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剑鍠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
佛教

陈剑鍠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

2020年11月30日 13:16:39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编者按:2020年11月7日至2021年1月9日,由香港孔教学院、香港佛教联合会、香港道教联合会支持,香港宝莲禅寺、香港西方寺、香港菩提学会、香港佛教“此岸-彼岸”弘法会、香港观音讲堂协办,凤凰网佛教、凤凰网国学媒体协办,旭日慈善基金、安达国际赞助支持的第六届观音文化节佛教文化讲座在香港葵涌观音堂举行。佛教文化讲座的主题为“慈悲的力量,‘疫’境当自强”。11月21日,香港中文大学人间佛教研究中心主任陈剑鍠登坛开讲,这是香港第六届观音文化节系列讲座佛教文化讲座的第三场演讲。陈剑鍠教授演讲的主题为《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

以下为演讲文字实录:

(为方便网友阅读查找,凤凰网编辑根据演讲内容添加了引导小标题)

主持人曾瀞漪: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凤凰卫视主持人曾瀞漪。欢迎各位来参加2020第六届观音文化节佛教文化讲座,今天是第三场。

在这一系列的讲座当中,我们是从11月初开始的,围绕的是在新冠疫情之下,环境的变化对我们人生的影响,我们借此探讨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今天站在这里的时候,各位有没有一点点的焦虑,有没有一点点的害怕,比我们前两场的时候站在这里,听在这里的时候更害怕。今天我听到一个数字是香港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初步确诊又增加了45宗,很多人听起来就说,疫情这样下去无日无之,该怎么办?我刚刚上台的时候一直在想着:我的口罩该戴吗?还是应该拿下来,拿下来对大家比较礼貌,带上去好像觉得比较安全,这样的焦虑我相信不只是我一个人而已,我相信对很多的人现在的生活都充满了这样一个焦虑。在这样的过程当中我们常在想,为什么我们目前的生活会面临很多的纠结、焦虑。焦虑从何而来?又如何去解决?

有专家说在疫情之下,这种对人心理产生的压力会持续很长的一段时间,甚至在疫情之后的两三年,都会是心理病的关键时期。我们如何能够走出焦虑;如何在疫情之下找到生命的意义,去提升生命的价值,脱离这种焦虑;我们有什么样的方法可以依靠……

今天在现场我们特别请来的是香港中文大学人间佛教研究中心主任陈剑鍠教授,他跟我们谈一谈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要特别介绍一下陈教授,在前两场我们听过了宽运法师、净因法师的讲座,今天陈陈剑鍠教授要从人间佛教的角度来谈一谈。他对于弥陀净土法门有深刻的研究,近10年更是从经典的研究到近代高僧,像星云大师、圣严法师、印顺导师等人间佛教、人间净土的思想有深入研究,他是两岸四地钻研净土思想深具影响力的学者。热烈掌声欢迎陈剑鍠教授!

陈剑鍠教授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教授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面临困难的时候,需要把心安下来反省一下

陈剑鍠教授:谢谢,宽运大和尚,在座的各位法师、各位大德,下午好!

首先感谢刚才我们曾主持人的介绍,我们现在处在变动不居的情况之下,尤其现在面临新冠肺炎的疫情,人心惶惶,在佛教的立场来讲的话,我大体上会从无常,或是所谓的贪、嗔、痴这三个角度来看。

刚才与曾主持人私底闲聊的时候,她问了我几个问题:现在的人面对新冠疫情,我们该如何去面对它?或者该用什么心态?用什么知识、用什么背景去面对现在所遭遇的困难。我说,如果从佛法的角度来看,不外乎就是无常观。

大家都知道无常,很简单的一件事情,反正一切都是在变动就是无常,乃至于现在对于无常的一个解释。比如说这个人有什么横逆,遭遇什么的困难,无常到来,这个是对无常的衍生意义。

无常的原始意义,就是一种所谓缘起缘灭的一种变动不居的情状,一种状态,它是一个中性的事情的情况,如同我们在讲自因自果,自作自受,或是所谓的自信自负。尤其自作自受这一句话,我们常常会用来骂人家,说你活该;做了什么事情你活该,你自作自受。这个都还是引申意的,自作自受它是中性词,就是我们佛法里面所说的自因自果,因此你自作自受。

