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大电影《狮子吼》首映倒计时:八大寺院参与摄制,近300名僧人本色出演
佛教

佛门大电影《狮子吼》首映倒计时:八大寺院参与摄制,近300名僧人本色出演

2020年11月20日 17:07:21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全国八大寺院共同参与摄制,近300名比丘僧人本色出演,通过国家宗教局影片审批,获得广电总局公映许可的佛门电影《狮子吼》,11月25日就要来了!

《狮子吼》是一部佛教爱国题材电影,描写了佛门高僧巨赞法师“上马杀贼、下马学佛”的爱国事迹。

以下视频为《狮子吼》预告片

巨赞法师是二十世纪后叶中国著名的佛教领袖之一,他的一生可以用“传奇”两个字来形容,在这部电影上映之前,请跟随凤凰网佛教了解巨赞法师的传奇经历。

小镇青年遁入佛门

巨赞法师俗名潘楚桐,1908年出生于江苏江阴。

青年时期的潘楚桐就读于江阴师范学校,继入上海大夏大学,是一位追求真理、品学兼优的学子。

1929年春,青年潘楚桐回乡,担任金童桥小学的校长。

他一面教书,一面参加革命活动,秘密与共产党地下组织联系,并在江阴东乡负责开展革命宣传工作。

然而,他的活动,触动了当地的土豪劣绅。1930年秋,被国民党省党部下令通缉的潘楚桐,不得不逃至杭州。

此时,从欧美各国宣讲佛学归来的著名佛教领袖太虚大师,就住在杭州灵隐寺。

潘楚桐久闻其名,于是到灵隐寻访并请求出家。

太虚大师为了解他的学识人品,嘱潘楚桐撰文叙明出家的原因和志向。

潘楚桐当即模仿《庄子》的笔法写成,太虚看后十分赞赏,随即将他留下,并与灵隐寺方丈却非商定为潘楚桐披剃授法,法名传戒,字定慧,后改巨赞。

一展才华,震惊佛学界

剃度当年,巨赞法师就到南京华山隆昌寺受具足戒。从此,他勤学苦修,在佛学研究方面颇有造诣。

四川重庆汉藏教理院在太虚推荐下曾聘巨赞法师入川任教,但他不久就到南京考入全国闻名的“支那内学院”(由著名佛教学者欧阳竟无创办)深造。

巨赞法师参究法义,遍览群经,前后读经八千多卷,并写下了数百万字的读经笔记。

当时著名佛教学者熊十力正在北京大学任教,主讲《新唯识论》。巨赞法师根据自己参究的唯识理论,在1936《论学杂志》发表了《评熊十力所著书》。

一位普通的和尚敢于评判佛学权威的著作,震惊了佛学界。

熊十力读后也盛赞该文“是用心人语,非浮士口气”。

对于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青年遁入空门,不少文学界的知心朋友如田汉、李焰生等曾为他惋惜,并劝他舍戒还俗。

但巨赞法师坚定信念,认为自己对佛教已深有感情,并认为东南亚各国多倌佛教,如能做好这方面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

为此,他在《友朋中有以罢道为劝者诗以答之》中写下:

亡羊自古多歧路,脱俗方为中道行。

夏绿春红何足惜,要以冰雪验人生。

浓厚的学术气氛使巨赞自习掌握了德、英、俄三国外语,并曾准备赴德国深造。后因抗日战争爆发未能成行。

巨赞法师

南岳之难

抗战军兴,国民党军队从前线节节败退。巨赞法师辗转杭州、福建、广东等地。

路经湖南宁乡时,他翘首云天,面对山河破碎,狼烟滚滚,无限伤悼,曾题诗哀歌云:

九洲沉陆滋蛇豕,绝脰刳肠忆万夫。

文物忍看沦敌手,江山默祝复康衢。

挥戈反日思良将,袒臂高呼待硕儒。

寄语山林深密处,倾危大厦要君扶。

他深切期望在深山密林中挥戈反日的良将尽快重整河山,救亡图存。到湖南后,一面在“沩山佛学院”等讲学,一面投身于抗日救亡运动中。

在南岳,巨赞法师与上峰寺知客僧演文密商,征得叶剑英同意组织“佛教抗战协会”,同时成立“南岳佛道救难协会”,成立大会时,叶剑英亲临讲话。

但当地的土豪劣绅进行挑拨离间,称巨赞、演文都是外地和尚,想利用共产党来抢占庙宇,于是一些人出现动摇,训练班不满三月就解散了。

巨赞法师和演文法师排除万难,于1940年7月重组“佛教青年服务团”到长沙前线参加抗日救亡工作。

由于常去八路军办事处与徐特立同志交谈,研究青年服务团活动事宜,巨赞法师又受到国民党特务的监视。

特务追问他与徐特立什么关系时,巨赞法师坦然回答:“他讲唯物主义,我讲唯心主义,如此而已。”

这时佛教青年团无经费来源,加上物价高涨,生活十分艰难,但他们仍活跃在长沙、平江、常德前线宣传抗日,慰劳将士,群众亲切地称之为“和尚兵”。

长沙大火时,上林寺被焚,巨赞法师率领大部分团员回到南岳,住在福严寺。

但一些守旧僧人受人利用,对巨赞寻衅攻击,幸有正直的镜圆法师相救,由几个团员护送巨赞,从衡山车站转往桂林。

作“狮子吼”

