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疫情期间 湖北咸宁出家人做了些什么?
佛教

铭记|疫情期间 湖北咸宁出家人做了些什么?

2020年03月25日 14:26:11
来源:凤凰网佛教

文/释能诚

核心提示:恐慌、焦虑、离别、泪水,逆行、守望,这是2020年新冠肺炎肆虐湖北时的诸多关键词,疫情压城,满目悲伤,但爱和希望比疫情蔓延的更快。于是,一场空前的战疫打响了。此时,身处疫情重灾区的湖北出家人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湖北省咸宁市佛教协会副秘书长、咸安区佛教协会会长释能诚撰文回顾了战疫2个月期间咸宁佛教界的反应,能诚法师用完全纪实的笔触,真实记录了大灾面前“和尚”们的行动和情感。穿上袈裟事更多,山居未敢忘忧国。这是一篇看似琐碎的万字文,但这里记载的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将载入佛教的编年史,流传后世,温暖人间。

1月23日,佛协召开紧急会议,我意识到出大事了

2020年1月23日17时许,我接到了咸宁市佛教协会驻会副会长果浩法师的通知,要求咸安区佛教协会列席在潜山寺召开的“咸宁市佛教协会会长紧急会议”。我住在离寺区较远的寺院,每次到市区办公或是参加会议,都要开一个小时的车程。在咸安区内,咸安区佛协也一直没有落实好办公场所,这也为后来的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这一路上,不停的接到催促是否已经进入市区的电话,佛菩萨啊,要知道,我都开出了70迈的速度了,再快我就要收到可爱的警察同志的罚单了。 就在当下,我就意识到出大事了。 因为在这的前一天,我师父咸安无相寺住持悟证法师就要求取消寺院春节期间一切接待和法会安排。 我猜想,应该是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有了新的发展。

1月23日晚会议一直开到晚上9点多,咸宁市佛教协会依市民宗委的通知正式发布“关于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工作”的通知。在会长办公会议上,心平法师与各位会长一直都在讨论,我们要如何面对这次疫情,我们要怎么样保护好教职人员的安全。最后,会长办公会统一了思想,按市民宗委的指示,要求全市佛教场所立即停止一切宗教活动,要对来自疑似疫区人员劝返,并做好登记排查工作,同时要求所有教职人员禁止请假外出,做好场所卫生安全工作。要求各市县区成立专人留守值班。发现问题,第一时间和市佛协与当地党委政府报告。当天晚上就要求各县市区佛协第一时间布署安排,落实通知到每个场所负责人。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紧接着来自省、市、区政府的通知、学习材料接二连三的进行公告、发布。咸宁市防疫工作正式进行到非常危急的时刻。为了落实各场所是否按要求进行,咸安区民宗局领导与佛协班子成员戴着口罩、喷着消毒水走访场所检查。我所监管的咸安区寺院,都按要求贴出公告、封门、停止人员进出、关闭寺院不接待。24日中午,就已全部完成。

1月24日,各级佛协会长全球找物资

佛协的工作才刚刚开始,咸宁市佛协与咸安区民宗局要求每日一报,咸安区要求各寺院上报每天有无外来人员、大门关闭情况、生活物资和防疫物资情况,有无发烧等疫情出现,有无人员暂住,其暂住人员是何原因,暂住时间,体征是否正常等全部进行汇报。 庆幸的是从1月24日到3月中旬,咸安区内佛教寺院人员都很稳定,早晚课诵、寺院日常劳作没有受到影响。

但是我们在疫情发生前期,没有储备防疫物资。咸宁市佛教协会包括我所在的区佛协,前期都在为武汉疫区多方联系各类物资,包括市佛协妙量会长也带头捐款帮助武汉。所有物资都优先供给武汉,但偏偏忘记了自己。当咸宁市疫情开始变化时,我们发现,防疫物资越来越难进来了。全市各县市区佛协都是同样的感受,物资没有办法给佛教场所补给,特别是口罩和消毒水,以至于到后来的生活物资也发生短缺。

咸宁市佛协常务驻会副会长心平法师到嘉鱼县佛协转赠物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那段时间,咸宁市佛教协会班子成员微信群里,一讨论就是晚上一二点,市民宗委的领导也一直在群里指导工作,关心各区县市宗教场所安全情况、疫情情况、生活情况。不停的给全会人员鼓励,支持。再三说,统战部就是大家的靠山,有困难找党委政府。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佛协各位会长各显身手了,他们为武汉、为咸宁、为湖北到处找寻防疫物资,从省内找到国内,从国内找到境外。后期捐赠的物资从上海、北京、台湾,乃至海外发到咸宁。只要有物资,无论多大的代价都要买回来,只要是疫情需要,尽最大的努力争取。

