套路满满的社会,李家杰博士用佛教方法教你如何自在生命
佛教

套路满满的社会,李家杰博士用佛教方法教你如何自在生命

2021年04月30日 15:29:32
来源:华人佛教

编者按:日前,由香港佛教“此岸-彼岸”弘法会主办的名家对话系列活动在观音讲堂举行。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西方寺方丈宽运法师就“喜悦人生·自在生命”话题,对话了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李家杰珍惜生命基金”创办人李家杰博士,对话过程中,李家杰博士谈到,人要懂得选择。因为我们有好的、有坏的,你是一个善的种子,还是一个恶的种子,还是一个无记的种子。我们要“自在生命”,要了解自己身体的构造,知道自己的身体构造,知道这个世界怎么样的套路,不要掉进去,然后就可以慢慢自在。

自动播放

李家杰博士:为什么很多走在路上的男人,没钱的,他不高兴?为什么他不高兴?其实我想就是,不高兴的人不自在,这个自在与不自在,我们怎么去判断它是自在的、还是不自在的呢?

“三十七助道品”里,首先告诉我们“四念处”,“四念处”是什么?四个东西,我们要常常观身、观受,感受的受;观心、观法。但是这四个东西怎么观呢?首先说说我的理解,观身,观身不净,怎么不净呢?我们人类什么地方来的?我们是进化而来的。50万年前人类是猴子,猿猴的一种,某种原因,在众多的猿猴里,只有我们人类进化出来了。

50万年前,进化到今天,我们身体里是含有一种什么呢?猴子的DNA。我们跟猴子的DNA、跟猿类DNA只有百分之二的分比,就是98%是猴子。

当我们是野兽的时候,还没有开发我们的脑袋,猴子还没有开发牠大脑的时候,牠怎么生存的呢?动物生存必须具备两个条件,不然牠会绝种,第一个条件就是懂得去找吃的。第二种牠会繁殖,生下一代。如果这两种,牠是非常薄弱的,牠就绝种了。例如熊猫,熊猫如果没有我们保护牠,绝种了。熊猫吃饱啥都不做,就躺在地上,碰到猛兽把牠吃了。碰到天气不好,牠又没吃的了,牠也死了。但是像猴子,他懂得去囤食物。我们不是听过很多故事吗?猴子跑得很远的地方看到椰子,腋窝里夹着两个椰子,大腿中间夹一个椰子,最后牠走不动了。

牠知道资源的重要,牠凭什么知道资源的重要呢?是牠大脑告诉牠资源重要吗?不是,大脑不会告诉牠资源重要。其实从进化里头,牠大脑就有给牠一个化学的指令。化学指令不是语言的指令,这是化学指令,这种化学的指令,令他获取椰子、香蕉,他就会快乐。

这个时间,身体牠得到,牠看到椰子、看到香蕉,牠就得到多巴胺,这个就是我们内分泌荷尔蒙,多巴胺作为开心,当猴子吃饱的时候,就在树上享受太阳,忽然之间牠感觉闷,发生什么事?哦,猴子的大脑,调整牠,不给牠多巴胺,没有多巴胺,缺多巴胺,牠就感觉闷,闷就怎么样?走下树吧,走下树来就舒服。然后走出去,看到香蕉就开心了,这个就获取资源。

因此,我们就知道原来猴子,牠是受什么呢?猴子在树上面,牠为什么跑到下面、跑下树来了?是因为牠突然间感觉闷,感觉闷的原因,就是大脑把牠的多巴胺关掉了,牠就感觉闷,就跑下来。然后去找找东西,找到椰子、香蕉,牠就很高兴,很开心了。牠的多巴胺又来了,大脑是利用化学来控制猴子的行为,这样的猴子就火了。

同样的,猴子去交配、去繁殖,也是大脑出一个叫“苯乙胺”Phenethylamine,不是多巴胺了,是另外一个苯乙胺,苯乙胺是一个怎么感觉呢?苯乙胺很奇怪,苯乙胺是突然之间我们看到,看这个东西眼睛发亮,哇!好美呀!嘭就出来了。这个英文是Phenethylamine,中文叫苯乙胺。其实翻译也很怪,变笨了,因为我们看到的是无缘无故的“痴”,“痴”的元素,我们都愿意出来以后,啊!这个东西我喜欢。问题来了,这个东西,我们很多时候买东西都是,拿回家三天以后,感觉不怎么样了,只是因为没有苯乙胺了。

