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仁良教授:生命教育主要是德育培养,希望学生有德有才
佛教

张仁良教授:生命教育主要是德育培养,希望学生有德有才

2021年06月10日 08:53:48
来源:华人佛教

编者按:日前,由香港佛教“此岸-彼岸”弘法会主办的名家对话系列活动在观音讲堂举行。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西方寺方丈宽运法师,香港教育大学校长张仁良教授,凤凰卫视节目主持人曾瀞漪,就“佛教与生命教育”话题展开对话。对话过程中,张仁良教授表示,生命教育,主要是德育的培养,培养他们成为一个好人、有用的人。希望我们的学生都有德有才。

自动播放

曾瀞漪小姐:法师刚刚谈到的,佛法是一个“觉悟的教育”,觉悟的教育就是让人们不要随波逐流。所以在佛陀的指引之下,有“法”来告诉我们这个方法,所以“僧”,像法师这样的“僧”的榜样的力量,就特别重要。

回到我们世俗的教育当中,老师是一个榜样非常重要的力量,问题是现代的社会对老师的要求很多。校长,您的学生要教育出的这些,去教育别人的老师,那么这些老师们要出社会之前,遇到的困难或者是困扰是什么呢?现在社会真的是挺难的,学生很难教。

张仁良教授:我感觉我们当老师,一句话就是“以生命影响生命”,这句话是很重要的。我跟我的学生老是讲,当老师不单单是一个工作,要有一个“心”才可以当老师。当老师是一个很重要的责任。

曾瀞漪小姐:我认为不只是重要,是“神圣”。

张仁良教授:对,“神圣的责任”。所以现在当老师的话,实际上我们整个社会对他的要求、对他的期望是比较高的。

曾瀞漪小姐:正因为一个好的学校、好的老师对于学生的影响,不只是此时此刻当下,还有未来那条路。所以,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的,我如果能够让我的孩子进到好的学校,他认为好的学校,一定是有更好的老师在那里。进了好的学校,如果遇上那么好的老师,我孩子一辈子就会那么顺利了,就会变成人上人、龙上龙、凤上凤了。是不是这样的?

张仁良教授:我感觉“起跑线”,我个人不太认同。因为我的出生地,我的起跑线是很后的。我都没有考过第一,也没有考过十名以内,也没什么压力。可能就是没什么压力,可能没有考得很前,不过也是这样过了。

不过最重要,小孩子要有一点,我感觉是要培养他们的学习,提高他们学习的兴趣。我感觉未来那一代,他们不停的学习能力很重要。因为社会每天在变,如果我们学了一个手艺,学了一门专科,老是不变的话,你的专业,可能未来就没什么用了。所以我感觉就是,英文讲lifelong,learning,每一天在学、不停在学是很重要的。

拿我来做个比喻,我的出身是金融教授,我上一份工作是商学院的院长,我来当教育学院的校长以前,没有上师训的课程,没有培养过任何的老师。所以我当校长那一分钟开始就在学,就去问我的同事“师范”是什么?课程是怎么去弄的。然后到中学、小学,每一次到中学、小学的时候,我就跟中学、小学的同学、老师们去谈,跟他们学。这个很重要,所以当了校长以后还是要学。

曾瀞漪小姐:校长说的这一个终生的学习是一个人最重要的。而成不成功这个事情,不是在于我们刚刚谈到的所谓起跑线比别人要好,比别人要高。终生学习是能够做一个真正的人,也就是我们今天谈到的“生命教育”这个问题。

张仁良教授:我们小的时候有个故事是“龟兔赛跑”,如果起跑线很前的话,如果跑的好慢的话,后面起跑线很后,跑得很快也会跑上来了,所以起步线我觉得是可以打破的。

曾瀞漪小姐:对,我非常赞同。就是今天在起跑线上面,你幼儿园进到很好的幼儿园,你小学念好的小学,并不代表出社会之后能够成功做人。即便是你在某个阶段是人上人,我们所谓的成功人士、所谓的富豪,某个时候,它可能很快就跌下来了。因为他对于生命教育,作为一个人的基本,可能没有那么清楚深刻的认知。

张仁良教授:我们刚刚也提到一点,主持也说到了,“有德有才”这个也是很重要。不过我感觉,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我们希望我们的学生,希望下一代,每个人都是有德有才,这很重要。如果“德”跟“才”两个方面,我个人认为“德”比较重要。希望我们最少每一个学生,我们下一代,每一个德育,做的最少有一个底线,最重要有德。有没有才啊?“才”的话,如果他努力的话,就可以学多一点才能,不努力的话就学少一点,不过这个“德”不可以放弃,这个底线一定要在那里。有德有才,德是比才更重要。

曾瀞漪小姐:现在这个社会,校长您教了那么多老师出来了,您觉得这个社会,现在对于“德”、“才”的认知方面有所转变了吗?您对于推动以中国的历史人物,或者是西方的历史人物,以德为主的这些动漫来教育学生,然后再出来教育那些小孩子。你觉得这个社会观念,对于“德”、“才”之间有没有转变了?

张仁良教授:我希望有吧!譬如说,做个比较简单的比喻,“才”,就是我们在上课,中文、英文、数学、科学,这分数如果学得好的话,你会进好的中学。如果你科目分数高的话,可以进好的大学,可以进一门你比较喜欢的科目。比如说,一些香港的家长,很喜欢、很希望他们的孩子进医学院当医生,所以这是个才吧,专才。不过问题是“德”,所以我们刚刚提到的生命教育,主要是德育的培养,培养他们成为一个好人、有用的人。

曾瀞漪小姐:就是有些人在学校的成绩是很好的,但不代表这个人的德行是很高的。好,我再回到从教育大学本身来说的话,您如何去判断您的学生,这个德育是不错的?我记得以前我们念书的时候,每一年的颁奖会有“德、智、体、群、美”,我是拿德育冠军的。我的德育是一百分以上的。好,我要讲的就是说,从一个就您自己学校本身来说,如何判断学生的德是不错的,有什么评分的标准吗?

张仁良教授:在香港,所有的中、小学他们的目标,就根据你刚刚提到的“德、智、体、群、美”,有一些学校因为有宗教背景的,再加一个“灵”,灵性的灵,有五个到六个的目标。所以总体来讲,香港所有的中、小学,包括幼儿园,他们都朝这个方向去发展,这五个“德、智、体、群、美”。第六个可能是有宗教背景的办学团体,这个就是我们的总体的发展方向。所有的学校都是这样的,不过问题是,怎么去在课程里面表现这五个目标,还是六个目标,它的发展方向,可能那个比重是哪一方面的?

所以我们刚刚提到的,我们的生命教育的希望可以把“灵”的部分,可以推得比较前一点,推广多一点。而且希望再把生命教育的元素,也可以放进其他的学科里面。譬如说,像中文科、英文科、数学科,可能有一个题材也是跟生命教育有关系的。所以如果这样的话,就不是单单一个生命教育一门课,而是把生命教育融入到其他的学科里面。小孩子学中文也可以学到一点生命教育的、德育教育的一个教材,这是我觉得比较理想的。

曾瀞漪小姐:能不能举例,比如说像“自然科学的教育”,它就不是只在实验室里面,它可能到户外去看到大自然,尊重生命,这就是一种生命教育。

张仁良教授:尊重一些环保,爱护大自然、尊重大自然,尊重其他的动物、植物的生命,也是我们生命教育的一环,很重要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