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运法师对话范徐丽泰:如何践行责任与担当
佛教

宽运法师对话范徐丽泰:如何践行责任与担当

编者按:近日,由香港佛教“此岸-彼岸”弘法会主办的名家对话系列之(六)在观音讲堂举行。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西方寺方丈宽运法师,大紫荆勋贤,GBS,CBE,JP、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励进教育中心主席范徐丽泰女士,就“责任与担当”话题展开对话。对话中,宽运法师表示,宗教求善,艺术求美,科学求真。我们从教育入手,只有教育才能改变我们整个社会,改变我们人的思想。范徐丽泰表示,希望增进年轻人对中国文化、中国历史的认识,能够认同。从教师开始,去影响他们的学生,用生命来影响生命。

自动播放

宽运法师:我1983年的时候来香港,当时是中英谈判,很紧张。当时的香港人也是很多去移民,有移民潮。去加拿大、去美国,特别是加拿大比较多,去澳洲。后来他们又回流,觉得香港还是最好的地方。现在不是也很多人去移民,因为“香港国安法”也好、社会事件也好,其实我觉得社会一直都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是我们如何稳定人心?

范徐丽泰女士:我觉得,首先我们要尊重他们的选择。因为香港是一个自由的地方,你可以自由出去,你也可以自由进来,出入自由。无论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如果你觉得北岸是好的,你向往的,那你就可以去。可是为了自己的将来计划,最好在香港留点东西。比如说本来你有大房子,卖了这大房子,去买一个小小的单位,将来孩子们都大了,两老如果在那边不习惯,还是可以回来香港住。

宽运法师:这是范徐丽泰女士对走的人的忠告!都是善意的。

范徐丽泰女士:是善意的,因为我尊重他们的选择。可是,过去正如您刚才讲,过去有这样的移民潮。为了1997的问题,为了小孩子念书,我有很多朋友都在1997年前移了民。现在这些朋友大部分都回到香港了。为什么回来香港呢?因为他们的孩子也是回来香港找工作、做事,而且回到香港他觉得样样都顺手、方便。

宽运法师:我也去过很多地方,也觉得香港还是很好的地方。

范徐丽泰女士:是!所以,我觉得你要走,那你就走。可是你不要将自己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面。这个篮子不一定好。现在美国、英国,都有那些叫对亚洲人的罪行,这个是一种歧视,根深蒂固的。所以,不要全走,留一点。要不然你回来的时候,所有的东西都贵了,你两边都着不到岸了。

宽运法师:佛教说众生平等,不应该有。这个应该都是平等的,众生都平等。

范徐丽泰女士:其实就是利益。

宽运法师:他说他是基于实力的原则,他还觉得是以实力做原则。他都没有想到众生平等,对等交谈。他是以实力做原则、做基础,这一点上我就不赞同。我觉得他们的先知,也有这种思想。美国总统罗斯福,经过了二次世界大战,他想找到世界永远和平的方法。他也找了基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最后他找到了佛教的太虚大师,问太虚大师,佛教有没有能让世界永远和平?太虚大师就发了一个电报,两个字“无我”。他说如果做到“无我”的话,这世界就永远和平。其实他们有一些人,有识之士也在找,但是很多人,他们还是自我感觉很好。

英国的哲学家汤恩比,他也是很有思想。他说未来解决21世纪的问题,只有孔孟学说和大乘佛教。孔孟学说也就是我们传统的思想。佛教虽然它起源于印度,但是深耕于内地。所以说我们两岸四地,大乘佛教叫菩萨道精神,其实菩萨道的精神就是担当。你刚才说了,地藏菩萨也好,文殊、普贤也好,都是担当。所以这个担当很重要,我觉得他们就是没有担当自己应该担当的东西。

范徐丽泰女士:他只觉得我应该有的东西,他没有考虑到我应该有的责任。担当就是这件事发生了之后,你要想办法来解决,梳理他,让他们慢慢的平静下来。他们不是这么想的。

宽运法师:对。所以我觉得最终还是用慈悲的方法。我经常说“慈悲没有敌人,智慧没有烦恼”。今天的敌人是他们自己树立的,不是别人树立的,所以他们不够慈悲。但是天主教也在2000年叫“慈悲禧年”,他们也用“慈悲”这个名词。我觉得“慈悲”在西方应该多点推广,就是没有分别的爱。