第一眼看的时候有苯乙胺,所以你看得到。三天以后不出苯乙胺了,为什么不出苯乙胺?因为苯乙胺是驱使你这个大脑。或者说,这个是我们的古老的生存系统。它必须要你看到香蕉、看到椰子,男人看到女人,女人看到壮男,这个时间,他身体产生变化。这个就是我们身体有一个原始的系统,它给你的化学信息是错误的,这种絮乱的信息,但是大家不知道。

大家真的相信了,真的以为我就是喜欢椰子。对不起,你不会喜欢椰子太久,因为没有苯乙胺,你就不会喜欢这个东西了,所以我们要必须记住我们的身体,观身。知道我们自己的身体里是一个不完美的,我们拖住一个50万年前慢慢进化过来,我们的系统还没有更新,我们这种化学信号是絮乱的,常常絮乱。

同样,我们看到的事情是真的吗?不是!是化学的东西。当我们明白这个以后,我们可以做什么不执着。很多人,我非要得到这个事情不可,不可代替吗?一定要香蕉吗?椰子不行吗?其实可以的,因为它只是化学而已。所以我们就“观身”,当我们常常观身,就不会被这个身绑住了,就自在一点。

第二个观受,佛说“观受是苦”,怎么苦呢?我很乐啊!我眼看美色,耳闻美声,这些都是乐。嘴尝味,美味、美食都是乐。怎么说是苦呢?这个又要说到我们的生存系统,生存系统又来搞我们了。他搞什么呢?50万年前猴子靠什么生存呢?牠是靠捡东西生存的,就是采野果。另外一种是什么呢?动物也是捡一些什么昆虫啊,当你没得吃的(时候),什么都要吃一点了。

动物是个食血的兽类,当我们看到一个原野里,作为一个猎人,猎东西的猴子,牠怎么去找东西,牠必定是静下心来,然后耳听八方,眼光视遍原野,心要静下来,看什么东西在动。这个时间牠的大脑发生一件很奇妙的事情,牠把这些不动的东西全删掉,看不到的。只是看到动的,不动的全部不知道,删掉了。为什么他要删掉,这样牠可以精准的,把大脑全部聚焦牠要做的事情上面。

我们的“受”也是一样,他会把我们的“受”删掉,当我们接受到一个感觉的时候,慢慢就没感觉了。身体,我们按下就很舒服。我们去打针,去打疫苗还是预防针,我常常叫护士打针之前打我几下,再打我几下,再用力狠一点,打完以后一针扎下来,我没感觉。我感觉不到真的痛了,因为我的皮肤已经对痛没感觉了。

同样的事情,我们刚才所追求的美色、美声、美味,美丽的触觉,或者是我想得美,我们都会随着得到这个东西以后,没多久就麻木了。这个麻木性怎么出来的呢?它是一个生存系统,如果你不麻木,你没办法干下一件事。你想一下猴子,牠刚吃完香蕉,嘴巴还有香蕉的残渣在嘴巴内甜甜的,牠怎么去狩猎了?牠怎么去拣别的了?牠在享受这个香蕉的美味。

所以我们读书的时候,很聚精会神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我们睡着的时候,也听不到旁边人在讲话。它自动把我删掉。这个系统叫做“烦恼”,我们追求的一切美丽境界都会被删掉。你怎么追?你追多少它删多少,所以我们要明白自己的系统有个缺憾。但是也有一个好处,一个刀两边的不好,但是也有好啊,好是什么?痛苦我也会麻木的。我也会适应,这个适应的能力,你会麻木的,痛苦也依然不记得。我们可以利用这个东西,对付上面的“观身”,观身里说,身体里面教我们这个系统追资源,获取资源。然后繁殖。

