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性法师:我向蜀中老宿学川派梵呗,大昌上人教我学习生僻梵呗
佛教

宗性法师:我向蜀中老宿学川派梵呗,大昌上人教我学习生僻梵呗

2022年01月12日 16:56:36
来源:华人佛教

教我学习生僻梵呗的大昌上人

大昌上人(1921—2002),峨眉山人。1933年于潼南智慧寺礼光远老人出家,1940年依文殊院佛如和尚座下受具足戒,后在文殊院住堂学习梵呗,历任悦众、照客、库头等职。解放前,在文殊院传戒法会时,曾担任引赞师、小五师等。解放后居于乡野,上世纪八十年代游历山西五台山、西昌等地。1987年至昭觉寺常住,历任知客。上人擅梵呗,唱腔尖亢,腔调上扬,音质清脆,还通书法、丹青。

大昌上人时常苦口婆心地勉励我

上人平时喜欢弄文弄墨,除了应酬常住的佛事外,他总是在房间里自己写写画画,一般情况下不是那么好接触。我开始与上人也比较生疏,自从外出读书后,假期回到寺院,有时候会一起应酬佛事,他会问我一些问题,我也会从我知道的角度回答,后来慢慢的也就熟悉起来了,他也乐意同我闲聊。他也常勉励我要抓住大好时光,努力学习,不断充实,说是羡慕我们赶上了好的时代。他也曾向我说出他的苦恼,小时候家里穷,从小在寺庙出家,一直也有学习的愿望,于是自己努力积攒资粮,到丛林里更是积极准备,积攒了好多衣服、布料、鞋子,也包括银元,等到积攒够了就去读书。等到刚积攒得差不多的时候,社会又变了,莫名其妙的又回到了农村,就这样荒废掉了。所以他总是告诫我,不能重复他们的老路,现在有机会学习,就要好好珍惜,学出点儿模样来,将来荷担老佛爷的担子。当时听他说这些话,并没有多触动,但现在回想起来,上人还真是苦口婆心啊。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丹珍旺姆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丹珍旺姆

上人指点我学唱梵呗中的不足,教我学习生僻梵呗

上人有时候也指点一下我学唱梵呗中的不足,比如说哪一句高了,哪一处铛子快了,哪一处送腔不到位。上人说话的时候,脸上没有笑容,也比较严肃,一般师父也不愿意接近他。但我觉得有时候他说的在理,自然也就能接受他指出的不足,逐渐加以改进。有时候他也会同我说一些开玩笑的闲龙门阵,往往说到开心的时候,我也会趁机向他讨点儿“秘诀”,比如说计算犯重丧的口诀、写牌位依黄道落字的口诀、六十甲子的口诀等,就是这样从上人那里学来的。

上人也会传唱文传承的华严字母,他曾经唱给我示范过,但他的嗓音尖,所以听起来比较高,不如慈福师父的唱腔柔和,我当时也就没认真学,也没有录下音来。其实,现在要是从比较中培进学习的角度来看,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上人还是教过我几首比较生僻的讚子。例如“新骷髅词”,上人传唱的就比净天师父唱的“悲腔”更浓,更容易打动内心。还有“栴檀香”、“爇茗香”、“定慧香”、“达信香”、“证真空”、“三香词”、“四季花”等生僻讚子,也是上人在闲暇高兴的时候教我唱的。以上生僻讚子的唱板,我已经整理出来,收录在《整理四川释氏梵呗》中,这也是对上人最好的怀念吧。

相关链接:

宗性法师:我向蜀中老宿学川派梵呗,净天上人教我绝活

宗性法师:我向蜀中老宿学川派梵呗,智益上人悉心教我梵呗技巧

宗性法师:我向蜀中老宿学川派梵呗,大济上人提携我学梵呗

文章来源:大势营造古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