范徐丽泰女士:这个要从小的时候教育就开始了。

宽运法师:是啊!我们有一句话说“建国君民,教学为先”。教学就是从小学、中学、高中、大学、硕士、博士。因为是教育,通过教育来改变我们自己。宗教求善,艺术求美,科学求真。我们都从教育入手,只有教育才能改变我们整个社会,改变我们人的思想。你做教统局的时候,对教育这方面还是很有担当。

范徐丽泰女士:坦率的说,我觉得我不能称为一个对教育很有深入理论的人。我只是看到了有些地方好像有点不足。不足,我们就要想办法给它补足。因为这是我们对下一代的一个责任,我们没有好好的给他们一个机会去学习,结果他们不能成才而成为社会的负担,这就是我们的罪过。我们应该尽量让他们理解一些人生的至理与真理,希望他们自己可以好好的去发展。

宽运法师:对!这个非常好。

范徐丽泰女士:所以教育是很重要的,教师也是很重要。

宽运法师:是啊!少年穷,中国穷,我认为香港还要从教育入手。香港人的视野应该更广阔,不但融入到我们国家的发展,还有我们的眼光应该更有世界观,不是狭隘的。

范徐丽泰女士:所以,香港其实就应该立足中华、环视世界。我们其实是很有利的,因为香港人,第一,我会英文;第二,我会广东话;第三,我会普通话。这么一来,广东话跟普通话就让我们,凡是有中国人的地方都能沟通;英文让我们可以走遍大部分西方国家。因为香港的年轻人是需要自己,通俗一点说就是,你去学武功,你必须要有一点成就,你才可以去闯荡江湖。

宽运法师:是啊!以前经常都说,你要练武功,要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要真去用功才行,下一番功夫。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我觉得我们老一代人把香港建得这么好,今天人家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但我们不能在这里享受,我们应该力图将来做得更好。所以你成立了“励进”这样的一个中心,你做主席,在2016年成立了。也很想在青少年也好,很多方面多做一点事。

范徐丽泰女士:没错。我们是很希望能够增进一下,年轻人对我们中国文化、中国历史的认识,希望他们能够认同。然后对于国家,我们也觉得很必要,要将国家现在的情况尽量介绍给他们。最近因为2019年下半年的事情,然后“香港国安法”,完善选举制度等等,我们也做很多讲座。谈“一国两制”到底是什么?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有什么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间的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对香港又有什么的影响?为什么我们作为香港人,其实我们是住在香港的中国人,我们对国家应该有些什么承担?这些我们都跟教师们讲。希望从教师那里开始,教师去影响他们的学生,用生命来影响生命。

宽运法师:对!我非常赞同用生命影响生命。而且现在你也通过这种讲座,很多种形式,影响很多年轻人。我觉得年轻人就是我们未来的希望。“港人治港”也好,“香港国安法”将来的推动也好,长治久安就需要年轻人。所以我觉得你做了很多工作,很赞叹也很佩服。

范徐丽泰女士:感谢!感谢!

宽运法师:你不但做年轻人的,这么多年做了10年的人大常委,确实是在两地沟通啊!我看你多多也在表述一些“一国两制”的情况以及人大立法和香港“基本法”的关系,你都做了很多工作。有时中央电视台《开讲了》请你去,我还看了一辑。

范徐丽泰女士:是,好多年前,那个时候撒贝宁很年轻。他做主持人,因为我那次认识了撒贝宁。所以我们“励进”一成立,我就请他到香港做了一场,跟香港的年轻人见面。很可惜香港年轻人不知道谁是撒贝宁。所以来的很多都是内地来香港念书的,他们很兴奋,看见撒贝宁他们很开心。

宽运法师:14亿人都知道他。

范徐丽泰女士:700万人不太知道。所以我们这700万人的确是需要多知道一点国家的情况、内地的情况。不过老实说,我是很相信一件事情,就是在香港的青年人,现在从18岁到40岁,他们将来有很大机会可以发展,可是不是在香港。

宽运法师:对!大湾区。

范徐丽泰女士:必须要到内地去试试。大湾区最好了,大家讲广东话都行,普通话又行。而且回香港很方便。必须要去内地发展,因为你做什么都好,给700万人跟给7000万人,这个是……

宽运法师:不是一个概念,现在高铁有了、港珠澳大桥有了,可以说是万事俱备。我想等到疫情以后,一旦开放,整个大湾区也是一个湾区。你看有东京湾区,以及美国有几个湾区。

范徐丽泰女士:旧金山。

宽运法师:对 !将来这个湾区不得了。

范徐丽泰女士:纽约的湾区。可是如果说GDP,这个发展的能力,大湾区最厉害。

宽运法师:最好。

范徐丽泰女士:最厉害。

宽运法师:优秀勤劳的中国人民,充满智慧的中国人。

范徐丽泰女士:还有我们大湾区,发展创新科技智能已经有了非常好的……

宽运法师:现在深圳的基础非常好。一个渔村发展到现在,它已经超过香港的GDP。

范徐丽泰女士:是啊!2017年已经超过我们了。现在广州也超过我们了。

宽运法师:真是不可思议,也是个奇迹!

