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院关闭山门,师父们在做什么?
佛教

寺院关闭山门,师父们在做什么?

2020年06月23日 17:30:32
来源:凤凰网佛教

编者按:安庆是中国禅宗薪火相承之地,也是当代杰出爱国宗教领袖赵朴初的家乡,疫情期间,安庆寺院关闭山门,您知道庙里的师父们在做什么吗?日前,凤凰网佛教通讯员、慧海公益慈航万里行爱心使者倪照清走进安庆宝善庵、茂林寺、如意净寺,记录大无畏,见证大慈悲,香火寂寂,修行依旧,殿堂冷清,担当依旧。

文/倪照清

作为慧海公益的爱心使者,我在6月19日抵达安庆市佛教协会。安庆之行的前期准备工作,由安庆市佛教协会副会长西来法师以及办公室主任严延飞操持。我们到达时,严主任已经将礼包整齐地摆放在办公室里。西来法师特意从怀宁县开车赶过来,带我们前往需要供养的三座寺院。

出发前合影,后面是安庆市佛教协会办公地大士阁,一座建于民国7年的二层小楼,赵朴初先生的堂姐赵颖初居士曾在此带发修行。(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出发前合影,后面是安庆市佛教协会办公地大士阁,一座建于民国7年的二层小楼,赵朴初先生的堂姐赵颖初居士曾在此带发修行。(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安庆是中国禅宗薪火相承之地,也是当代佛教领袖赵朴初的家乡,拜访禅源之地的寺院和法师会遇到哪些故事?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开始了这次供养之旅。

战疫情:打5年官司讨回寺产的法师,捐出多年积蓄

安庆老城区原有几十座寺院庵堂,如今能在原址留下来的所剩无几,宝善庵便是其中之一。

住持满静法师是广东人,上世纪90年代初来到这里时,她和她的师父只能栖身在两间旧房里。

为了讨回因历史原因被侵占的房产,看起来瘦小柔弱的满静法师和师父一起向法院起诉,官司足足打了五年。两位法师的坚韧和决心,赢得了佛教界的支持,在各方面的帮助和协调下,最终讨回了寺产。

尽管已经过去20多年,老师父也已经往生,在满净法师的诉说中,我们仍能感受到当年的艰辛和不易。

宝善庵的墙上挂着“保护性建筑”的标牌,如今这样的老寺院在安庆城区所剩无几。(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宝善庵的墙上挂着“保护性建筑”的标牌,如今这样的老寺院在安庆城区所剩无几。(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收到我们送来的端午礼包,满静法师连连表示很感谢,她带着几位护持寺院的居士,把这些物资全部供奉到佛像前。满静法师说,疫情发生之后,安庆市统战部门、市佛协还有一些热心居士也都给她送来了慰问。

一座平凡的小寺院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关心,让她非常感动。

宝善庵住持满静法师和居士接受礼包供养(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宝善庵住持满静法师和居士接受礼包供养(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满静法师一直表达着对别人帮助的感恩,对自己的付出却只字不提。

在来宝善庵之前,严主任曾告诉我,在疫情期间,满静法师主动拿出自己多年的积蓄,还发动寺院的居士信众,一共捐款2.4万余元。

西来法师说,女众道场大多规模小、香火少,平日里生活很清苦,但是面对疫情,她们都纷纷慷慨解囊。太湖白衣庵的一位法师在微信里看到湖北的医护人员只能吃泡面,想吃一点咸菜,就立即告诉住持,师徒几个人连夜把寺院里所有的咸菜摸出,还有豆腐乳,然后全部打包,送到邮局,寄给湖北襄樊的医护人员。

这里有个“开拖拉机的和尚”

茂林寺是一座乡村寺院,住持果度法师在当地是一位“名人”。

果度法师刚来的时候,茂林寺只有一间破屋和一尊观音像,加上法师自己背来的一床被子,就是这里的全部家当。

条件虽然艰难,但果度法师也有“妙法”。他向村里承包了几亩农田,以此自养。他还买了拖拉机,每天早上做完早课,就开着拖拉机去种田。

村民请人种田一亩地180元,还要管午饭和一包烟。果度法师帮村民种田,一亩地150元,不要管饭也不要烟。遇上老人和经济困难的,果度法师就义务帮忙。

靠着种田的收入,果度法师修建起了寺院的殿堂房舍。每月初一、十五,村民来寺院烧香,果度法师在殿堂里挂上小黑板,给他们讲佛法,还和他们讲爱国爱教、邻里关系。

年复一年,这里有个“开拖拉机的和尚”在当地传开了,村民们也都很喜欢他。

茂林寺的殿堂房舍都是果度法师靠种田的收入慢慢修建起来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茂林寺的殿堂房舍都是果度法师靠种田的收入慢慢修建起来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我们赶到茂林寺的时候,安庆市佛协副会长兼秘书长心广法师已经提前到达这里,他告诉我们,果度法师去了九华山探望师父不在寺院中。寺院里只有一位年迈的老法师,刚刚结束了农活的他,手上鞋子上满是泥土。

