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我记忆中的隆莲法师丨师父来了第191期

口述历史:我记忆中的隆莲法师丨师父来了第191期

2019年09月28日 15:12:57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隆莲法师俗姓游,名永康,字德纯,别号文殊戒子,晚年自号清时散人。清宣统元年农历3月13日(公历1909年5月2日)生子四川省乐山县(今乐山市)上土桥街桂华寺(后为乐山县女子中学)对面的游氏世宅。父亲游国辅,母亲易惠椿。法师三岁吟诗识字,1921年入乐山县立女子小学读书半年。1941年农历6月17日在成都爱道堂出家,同年腊月受具足戒。2006年11月9日在成都爱道堂安祥示寂,享年98岁,僧腊66年,戒腊66夏。

法师一生译著颇丰,著述有《摄大乘论疏略述》《唯识三十颂》讲记、 《现观庄严论》讲记、 《人中论》讲记、 《修菩提心七义论》讲记、 《三归依观初修略法》《太平寺安居讲录》《上师无上供养观行法》讲记、 《值遇三界法王大宗喀巴愿文》讲记、《造像量度经汇释》《无上大宝恩师赞颂祈求加持文》《能海法师宏法业绩述略》《佛教的优良传统和发展》《佛教道德观》等;译著有《比丘尼二部僧戒羯磨》 (汉译英)、 《空行母仪轨》(藏译汉)、 《人菩萨行论广释》(藏译汉)、 《绿度母四曼茶仪轨》(藏译汉)、 《毗卢仪轨手印》(藏译汉)。

诗书方面有《隆莲诗词选》《翰墨佛心》行世。其诗词, “上规杜陵,诗律谨严,炉锤功深,不仅清词警句,层见叠出,而修持之严,爱国之殷,利生之忱,亦充溢楮墨间。” (赵朴初《隆莲诗词选序》)法师现存千余首古体诗中,有相当篇幅体现其忧国忧民和爱国爱教的深情厚谊。

法师出生在一个“经史之家”,祖父、伯祖、叔祖均系光绪年间秀才。法师的外祖父易曙辉,乃光绪年间副贡,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居士,当过乐山县佛教会会长。外祖母吴顺媛,母亲易惠椿,均系信教徒。法师出生后仅数月,即随母生活在外祖父家,朝夕陪伴外祖母念诵《高王观音经》,人皆谓之有夙慧。由于外祖父倾向民主革命,被推选为乐山县保路同志会会长,遭到清廷的通缉。易曙辉不得不挈母将雏,阖家避难于乡下。法师说“我一岁时就开始逃难,是个逃难专家”。

法师的父亲游辅国,为四川通省师范学堂(今四川大学的前身)高材生,曾参加辛亥革命,先后担任四川省教育厅督学及古蔺、名山、靖化(今大金县)等县县长,由于受老师熊沅生深通佛学的影响,最后成了一名佛教徒。熊沅生先生后来来到乐山,常住乌尤寺,卒葬于乌尤后山。法师常随父谒见这位前清举人,心仪不己。法师的学业主要靠父亲教授点拨和自学,他为法师设计了一条文职生涯之路,让女儿前后三次执鞭任教,二次参加“高考”。

1921年外祖父去世,法师整理其遗籍,见到张师诚(1762-1830)所编《径中径又径》四卷,遂茹素奉佛。大勇法师(1893-1929)去西藏求法,途经乐山,法师遥望于后,十分羡慕其黄色袈裟,自誓也要著此服。

法师自小生长在一个世代书香、家世信佛、开放自由的民主环境里,与佛教结下了不解之缘,较早地接触到各种社会信息,眼界自然开阔。随着年龄增长,学问进步,通文懂史,知书达理,遂有了自己的意愿和志向。佛家朴素的悲天悯人情感,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良知,构成法师忧国忧民的思想。法师向往佛教,关心国事,既身处现实,又追求超脱,当矛盾冲击她必须在两者之间作出选择时,她更倾向于学佛。

1931年到1941年间,法师只要在成都,就会去少城公园内的佛学社听能海上师(1886-1967)、王恩洋居士(1897-1964年)、刘洙源居士(1872-1950)、白云禅师、法尊法师(1902-1980)等人讲经,跟随悦西、东本格西和法尊法师学习藏文,从未间断。人们习惯称法师为游小姐。那时听讲内容主要是佛法大乘中观、唯识系统的论典,要求学者发“为利乐有情故愿大觉成”菩提心,重视慈悲心培养和六度四摄的实践。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学佛并没有消弥隆莲法师的忧患意识,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得以延续。这种意识,如果说出家之前是一种天性、良知、责任的话,那么出家之后经过磨砺后逐渐成熟,到晚年得到了升华,成为自然自觉、融合浑厚的爱国爱教思想。

谈起年轻时的抱负,隆莲法师说:“见解归见解,那都是纸上谈兵。真要去实践去做,都是很不容易的。我年轻时只是个书生” (《隆莲法师传》P293)。

六十六年的风烟云雨消逝了,隆莲法师这位当年的新闻人物,以其博学多才,显密圆融,解行相应,培育僧材等成就著称于世,被誉为“当代第一比丘尼” (赵朴初《隆莲法师传序》), “中华第一比丘尼”(惟贤法师《悼念隆莲法师》), “神州第一尼” (净慧法师《挽隆莲上人》), “学贯东西第一尼” (同上)。

法师是一位传奇而没有神话色彩、毋须仰视却值得记忆怀念的佛门爱国文化老人。“自古雄才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让我们记住这位名副其实的一代大师是怎样成就的,谨以拙文,聊表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