咸宁市佛教协会班子会议定下的基调:咸宁佛教教职人员要达到零感染、咸宁所有的寺院严防死守,不能开门。大家一起努力克服困难。市佛协常务驻会副会长心平法师为这场看不见敌人的“战疫”,写下了八个字“尽一份力,良心不亏”。是啊,教职人员们,身处疫中,还不忘众生。正如省佛协正慈会长所言:穿上袈裟事更多,因为,你就是我。山居未敢忘忧国。

1月25日,大年初一凌晨,我接到了张科老师发来的信息

2020年1月25日00: 37分,凤凰网佛教的张科老师给我发了条信息: “师父,安好。 你们那边寺院现在如何? 需要什么协助吗? 我们正在想办法援助”。 就是这么一句温暖人心的话,在大年初一的凌晨,开始温暖着咸宁佛教界,温暖着咸宁人民的心。

心平法师知道我与凤凰网佛教总编辑崔明晨老师是旧识,也知道有慧海公益这样的慈善组织在关心着武汉疫情、咸宁疫情。就让我与凤凰网佛教先联系,看能否从外围获得更多的帮助。而凤凰网佛教的张科老师也第一时候来信问我市疫情情况。我都如实说了,虽然确诊数据上我市数量当时不多,但我市咸安区与武汉市区接壤,107国道更是从我咸安区中心穿行。我们咸宁很多务工人员都是在武汉工作的。而且,在武汉封城前就已经回家过年了。咸宁市的疫情一定非常严峻。

大年初一,咸宁市佛教协会的办公群里,各种信息一直不断,确保寺院安全,确保教职人员安全是头等大事,但更大的事,就是担当。我在群里不怎么说话,市佛协的领导们有需要我表态的时候,我就说说我的意见。有需要我做的事的时候,我就立马去做。

当时清早,我就立刻向咸宁市佛协常务驻会副会长心平法师汇报了凤凰网佛教计划对咸宁佛教界援助的信息。心平会长第一反应是,无论需要什么文件,什么手续,全力配合,务必将这条捐助生命线维系下去。

当时得知副会长悟证法师欲向医院捐赠医用防护服,有购买渠道时,当下就与悟证法师联系,也要为咸宁的医院捐赠一批防护服。记得当时心平法师说,不惜一切代价,我个人也要捐助一批防护服到医院去,要保住这些白衣天使的命。当时,防护服已经是非常紧缺的物资了。不是很好购买到。当我们庆幸能找到一批医疗物资的时候,悟证法师传来信息,这批防护服是欧标的,不是国标,医院不能够接收。到此,也只能做罢。

咸宁市佛教协会筹集到物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当时看得出来,心平法师很失望。自己对着窗外沉思了良久。其实我给心平法师做助手已经做了七年了,做他助手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不知云南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的脾气,和鞭炮是一样的性格,交待了一件事,没有落实回复,你的微信和电话就能让他打到没有电才能罢休。

记得1月25日,大年初一,那天一清早,下着小雨,天都不怎么明亮,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天气真的凉。应咸安区民宗局要求,本区三大宗教团体负责人与民宗局领导一起到各个场所检查宗教活动场所是否关闭的情况。落实场所生活与学习困难情况。我们到每个寺院门口查看,看着紧闭的大门,有两种心情,一是关闭了,就是安全了,隔离了病毒。另一种心情就是,大春节的,寺院里的法师们,又该怎么生活?我们每走到一个寺院,都会隔着门说:不用开门,我们就在外面看看就好。 检查结束,我回到寺院的时候,在门口用酒精给自己上下喷洒消毒。 与寺院的法师们交流,都是隔着门说话。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从1月25日起,咸宁市佛教协会就与凤凰网佛教、灵山慈善基金会对接上了,并建立了好几个不同的群。为什么是好几个不同的群?因为不同的供货商,不同的捐赠方都需要一个独立的工作群进行讨论。我记得前后建了六七个群,直到最后,归口成了“湖北援助-佛教冲锋队”。最早,这个群是咸宁佛协与凤凰网佛教对接捐赠信息的群,后来慢慢扩大成了湖北省佛协、咸宁市佛协与凤凰网佛教、灵山慈善基金会的对接捐赠信息群。