巨赞法师辗转到达桂林后,在月牙山寺任住持,并任广西佛教协会秘书长。

在这里,他以寺庙掩护大批进步人士和左翼文化人,常在寺内集会。

除田汉外,还有夏衍、欧阳予倩、聂绀弩、朱蕴山、郭沫若、柳亚子、端木蕻良、廖沫沙、关山月等。

1941年,巨赞法师在他们的支持下创办了《狮子吼》月刊,宣传抗日救国和进步思想。

他还经常参加爱国诗社“漓江雅集”的活动,并为《大公报》、《救亡日报》撰文。

他爱国爱教的高尚品德深受李济深等赞扬,曾被当地誉为“新佛教的领袖”。

在一次由梧州商会等联合举行的讲演会发表演说时,巨赞法师慷慨激昂地说:

“佛教徒在这民族危殆、国难当头的艰险时刻,要与各界父老兄弟姐妹和善知识,同仇敌忾,义无反顾。”

“抗日救国不仅人人有责,而且救苦救难,除暴安良,消灭害人魔鬼,也是大慈大悲的菩萨行为,完全符合佛教大乘精神。”

1942年巨赞法师离开桂林,卓锡桂平西山寺,后任龙华寺住持,1944年日军连陷桂林、柳州,入侵广西,巨赞避居桂平金田乡山脚村,并随同村民至瑶山亲见瑶王李荣保。

在这里,巨赞法师为李荣保策划袭击日军并获胜。战后,巨赞法师写下了4万多字的《瑶山十日》和《石崖塘夜战》,表达了他对胜利的喜悦。

风尘仆仆,迎接解放

武林佛学院停办后,巨赞飘然离杭,往返于港、澳、台、浙,积极配合迎接全国解放。

在香港,巨赞法师会见了李济深、郭沫若、沈钧儒、章伯钧、夏衍、廖沫沙等朋友,大家认为全国不久即将解放,佛教现状势必打破。

巨赞法师也认为,他在《新佛教概论》中的一些改革设想有调整充实的必要。为此他在台湾考察佛教,参访众多寺庙后,写下了《台湾行脚记》,回到杭州立即草拟改革全国佛教教务计划。

赵朴初居士也专程来杭与巨赞法师磋商,并想秘密召集上海、杭州、宁波各地有进步思想的佛教界人士集会商讨,后因故未成。

淮海战役一结束,巨赞再次离杭赴港,陈劭先和李济深夫人吕集义等向巨赞转达了中共潘汉年同志要他草拟新中国佛教改革草案的精神。

巨赞法师欣然承命,将已拟就的改革草案修改后由潘汉年派员送往石家庄中共中央所在地。

1949年4月13日,巨赞法师随李济深夫人北上抵达北平,与著名佛教学者周叔迦居士等商讨,以北京市佛教界同仁名义上书毛泽东主席,欢呼民主革命取得伟大胜利,陈述佛教改革的必要,并提出了改革主张,受到李维汉、林伯渠、胡乔木、张友渔等同志的重视和赞许。

同时,巨赞法师就收回广济寺、创办《现代佛学》刊物,筹办中国佛学院、成立中国佛教协会等提出一系列建议。

1949年9月21日,巨赞法师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并应邀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成为开国大典唯一登上天安门的出家人。

从此,巨赞法师结束了云水生涯,定居北京。在党和政府领导下,他在中国佛教协会担任领导职务,致力于佛教界爱国爱教工作,他的一些改革理想也逐步得到了实现。

1984年4月9日,毕生爱国爱教的巨赞法师在北京去世。

“狮子吼”至今仍在回响

电影《狮子吼》在广西桂平西山开机并杀青,西山龙华古寺全程协力拍摄。

摄制组特邀广西佛教协会副会长、广西龙华古寺方丈湛空法师担任佛学顾问并参与了影片的创作。

在五十多天的拍摄过程中,湛空法师全程进行指导,全国八大寺院共同参与影片的拍摄,其中近300名比丘僧人本色出演。

电影预告片,纪录了很多当代高僧大德对巨赞法师的赞叹:

长沙麓山寺方丈圣辉大和尚说:“巨赞法师是我们老一辈爱国爱教的典范,也是我们这些后学晚辈的榜样。”

江苏镇江金山寺方丈心澄大和尚说:“他狮子一声吼,动员全国的佛教界参加了抗战救亡运动。”

中国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宗性大和尚说:“始终心系众生的大无畏利他的菩萨精神。”

浙江杭州灵隐寺方丈光泉法师说:“巨赞大师是我们近现代的一代禅门高僧。”

江苏江阴君山寺方丈和融法师说:“巨赞法师,是真正实践菩萨行的一代高僧。”

作为本部电影佛学顾问的湛空大和尚说:“他是我们佛教的改革家,还是我们佛教的教育家,是人间佛教的践行者。”

巨赞法师的“狮子吼”,至今仍在回响。

龙华古寺是巨赞法师曾经驻锡过的道场。今年适逢广西龙华古寺寺重光三十周年。

在广西龙华古寺寺现任方丈湛空大和尚的精心安排下,《狮子吼》将在广西龙华古寺寺重光三十周年系列活动中,与大家“正式见面”。

11月25日,凤凰网佛教受邀前往广西,报道本次活动。

届时,让我们在巨赞法师曾经驻锡过的道场,感受巨赞法师的行愿,通过电影《狮子吼》感受巨赞法师的时代最强音,也让我们共同祈愿佛光遍照,正法永住。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狮子吼》由广西文产集团、广西电影集团、深圳视界浪潮传媒公司、东阳寰宇影视传媒公司出品,预告片由出品方提供)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