在疫情全球肆虐,一场看不见的战争,人类的浩劫,其实我们是这样子去面对这样的疫情,我们的心非常不安。相对的也就是因为我们不安,所以才会走入宗教。其实我们随时都在不安的情况当中,我常常问:不管你是进入基督教、进入天主教、伊斯兰教乃至我们的佛教,请问你为什么要进入宗教呢?因为我们心不安。

各宗各派,各个宗教,他谈的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办法去找到安身立命的处境,因为我们不安,所以我们要进入到宗教里面,想要去求得一个安心的东西。

禅宗初祖达摩跟慧可二祖,慧可去找达摩说我心不安,你可不可以帮我安心。达摩说,你把心拿出来。慧可找不到心在哪里。佛法讲的心不是我们指心脏的这个肉团心,他找不到。达摩说,安心竟,当你找不到的当下 就把你心安好了。

这个“竟”已经完整的帮你安好,这个意思就是说我们本性具足了,我们各自众生的佛性是本自具足的,所以当我们心不安的时候,我们在如此真切的苦难,我们带给人类无比的伤痛,处处都有刻骨铭心的故事在发生着。

我们都知道当时疫情一发生的时候,我们也在关注很多的新闻,武汉封城了,有很多人因为一家人的感染,乃至于剩下一个小孩子,孤苦伶仃,种种的故事都在发生。令人伤痛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串演着。

意大利有一个富豪,因为他的家人全部感染而死亡,他因此而感到人生非常的没有意义。

人生的意义在哪里,他家财万贯,结果他深感人生毫无意义的情况之下,他自己跳楼自杀身亡。所以,现在我们面临这样困难的时候,我们的确需要冷静的把心安下来,好好思考一下,反省一下。反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儒家曾子也说:吾日三省吾身,我们每天都要多反省。反省什么呢?为人谋而不忠乎,传习而不学乎,乃至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也就是说,每天有没有常常地去提醒自己,反省自己,在跟别人交往的时候是否守信;乃至于老师所传授的知识,我们是否有用在实践上面;总而言之,我们时时必须要去反省,反省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是不可或缺的。

但是我们反省了,其实常常不是反省自己的错误,我们在吾日三省吾身的过程当中,我们反省的,我常说,我们都是在反省对方的错,对方是如何地对我不好,或者是说他哪里对我怎么样对不起我,非常地愤怒,整个人几乎要爆炸,充分表现出我们佛教所说的——贪嗔痴三恶毒。

陈剑鍠教授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教授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凡夫所看到的是对错,菩萨所看到的只有因果

我在年轻的时候,读书读到人定胜天这个词,我想这个字每一个人读到的时候,都会让我们感到内心充满了无限力量,而且我们有一种不可一世的觉受,认为这世界上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做不到的,即便是天,我们都可以超越它。所以当时因为年轻人血气方刚,而且心中有种种的理想,那一种舍我其谁、勇往直前的勇气,是非常刚强的,也是值得嘉许。然而年纪渐渐增长,经过岁月的洗礼,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象的这样子。我们有许许多多的无奈,真的没办法就是没办法。为什么没办法?因为凡事都是因缘的问题,如果我们扣紧佛法来讲的话,一切是因缘的问题,但是因缘又是很复杂的事情。其实因缘不是单因单缘,不是乃至于所谓的三因三缘,不是三世因果这么简单的事情。

其实因果关系是多维度的,因缘果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我们也常说,任何一件事情的成就,都是众因众缘所成就的,我想所有的佛教徒都会承认这一件事情,乃至接受这一件事情,那么,如果我们缺单因单缘,任何的事情就无法成就。例如蜘蛛网,蜘蛛网的每一个节点,它跟任何的一个节点,都有关系的,都有关联的,换句话说,任何的一个节点之所以能够被结成,它跟其他的节点,它的支撑点都有密切的关系,每个节点之间是相互衬托的,互相互补互存的,所以这个就是所谓的因果关系。

当然这个还只是从平面的角度去想,如果我们再进一层的,用所谓的立体的空间去想象的话,在这一面蜘蛛网的一个节点,跟任何一面的节点,是不是也都有连带的关系。所以当我们这一个节点要去成立,要去成就,要去它所谓的织网的过程当中,必须要有其他的节点来衬托。