范徐丽泰女士:可我们不需要为这个GDP就特别紧张的去批评谁。最重要的是我们年轻人,能够看到自己其实有很大、很广阔的出路。最近我收到一些资料,在广东省大湾区里面的大学,有很多给香港跟澳门的青年奖学金。所以如果他们想去念大学,在香港有八所大学给你选,内地也有很好的大学,你自己去选择。到内地去念大学,实际上就是先开步。为什么呢?你在念大学的时候,你有很多同学,这些同学是将来发展业务上,可能你需要的一个网络。其次,当你在大湾区念书的时候,你就已经习惯了大湾区的生活方式,他们的一些平常、正常的做法等等,居住环境,就不需要将来才去学。所以两个选择都好。

宽运法师:是。我相信假以时日,香港也会深刻认识一点。而且粤港我们山水相连,都是一个语系,我想大家的这种融通只是时间问题,我相信一定会越来越好。

范徐丽泰女士:还有一个是心理上的问题,心里面觉得他们比较落后,他们没有我们这样的效率。其实你如果去了解多一点,就发觉不是这么回事。大家都有长处,取人之长,补我之短。

宽运法师:对、对、对!我觉得这句话非常好,所以我们将来就是两地的交流,就是取长补短,共荣共存,这才是我们未来的希望。最后我还想请教范太一个问题,因为我们公众假期,这个你有关系,当初觉光长老的时候。

范徐丽泰女士:都是你们的影响力,它跟我没什么,我只是其中的一个棋子。

宽运法师:因为你都知道了,1999年佛教有了公众假期,可以说所有人都有假期了。不但劳工有假期,所有人都有假期,我觉得这也是个很好的一件事情。我们这一天整个香港人都放假,一起来贺佛诞。佛教经常说“吃水不忘挖井人”,所以我们对觉光长老,也对你,多一份感恩与赞叹。当初靠你们大家,很多人都不懈努力,佛教才有今天。

范徐丽泰女士:很多人的努力是真的,不过最重要的是觉光大和尚。当时,我对他的勇气是非常佩服。我们在筹备委员会开大会的时候,整个大会堂里面坐满人,一般来说,如果你要讲话,事先已经安排了。到了讲假期的时候,我还记得钱其琛问,还有人要发言吗?突然有一位声音出来了,很洪亮的声音。好像是普通话,有点其他的音,不是北京的普通话。我立刻就去看,这个是谁啊?原来就是觉光大和尚。真勇气!这个就是佛祖!

宽运法师:责任与承担啊!责任与担当。

范徐丽泰女士:真是!真有担当!他就讲了之后钱主席就知道了,我们会将这个意见反映给将来成立的香港特区政府。这个是第一大功臣。第二大功臣就是杨先生,你应该很熟悉的。

宽运法师:杨钊。

范徐丽泰女士:杨钊,没错。杨钊是临时立法会的议员。

宽运法师:对,他是议员。

范徐丽泰女士:他就在立法会里面动议,支持要有这个佛诞节,所以他自己不说,我今天要……

宽运法师:是!这个我们一般人还不知道!觉光长老我们知道,在立法会,听原来杨钊当时他是过度的时候有一次临时立法会,他说他……

范徐丽泰女士:临时立法会,他就讲为什么要这样,大家都觉得是对的。所以佛诞就成为佛诞节,就成为一个假期。所以,我只不过是主持会议,实在没有做过什么。千万不要,我不敢去居功,因为没有功。

宽运法师:没有、没有!众缘和合!好了,今天我们也非常高兴,请来范太跟我们娓娓道来,其实我们从中间领略很多。从她的家庭到香港社会,以及到两地的交融,范太做了很多事,我们今天也非常赞叹!非常感谢这一位成功的女性。也希望她继续在未来的日子里,为两地多做贡献,谢谢你了!阿弥陀佛。

范徐丽泰女士:请法师多多指教,继续指教。

宽运法师: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