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运法师对话屈颖妍:佛教中的“六伦”关系
佛教

宽运法师对话屈颖妍:佛教中的“六伦”关系

2021年07月19日 08:36:51
来源:华人佛教

编者按:近日,由香港佛教“此岸-彼岸”弘法会主办的“佛学与人生智慧”在观音讲堂举行。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西方寺方丈宽运法师,资深媒体人屈颖研,资深媒体人杨子矜,就“六伦”关系看家庭价值观之建构话题展开对话。对话过程中,宽运法师分享了佛教中的“六伦”关系。

自动播放

主持人杨子矜小姐:Hello大家好!欢迎大家收看我们这个讲座。大家都知道,在疫情下,我们对家庭有更多的关注,从而呢,家庭关系、人际关系,亦都成为现在社会讨论的一个焦点。那么,今天在因缘结合之下,就有这个讲座的诞生了。今天很开心为大家请来的是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西方寺方丈宽运法师。

宽运法师:大家好,阿弥陀佛!

杨子矜小姐:还有我们的资深媒体人、专栏作家屈颖妍小姐。

屈颖妍小姐:大家好、大家好!

杨子矜小姐:等一下我们会进行对谈,让我们从佛教的道理中,怎样去提升对人际关系、家庭关系的修为。其实方丈法师,我知道“六和”讲的都是人际关系,那可否和我们说说什么叫做“六和”呢?

宽运法师:其实佛教非常重视人际关系,我们每次传戒的时候说“僧集否”、“僧已集”、“和合否”、“已和合”。就是要“和合”,只有“和合”的关系,我们才能做很多事情。所以佛教讲“六和敬”,首先,“身和”就能同住,“口和”就无诤,“意和”就同悦,“见和”就同解,“戒和”就同修,“利和”就同均。从“六和”开始,只有和合了,我们每个人要跟自己和,要和其他人和,和大自然还要和,跟有情也要和,佛教讲的就是重视“和合”关系。

屈颖妍小姐:法师,我们听闻,佛教有一个叫作《善生经》,里面有讲到“六伦关系”,那么这个“六伦”和“六和”有没有关系呢?

宽运法师:有关系的。首先他说一个人,一个善男子、善女人要从“善生”,“善生”就是一切从善开始。佛教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首先人要从“善”开始,“善”首先要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当然,如果“五戒”还要不饮酒。但饮酒是“遮戒”,首先要做到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这才是善男子。

屈颖妍小姐:现在很多人都饮酒,怎么办?

宽运法师:但是酒,它是“遮戒”,它是粮食做的,没有生命。但你过量了以后,你行为上就失控,所以佛教说要控制自己。

屈颖妍小姐:对、对、对!但是“六伦关系”又是什么来的呢?

宽运法师:我们中国人讲“五伦关系”,先有天地,后有男女。有男女就有了夫妇,有了夫妇,就有了父子、兄弟,君臣、朋友,种种的“五伦关系”。佛教是在“五伦”基础之上,其实佛教讲的是“六伦”关系,他比较立体,他说东、西、南、北,还有上和下,这六方的关系都要处理好。

屈颖妍小姐:啊,那是不是每一个方向都有指定的一些意义?东边是什么?

宽运法师:当时有个名叫善生的人,听了他父亲的话,他很听话,父亲让他拜,他早上沐浴更衣以后就东、南、西、北、上、下都拜。拜什么他也不知道,他父亲也没有讲,是个婆罗门,没有内容,他就听话。佛就说了,要给予他内容,但这个内容是有条件的。

他说东、南、西、北、上和下,东边比喻什么呢?东边比喻父母和子女的关系,南边比喻老师和学生的关系,西边比喻夫与妻的关系,北边比喻亲族的关系,下边比喻雇佣的关系,上边就是宗教(僧与俗)的关系了。

屈颖妍小姐:这样就“六伦”了。

宽运法师:“六伦”的关系。

杨子矜小姐:我们看见“六伦”呢,这个《善生经》里面还有讲到“四结行”,“四结行”又是什么呢?

宽运法师:“四结行”,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们自己不能去醒悟。善男子,就是你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这就是“四结行”。这是一个善男子、善女人必须做到的,你做不到这个根本就不行。所以这个“善”一定要从自己做起,这是我们身体的行为。

屈颖妍小姐:所以中国人有句话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第一就是“修身”是吗?那么我们怎么样“修身”呢?尤其是现在这个现代社会,那么多手机的影响,那么多人的影响,或者那么多媒体的影响,我们怎样可以自己修身或者教我们的下一代修身?