我讲的这还只是三度空间,如果我们进入到人类三度空间看不到的四度空间、五度空间、度空间呢?就是我们讲的过去、现在、未来,乃至于不同维度的,天人的因果,或是说净土的因果,我想那是不同维度的吧,但是那个也一样涵盖在我们现在的节点上。

佛教告诉我们因果不可思议,他的不可思、不可议,道理就是在这里,不是可以用我们的逻辑思辨,我们的名相分析,乃至概念思维等等,如果用这样所谓的概念名相思维的话,这个时候我们的知识性的东西,就会显得很苍白而无力。所以我们必须要从这个立场,不管是三度的或是四度、五度的,多维度的空间去看这一个因果关系。

如果我们今天有这个立场,以这个心态来面对疫情的话,我想比较容易去谈提升我们生命意义的问题。因为其实生命意义的提升,不是知识的问题,我们读再多的书,其实很难去触及到生命的那一个点,也绝对不是刚才所说的逻辑的思辨、名相的思维、概念的分析等等所能做到的。

如果大家接受了这样一个论点,乃至这样的想法已经入心的话,那么你们肯定会继续追问,怎么做才能够提升?这是我们想要的答案。所以我们先给一个简单的答案就是说,如果从佛教的做法:

第一:我们需具备一个所谓的缘起缘灭的正知正见,佛法要的就是要我们证入空性,我们凡夫很难做到。空性是在缘起的当下证入的,所以佛法有一句叫做缘起性空,没有缘起缘灭的当下,就没有空性这个事情,简单讲空性也是假名而立的,但是这个对我们来讲,现在还是语言层次的说明而已。

实际的是你要去实践,要去碰触到内心的那一个点,那一种觉受。在缘起缘灭的当下,去体悟它这个空性,但是我们做不到。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应该要有缘起缘灭的正知正见,我们称它叫作空性见,就是空性的知见,空性的知见就是无常的知见。就像一开始我们用佛法的角度来谈如何面对疫情,如何提升我们生命意义的整个历程的话,我们要从无常观里面去看。时时要有这种所谓的缘起缘灭的知见,这个就是所谓的空性的知见。我们没有证入,但是至少我们要有这种观念,这种想法,去面对我们现在当下所发生的事情。

第二:要实践,在日常生活中去实践,在行、住、坐、卧、当中去实践无常观。其实我们常常生活在二元对立里面,不是对就是错。我曾跟我的学生上课说:在凡夫的眼里有是非、有对错,在菩萨的眼里只有因果。

菩萨看到的是一个缘起缘灭的东西,但是我们众生总是在看高矮胖瘦、贫富贵贱、对错等等这样二元对立的事情。因为我们在二元对立的思维当中,所以我们陷入了痛苦,我们执着了。

我们要回过头,至少我们还没证入空性,我们要有一个所谓缘起缘灭的正知正见,简单讲就是空性见,空性的知见。我们要时时地这样放在心里,如果你是一个佛教徒,你是一个想要在佛教里面修持有所得益的话,你要时时刻刻地把这样的无常观放在我们的心里,不管你修的是任何的宗派,不管是念佛、你是禅修、你是修天台的止观等等,就一定要这样子去面对我们周遭的一切。

陈剑鍠教授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教授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每件事的成功不只取决于付出多少,还需要因缘果报

“人定胜天”是用来鼓励我们努力向上。我年轻的时候读到这一句话,凡事都觉得可以勇敢地、勇猛地向前冲,不会因为某一个小挫折就裹足不前。的确这句话是可以拿来当作我们的座右铭,用来鼓励大家在人生的旅途上面,可以越挫越勇,当然也绝对不是血气方刚可以做到。年轻的时候可以血气方刚,年纪越来越大的时候,在生命的情境里面,了解到原来不是这么一回事,我们常说在失败中累积智慧,在挫折中锻炼意志,但是这一种智慧,这一种意志的呈现是必须有相应的性格,这种性格必须要内化到生命里面来。如果你要从佛教的角度来讲,这个性格可以用所谓的无常观、无常的知见来成为你的性格。这样你才能够发挥出比较永久,耐久的作用力了。

