唁电里的追思:佛教界集体追忆“半个多世纪的老朋友”
佛教

唁电里的追思:佛教界集体追忆“半个多世纪的老朋友”

2021年02月19日 19:59:41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黄心川先生

著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黄心川研究员于2021年2月10日上午11点33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

黄心川先生是当代著名的东方哲学家、印度哲学家、宗教学家及佛学家,德行高远,治学严谨,著述等身,成就卓越,享誉海外。

他在繁忙的科研工作和教学活动中,积极支持佛教教育事业、佛教学术活动和佛教文化建设,与佛教界结下深厚的友谊。

黄心川逝世后,各方唁电纷至沓来,其中有很多来自佛教机构、道场、法师。

在这些唁电中,包含着佛教界对黄心川先生满满的追忆。

1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国佛学院成立之初,黄心川先生即在学院授课讲学,为佛教的学术研究、人才培养、文化传承、国际交流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中国佛教协会在唁电中指出:

“(黄心川先生是)教内外共同敬仰的学术前辈,是佛教界半个多世纪的老朋友”

“黄心川先生长期关心支持本会工作,我会同仁无不感恩铭念”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深圳弘法寺方丈印顺法师的唁电以“挚友:印顺”署名,他在唁电中说:

“惊闻老爷子往生,吾内心哀痛,遥愿心川仁者花开见佛满虚空,定生安养奉金仙。”

中国佛学院在唁电中说:

“他(黄心川)的辞世,使佛教教育事业失去一位慈悲呵护的长者,更让佛教学术事业失去一位年高德劭的导师。”

黄心川先生在中国佛学院的出家人学生,早已遍布世界各地。美国新洲福慧寺住持超烦法师,便是其中之一。

超烦法师学成之后,赴美国弘法。二十年前,黄老到美国进行国际友好访问和交流,听说自己的一位出家学生,在美国新州创立了福慧寺,便专程从纽约搭出租车到福慧寺,与超烦法师交流。

超烦法师的唁电中,还讲述了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

“八十年代初期,佛教在世人的眼里还是社会的异类,黄老为了佛法的光大,提高佛教的社会地位和扭转世人对佛教的价值观,积极配合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在北京发起成立中国第一座佛教研究机构,即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并以社科院学部委员的身份,公开主持佛研所第一届硕士研究生的论文答辩。”

黄心川先生

2

嵩山少林寺是中国禅宗祖庭,黄心川先生曾多次到访少林寺,积极参与指导少林文化研究。

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嵩山少林寺方丈永信法师在唁电中说:

“(黄老)鼓励指导后学对佛学义理的学习,与学界前辈共同倡导‘少林学’研究,为少林文化的弘扬和交流作出了巨大贡献。”

永信法师在唁电中还指出:

“黄老在担任玄奘研究中心主任时,深入挖掘整理河南佛教历史,召开国际学术会议,为河南佛教走向世界起到了积极作用。”

黄心川先生不仅倡导“少林学”研究,还是“法门学”的发起人。

陕西扶风法门寺是关中著名佛教道场,这里供奉着万众朝拜的佛指舍利,黄心川对法门寺也倾注了心血。

法门博物馆在唁电中说:

“先生是法门学的发起人,曾长期担任法门寺博物馆特邀研究员,参加了数次法门寺国际学术研讨会,对我馆的学术研究工作特别是法门寺文化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先生奖掖后学,提携晚进,法门寺博物馆全体同仁对先生鼓励与扶助永远感铭在心!”

黄心川先生

除少林寺、法门寺之外,黄心川先生对很多道场多有帮助。

云居山真如禅寺纯闻法师在唁电中说:

“先生对禅宗文化深有研究,对千年禅宗祖庭云居山真如禅寺的历史与发展颇为关切,曾亲临本寺出席首届虚云禅师佛学思想国际研讨会,并为论文集《巍巍云居 千年真如》作序。先生还为云居山‘国际禅修院’的建设指明方向。”

宁波七塔禅寺住持可祥法师在唁电中说:

“2008年应我们的邀请,先生欣然为《七塔寺人物志》撰写序文,给予此书积极的评价,对撰稿者的辛勤付出予以充分的肯定。同年,我们举办‘都市寺院与和谐社会研讨会’,先生不顾年迈亲临研讨会开幕式并发表特别致辞,对都市寺院的功能与作用,做了精辟而深刻的论述,引人深思。”

2012年10月9日,黄心川先生出席《弘慈广济寺志》编委会成立仪式

3

黄心川先生是当代佛学泰斗,很多法师都曾受教于黄心川先生。

黄梅四祖寺方丈明基法师在唁电中说:

“昔年先师净慧长老亦曾于先生座下受教,获益良多。近年来,先生对‘生活禅’的推广和发展更是给予了无私帮助和大力支持,令人感念与尊崇。”

同为净慧长老弟子的邢台大开元寺住持明憨法师在唁电中说:

“老人家对学界的开创,对教界的扶持,令我们永远感念!”

“你对生活禅的推动,对开元寺的支持,对开元丛书的辛勤付出,铭记在心!”

2013年9月12日,黄心川先生出席“净慧长老与生活禅研讨会”

宏明法师是香港观宗寺住持,他早年任职广东岭东佛学院教务长暨《人海灯》杂志主编时,曾有幸得到黄心川老先生俯允及大力支持。

宏明法师在唁电中特别提到这段经历,并说“而今回想,感铭在心”。

澳门佛教总会副会长、澳门佛教慈善会会长宽静法师在唁电中则说:

“与我而言,逝去的不仅是一位长者,更是我们佛学的向导;离开的不仅是一位亲人,更是我们坚强的依靠。宽静将点灯祈福,诵经回向,祈愿黄老乘愿再来。”

宁波七塔禅寺住持可祥法师在唁电中同样提到:

“末学在北京求学期间,曾多次与静贤法师登门拜望,聆听教诲,先生的音容笑貌,至今历历在目。”

黄心川先生

4

截止发稿,凤凰网佛教已发布黄心川先生唁电七十余条,更多唁电、追思文章,可复制链接https://fo.ifeng.com/c/special/83zhWniHYK8进入浏览器,浏览凤凰网佛教专题《沉痛悼念佛学泰斗黄心川先生》。

2016年4月17日,黄心川先生出席凤凰网佛教和终南山文化研究院联合主办的新媒体论坛《终南山论道:中国式信仰缺了什么》并做主题发言

黄心川先生的逝世不仅是我国学术界的一大损失,也让佛教文化传播领域失去了一位良师益友。

黄心川先生遗体告别仪式于2月20日(正月初九)上午9点,在八宝山殡仪馆梅厅举行,凤凰网佛教工作团队将赴现场送别黄心川先生,并为大家送上现场报道。

在此也祈愿黄心川先生一路走好,乘愿再来!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