宽运法师:佛教说身、口、意。“身”就是身体,身体就要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就是从身体的行为。“口”就是不妄语、不绮语、不两舌、不恶口,就是口业。“意”业就是没有贪、没有瞋、没有痴。身、口、意都要做得好。但是控制我们的是我们的心,“佛说一切法为治一切心,若无一切心何需一切法”。其实佛教就是“心法”,因为我们“心如工画师”,都是“唯心所造”。身体的精进不是真精进,心的精进才是真精进。从哪里做起?从心做起,心影响我们的行为。

屈颖妍小姐:所以我们做父母,首先要自己做好自己!

杨子矜小姐:等一下我们都会详细讲下家庭关系,比如说夫妻关系、亲子关系,什么都有,那么我见《善生经》里面还有一个叫作“四处”,“四处”又怎么解释呢?

宽运法师:“四处”就是我们一个精神上的,因为人分为“身体”还有“精神”。首先一个人,“道当少欲、多欲非道”。欲望要少,欲望驱动着我们,迷失了我们本来的这种心性。所以我们现在就说,迷了就是众生,悟了就是佛。其实主要是欲望太多。第二是什么?我们有时候瞋,“瞋”就是别人好了,我们自己心里头难过、妒嫉。

杨子矜小姐:憎人富贵啊!

宽运法师:对,这也是现代人的一个问题。另外就是恐怖,我们很担心,例如社会事件的时候,一看到口罩我们就恐怖,是不是?就引起了我们内心的那种恐惧。或者我们担心死亡,我们怕黑暗,我们需要光明。所以,佛教让你不恐怖,“远离颠倒梦想”。另外,我们很多时候疑惑,“疑惑”就是对真理不了解。佛教说觉、正、净,首先“觉”,觉而不迷。“正”,正而不邪。后面是“净而不染”,这是一个境界。

屈颖妍小姐:哇!好厉害啊!

杨子矜小姐:但是有时我们都觉得,譬如我们不可以贪、瞋、痴,不要有太多怨气。但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有很大的怨气。屈小姐时常都有很多文章,都是去评论一下(社会怨气)的,那怎么样才可以做到平衡呢?大和尚。

宽运法师:佛教说身心无忧、身心自在。要从“少欲知足”开始,欲望太多以后很难满足。另外,我们要闲静,不能喜欢太多的聚会。还有就是我们自己不知足,其实我们很多烦恼,就是需要和想要拿不到平衡。其实需要的很少,想要的太多。

屈颖妍小姐:对!想要的太多。

宽运法师:另外,我们比较得太多。我们老是比较,不是和我们以前比较,老是跟好的比较。所以现在很多人烦恼了,怎么烦恼啊?有宅的忧宅,没有宅的还忧宅。香港住的问题很重要,有房子的想大一点、多一点,没有的就想拥有。所以,怎么拿到平衡?这政府有责任,社会也有责任,我们自己也有责任。这是属于共同的责任,这是共业所感。

屈颖妍小姐:刚才法师讲到,我们很多人都是想要和需要其实是差很远的,或者我们喜欢和人家比较,不是和自己比较。尤其是我们做父母的,尤其这个年代很喜欢比较,你有小朋友的话,你见到隔壁的那个(小孩),咦!进到大学了哦!你这个还不行,或者是成绩差一点。很多比较,我们怎么去控制这种比较的欲望呢?

宽运法师:其实,佛教有很多好的例子,就是让人家如何达到平衡。因为我们这个世界每个人都不一样。每个人,假如现在好,因为他前半生的努力,多生多世的累积。可能这样的人又不一样,现在不好,他可能是前半生的努力不够,多生多世累积的善因善果不足。但是就要求了他,佛教说“如是因,如是果”,你没有种因就想要这个果,那是不行的,佛教一切都讲因果的关系。

屈颖妍小姐:所以我们有时候,刚才子矜姐都说了,我常常都要写很多文章去讲现在的状况。好像整个社会有很多的怨气,很多年轻人都有很多怨气,但是我又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要换另外一种心态。是不是可以努力做好自己,去改变它,将自己变成一个这个世界的人。好像佛家所讲的,你自己都可以成佛的。