不眠不休抢购物资,面对疫情,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当时找物资已经到了快疯魔的状态。心平法师和凤凰网佛教的老师们一起讨论如何找到口罩消毒水,如何找到医疗物资。后来,陆续加入了几批不同的供应商,非常时期的所谓供应商,真假难辨,稂莠不齐,有的供应商不能提供产品资质,有的根本就是中间商,有的卖家不愿意给发票。

我在几个群里,听到最暖心的话就是凤凰网佛教张科老师说的“有多少货,我们要多少”。听到最扎心的话是“对不起,刚刚货全出完了”。听到最正义的话是心平法师说的“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发国难财”。听到最负责任的话还是心平法师说的:“需要我做什么,我全力协调!”大家可能不了解,在湖北全省封锁的时候,就算是救援物资进入湖北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为此,凤凰网佛教的崔明晨老师、张科老师,灵山慈善基金会的王文老师、费颖溢老师等等,包括省佛协办公室的领导们,都付出了心血。

咸宁市佛教协会筹集到物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记得,我曾经在疫情刚刚大爆时,也是拿着手机24小时看信息,不夸张的说,连上卫生间都要留意着。我记得我当时问过心平法师一句话:这微信群里的信息,你怎么总是第一时间能回复的呀。他回答说:我不敢睡,我怕我错过信息,物资来不了咸宁。能早一分钟到咸宁,咸宁的医院、一线抗疫的工作者们,就能少一分危险,我们的抗疫就不那么艰难。我问他,你多久没有睡了呀。他说三天没合眼了。

钟南山说:一场疫情,让我们明白,活在世上,除了生死,其它的都是小事,除了健康,一切都是浮云,好好的活着就是幸福。我没有身处武汉,无法体会武汉人当时的心境。但我在武汉的外围城市,平常连呼吸都不敢用劲,生怕周边有了病毒,更别谈在武汉市内生活的朋友们。他们一定日夜惊恐、焦虑,他们的心态一定比我还要炸裂,是原地炸裂的那种。

心平法师说:面对疫情,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更不能芸芸众生受苦楚之时,麻木不仁,更何况我们还是个出家人,平时口口声声的慈悲为怀,普度众生,救苦救难,这些不是一句单纯的口号;面对当前全国疫情的严峻形势,我们佛弟子应该用实际行动,积极参与到这场战疫中去,更好的彰显佛教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精神。

救援进行时,我们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

战役初期,我们响应咸安区委统战部的号召,发动全体教职人员及信众,在短时间内筹集到12万元善款,第一时间捐赠给了咸安区慈善会。而在这其中,我们经历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我们看到了凤凰网佛教全体老师们的关心与爱心。看到了崔明晨老师、张科老师、李保华老师一天一天不停的联系口罩生产厂家,联系防护服,联系救灾物资等,你们能想到心平法师和凤凰网佛教的老师们,凌晨二点我们还在讨论找哪个厂家能买到物资,用什么途径能送到湖北。武汉封城了,咸宁封城是必然之路。物资进不来,特别是口罩和消毒水,我们怎么办?

网络上贩卖医疗物资的有不少二道贩子,疫情发生时,我们非常担心拿善款采购物资被骗的事情。各种口罩、防护服的信息充斥着网络,心平法师和凤凰网佛教的老师们总是细心的了解医疗物资资质,标准,产地,必须确保安全、确保合法。为了保障物资的配送和捐赠合法,灵山慈善基金会还与湖北省红十字会专门签署了合作备忘录。这也为后来的物资运达湖北省各个佛教接收点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咸宁市佛教协会捐赠物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我记得那是武汉宣布封城,咸宁也将封城之间。我们寺院有一位年轻的男居士,他们发起了一个爱心捐助的群,在全国各个地方寻找物资,然后再捐赠给需要的医院。

有一天,他们收到了一个微信叫“接受爱心捐助”的人发来的医院寻找防疫物资的图片,上面罗列了急缺的各项医疗物资和联系方式。小伙子就按电话联系了寻求帮助的人,并约好在医院门口将爱心物资捐赠过去。在这之间,小伙子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微信号要写“接受爱心捐助”,这不应该是某某人名或是网名,或是医院名称吗?心中存了疑惑,他就提前到交接物资的医院,找到相关人员了解情况。这才发现,所谓的“接受爱心捐助”这个人,在医院求助的图片上PS了他自己的信息,企图通过这种方式,冒领捐赠给医院的医疗物资。

当然了,这次行骗让聪明的佛弟子识破了,也在爱心捐助的各大微信群中起到了警醒作用。而这位佛弟子,也还一直在默默的做着义工。从火神山到雷神山再到武汉各大医院的医疗物资、生活物资的义工活动中,都没有少过他的身影。在大半个月前,他和我打电话说了一句,师父,你们还好吗?我好想你们。我就和他说,你们在做着师父们做不到的事情,师父们为你们点赞。千万注意安全!

