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出家30多年,年年都做这件事
佛教

她们出家30多年,年年都做这件事

2021年04月30日 16:46:15
来源:华人佛教

这是一座始建于明代的古刹,今天要讲述的故事,和三位比丘尼有关,而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天华尖是太湖县的名山,海拔近900米。名不仅在于山秀,还在于主峰下有座太平庵。太平庵始建于明代,县人皆知,信士甚多。

缘起

太平庵坐落在一个名叫“蟒蛇盘燕窝”之宝地。较高的海拔,优质的土壤,而且面向花亭湖,湖雾时常笼罩,使这里茶叶品质优良,名气响亮。自古,山僧就在这里种茶。

1986年,太湖县政府请来著名茶叶专家陈椽,研制一种名茶,即以天华命名,得名天华谷尖。当年,县长进京,送茶赵朴老。老人家欣然题诗,对故乡茶叶大加褒扬,饱含浓浓乡情。而天华茶,就更受世人青睐了。

文革后,妙愿法师住持该庵,带领弟子体成、体文法师,开辟数亩茶园,以茶接众,以茶兴寺。近年来,寺里盖起了客寮,修通了公路,建起了石头牌坊、太平塔等,师父太累了,积劳成疾,往生而去。体文法师住持,继续种茶、培茶。

这张二十年前的老照片上,前排中间是恒乐师爹,右边是妙愿师父,后排左边是体文法师,中间是体成法师。山中清苦,师父收了多个徒弟,另去的另去,还俗的还俗,只有体成、体文法师坚持了下来。

采茶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山中气候,比山下要慢上一个节气。第二天就是谷雨,山下的茶叶采摘已近尾声,山上的茶叶始发灵苗。

体文法师打算采茶,打电话通知一些居士来帮忙。

四点钟,太平庵的灯就亮了。佛家,法轮先转。四点半,体文、体成法师和两位来帮忙的居士准时到殿,开始早课。

这是一个美丽的春晨,天空泛起胭脂般的红霞。七点左右,一群住在山那边的女居士们专门包车来到寺里帮忙摘茶。他们叫做“献工”,这词好,献工者,献上一个工,表达了对三宝一份敬意,感情色彩远胜于“义工”。

法轮已转,再转食轮。寺里准备了丰富的早餐,体文法师亲自掌勺。饭后,大家欢欢喜喜,跟随两位法师去茶山采茶。

这是一片十几亩地的茶园,在山坡上。除了太平庵的,还有村里的。入春,体文、体成法师和居士们将茶园锄过草。但不施肥,任其自然生长。

大家一边采着茶,一边聊着天,这样的时光是轻松而自在的。虚云老和尚有诗:“山中忙碌有生涯,采罢山椒又采茶。此外别无玄妙事,春风一夜长灵芽。”堪为此日太平庵的真实写照。

平常心是禅。做也平常,思也平常,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想法,这就是禅。这样采下的茶,就是禅茶,这样的日子,就是禅日。而在这庵中,佛菩萨注视下,更添几分禅味。

采下的茶,都暂时摊在大雄宝殿里。匆匆吃过午饭,继续采茶。

制茶

天将黑,居士们匆匆回去。留下几个居士住庵,晚上帮助做茶。只要时间允许,寺里都用手工做茶。重要的,大家都说,手工做的茶味道更好。今天的晚饭吃得早些,吃过饭,洗净大锅,就开始做茶了。

体成师父出家住庵三十多年,年年做茶,是个法师父,也是个茶师父。今夜做茶,由她担任技术指导。第一道工序是杀青。

经过杀青的茶叶,马上进行揉捻,然后就是烘焙。烘篮下的炭火烧得旺旺,驱走山上暮春之夜的寒气。烘篮的茶叶必须及时翻动,以免烤焦。空气里,弥漫着浓郁的茶香。而在山寺里,这种茶香更加纯粹,少有世间的俗气。深深地吸上几口,清心润肺。

烘焙好的茶叶,最后放到锅里干炒,除去所有的水份。

近十点,第一批干茶终于做好了。无论形、香、色,算不上一流,却也不错。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劳动的喜悦。接下来,还要做第二批,而明早,师父们仍得四点起床做早课。这就是寺院的生活,绝对没有俗人想象的轻闲无事。而师父们,正是在这种自我约束、折磨中,去完成他们的修行。

接下来的几天,庵里都要请居士们来帮忙采茶、制茶。而居士们,也乐于来做“献工”。每年,太平庵也就出产一百多斤干茶。茶叶一般不卖,主要送人,广结善缘。

泡茶

茶好,还得水好呀。太平庵附近,多山泉。其中有龙泉,终年喷涌,且水量丰富。据云旧时,旱年,人们来天华尖取龙泉水祈雨,雨必至。以龙泉水,泡太平庵茶,别有清香,令人回味。此茶只应庵中有,人间能得几回尝。

乡人余传明写来一匾:“人间芳菲尽,天华灵芽发。不到天华庵,未饮太湖茶。”太湖茶自古有名,被陆羽写进《茶经》。然而,不到太平庵,不得龙泉水,你都算不上喝过了太湖茶呀。

体文师父有个想法:把太平庵一带好好规划一下,建成景观茶园。在茶园中,建一座茶楼,引来龙泉之水,备好太平庵茶,等你来,喝一碗好茶,愿你去,过一生太平。

作者:余世磊

摄影:甘李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