人,是积极引导藏传佛教坚持中国本土化方向发展和为民族团结、护国利民事业发挥了积极作用的推动者,也是倡导中华各民族在交往交流交融中形成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历史进程的奠基者。

萨迦班智达·贡噶坚赞,出生在昆氏家族。他从幼年起在伯父扎巴坚赞座前学习梵文和各种佛学理论知识。27岁时在夏鲁寺跟从喀切班钦·释迦室利受比丘戒,从此在萨迦寺由那烂陀寺堪布喀切班钦·释迦室利和其九位班钦弟子精心向萨迦班智达传授那烂陀寺十明学和佛学理论。

萨迦班智达在那烂陀寺十明学和西藏各传统文化相融合在一起,开创了西藏本土化的十明学。为此,贡噶坚赞获得了“班智达”这一大学者的称号。萨班在萨迦寺建立了以学习十明学的十大学院,从此萨迦寺成为藏传佛教最高学府,学僧常有万人左右。在印度南方,曾有信奉大梵天的绰切噶瓦等6名外道学者,慕名前来西藏芒域吉仲(吉隆县),同萨迦班智达进行13天的激烈辩论,萨迦班智达以无碍的辩才驳倒了外道学者。

二、凉州会谈

凉州,也就是今天的甘肃省武威市,是丝绸之路上的重镇,也是河西走廊上多民族、多元文化汇集的历史文化名城。700多年前,即公元1247年,在这块土地上,蒙古王子阔端同西藏宗教界领袖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进行了一场具有深远历史影响的会谈,后世称这一历史会谈为“凉州会盟”。

1247年阔端与萨迦班智达举行的凉州会盟图(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1247年阔端与萨迦班智达举行的凉州会盟图(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1243年,阔端颁发诏书,派助手多达那布将军为金字使者,携带自己的亲笔书信,前往后藏地区的萨迦寺,当面邀请萨班前往凉州会谈。

历史很快就将证明,阔端选择萨迦派的萨班进行会谈,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为了避免军事冲突带来的危害和藏区更长远的发展,深明大义的萨班决定接受阔端的邀请,远赴凉州。

萨迦寺代表与凉州白塔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员一起在萨班灵塔遗址前纪念萨迦班智达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萨迦寺代表与凉州白塔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员一起在萨班灵塔遗址前纪念萨迦班智达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噶尔哇·阿旺桑波与甘肃省藏人文化促进会吴春华等于一起在阔端与萨迦班智达举行凉州会盟之地纪念萨班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噶尔哇·阿旺桑波与甘肃省藏人文化促进会吴春华等于一起在阔端与萨迦班智达举行凉州会盟之地纪念萨班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这一年,萨班已经63岁了。萨班将后藏萨迦派政教事务逐一托付,还带上了传人,他的两个侄子——10岁的八思巴和6岁的恰那多吉。

1244年春夏之交,萨班一行从萨迦出发经拉萨前往河西走廊,一路跋山涉水,从西藏到青海,穿过大草原,整整走了两年才于1246年8月翻越海拔三千多米的乌鞘岭,进入河西走廊,来到了凉州。

萨迦班智达在海藏寺为阔端治病的圣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萨迦班智达在海藏寺为阔端治病的圣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公元1247年8月,一次重要会谈在河西走廊上举行了,这次会谈总体过程很顺利,阔端表示愿意皈依佛教。萨班随即向藏区吐蕃各派发布了著名的《萨迦班智达致蕃人书》,为此后西藏纳入元朝的版图奠定了坚实基础。这是西藏地方与祖国关系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事件,是蒙藏民族共同为缔造祖国和平统一、发展民族团结关系作出的重大贡献。

会谈结束后,萨班留在了河西走廊,蒙古皇室也开始接受了藏传佛教文化教育。

噶尔哇·阿旺桑波一行于萨迦班智达为阔端传授喜金刚灌顶的凉州金塔寺纪念萨迦班智达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噶尔哇·阿旺桑波一行于萨迦班智达为阔端传授喜金刚灌顶的凉州金塔寺纪念萨迦班智达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萨迦寺代表与凉州白塔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员在凉州会盟纪念馆前纪念凉州会盟主要人物(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萨迦寺代表与凉州白塔寺管委会等相关部门负责人员在凉州会盟纪念馆前纪念凉州会盟主要人物(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三、萨班圆寂,白塔寺诞生

公元1251年7月,蒙哥登上蒙古王位,萨迦五祖八思巴与阔端王子蒙哥都一起,前往六盘山会见忽必烈。

八思巴、忽必烈、蒙哥都的这次会谈,最终解决了蒙哥汗与阔端王之间的政权内部矛盾。从此,忽必烈统治西凉王领地,并进军至临洮,先后修建了西平王府和临洮大寺。开启了藏传佛教在全国各地传播。

同年,藏历11月14日萨迦班智达在凉州幻化寺圆寂。阔端为他举行了盛大的悼祭活动,并在幻化寺边按照藏式佛塔的形式为他建造了灵骨塔一座,后人称它为白塔。此后,幻化寺便改名为白塔寺,并成为元代凉州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今天,藏式白塔已经遍布全国,形成一道独特的宗教文化景观。

凉州白塔寺的萨迦班智达塑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凉州白塔寺的萨迦班智达塑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萨班的凉州之行,不仅举行了成功的会谈,更带来了一个巨大的契机,藏传佛教文化开始深刻影响蒙古人的精神世界。可以说,萨班扮演了元朝中央政府与西藏地方政府之间友好往来先驱者的角色。萨班也因“慈愿无尽、智慧观照、善巧方便、普度众生”的菩萨行,受到了藏蒙汉等中华各民族人民的爱戴。

噶尔哇·阿旺桑波于阔端王为萨迦班智达修建的凉州白塔寺萨班灵塔遗址前纪念萨班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噶尔哇·阿旺桑波于阔端王为萨迦班智达修建的凉州白塔寺萨班灵塔遗址前纪念萨班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除此之外,萨班的一言一行直接影响了其侄帝师八思巴和白兰王恰那多吉两位的成长,也可以说对日后的元朝中央政府产生了深远影响。

噶尔哇·阿旺桑波于元世祖忽必烈与帝师八思巴会晤之地——六盘山纪念萨迦班智达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噶尔哇·阿旺桑波于元世祖忽必烈与帝师八思巴会晤之地——六盘山纪念萨迦班智达圆寂770周年(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供图:凉州会盟纪念馆、观觉法师)

中国有句成语叫“饮水思源”,八思巴始终遵循其叔父、亦即恩师萨班的教诲,利用自己的宗教影响力和智慧才华,继承恩师开拓的事业,对汉藏蒙等中华各民族融合、经济社会、佛教文化教育和传统医学等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这种影响一直持续到清帝国末端,并延续到今天。数百年过去,如今的凉州已经成了中国旅游标志之都——武威市,还有蔓蔓青草与声声牧歌在时光的轮回中经久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