当你知道你的身体推你去抓资源,推你去搞繁殖,不是我真的想要啊!是系统问题,犯了错乱。我用我的“受”,“观受”,我知道我的受慢慢会麻木的,我忍一下,它就会不见了。因为它推动你的是用化学,这种化学慢慢就会没有了。好像我们吃药只有4个小时,我们吃这个止痛药只有4个小时,4个小时之后就没有了。你忍得过这4个小时,它没感觉了,它再推不动了。所以你用“观受”来对付你的系统,这个身不净。

第三就是“观心”,观心的无常。“观心无常”,心里头很麻烦,心里头是怎么呢?就是不停的开心、不停的不开心,开心也不知道为什么开心,不开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不开心。它突然而来,突然而去。它来来去去、反反复复。但是我们人生所有的行为是怎么产生的?都是跟着我们走心啊!我们老是说走心、走心,我们行为走心。你行为推你去吗?你的心,但是你的心是乱走的,那你的行为也是乱走的。所以我们要了解,不要被这个心绑住,就不自在啊!那个脑系统来绑住你乱跑。

最后就是“观法”了,这个就比较复杂。观身、观受、观心这三个东西都是身体的,“观法”它是虚的,不实在的。“法”是什么呢?有两种法,有一种“实法”比较实吧,就好像地心引力是一个实法,我们人要呼吸的,是一种实法,你很难离开它。除非你有非常、非常高的“工巧明”,你可以把它改变,不然的话,基本上很难动它。

比较实在的话,当然有很多虚的法,什么叫“虚的法”?虚的法是什么呢?比方是婚姻,刚才说到婚姻,不同地方的婚姻有不同的方法。这个是虚的,因为它不定的,你很难搞。另外一种法就更虚了,股票的价格虚到爆了,它根本不反映这个公司里的好与不好,它就乱搞,它浮动,每天在乱浮动,这种就更虚了。

我们人生里,就是在这个社会里拼命,很多人都搞这个虚的法出来。例如“比特币”,比特币是全部虚假的,为什么搞这种虚的法出来?要套住对方,用假法来套对方。例如是什么呢?最简单,我们可以时尚,时尚工业、时尚衣服吧,我们春季衣服的款式上市了,然后又秋季的款式上市了,然后你就买呗。叫你拼命去买、买、买。买回来怎么样啊?三个月以后,你穿的过时了,你真土,是吗?衣服是有土与不土的哦,过时了。

我说大和尚最不过时,几百年的古装衣服,那就是大和尚不受这种法影响,你受这种法影响。分别是什么?你就要花很多钱,大和尚不用花钱。你花很多钱,你花的钱,用你的生命去换,去买一些完全没有用的东西。它的用途只是说,你们这一堆人认为这个就叫时尚,你就要花生命了,但是你只要跳出去这个法。我不认为,我就可以穿古装,这个法就是把我们困住。

这个世界上的经济其实是在做什么呢?绝大部分都是在经营“五毒”,推“五毒”,推贪、瞋、痴、慢、疑,为什么我这样说呢?其实这个世界很多东西是我们不需要的。我们需要这么多衣服吗?不需要。我们需要这么多手机吗?不需要。我们需要这么多汽车吗?不需要。根本不需要的,为什么弄这么多出来?就是因为有些人想多赚一点钱,所以设计套路把你套住。这个套路就叫做“时尚”,这个套路就叫做“地位”,这个套路就叫做“名誉”。

你把这些法全部听进去,为什么你会听进去呢?因为你不是老虎。丛林里弱的合群,强的独行。从来不见北极熊一群,不需要。弱小的,那种海鹰,包括狼也是一群。当你在群居,有些猴子是群居的,天性是群居的,我们很介意自己,我在这个群里我是老几啊!因为它里头有规矩,老大是先吃,老二第二吃,最后一个就只有舔骨头了。所以我必须在我的群体里头,起码是中上吧。还有我跑到别的猴子群里头,我装是老大,我就受到老大的礼遇。

所以,很多时候“装身”很重要,这个社会“装身”很重要。但是有一些老虎,人中龙凤,他自在人生,因为他是老虎。“法”我来定,“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其实我认为,你看马斯克这样的人,马云这样的人,我认为这样就是了。我改动这个世界,我带动世界,他们没有潮流,没有东西可以绑得住他的。因为他自己在画自己的世界,“五蕴悉从生”。“五蕴悉从生”就是他说你好,你就是好。他说你是坏人,你就是坏人,他画出来的。

这个“五蕴”色、受、想、行、识,是他认为的,“无法而不造”。他里头可以圆满的创造出他自己的世界,马斯克的世界,马云的世界。你们活在我的世界,好像阿弥陀佛做了一个西方极乐世界给我们活,我们人就要一路进化上去,不要被这些东西绑住。绑住我们的,就是我们几十万年前的,这种老化了,都还没有进化的系统绑住我们的身。所以我们观身不净、观受是苦、观心无常,然后知道我自己。对外,别听人家的法,好好想,你这一生短短几十年你想要什么?你想做到什么?