咸宁市佛教协会将筹集的物资送给医院工作人员(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疫情期间,我们在寺院里不接触外人,是安全的,但是看到医院一而再,再而三的告急,看到确诊人数巨增的时候,我们心里非常沉重。一是不能给社会增加负担,我们一定要守好寺院,守好教职人员的安全。二是我们虽然出家了,但外面全是我们的亲人、朋友、家人呀。我们不能坐视不理,我们不能、也做不到视而不见。我们不放过一个口罩的信息,因为哪怕是一个口罩,也能减少一个人可能感染的机率。从前一直认为自己心态挺好的。但每每看到微信上认识的朋友,他们的亲人确诊了,我的心就是一揪。真心不想看到那一幕。当然,战疫期间还有各种感动,感怀。从前我一直以我是中国人而自豪,现在,我更以我是中国人而骄傲。

我们收到了第一批社会捐赠,最美“逆行者”就在我们眼前

在各方努力下,在心平法师的联络下,我市佛教界代社会接收了第一批救援物资。 这物资是北京李先生加州牛肉面大王通过凤凰网佛教捐赠的,价值20万元的鲜拌面。 1月30日,在疫情最严峻的关口,这批宝贵的物资抵达咸宁,我们在第一时间将物资分发到医院、武警、公安等一线抗疫工作者手上。 让我感动的是那名不知姓名的大货车司机,他明知是来湖北疫区有各种风险,还是毅然决然开了16个小时的长途车将物资送到咸宁,马上返回北京后自行隔离14天。 这是一个让人赞叹的“逆行者”。

咸宁市佛教协会法师与大货车司机合影(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咸宁市佛协果浩法师也是最美“逆行者”,在疫情大爆发时,他带领着潜山寺的师父们和义工们,完成了一项又一项危险又特别需要体力的工作,搬运物资,分发物资等。我因为被限制出行,只能在工作群里看到这二三个人,三五个人搬运成砘重的货物,我真恨不得也能帮忙尽尽心,良心才能不亏。咸安区佛协副会长心亮法师、秘书长胡俊、副秘书长李天虹等都在第一时间给各场所发放防疫物资和生活物资。清云法师、永心法师因为路被封了,无法出门,但是心一直挂念着疫情的发展,多次开展募捐和组织自救。我真的看到了佛协同仁们的大爱,有他们在的佛协,真棒!

搬运物资的果浩法师(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后来,在凤凰网佛教与灵山慈善基金会的帮助下,佛协又争取到了一车消毒液、心平法师通过仙桃的本超法师联系购买了10万只一次性医疗口罩,由市委统战部黎科长亲自押车前去仙桃取货,同样是只有一层薄薄的口罩,连防护服都没有就去取货了,我们实在是担心。我想这次口罩能够保证了我市教职人员和场所的防疫需求了,但是取回来后,市佛协讨论权衡,寺院处在关闭状态中,口罩的需求可以缓一缓,只要不开门,还是较为安全的,但一线工作人员现在急需这批物资,于是,市佛协把口罩全捐献给了市新冠状病毒防疫指挥部。就连市佛协向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申请的6万只口罩也因黄梅地区疫情告急而全部转送给了黄梅疫区。

1月30日12000桶鲜拌面捐赠咸宁疫区,1月31日采购到10万只医疗口罩,2月1日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捐赠2吨消毒液,2月2日通过市佛协协助通山县人民医院接受了北清智库捐赠的30台空气净化器,无锡灵山慈善基金会定向捐赠10台8万元的呼吸机给咸宁市第一人民医院,2月3日通城同仁医院接收北京智库捐赠10台空气净化器,湖北科技学院附属二医院接收北京智库6台空气净化器……

咸宁市佛教协会筹集到物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原谅我偷懒,上面省略明细。我们有捐赠、联络、代收发各类救灾物资,包括后期对城乡居民、教职人员、一线工作人员的生活物资、医疗防护用品等支援。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此时,全市佛教界已发动、劝募超过480万元物资和捐款。

