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诚长老忆佛源老和尚:佛老的功德说不尽!

一诚长老忆佛源老和尚:佛老的功德说不尽!

2019年03月26日 09:27:53
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编者按:佛源妙心禅师(1923-2009),近代禅宗泰斗虚云老和尚嗣法传人之一,云门宗第十三代祖师。佛源老和尚一生道心坚固、持戒精严、举扬宗风,成就了蜚声中外的云门禅风光,对中国禅宗及佛教的未来有着深远的影响。2019年,是佛源老和尚圆寂十周年,凤凰网佛教特别推出纪念专题《云门真铁汉》,以此缅怀佛源老和尚金刚毅志、功德巍巍的一生。本文系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一诚长老回忆佛源老和尚的文章,凤凰网佛教编发如下:

null

2002年10月,佛源老和尚与一诚长老在洗心寺主持奠基仪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韶关云门寺)

我一九五六年到云居山,十一月二十七日受戒,虚云老和尚是得戒和尚,本焕老和尚是说戒和尚,南京了云长老是羯磨和尚,佛源老和尚是我的教授和尚,我们是师徒关系,他是(虚云)老和尚的法子,我是(虚云)老和尚的法孙,关系很密切。

受戒后我在云门寺打禅七,打三个七,佛老讲开示,我记得很多。他道风很正,为人很有正气。解七后,他留我说:“在云门寺住吧。”我说:“不住啦,我要回云居山去。”他说“好,虚云老和尚那里好!”

五三年,他老人家做虚老的侍者,陪同到北京成立中国佛教协会,当时李济深要虚云老和尚当会长,虚老不肯,说自己年纪大了,要圆瑛法师当会长,虚老当了名誉会长。

虚老后来回云居山修建,要把云门寺交给其他人管理。那时云门寺人很多,哪个来当方丈呢?没办法,虚老就说“大众都在韦驮前拈阄,捻阄当方丈”,佛老的名字被拈到三次,就当了方丈。

他在文革期间受了很多苦,他在南华寺时,还带我到避难石(六祖避难的地方)看了,那时我们两人睡一个铺,一人一床被子。

他对祖师很保护、很恭敬,对虚老也很敬重,当侍者时他还做记录。他的法兄弟法云法师在美国,跟佛老讲:“将来我的骨灰要放回云门寺。”他马上同意了,给他修了塔。

佛老对教化众生、培养人才很花心思,人才第一。他不断地举办禅七、传戒,到处修庙。南岳山传戒,南台寺请他当羯磨和尚,我当教授和尚。他在南岳山办学,在云门寺办学。云门寺经他重建后,修得比虚老那时还要大。他在南华寺时,修牌楼、修钟楼、修好多房间。在南岳山,他也重修祝圣寺,原来的大殿很小,后来扩大了。

我同他关系很密切。他当方丈后我们往来不断,他有事我就过去,我有事他就亲自来,两人往来不绝。我在云居山传戒请他来,他在云门寺、南华寺开戒我也去帮忙。

他比我大五岁,我给他写信时常讲:“请您要久住世间,要广度众生、弘扬佛法。”他出家很早,在南岳受的戒,他几兄弟中出家的很多,侄子也出家,全家都信佛,不容易啊!佛老做事认真,胆子也大,对宗教政策很熟,文化也很好,他为佛教事业做出的成绩很多,说不尽,功德无量无边,值得我们学习!

欢迎关注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公众号“觉悟号”,做智慧的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