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镇小寺院里的比丘尼:养于寺、长于寺、终于寺
佛教

乡镇小寺院里的比丘尼:养于寺、长于寺、终于寺

2021年02月18日 15:34:37
来源:华人佛教

江西庐山东林寺千手观音圣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融历)

江西庐山东林寺千手观音圣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融历)

慧海公益、凤凰网佛教在公益行动中,会深入到县市乡镇,深度调研佛教寺院现状和真实需求。

慧海公益2021年1月启动的“千寺健康驿站公益行动”,得到了合肥市佛教协会的支持,在合肥市佛教协会会长圆藏法师的精心安排下,慈航医疗箱送到了合肥所辖各县区的40家寺院。

在此过程中,慧海公益爱心使者深入合肥市肥东县的定光寺,记录了定光寺两代出家人的故事。

定光寺是合肥市肥东县的千年古寺,以供奉“定光古佛”得名,现在寺院内还供奉有一尊比丘尼肉身舍利。

慧明法师是定光寺现任住持。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三岁的慧明法师被妙性师太领养到定光寺,她不仅亲身经历了定光寺的毁与建,也见证了妙性师太成就“肉身菩萨”。

出家前的慧明法师曾一边工作,一边在奉养和照顾定光寺两位老师太,她的一句:“我是老师太养大的,我要报恩啊”令人落泪。

妙性师太在混乱的年代初心不改,从未中断修行,临终预知时至,成就肉身舍利,让人感受信仰力量的不可思议。

慧明法师和妙性师太都是在三岁因被收养来到定光寺,她们养于寺,又长于寺。这既是妙性师太、慧明法师的故事,也是无数个乡镇小寺院历经艰辛、薪火相继的故事。

妙性师太尊容(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妙性师太尊容(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文/倪照清

这是“慧海公益慈航万里行”活动第二次走进合肥市肥东县的定光寺。

自动播放

慈航医疗箱送抵合肥肥东定光寺

据古著“续修庐州府志”记载,定光寺因供奉定光古佛得名,古名定光院,于唐朝天佑年间建寺,铸铁佛三像,铁罗汉十八尊。

如今的定光寺隐藏在一片居民社区中,天王殿、大雄宝殿于近年重新修建,除了供奉定光古佛,大雄宝殿内还供奉着一尊比丘尼“肉身菩萨”。

定光寺大雄宝殿西侧,供奉妙性师太真身舍利(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定光寺大雄宝殿西侧,供奉妙性师太真身舍利(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肉身菩萨”即全身舍利。

《金梵明经》载:“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

留下肉身不腐、容貌如生的全身舍利已是难得,而由比丘尼坐化的全身舍利则更为罕见。

上次中秋供僧我们来去匆匆,住持慧明法师一直为没有让我们喝上一杯水而自责,这次特意准备了茶水点心。

而我们也为上次行程匆忙未能了解定光寺“肉身菩萨”的故事而遗憾。

进了屋,慧明法师一边招待我们喝茶,一边就和我们讲起“老师太“的故事。

慧明法师口中的“老师太“就是定光寺供奉的“肉身菩萨”——妙性师太。

妙性师太祖籍扬州,自幼被肥东一王姓人家收养,三岁起便随王姓姑妈一起入定光寺(当时叫“定光庵”)修行,养于庵,长于庵,与定光寺结下了八十年的不解之缘。

妙性师太年轻时在定光寺与师兄弟们的合影。妙性师太回忆,定光寺出家人最多达20余人,但几经战乱,到解放后,只剩她和师兄两位比丘尼(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妙性师太年轻时在定光寺与师兄弟们的合影。妙性师太回忆,定光寺出家人最多达20余人,但几经战乱,到解放后,只剩她和师兄两位比丘尼(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时光常常在不经意间走出相似的轮回,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三岁的慧明法师被妙性师太领养到定光寺,她是孤儿,幼时所有的记忆都是从定光寺开始的。

在记忆里,定光寺已有些破败和萧条,大雄宝殿殿门紧闭,两侧的厢房也进住了人家和单位。

妙性师太年近40岁时,还有一位比她更年长一些的师太,慧明法师称她为“大师父”。

两位师太带着她挤在寺院角落的三间房子里,每日除了课诵修行,还要犁田耙地,和生产队里的人一样挣工分换粮食,勉强可以饱腹。

慧明法师向我们讲诉妙性老师太的故事,法师和妙性师太都是在三岁因被收养来到定光寺,养于寺、长于寺(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慧明法师向我们讲诉妙性老师太的故事,法师和妙性师太都是在三岁因被收养来到定光寺,养于寺、长于寺(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妙性师太与人为善,从不与人争执,又会女工刺绣,遇乡邻婚嫁常常帮忙做绣品,日子过得虽然勤苦,但也没有多少人为难她们。