我要讲一个小故事,我小时候在英国念书的时候,大学每天晚上做完功课,10点半,我就走出去散步了。就没隔天,对面大学门口有个圣堂,后面有个坟场,我就跑去坟场,一个人我很害怕,我不是考验自己,我就跟那个坟头说,哥们别出来吓我,不好意思我来打扰,因为这里最清净,只有来到这个地方,我才感觉到人是会死的。人真的会死,我看到你们一个一个坟,感觉自己可能只有几十年的命了。

我当时19岁,我在想我一生要干什么呢?我看着月亮、看着星星,我在想,晚上很快我就要躺下来了,时间不多了,要干什么?我这一生,我不能什么都干,什么都要是不可能的。然后我看着坟头,坟头不是有墓志铭吗?很多人会写一些事,我就看叫什么名字。我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啊!没有了。那一生就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吗?没有别的了。

再看看旁边一个男的,什么都没有,就是几年生,几年殁,下面呢?没有。这个时间我就想,很苍白啊,我希望你们的一生,当时是真的品过这个世界的味道吧,就是真正的品到生活,很快乐的愉快的一生。当时小的时候认为愉快人生是很重要的,后来发现不是这样,原来我们的这个愉快人生,只是一个化学的。他自己的乱搞,升升降降,后来慢慢长大,难道我一生,我就不能干点别的吗?但是又很难。

如果我克制自己,完全不理它,看都不看这个自己,拼命去干事情,那你就有很大的压力了,所以后来就慢慢明白了,我们必须要学一个什么呢?打坐。我们佛教里头就有呼吸法,释迦牟尼佛教我们,打坐其实是练一个呼吸法,这个“安那般那”,呼吸法的时候,当我们留意自己很缓慢的呼吸,气息上去鼻窦的时候,身体就慢慢会产生有一种荷尔蒙,这种叫“血清素”。

血清素是一个很奇妙的东西,当自己的心跳得很快的时候,比如很惊慌、很害怕,或者是疯狂,就是疯狂的开心,疯狂的恐惧,我们靠什么降下来呢?靠血清素。但是当我们很忧郁的时候,没动力,什么都没有,很难受的时候,沉下去的时候,这个血清素又可以把我们提回中间,所以血清素是两头的。

当我们常常每天去打坐,我们就得用血清素来调和自己多巴胺的不足,或者多巴胺太多。还有一种恐慌,恐慌的肾上腺素太多,还是不足,不足就没有动力了。Cortisol“皮质醇”就没有动力了,所以打坐是非常重要的。通过打坐,调和自己不舒服的心。所以刚才说,身体里头有三个,就是观身、观受、观心。

心里头不舒服的时候,你可以打坐,你的身体里受到老系统影响自己不爽,你可以打坐,可以克服它。然后心理上不要中人家的套路。现在很多时候说“不忘初心”,什么“初心”?很多人发错了这个初心。

我们如果看过人家开赛车,哇!这个F1赛车,我要当赛车手,这个初心会死的。所以我们要懂得“择法”,这个就是“三十七助道品”里头的“七菩提分”,我们要“择法菩提分”,懂得选择。因为我们有好的、有坏的,有因果的性,你是一个善的种子,还是个恶的种子,还是一个无记的种子?无记的种子是白搞嘛!这个是择法。

然后“择法菩提分”,还有一个“舍菩提分”,要懂得舍,所以这个是我跟大家分享,我们要“自在生命”,要了解自己身体的构造,要“内明”,知道自己身体构造,也知道这个世界怎么的套路,不要掉进去,然后就可以慢慢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