咸宁市佛协的常务驻会工作从2019年下半年换届开始,一直都是心平法师在主抓,果浩法师在驻会办公。这两位法师在具体管理、联络事物上事无巨细。从这之后,心平法师的工作就更加忙碌,每天都在群里向佛协的会长们汇报物资的募集情况。他们真的很忙,很累。

当看到区民宗局的卡点值守工作人员和义工只有一层口罩的防护,我区佛协又发起了第二次专项募捐,专门为一线工作人员募捐防护服、生活用品。佛菩萨护佑,我们找到了一批,但防护服没有国标,无法捐献到医院,就给一线值守的工作人员使用了。算是心里安慰吧,穿着总比不穿强。人在那个时刻,只要钱能买到,多大的代价,都愿意。因为这些工作人员和义工,是为了保护我们站在了一线。1天2班倒,一班12小时。吃饭也是个问题,天天吃方便面,真的辛苦。

咸宁市委统战部黎科长与市佛协副会长悟证法师在武汉交接援咸医疗物资(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咸安区民宗局的郑局长和杨局长,我是比较熟的,他们一直都在关心我们教职人员的安全,关心我们的生活采买。平常哪个寺院有需求,一个电话,区民宗局第一时间与当地统战委员联系,想尽办法给予解决。在疫情期间,我听到最温暖的话就是:只要有一口吃的,就不要出门,平安第一。

物资紧缺,拖了国家的后腿,我们寺院也吃上了救灾菜

我所在的寺院在双溪桥镇最东边的无相寺,这里快出咸安区了,交通比较远,平时采买物资就都不算太方便,幸好在年前,住持悟证法师和居士菩萨们送了些大米,同时,寺院自留地住了两片菜地。在自养上,比很多寺院要强多了。吃饱,生存不是问题。但是越到后来,也渐渐的开始紧缺物资了。双溪桥镇党委、政府了解后,给无相寺发放了来自云南省人民的救灾菜,李容村支书让人送了几次豆腐青菜。收到的时候,寺院的师父们说了一句:对不住了,拖了国家的后腿,我们也吃上了救灾物资。

但这次疫情期间,我也看到了不少寺院,特别是乡下的小寺院,他们生活囧迫,一年到头就指着当地村湾打工、经商的村民春节时回家到寺院捐点功德,可供往后一年的开支。可这次疫情,寺院直接关门到今时今日,这些乡间小庙一年难有收入。疫情结束后,还是鱼贯部门能多关心这些没有低保、没有收入的教职人员。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鉴于佛教寺院面临的实际困难,心平法师与咸安区佛教协会、灵山慈善基金会开展了第三轮爱心接力,募集了12万元的生活物资,专项帮扶咸安宗教界和少数民族群众。这批物资定向捐赠咸安佛教界、道教界、基督教界与伊斯兰民众。心平法师说,宗教有界别,人心无界别,爱无界别。都是亲人,我们都要帮扶。感谢灵山慈善基金会,感谢凤凰网佛教!感恩那些捐助善款的爱心人士。

疫情期间,晨钟暮钟依然响起,寺院菜园子挂牌官宣:欢迎偷菜

疫情初期,所有寺院都要求关闭山门,不对外开放。对寺院内的生活,没有其他要求,早晚的晨钟暮钟照样响起。课诵如期举行。省佛教协会正慈会长倡议全省佛教教职人员为国家、为人民、为患者同诵《药师经》,祈请佛陀慈悲加持众生,让灾难早日退散。所以大家一起共修《药师经》,回向法界众生。

起初,寺院上殿过堂如往常一样,都是列队上殿,依次坐席过堂。后来,省佛协要求不聚众,特别是武汉地区。所以,吃饭时大家错峰或是离得比较远排队取食,回到自己住所用餐。早晚功课也都改成在自己房间内自修。这也是为了避免出现群体感染事件。省佛协的举措非常及时有效。

我们咸安区22所佛教宗教活动场所,拥有教职人员的场所十余所,在疫情期间,我们出家人尽量克服困难,不给政府增麻烦。每次佛教协会询问各场所有没有需要援助的时候,大家都说自己有。确实,佛教场所有一个优良的传统,就是农禅并重,每个寺院最少都有一片菜地,平时能种植一些青菜补给寺院常住生活,这样可以少支出,有土地的寺院还会种植些粮食,如大米、玉米等作物。在疫情来临的时候,寺院的菜地发挥了重要作用。