我们常说佛教徒要发慈悲心、要发菩提心、要度众,其实慈悲心或是所谓的菩提心,哪有那么容易就发起来。真正的菩提心,有所谓的初发心菩提、伏心菩提、明心菩提、出到菩提,乃至究竟菩提等等,不同的这种层次次第。

但是,总而言之,所谓的菩提心简单一句话就是:对自己以外的他者是毫无条件地对人家,我们今天对别人做的任何一件事情是没有任何的算计,没有任何的目的,那个才叫作菩提心。要不然我们所做的可能是善行,所修的是人天福报。

菩提心一定要透过训练,透过修持才能够慢慢的增长起来。修持菩提心唯一的条件或者说必备条件让我们的心先调伏下来。

我们今天必须要塑造出这样的一个性格出来,这样的性格我们才能够长久,其实这样的性格内化到我们心里面,是我们的心调柔,我们的心不再骄傲,不再贡高我慢,其实佛法要的就是我们修持,如果我们能把贪嗔痴慢疑弄好的话,应该是可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去面对我们所周遭的困境,因此我们必须要袪除我们的傲慢,佛法叫作贡高我慢。

第一次工业革命到现在有200多年了,乃至于说第三次工业革命、第四次工业革命等等。到现在科技发达、医学发达,让我们人类好像有恃无恐。其实我们不知道,人类能够成就的都是小事,大事的成就唯有在天。中国人讲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只要人可以做的,做到的都是小事,真正的大事不是人可以做成。这一句话虽然讲的很平淡,大家也琅琅上口,但是道破了多少人生的玄机,凡事都有天意,这个天意不是佛法讲的心外求法,外道之法的天意。

人世间的每一件事情的成功,不是只是取决于我们付出了多少努力,而且还需要讲求因缘果报。正所谓人有百算,但是不如天算,上天只要一算,只要一撇,这么一算,就决定我们最后的结果。当然我们要去谋,要谋取,我们要努力,这个是过程,人谋是过程,但是天成是结果;人谋在前,天成是在后。

这个天成在佛法里就是所谓的因缘,如果因缘具足,就能够天成。所以佛法常讲因缘不具足,或者说因缘成熟了,因缘具足了,其实它的道理就是在这里。然而我们要细细地去想,因缘具足是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陈剑鍠教授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教授演讲《如何在“疫”境中提升生命的意义》(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贪嗔痴,就是佛教里面的三毒

我们都知道,即使现在的科学界或是很多科学家在谈的问题,尤其现在流行到量子力学。现在我们眼所见、耳所听、身所处的种种情境只是占宇宙的7%,这个叫做明物质。包括我们的山河大地、日月星辰,我们所看到的那个是明物质,所以科学所研究的就是这些明物质。现在的科学告诉我们太阳系之外有银河系,银河之外有室女星系,室女星系之外有超室女星系,超室女星系之外有长城星系等等,一直不断地出去,乃至到了泡状结构,所以整个宇宙是不断地一直在生成、不断地在扩展,我们地球在这里当中只是一粒微尘,这个佛经早已告诉我们。

我们所看得到的、听得到的、摸得到的是明物质,暗物质占23%,还有70%是不明物体。你看这与宇宙多么浩瀚,乃至于不可思议的事情,有这么的多。我们都知道我们的科学、我们的医学、包括我们大脑大体上可以认识的话,不到百分之八九,顶多十;我们这一颗眼睛,我们的医学现在是多么的进步,对这一颗眼睛的认识也仅多达到百分之十几,有很多很多,太多我们是不明白。

我们的人类是这么的渺小,乃至于我们的地球在这宇宙中是一粒微尘。所以如果我们能够去认识自己的话,乃至于认识自己的不足,不贡高我慢的话,谦卑下来的时候,放下我们的贡高我慢,而不会因为贡高我慢促成我们的无明,我们就能够很清楚地面对我们的周遭环境。所以从这里引到了无明的问题,在佛法里面,众生因为无明而流转生死,在六道里面不断地轮回,这个概念大家都有的。但是问题也就是在这里,我们刚好相反的要如何背尘合觉地去生命提升,关键就是在这里。在破除无明,然后而远离贪嗔痴,去讲戒定慧。