西来法师向他说明了我们的来意,他还有一点懵,西来法师笑呵呵地拉着他到院子旁边水池洗手,然后把礼包里的物资一件一件交到他手上。老法师这才反应过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又向我们合十表示感谢。

茂林寺的法师和护持居士接受爱心礼包(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茂林寺的法师和护持居士接受爱心礼包(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一位居士风风火火地赶了过来,她平时经常来寺院护持,见到我们,立即打开了话匣子,拉着我们去寺院参观。

寺院后面是果度法师承包耕种的农田,法师临走前刚刚收获的油菜籽就堆放在斋堂墙角。每年榨油的季节,寺院角落的一间小屋里就会堆满各种机器,炒籽的、鼓风的、榨油的,这是果度法师工作的油坊。

油坊除了满足寺院所需,还能帮村民们加工菜籽,每斤收3毛5分钱加工成本。有的村民拿几十斤菜籽过来,榨完油,算下来只有几块钱,果度法师会爽快地挥挥手说:不收钱啦。至于村里的老弱病残,果度法师不仅不收钱,还经常将自己收获的粮食蔬菜送给他们。

油坊里的榨油机器,村里的青壮年大多出去务工,果度法师经常照顾村里的留守老人,帮他们种田、榨油。(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油坊里的榨油机器,村里的青壮年大多出去务工,果度法师经常照顾村里的留守老人,帮他们种田、榨油。(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心广法师介绍说,中国佛教有“农禅并重”的传统,但现在大部分寺院已经没有了传统农禅的条件,像果度法师这样把农耕当佛事的,也是一种修行和传承。

果度法师(安庆市佛教协会供图)

果度法师(安庆市佛教协会供图)

村口的防疫值守员,是和尚

在这次疫情之初,安庆很多寺院所在的村镇缺少防疫物资,法师们在微信中发布消息,托弟子、朋友帮忙,想方设法募集口罩、消毒液、酒精等物资,送到寺院和村镇,心广法师几个月来回奔走,瘦了30斤,西来法师还收到了当地镇政府送来的感谢信,而如意净寺的融妙法师则来到了抗疫一线,成为了一名“防疫值守员”。

西来法师向心广法师介绍融妙法师抗参加抗疫值守宣传的事迹,安徽很多本地媒体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西来法师向心广法师介绍融妙法师抗参加抗疫值守宣传的事迹,安徽很多本地媒体也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融妙法师在村疫情防控点工作的照片(安庆市佛教协会供图)

融妙法师在村疫情防控点工作的照片(安庆市佛教协会供图)

如意净寺所在的怀宁县江镇,以“江镇包子”闻名全国,大部分外出务工从事面点白案工作,疫情暴发时正值春节返乡高峰,为了防控疫情,各村设立了疫情防控点,融妙法师在村子里第一个主动请缨,参与防疫值守。法师站在村口的防控点,一次又一次劝停过往的车辆,耐心地说服过往人员遵守防疫规定。

如意净寺在山上,到山下的村子有几公里山路。寺院里只有融妙法师一个人,周围也没有人家,几间房舍合围成一个小院,靠山的那间便是大雄宝殿。现在疫情进一步得到控制,很多寺院陆续开放,融妙法师寺院的殿堂却殿门紧闭,大雄宝殿因为白蚁侵蚀已经被鉴定为危房,“暂停开放”的告示只能继续贴在门上。

如意净寺的大雄宝殿已经是危房,为了安全已经关闭殿门不再使用。(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如意净寺的大雄宝殿已经是危房,为了安全已经关闭殿门不再使用。(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疫情期间,寺院关闭山门,师父们在做什么?

他们倾其所有支援抗疫,他们自力自强坚持自养,哪怕身后的殿堂已是风雨飘摇,哪怕操劳的身体已是一身病痛。法师们从来没有诉说艰辛和苦难,香火寂寂,修行依旧。殿堂冷清,担当依旧。

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严主任又给我发来了6月20、21日发放礼包发放的图片。

西来法师将慧海公益端午爱心大礼包分为十份,安庆地区共有三个辖区、七个县,他在每个地区挑选一家寺院作代表,接受我们的爱心供养,每一家都坚持亲自送到。

西来法师说,非常感谢凤凰网佛教、慧海公益组织的这次爱心活动,作为一个出家人,法师们可以将物质的需求降到最低,但是法师们的牺牲、努力和付出,也需要鼓励和肯定。慧海公益的礼包让法师们感受到了社会的关怀,法师们的心,暖了!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