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明法师:关于创立黄檗学的构想
佛教

定明法师:关于创立黄檗学的构想

2021年11月15日 14:45:24
来源:华人佛教

编者按:2019年5月,定明法师在主管领导的关心以及戒文长老、大檀越曹德旺居士的敦促下回到黄檗山主持日常法务。在万福寺,他开始了对黄檗文化的了解、梳理和研究工作。在追求学问的探究过程中,定明法师和他的学术小组遇到了物质与精神的多重考验,但他们用“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紧紧扭住学术研究这一根本。最终得到了各国专家学者和资深藏家的全方位支持,细致地梳理了黄檗文化的方方面面,历时5个多月每天至少10多个小时的身心投入,终于完成了煌煌800余页的《黄檗文献之光》编著工作。十愿智库编发《黄檗文献之光》一书中定明法师代发刊词如下:

黄檗山万福寺方丈定明法师(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黄檗山万福寺方丈定明法师(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黄檗文化东传了四百年,花开了四百年。花香里充满着历代黄檗禅师与先贤的东渡愿心和足迹,这些文明的硕果,历史性地成为中国文化传播的一个高峰。那一颗颗对中国文化守护的赤诚之心,使我深受鼓舞,也促使我踏上了追寻先贤的心路,去感受、感知黄檗文化历久弥新的鲜活和源远流长的魅力。

2019年5月,应家师戒文长老的慈命,在本山大檀越曹公的敦促下,加之各级主管领导的关怀护念,我辞京回闽,住山黄檗,开始对黄檗文化的了解、梳理和研究工作。黄檗山作为中日佛教的“临济祖源,黄檗祖庭”,特别是作为隐元禅师东渡扶桑的振锡之地,作为黄檗文化产生的故土,我深切地感受到,研究与弘扬黄檗文化不仅是重任在肩,而且是职责所系。

在明末清初东南地区纷乱之际,黄檗山中兴祖师、临济宗师隐元禅师,应请东渡扶桑传法,在江户幕府和水尾天皇的支持下,在京都宇治建立了黄檗山万福寺,为日本传去已灭三百年的临济宗灯。在已有的日本临济宗、曹洞宗之外,开创建立了黄檗宗,培养了众多弟子,特别是将中国明清佛教文化乃至寺院建筑艺术、书画、篆刻等传播到日本,对日本佛教和社会文化产生重大影响。

我们怀着一颗对黄檗文化的敬畏之心,带着满腔的热忱和责任,于2020年8月,在黄檗山召开第一次对黄檗文化研究、弘扬的推进会,对总体工作进行研讨和筹划,确定了以黄檗学术研究为基础,以黄檗文献收集整理为抓手,稳扎稳打、步步推进的工作思路。一年多来,我带领中国社科院、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中央美院、中山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厦门大学、福州大学、福建师范大学、浙江社科院、福建技术师范学院以及日、美等高校学者组成的学术研究团队,走访国内外明清文化研究学者,与相关大学知名教授进行座谈交流,先后组织了五次比较深入的调研,对江西宜丰黄檗寺及黄檗希运祖塔、东渡僧出发地之一福建漳州月港、漳浦黄道周纪念馆、福清江阴松岗鸿庥法师闲居院、黄檗高僧懒安禅师住持的福州西禅寺、百丈怀海禅师出家地后由隐元禅师曾住持的福州长乐龙泉寺、福州马尾琅岐岛、泉州南安古城、浙江余杭径山寺、福清东张窑址、建瓯水吉龙窑窑址、武夷山遇林享窑址、高僧东皋心越东渡驻锡之杭州永福寺,走访上海、苏州、无锡黄檗书画藏家,拜访上海法华学问寺、苏州寒山寺、福州鼓山涌泉寺、福州西禅寺、福州开元寺、厦门南普陀寺、厦门虎溪岩寺、泉州承天寺、莆田梅峰光孝寺等从林长老,一点一滴、全面细致梳理黄檗文化的方方面面,思路渐渐清晰,学术脉络日趋明朗。

在这个追求学问的探究过程中,我们遇到了物质与精神的多重考验,多次面临无助、无奈而要放弃的想法。的确,在寺院重建刚刚完成又遇到疫情挑战的情况下,去研究探索、弘扬宣传黄檗文化,实在是迎难而上,举步维艰。可是,我们紧紧扭住学术研究这一根本,每次都能锲而不舍地进入状态,是因为隐元禅师和历代祖师、先贤不顾生命危险而东渡的精神在激励着我们,这就是我们一次次克服困难的根本动力。也许是我们的愿心感应得到了祖师的加持,四方信众和护法居士增砖添瓦、援手护持,让我们从无到有,走出低谷,联系到多位日本、美国等国家和地区的专家学者和资深藏家,他们或提供学术线索支持,或提供文物文献支撑,或给予经书法本和黄檗艺术品的捐赠,特别是多次获国家出版基金支持与欧美多国汉学家有着深入交流的古籍文献藏家白撞雨教授,在《藏书报》特约撰稿人和《中外文化交流》专栏作者慧泽居士帮助下,发挥其多年来从事国际文化传播、佛教文献研究和古籍收藏的专长,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克服诸多困难,广泛联系国内外信众、学者和藏家,利用日本入札、国内拍卖以及各类古籍平台,经眼经手大量黄檗相关文献文物,使我们的黄檗文献收藏,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有了一个可观的呈现。

