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大学校长张仁良教授:教育应该适应社会的变化而变化
佛教

香港教育大学校长张仁良教授:教育应该适应社会的变化而变化

2021年06月16日 09:00:54
来源:华人佛教

编者按:日前,由香港佛教“此岸-彼岸”弘法会主办的名家对话系列活动在观音讲堂举行。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西方寺方丈宽运法师,香港教育大学校长张仁良教授,凤凰卫视节目主持人曾瀞漪,就“佛教与生命教育”话题展开对话。对话过程中,张仁良教授表示,现在社会教育比较复杂,家庭教育中家长的作用越来越重,要负很大责任,学校、老师也要负很大责任。所以感觉教育系统,应该适应整个社会的变化而变化。

自动播放

曾瀞漪小姐:谢谢法师!校长刚刚谈到的“以生命影响生命”,法师对这句话也特别有感受,我也特别有感受。假设我以这句话当做我这家教育企业的slogan,一个口号,慢慢做大了,吸引很多人进来了,我要把它准备上市了,也肯定可以吸引很多人。我说这话的原因,是因为教授您也是金融学教授,然后你也在商学院担任过院长,现在做学校的校长。现在很多人对于教育的理念就是说,你这个理念实在太好了,我把我的孩子交给你吧!你的这个教育机构理念这么好,你来帮我教育孩子吧!于是这个产业慢慢的就做大了,然后就上市了,您怎么看?一个教育企业上市对于社会的影响。

张仁良教授:教育作为一个产业,当然我知道教育不可以单单靠公家的钱、国家的钱办教育。也希望有另外的资源,比如说私人企业,市场的资源,可以投资在教育。不过,如果我们管不好,教育作为一个产业,有钱涌进来的话,教育可能就变质了。

所以我感觉,如果把教育产业化以后,把资金、盈利的压力放上去的话,教育的味道就越来越淡了,就变成铜臭味的味道了,味道就不一样了。不一样,就变质了。所以虽然我上一份工作是工商院的院长,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就把教育产业化那一块分开。我明白有资源的压力,不过如果放在一块,管不好的话,反而真的弄不好。

曾瀞漪小姐:从整个教育环境来说,其实最终还是在社会教育这个方面。学校教育,只能是进在学校的那一个部分、那一个阶段。家庭教育呢,是从小开始影响是很大,但是孩子大了之后,可能家庭的影响力已经变得很小了。社会教育可能才是终生、终身影响的,您对于现在的社会教育有些什么样的看法?

张仁良教授:环境比较复杂了。记得我几岁的时候开始有电视机,现在媒体越来越多,尤其是现在很多社交媒体,这个社交媒体发生的作用,比我们以前想象的大。很多小孩子他们从社交媒体,接触社交媒体学的东西,比他看电视、看报纸多。很多小孩子根本都不看报纸,现在可能越来越少看电视,社交媒体成为他们主要的媒体。所以这个问题是越来越严重,怎么去管好社交媒体呢?怎么去保障我们的小孩子不会给网上欺凌?

曾瀞漪小姐:就是社交网络霸凌的问题。

张仁良教授:霸凌,就是在网络上给别人欺负了,所以也是一个比较大的题目。怎么去教小孩子自己保护自己?你上网,没办法,小孩子一定会上网。怎么不会欺凌别人,也不会给他人欺负,在我们来说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课题、题目。所以现在社会教育比较复杂,家庭的教育,家长的作用是越来越重,要负很大的责任。学校、老师也要负很大的责任。所以我感觉我们整个教育系统,应该适应整个社会的变化而变化。

曾瀞漪小姐:现在的社交媒体或者是网络信息很多,多不代表多元,多可能就只是单向的声音。因为你在这点赞一次,它下次不断给你推送你点赞的那个东西。

张仁良教授:我们现在发觉小孩子,他接触的媒体,他这个群体,就是同声同气的小朋友在一块,其他的他不听。所以很多、很多不同的信息,他们就选他们喜欢听的来相信,所以偏听的、偏信的作用是越来越严重。

曾瀞漪小姐:从教育大学来说的话,如何让学生们真的可以做到不偏听、不偏信?信息源很重要。但信息源的判断正确是不是值得去用,这个事情对你们现在的教育来说,是不是很重要的工作?

张仁良教授:是,对我们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真的,因为有的时候,我们可以教学生在学校怎么去应对、应付社交媒体。如果他们听完以后,回家自己上网的话,在家里怎么去做,是另外一回事。而且他们有选择性的,选他们同声同气的小朋友在一块,有的时候在学校我们可以控制,会控制。在家里面、在学校以外的地方,我们就控制不了。所以怎么教好学生去保护自己,也不去欺负其他人,也是个很大的一个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