我们的地球在宇宙中只是一个尘埃,佛教的用语是微尘,人类在这宇宙当中其实很渺小,但是我们平常习以为常的,如同他影片里面所说的,习以为常的生活,司空见惯的事情,乃至于笃定信奉的科学。我们在这一刻是不是应该要重新思考,重新去定位一下,这跟我们现在面对疫情,如何提升生命的意义,是不是也需要用同样的方式,来重新定义乃至定位,而去看待他。

生命的意义,尤其我们新冠病毒所产生的疾病死亡,让我们学习停顿;当时经济受挫了;尤其现在还在蔓延着,我们人际之间疏离了等等问题,这个不禁让我们要反省:人活在这世界上的意义是什么?到底人活在这世界上有没有意义?乃至有人直接就说没有意义。

其实有一些人,他在面对新冠疫情的时候,因为经济困顿、物资不足而感到无比的迷茫。不只是香港,全世界各地都是。

这样的众生、这样的朋友,他们其实在面对生命的时候,在这么困顿的情况之下,他会觉得生命有意义,其实人类一直以来都处在非常彷徨无助的情况之下,并且为了延伸而不断地去劳逸,其实人生不易的,因为我们的资源分配是不均的。而且在这娑婆世界,我们的生活环境是非常地不理想。在娑婆世界里面比较理想的,在我们人道里面,就是所谓的北俱芦洲,比较理想的寿命1000岁;我们这里是南阎浮提——寿命100岁、80岁;东胜神州、西牛贺洲各250岁跟500岁。整个的物质是完全不一样的,北俱芦洲所受的生活几乎达到所谓的共产主义的这种思想,即所有的物资都是共产的、都是共有的,所以没有纷争。只要大家物资丰沛的话,就不会有斗争。

但尽管如此,我们在娑婆世界里面的人道——俱芦洲。所以我们在娑婆世界,每天为这个养家糊口,大部分人都非常的劳累,到处都在奔忙,但是人应该要这么忙吗?其实人不应该这么忙,人应该是很悠闲的、很自在的、给自己多一点时间,如同我所说的:在物质不匮乏的情况之下,让自己多一点时间,来静默、来思考生命的意义。

其实,我们整个时代的巨轮,一直不断的往前滚动,让我们没有喘息的时间。我想大家都身同感受,心中有的就是不断的去积累。我们所看到的,或许我们自己不能够去实际的去体证,但是从佛法的角度去看到的是:我们都不断地在积累贪嗔痴,我们因贪而起嗔;贪不得我生气;贪到了怕失去,也生气;所以贪接着而来就嗔,因嗔产生无明,这就是佛教里面讲的三毒。其实这个就是我们的娑婆世界所处的环境。

陈剑鍠教授演讲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教授演讲现场(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人为什么会生气?因为心中有生气的种子

我们环顾这里所处的世界,就是佛教里面讲的娑婆世界,诸佛世界在经典里面讲的是所谓具有五浊:劫浊、见浊、烦恼浊、众生浊、命浊,这样的五浊恶世。劫浊就是人寿命减至三十岁,开始饥馑起了灾疫,减至二十岁;见浊就是我们有邪法,邪见等等,不修善道;烦恼浊是彼此互相因为悭贪而斗争,彼此尔虞我诈,谄曲虚诳;众生浊就是我们不孝敬父母、不尊重师长、不害怕因果报应、不作功德、不持斋戒;命浊就是所谓寿浊,我们现在娑婆世界,目前所谓的成住坏空,我们在“住劫”,“住劫”里面有“增劫”跟“减劫”,我们是在“减劫”的情况下,人寿每100年减1岁,从8万岁减到100岁,这个叫作减劫,减到10岁,再反过来,从10岁每100年增1岁,增到8万岁,这个叫增劫。我们现在就是在一个减劫的情况之下,成住坏空的四大劫,每一大劫有20中劫,我们现在住劫,住劫有增劫和减劫这样一个不同的情况。

我们娑婆世界有很多的无奈,例如刀兵灾难、战争、朝不保夕、寿命短促,包括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新冠肺炎也是一样。中国历代以来,根据史学家的统计,每一个朝代至少都2000起以上的灾难,只是大家时间不长,每天觉得好像没事。因为我们福报太大了,我们没有去面对,好比现在在座的,大家在这里很舒服的,在一个这么庄严的观音讲堂彼此切磋佛法,其实这是很大的福报。在外面颠沛流离的,有一餐没一餐的众生太多太多了。