慧明法师看着茶几上摆的坚果、点心,感叹地说:“那时候过年哪里见过这些东西哟?没有香火,没有供养,现在这样的日子当时真是想都不敢想。”

最艰难的日子到了,慧明法师记得那一天,大雄宝殿紧闭的门打开了,她远远望见殿堂内有三尊佛像,那是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见到那三尊大佛,那也是她第一次看到老师太眼中含着泪水,老定光寺的一切都化做一片尘埃了。

寺院没有了,考虑到两位老师太的实际情况,当地部门给办了五保户,但那个年代不工作领口粮也要受人奚落,性格刚强的妙性师太总是让慧明法师去领,那是她们最难堪的时刻。

慧明法师觉得自己到了能工作的年纪,便请妙性师太申请,退了五保户,为她落实工作,来供养两位老师太。

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慧明法师一边工作,一边在家中奉养和照顾两位老师太,两位老师太的修行从未中断。

这些付出,慧明法师认为理所应当,她说:“我是老师太养大的,我要报恩啊!”

因生活所迫,慧明法师进入社会工作,奉养两位师太。图为工作期间,还是居士的慧明法师与妙性师太合影(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因生活所迫,慧明法师进入社会工作,奉养两位师太。图为工作期间,还是居士的慧明法师与妙性师太合影(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我要报恩啊!”是慧明法师常常提起的一句话。

走入社会工作奉养两位老师太是报恩,倾其所有协助妙性师太恢复定光寺是报恩,接过妙性师太的衣钵出家让定光寺香火相继也是报恩。

“这是妙性师太的恩,这是定光寺的恩,这更是三宝的恩。”

改革开放恢复宗教政策后,妙性师太恢复定光寺的心情十分迫切,她已年愈古稀,“大师父”也已圆寂,慧明法师这个时候才知道,在她印象中几乎不出门见外人的妙性师太,居然认识妙安长老。

妙安长老是安徽地区有名的高僧,上世纪80年代初被请至合肥市主持佛教工作,在妙安长老的协调下,定光寺终于批复重建。

定光寺建寺于唐代天佑年间,有1200多年历史,原名定光院,后名定光庵、定光寺,以供奉定光古佛而得名,图为定光寺供奉的定光古佛(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定光寺建寺于唐代天佑年间,有1200多年历史,原名定光院,后名定光庵、定光寺,以供奉定光古佛而得名,图为定光寺供奉的定光古佛(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妙性师太和慧明法师倾其所有,又在妙安长老和周围信众的帮助下,盖起了三间半瓦房的殿堂和房舍,虽然简陋,但漂泊多年,师徒两人终于又回“家“了。

周围的信众来了,老师太为他们答疑解惑,邻里之间不信佛的人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也愿意找老师太来聊一聊,妙性师太总是随机说法,劝人行善,更是常常告诫大众“但受过去报,不结将来因”。

跟着老师太念佛坐禅、修行课诵的弟子们多了,寺院也有了一些香火,但寺院安排完信众的斋饭伙食,日子过得依旧拮据,重建大雄宝殿的日子也遥遥无期。

经济紧张的时候,慧明法师也烦恼过,妙性师太总是劝诫她:”穷也欣然,富也欣然;慈悲喜舍多安乐,名闻利养害道心!“

妙性师太圆寂前预知时至,她告诉慧明法师,大年三十夜里或是初一凌晨就要走了。

2002年的正月初一弥勒菩萨圣诞,凌晨三点妙性师太圆寂。慧明法师按照妙性师太的嘱咐为师太坐缸。

抬缸上山那天恰逢正月初六定光古佛圣诞,那一天山上白雾弥漫,师太缸落下时,阳光普照,白雾散尽。

师太七尽之日,又逢观世音菩萨诞辰。当地风俗正月不开工,抬缸上山时,为了缸体稳固,将缸埋入地下一尺多。等到开春,才在缸上面搭起一间小屋遮风避雨。

妙性师太圆寂后,慧明法师和师太的在家弟子们的合影,当时定光寺内只有慧明法师一名比丘尼(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妙性师太圆寂后,慧明法师和师太的在家弟子们的合影,当时定光寺内只有慧明法师一名比丘尼(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妙性师太圆寂一年半后,慧明法师做了一个梦,梦见妙性师坐在供桌上,对她说“两年之后接我回家”。

梦中的慧明法师懵懂接话:“回来我给你做饭。”

妙性师太没答话,笑着下了供桌径直走出殿外去了......