宽运法师:佛教讲担当精神。我们有四大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音菩萨、地藏菩萨。地藏菩萨就是大愿,普贤就是大行,观音菩萨就是大悲,文殊菩萨就是大智。一即四,四即一,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智慧。佛教说一切众生都能成佛,只是因为妄想执着而不能证得,都有如来的智慧德相,其实每个人都有这个智慧,但是我们现在都是外求,没有反闻自性,自己的能量没有把它发挥出来。

屈颖妍小姐: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佛的。

宽运法师:都可以成佛的,众生可以成佛。

杨子矜小姐:成佛的中间都要经过很多的修炼。那么我看到还有一个叫做“六损财”,这个又是怎么样呢?“六损”是哪六损呢?我们都要知道。

宽运法师:其实,佛教说一个善生,家庭要过日子,你要好好过日子。佛教都有“八正道”,你要有“正业”。“正业”,首先你不能去天天喜欢喝酒,喝酒就损财。也不喜欢人们去赌博,老是去赌博,不务正业。也不喜欢你放荡不羁,天天游荡,不务正业。也怕你迷于逸乐,我喜欢做什么,我迷了,玩物丧志。

有时候“恶友相得”,朋友很重要。佛教里说了,你找的什么朋友?有四种朋友。有的是“有友如花”的朋友,“有友如称”的朋友,还有“有友如山”的朋友,“有友如地”的朋友,后面两位就是好朋友。如花的,花开就是朋友,花落就不是朋友,这个不是好朋友。另外还有“称”就是天秤,每天都要衡量重量,这个不是好朋友。所以,我觉得选择朋友也重要。

另外就是懒惰,我看子矜一天也是很忙碌吧?我看你也是啊!听说你一天休息时间很少,是吗?有的时候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每天要写几份专栏,又做视频,还是自己独立去做,你也是个很能干的独立女性,这六种(损)与你没关系。

屈颖妍小姐:谢谢!谢谢!

杨子矜小姐:现代的社会,大家都崇尚喝喝酒,喝杯红酒啊什么之类的,还有游戏,每个人都玩手机。“放荡”这个词语,可能有些人都喜欢(喝酒),可能有些收敛了,但都会去一些喝酒的地方,比较放松,不至于放荡的。那么这些(喝酒)应该如何衡量,或在现在的社会演绎呢?大家要怎么样去理解呢?

宽运法师:其实酒,佛教说它是个“遮戒”。酒是粮食做的,它本身没有生命,只是你喝了酒,醉了以后,迷失了你本性,但是适量的,在家人适量的喝点酒也是可以,为了身体,为了应酬,但是不能过量。

佛教都有个“度”,这个“度”很重要。当然,很多人喜欢赌博、喜欢游戏。游戏也是一样,娱乐可以,或者你把它作为终身职业也可以,好过每天你沉迷在这里头,不务正业。我们中国人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看你很多关注这些家庭,如果子女是这样,每个做父母都会心痛,你说是吧。

另外,“恶友相得”,选择朋友选择不慎,这也不行。当然懒惰是不行的,你怎么看?我觉得你也是专注(手机),佛教虽然是古老宗教,佛教讲契理契机,你有什么样的看法呢?

屈颖妍小姐:我觉得香港人,其实现在,尤其是现代社会,最难做的就是脱离手机。无论是小朋友玩打机也好,或者我们大人工作也好,有时候真是工作需要拿着手机,我们怎样去控制自己和手机的关系,我觉得这个是我们最大的疑惑。

宽运法师:听说人已经上瘾了,一天看手机,有人做了一个比较说有人300-500次。人家说不见了太太没关系,不见了丈夫也没关系,不能不见了手机。

屈颖妍小姐:对、对、对!

宽运法师:但是我们现在很多人,手机不记号码了,家里的号码也不知道了,朋友的也不知道了。我们以前起码记几十个电话号码,虽然说手机,人工智能这是一种瘾啊,人会上瘾。所以我也提出来我们如何自己同自己相处?自己同人家怎么相处?同友情怎么相处?同大自然相处,还有和人工智能怎么相处?我们不能给人工智能牵着走,不能让它控制。科学给我们带来方便,我们变成奴隶了,那不行,就是有所节制。

杨子矜小姐:这个希望在佛教的道理里面,我们可以慢慢的去体会。首先我们要正视的,就是我们的“六伦”关系,只要我们把关系理解清楚了,然后,在沟通方面也加强了,可能我们就可以远离手机了。

屈颖妍小姐:对、对、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