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运法师对话张仁良教授:佛教教育和世俗教育有何不同
佛教

宽运法师对话张仁良教授:佛教教育和世俗教育有何不同

2021年06月07日 09:56:49
来源:华人佛教

编者按:日前,由香港佛教“此岸-彼岸”弘法会主办的名家对话系列活动在观音讲堂举行。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西方寺方丈宽运法师,香港教育大学校长张仁良教授,凤凰卫视节目主持人曾瀞漪,就“佛教与生命教育”话题展开对话。在谈到佛教教育和世俗教育有何不同时,宽运法师表示,在传统文化里,儒家也非常重视教育,这就是一般所说的“世俗教育”。像荀子说“性恶”。孟子说“性善”。孔子说“性相近,习相远”。其实都是改变习气。佛教认为这是“贪、瞋、痴”,就是习气。

自动播放

曾瀞漪小姐:大家好,欢迎来到名家对话系列,我是凤凰卫视主持人曾瀞漪,今天的主题是“佛教与生命教育”。现场嘉宾:宽运法师,西方寺方丈。法师您好!张仁良校长,香港教育大学校长,也是全国政协委员。校长好!

今天我们的主题“佛教与生命教育”,现在大家可能会对佛教的认知,是一个“出世教育”的感觉,如果是一般的教育,仿佛又是“世俗教育”。所以今天一开始,我想请教两位,佛教教育和我们世俗教育,有什么样不同的地方?请法师来告诉我们,您认为有什么不同?

宽运法师:在《礼记》有这么一句话:“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就是一个国家建设以后,必须从教学开始。其实教学也就是教育入手,在我们传统文化里,儒家也非常重视教育,这就一般所说的“世俗教育”。像荀子说“性恶”。孟子说“性善”。孔子说的最好,“性相近,习相远”。其实大家都差不多,这是改变习气。佛教就认为这是“贪、瞋、痴”,这就是习气。当然这有世俗的习气,像很多人“杀、盗、淫、妄、酒”,这都是习气。

其实韩愈说的也很好,他说:“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因为我们不单是传道,这“道”是什么“道”呢?就是一般做人的道理。在儒家里“仁、义、礼、智、信”、“四维八德”,这都是做人的准则,所以儒家很重视传道。因为我们身体受之父母,但是我们人生里还要从事刚才说的“道德教育”、“技能教育”,人需要很多东西。所以传“道”,是“大道”,“大道为公”,这是道德的教育。

儒家里说,首先在道德之上的“言语”,在道德之上的“政事”,在道德之上的“文学”,这都是传道的大道。人生里有很多疑惑,还要“解惑”。我们有很多疑惑,生从何来?生去何方?老从何来?老去何方?病从何来?病去何方?死从何来?死去何方?这都是要了解的。因为出生之时,只是“人之初,性本善”,不一定了解,所以需要老师给我们解疑惑。

当然,“授业”这是技能了,以前(儒家)讲“六艺”,现在我们佛教也有“五明”,“声明、因明、内明、医方明、工巧明”。“内明”最重要,但是技能也很重要,你觉悟了,世俗社会它要生存,还有技能,你要有一技之长。当然佛教也有,在《善生经》里也强调过,他说有五种。老师有五种,学生也有五种,但这个我一会再讲。今天我觉得难得大学校长来到讲堂,因为校长在香港来说,教育大学从事教育。而且我记得2006年的时候,他们学校里就有“心灵教育”,我觉得这都是因缘,我想多点时间给校长。

曾瀞漪小姐:好的,宽运法师这样的谦虚,对于教育者来说,既要有着自己的理念,但谦虚也是教育别人很重要的一个美德。想请教一下张仁良校长,一般来说,我们在生活当中,很重要受到的教育,是要为生活有立足之本,有一个技能之所在,被认为是“世俗教育”。可是现在的教育,可能就不只是单单的,所谓的有一个技能而已。您如何来了解或如何来认知,现在所谓的“世俗教育”,你们的重点又在哪里?

张仁良教授:说重点,一句话就可以描述我们教育的目的,就是我们想培养有德、有才的人。我们可以比较,整个教育系统大概有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社会教育”,就是小孩子看电视,社交媒体,学回来的东西。第二部分是“家庭的教育”,小孩子从家庭,从他的兄弟姐妹,从他的父母亲身上,身教、言教,从家庭学回来的东西。第三个就是“学校的教育”,这主要是从老师、同学学来的。

我们刚刚提到了“生命教育”,“生命教育”可以分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希望可以教导小朋友,我们的小孩子,我们的同学去“认识生命”,还有“生命的价值”。第二,可以辅导小朋友,从他的生命改变、构成里去欣赏生命,去爱护他自己的生命。第三是“尊重生命”,从尊重别人,尊重他的大自然、他的环境,这是欣赏,这是尊重生命。第四是探索,从他的成长过程里,探索他自己要走的路,他的生命要走的路就是探索。我们可以大概分开四个阶段,这个生命教育。

曾瀞漪小姐:不管是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统称起来的,以生命教育为重点,要培养的人是一个德才兼备之人。那么这个过程,你刚刚谈到的,让我想起来,它的核心可能就是认识自己,了解自己,这是非常重要的。也只有透过认识自己、了解自己,才知道生命之可贵,生命的重点之所在。

现在,对大家来说,学校太重要了,我知道你们学校本身有设一个跟宗教心灵有关的课程,当然都是要培育人们对于生命和心灵的重视,您刚刚谈三个部分,我要先请教的是,学校教育如何在这个时代,让学生更加的完善了解生命教育,你们做了哪些?

张仁良教授:我们觉得时代已经变化的很快。在我小的时候,我是小孩子的时候,我们受的教育,很大部分提到了生命教育、德教,很多是从我们父母、兄弟姐妹,从他们身上学回来的。另外我们的社会教育,那个时候我们看电视,也没有那么多社交媒体,看报纸,他们都比较正面的。现在环境也在变了,我们看着社交媒体报导新闻,有的时候小孩子不适宜看得太多。

还有我们的家庭教育,现在我们的家教,第一、兄弟姐妹比较少,他们的互动很少。可能现在他们的父母,也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教导他们的小孩子。所以如果小孩子越来越少的话,现在每个家庭只有一个到两个,父母对他们很宠爱,宠爱的后果就是宠坏。所以现在很多生命教育,我们提到以前从社会、家庭、学校的生命教育,现在有这样的学校,老师的角色是比较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