这个梦慧明法师埋在心里,不敢对任何人说。

当初老师太坐缸时,没有经验很多规矩都不懂。后来遇到九华山的人,谈起当地圆寂法师坐缸的情形时,才知道坐缸时要穿单衣,而师太是穿着厚厚的棉衣坐缸,慧明法师还给师太套了一件棉大褂,戴上她平日戴的毛线帽子。坐缸前,缸底要放一层石灰,一层木碳,坐缸后还要在缸内填充碾碎的木炭、檀香等,而当时弟子们都是一知半解,只买了大块的木碳直接塞入缸中,石灰香料则根本没有。

妙性师太圆寂三年半后,这次为了慎重起见,她特意找寻了九华山当地有坐缸经验的老师傅来“开缸”。

见了埋在地下小半截的缸,老师傅直摇头,别人的缸还要在土上抬高半截,你们怎么还埋下去了呢?

慧明法师有些慌,等掀开缸上的盖子,看到她给师太戴的那顶毛线帽子,师太的头发已经钻出毛线帽寸把长了.....她的心定了,师父说要回来就一定会回来。

妙性师太坐化使用的缸,如今也供奉在大殿角落(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妙性师太坐化使用的缸,如今也供奉在大殿角落(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妙性师太出缸时,全身完整,面容安详,更神奇的是师太双腿从坐缸时的单盘已经变成双盘。

忙乱之中,不知是谁推了慧明法师一把“还不快回去给你师父做饭,接师父回家啦!”

慧明法师记不清自己奔下山那一路是哭还是笑,说不出心中是喜还是悲,想着二年前那个梦,想着和师父相伴近五十年的点滴,这一顿饭她做得百感交集…….

有了“肉身菩萨”的庇佑,定光寺终于建起了大雄宝殿、天王殿,两侧修建了厢房,依稀又有了慧明法师儿时记忆中的样子。

重新修建的定光寺大雄宝殿(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重新修建的定光寺大雄宝殿(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疫情前,寺院里住着20多位老人,在寺院里修行安养。因为疫情,寺院联系老人们的家属将他们接回家。但现在仍有小部分家中无人照顾的老人留在寺院,年纪最大的已经100岁了。

提起寺院中供奉的“肉身菩萨”,老人们和慧明法师一样,亲切地称呼“老师太”,她们记得老师太讲过的话,老师太做过的事情,讲的人滔滔不绝,听的人津津有味。

定光寺智修法师接收肥东地区的医疗箱,她会帮我们将医疗箱送至肥东各寺院(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定光寺智修法师接收肥东地区的医疗箱,她会帮我们将医疗箱送至肥东各寺院(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合影留念(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合影留念(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慧明法师今年已经69岁,还操持寺院的事务,她收了两个徒弟,如今智修法师已经可以帮她分担不少琐事。

重新修建的大雄宝殿内供奉着定光古佛,定光寺在1000多年建寺时以供奉定光古光得名,1000多年后妙性师太圆寂坐缸,上山那天又恰逢正月初六定光古佛圣诞,慧明法师将妙性法师的真身供奉在定光古佛的西侧。

《无量寿经》谓过去久远劫,锭光如来出世,教化众生。这是定光寺肉身菩萨的故事,也是无数个乡镇小寺院历经艰辛、薪火相继的故事。

截止至2012年,我国三大语系佛教活动场所有3.3万余座,僧尼约24万人。

在三万多所寺院中,名山只不过寥寥几处,名刹不过百余家。而定光寺,无疑是中国千千万万座乡镇小寺院的缩影。

《法华经》讲:“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南无佛,皆共成佛道。”

哪怕一座乡野小庙,哪怕再破旧的佛堂,只要有佛菩萨的形象,有出家人的常住,就有佛法的流布,就能守护一方百姓佛法的善根。总有一天,这善根会发芽,会成熟。

凤凰网佛教、慧海公益因一直在关注偏远地区小庙,也一直在推动关注偏远地区寺院、法师的僧伽医养计划。我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帮助偏远地区寺院、法师。

“让这群最善良、最质朴的群体,能够安心办道”,不正是我们佛弟子的心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