在此基础上,我们深入、系统研究总结黄檗文化现象,理清并提出了黄檗文化的概念和内涵。2021年1月组织编写了《黃檗文化之光》一书,总结提炼黄檗文化的概念、内涵,从先进文化、科学技术和佛学经义三大领域,详细界定了黄檗文化包含的十五方面内容,得到各级领导和相关学者的认同。这标志着黄檗文化研究进入了一个新境地。

黄檗禅文化作为我们国家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历史上照耀亚洲文明的灵性之光,象征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的圆融精神与智慧高度。去年底,经省有关领导批准,国家域外汉藉学术委员白撞雨教授、福州大学闽商研究院院长苏文菁教授任黄檗书院副院长。今年春节刚过,白撞雨教授带领四人学术小组离京,来山投入《黄檗文献之光文化传播的学术记忆》的提要撰写、文字整理、书目登记和图片扫描录入工作。内容包括了黄檗书院文献征集团队从世界各地藏家、古本屋、拍卖场和二手书店收集而来的七百余种、一千余册(件)的黄檗文献,其中有珍贵的明代官刻永乐北藏、日本镰仓经书、自康熙年以降历代日本黄檗古籍文献,更有中国国家图书馆的孤本资料和日本宫内厅、国会图书馆的珍稀文献,以及一定量的黄檗书法、绘画、木器、漆器、瓷器等等,算得上是蔚为大观。书单上的文献资料以黄檗书院图书馆所藏为主,可贵的是,也收录了中日黄檗学者在图书馆所见、著作中涉及的黄檗文献,以及美国黄檗学者提供的、他们手里掌握的内部书目。

学术小组用入山住山的刻苦,克期取证的毅力,用“板凳要坐十年冷”的精神,历时5个多月每天至少10多个小时的身心投入,完成了煌煌800余页的《黄檗文献之光》编著工作。此书分上下两卷,上卷主要内容是隐元禅师、木庵禅师、即非禅师、高泉禅师、宜丰、正定、径山,黄檗其他禅师、黄檗堂出版物、黄檗医学、黄檗煎茶等内容;下卷主要包括近200种黄檗大藏经以及近、现代黄檗出版物(中文和日文部分),书后还附有黄檗文献目录、黄檗大藏经技术参数等相关内容。特别的是,这份书单最后还附录一份只有手稿但从未刊印的黄檗文献书目。对于山本悦心的“黄檗堂”出版物,也有多种实物介绍,并有基本齐全的黄檗堂出版物列表。毫不夸张地说,这是国内所能见到的涵盖公私所藏、最为全面的一份黄檗文献书单。

两年来,我们一直在思考有关“黄檗学”的问题。敦煌藏经洞发现距今才一百多年,而国际上关于“敦煌学”的研究扎扎实实开展了百多年,成为一门国际“显学”,敦煌也成为中华文化的一张名片。而诞生于福建黄檗山的“黄檗文化”,不仅有着千年文化历史,同时更有着近四百年中国文化东传的历史。如今,黄檗文化是一带一路的活化石,具有历久弥新的现实价值,开展“黄檗学”的研究,对于进一步彰显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促进中日友好互鉴和国际间的文化交流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历史与文献研究的基础上,“黄檗学”以黄檗希运禅师一脉临济开宗为起点,以隐元禅师东渡扶桑黄檗开宗为基点,探寻黄檗文化千年形成的脉络与足迹,涵盖黄檗文化在东亚乃至世界传播的各领域。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

一是以福建黄檗山为基点,研究黄檗希运禅师传法江西、临济义玄禅师传法正定所形成传承千年的黄檗临济禅学,宋代东传日本的临济禅学,法脉、体系以及传法路径的研究,以及从黄檗希运禅师到明末清初临济三十二代隐元禅师东渡八百年来,在东亚社会与其他文化交流互鉴形成的多样文明成果。

二是以隐元禅师东渡为基点,研究黄檗东渡禅僧对日本黄檗宗的形成、影响,以及黄檗禅法的体系,对日本佛教思想、制度、信仰等影响,历代黄檗祖师三百六十多年来形成的语录、著作等成果。

三是以黄檗僧团的文化传播为基点,研究黄襞僧团、黄檗外护带去日本并对其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重要影响的先进文化、科学技术,诸如在书法绘画、诗词歌赋、茶道花道、饮食料理、篆刻雕塑、建筑营造、出版印刷、医疗医药、公共教育、围海造田、农业种植等领域的重要成果。

当下,黄檗学是指以黄檗文献、黄檗祖师著作、黄檗文学艺术、黄檗文物、黄檗学理论为主,兼及黄檗法脉国际传播为研究对象的一门综合性学科。研究、发掘、整理和保护黄檗文物文献是黄檗学学科发展的重要手段,黄檗学硏究会编纂完成的《黄檗文献之光》为未来黄檗学与黄檗文化的研究提供了丰富而详实的文献基础,成为黄檗学研究的重要依据和参考。

从黄檗文献书目整理,到提出开创“黄檗学”的构想,是因为我们感受到了黄檗文化沉甸甸的份量。令人高兴的是,在上级有关部门领导的直接支持下,福建省黄檗禅文化研究院今年三月已经正式成立。在福清市委主要领导推动下,福清黄檗学研究会已于今年五月正式成立。除了黄檗文化本身的重要价值之外,这与我们黄檗书院的专家学者不计名利的付出、扎实严谨的治学态度,还有诸多护法居士默默无闻的愿心护持也是分不开的。可以想见,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到像黄檗山油桐花一样美丽的黄檗学术之花,盛开在百家争鸣的祖国学术园地,使黄檗文化这一亚洲灵性之光,更加亮丽多彩、照耀四方。“黄檗何曾苦,禅花依旧香”,是为《黄檗学特刊》代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