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能诚法师提供

我所在的无相寺,一直都在种植青菜,我们寺院有三块菜地,今年种了菜苔、萝卜等。 我曾自嘲说过,在青菜紧缺,商铺关闭的时候,体现自己有一块菜地是多么的富有。 离寺院较远的一块菜地种植了一大片白菜和油菜,寺院的人也不多,青菜吃不完就作成腌菜保存起来。 因为这块地在路旁,菜长得很美,我觉得很美,疫情期间每天都有一些美食家帮我们采摘,为了不让他们背恶果,也为了让他们吃得开心,快乐,寺院的师父们就在菜园子边上,写了一块牌子“请摘菜的朋友,念一句阿弥陀佛”,代表我们欢迎“偷菜”。 这也算疫情期间温暖的小插曲吧。

疫情期间,很多居士快憋疯了,我们能提供哪些帮助?

我忘记不了,电话那头几近绝望的声音,颤抖的问我:师父,我会不会得了新冠肺炎了?这是一个女居士,正是青壮年纪,但在疫情大爆发前一个多月就咳嗽了,吃药没多久就止住了。不知道是病情反复还是心理原因,在武汉宣布封城没多久。她开始复咳了。因为害怕交叉感染,她也不敢去医院检查。居家隔离大半个月,咳得越来越难受。心理负担特别重,按她的话说,世界都是灰暗的。

当我了解这个情况后,第一时间询问她相关情况。给予她积极向上的引导。告诉她不要害怕,我想办法联系志愿者通过无接触方式帮忙购买所需的药物。并告诉她,如果吃了药没有好转,一定要去医院检查。通过近一周的服药,咳嗽消失了。这个居士的心理压力也得到了释放。

又一个居士的先生前一晚还状态良好,只是有些许不适,之前也一直在家里按咳嗽治疗。但第二天早上六七点左右,就因呼吸困难,离开了人世。而这位居士与其儿子也最后被检测核酸阳性。因武汉条件有限,方舱还在建设当中,我了解这些情况后,也是建议她与单位联系,能尽快到方舱观察治疗,总告诉她,佛弟子,应该知道人生八苦,前四个,生老病死是无常的。经过多次心理抚慰与引导,这位居士慢慢的走出了丧失至亲的痛苦。疫情容易战胜,但疗愈人的心理创伤也许才刚刚开始开。

学佛就是要学佛陀的智慧,修学戒、定、慧。现在的戒,就是居家隔离,现在的定,就是心态放松,要相信疫情一定能战胜。网络上有各种信息,有正面的,有负面的,我们更要有智慧来分辨,不被迷惑。在正知正见的修学上,能正确面对疫情和苦难。

我不为谁歌功颂德,我只为英雄的人民呐喊

写这篇文章,只是想让大众了解一群“和尚”在疫情期间都在想什么,做什么。 其实,我们也只是个人,我们也是爹娘生的肉胎,我们也吃五谷,我们也有未完成的心愿。 至少在还没有完成使命时,我们也惜命。 但只要是国家需要我们,人民还需要我们。 我们可以把命换成平安奉献出去。

我只是事件的经历者、记录者。我只写我看到的,听到的和心里想到的。因为我不允许我的不真实,让这段记录变成美化过的往事,但我也不想因为我的懒惰,让历史忘记了这一张张可爱的脸。我不为谁歌功颂德,我只为英雄的人民、为勇敢的湖北人、中国人而呐喊。我为一切变好而发生,愿一切早日回归正轨,平安喜乐!

在我的眼中,咸宁佛教界的大德们,都是菩萨,所有的法师们,坚守着大门紧闭,祈愿众生安全,就是菩萨。而各级政府官员、社区干部,也如同百姓一样经历着生死。但是他们比百姓们承受着更多的考验与危险。双溪桥镇的书记几次查访疫情时,路过寺院,远远的问到,师父们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没有。临走时,还和我们说,佛教的大师们,你们平常课诵时,要多帮咸宁、帮双溪百姓们祈福。让大家都能平安!

如同心平法师在“2020抗疫札记”中写到的:我们是一个佛教徒,应该信仰佛菩萨的力量,因缘不可思议!乐善有恒,唯爱无疆,我们用汗水和疲惫,行动和慈悲,耐心等待着日出!这一天,快了!今天(3月23日) ,武汉封城整两个 月,武汉连续多天“0”新增 。 我们离战 胜病毒又近了一步。

愿祖国强大,人民安居,六时恒吉祥!阿弥陀佛!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