历代以来大大小小的灾难,中国的每一个朝代至少都2000起以上,水灾、旱涝等等,所以是民不聊生。

当我们去面对灾难的时候,要把心调柔下来,因为对佛教而言,进入佛门就要做一个有修有证的佛教徒。佛教不是让我们只是在这里、求福、求长寿、求婚姻、求健康,那个都不是,那个只是人天乘。

佛法有五乘共法,佛教不是要让我们来满足愿望,佛教是来提升我们的精神,精神的升华。所以在这个时候,如果进入修持的情况的时候,是应该要时时刻刻与佛的智慧跟慈悲相连,就是所谓的行佛所行,跟佛菩萨学习。所以佛教的修行人,第一要务就是要让心调柔下来,要想让心调柔下来的话,各宗各派有他的方法,最简单的还是要有必定的禅修经验或是禅定功夫。心一定下来的时候,你心就自然调柔下来了。

我们常常看到自己不喜欢的人、事、物,并会用自己的习惯、教育、知识等惯性思维来判断外在的一切,其实我们常常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之下陷入了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妖魔化行为中。其实这都是心不调柔所产生的问题,不调柔的意思也就是我执很重,而且有很强的贪嗔痴,但是我们常常在合理化我们自己的贪嗔痴,但这就是一种无明。

举个例子:苏东坡跟佛印禅师在打坐的时候,看不到自己的缺点,佛法讲一切是唯识所变,唯心所现。他们两个在打坐的时候,苏东坡就问佛印禅师,自己坐的样子是不是像一尊佛?佛印说对,非常的庄严。

他就反问,你看我现在的坐姿是什么?苏东坡心想,好,被我逮到机会,我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整他。当禅师反问他,那你看我所坐的姿态像什么?苏东坡回答他,你坐的像一坨屎。佛印禅师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跟他说,阿弥陀佛!

从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因为苏东坡的心不干净,他很得意地回去,遇到他的妹妹苏小妹,我今天把佛印禅师整了一下,结果苏小妹说为什么?他哥哥跟他讲了这个故事之后,她说哥你输得太惨,人家佛印禅师因为心里干净,所以把你看成一尊佛;可是因为你心里不干净,你内心产生的贪嗔痴,所以你把别人看作是一堆牛屎。所以,我们绝对要在这个情况之下去看到自己的心情,包括如何去看到我们周遭的人,乃至于新冠肺炎。

在西方的心理学一样有这样的研究,人为什么会生气?因为心中有生气的种子,当外缘一起来的时候,佛法讲,它的境缘一起来的时候,根、尘、识,六根接触六尘,产生六识。因为你内在因为有因,有那个种子。所以那个境缘一起来的时候,生气了。西方的心理学就是这样,恰恰地跟佛教唯识学所说的种子说一样的,因为我们在阿赖耶识里面有这样的种子。所以在缘起的情况之下,我们表现出来,所以生气。其实是因为我们心中有这样的种子,种子在我们的阿赖耶识里,当外在的境缘现前的时候,因跟缘结合在一起,产生这个结果。

我讲这个故事的道理是想告诉大家:我们今天有新冠肺炎,其实是我们众生共业来的,从佛法讲的因缘果报来讲,是因为我们有种那个因,所以我们成这样的果。既然做这样的果的时候,我们就应该坦然去面对它。在众生眼前看到的只有是非对错,在菩萨的心里所看到的只有因果。因为因果不过就是每一件事情,每一件事情所呈现出来的样貌,所以要用本心去面对它。

如果我们在面对新冠疫情的时候,虽然我们遭遇到种种的困顿,不管是经济上的,人际上的疏离,但是如果我们用一种所谓的佛教因缘的,缘起缘灭的无常观去面对的话,我想应该可以更加的有智慧去操控它,去超越它。在超越的过程当中,我们生命的意义就可以提升出来。我今天就跟各位做简短的报告到此,谢谢各位!

陈剑鍠教授与宽运大和尚、曾瀞漪等合影留念(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陈剑鍠教授与宽运大和尚、曾瀞漪等合影留念(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