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当代净土宗泰斗 苏州灵岩山寺明学长老往生 世寿94岁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2016年12月2日22点,净土宗巨匠上明下学老和尚于苏州灵岩山寺庄严圆寂,世寿93岁,僧腊68年,戒腊68载。

明学长老德相(资料图)

明学长老生前礼佛拈香

明学长老生前

2015年住院时候的照片,从照片中不难发现,身体违和的明学长老依旧勇猛精进,手不离佛经,依旧念佛诵经!(资料图)

2016年12月2日22点,净土宗巨匠上明下学老和尚于苏州灵岩山寺庄严圆寂,世寿94岁,僧腊69年,戒腊69载。一代高僧,圆寂西归,一时噩耗传来,四众哀恸海天同悲。老和尚一生荷担如来家业,勤勉精进,禅风凌厉毫不拖泥带水。祈愿长老不舍众生,乘愿再来,度脱更多娑婆众生,南无阿弥陀佛!

明学长老大事记

1923年出生于浙江湖州。

1947年8月离开家乡到灵岩山寺修持念佛法门。

1948年农历二月,依普陀山三圣堂真达老和尚出家,同年在南京宝华山受比丘戒。

1949年4月至11月福州舍利院拜慈舟法师学戒律。

1956年9月至1959年7月,在北京中国佛学院就读,毕业后仍回灵岩山寺任监院。“文革”浩劫期间,灵岩山寺遭破坏,佛像被毁,明学法师被下放到苏州天平果园劳动。

1978年11月,中国佛协赵朴初居士专程上灵岩山寺视察,提出要恢复灵岩山寺,不久苏州市政府将灵岩山寺归还佛教界管理。

1979年底,明学法师回到梦魂萦绕的灵岩山寺。主持灵岩山寺的维修建设和教务活动,一九八零年冬,明学法师升任灵岩山寺方丈,并于12月创办了中国佛学院灵岩山分院。为重振十方专修净土道场的雄风,明学法师继承了印光法师制订的寺规,并加以发展,并予一九八一年制订了《灵岩山寺共住规约》,得到了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的充分肯定。明学法师严格按《共住规约》要求僧众,他自己则恪守规矩,几十年如一日,将全寺僧众视作兄弟,不分亲疏,故大家对他非常恭敬。他在弘扬净土法门,发展中国悠久的佛教事业中作出了贡献。一九七九年底,明学法师一九八三年当选为苏州市人大代表,一九八八年被推举为江苏省佛教协会副会长,一九九四年被推举为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副主席,一九九八年一月被推举为江苏省政协委员,一九九八年七月当选为苏州市佛教协会会长,二零零三年一月当选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江苏省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教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会议4月19日在北京开幕,明学长老当选中佛协新一届咨议委员会主席。

“文革”期间,明学法师被下放劳动期间,一直坚持佛教修持,离庙不离山,心系寺庙,是苏州市颇孚众望的法师之一,被苏州市政府请出住持灵岩山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得到恢复和落实,苏州市政府将灵岩山寺等三所寺庙归还佛教,并于一九八零年元旦恢复开放,这在全国寺庙中落实政策是最早的。

明学长老曾说,人生最痛苦的是争名夺利,一个人往往会因争名逐利而荒废道业,甚至走上邪路。长老曾教导年轻僧伽出家人只要真心修持,该有的自然会有。若福德因缘不具足,你想得到的东西,求也求不来。

身为名寺方丈的明学长老,虽然担任的职务甚多,但长老却把这些名誉、地位视之如“空中楼阁”,绝不萦怀。他在寺内或外出,常有人给他供养红包,若据为己有也无人过问,然而他却分文不动,全部上缴库房。

明学长老:只要穿上僧服就不会再脱下来

苏州古城以西,太湖以东,一座千年宝刹香火不熄,这便是灵岩山寺。从古老的东晋时期,西域而来的智积菩萨开山建寺,直到民国初年净土十三祖印光大师在此卓锡弘法,前后几千年的时间中,灵岩山寺在中国佛教发展与传承中,担当了重要的历史任务。

九旬高龄的明学长老,与这座承载着太多记忆的灵岩山寺,有着甚深的因缘。

只要穿上僧服,就不想再脱下来!

【灵岩,乃天造地设之圣道场地。得最胜之地,方可宏最胜之道。建非常之事,必须待非常之人。虽否极泰来,属于天运。而革故鼎新,实赖人为。——印光大师《灵岩寺永作十方专修净土道场及此次建筑功德碑记》】

“您让我换僧服,我穿上就不会再脱下来!”

当“文革”期间在苏州太平果园“劳动改造”的明学长老,见到来苏州灵岩山视察的赵朴初老居士时,说了这样的话。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1978年11月,赵朴老从北京前往苏州灵岩山,目的是为了恢复灵岩山寺,他要请“文革”期间下放到农村劳动的明学长老,重新回寺里主持工作。由于明学长老是国家恢复宗教政策后,苏州第一批重新换上僧装的出家人之一。他生怕再次被迫脱下僧服,所以向赵朴老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稍后,在赵朴老的努力下,苏州市政府即将灵岩山寺归还给苏州佛教界管理,苏州佛教从此进入了新的一页。

1979年底,明学长老正式返回梦魂牵绕的灵岩山。对于他来说,这次算是第三次回到灵岩山寺了。

明学长老第一次“回”到灵岩山寺,也就是初次来寺里,是在1947年,当时印光大师已经往生7个年头了。大师住世时,曾经念大悲咒加持了一大缸米,准备留给后人作为结缘之用。

明学长老第一次来到灵岩山寺的时候,还是一位在家居士,名为冯祖慎,这时候他已经25岁。按照老家浙江湖州的习俗,这么大年龄应该是早就成家立业了,但是他是一个例外。

明学长老是带着重病来到寺里的。他所患的病,是当时被视为痨症的“肺结核”。他希望在这里皈依三宝,念佛求生极乐,可是万万没想到,自从吃了印祖加持过的大悲米之后,竟然病情日渐转好,不久痊愈。

当时灵岩山寺的方丈是妙真老和尚,便对他说:“你不要谢谢老法师(印光大师)?”

“肯定要谢的!”明学长老感恩地回答。

“你打算怎么谢啊?光嘴巴说谢不行。你年龄不小了,就做个和尚吧!”妙真老和尚说。于是他欣然应允。这便是明学长老童贞出家的不可思议因缘。时值1948年。

按照印光大师制订的“五条规约”,灵岩山寺不允许剃度沙弥,方丈也不准收受弟子。于是妙真老和尚就介绍他到普陀山三圣堂,依真达老和尚剃度出家。同年,明学长老前往宝华山受比丘戒。

明学长老第二次返回灵岩山寺,是在1959年。这时候,他已经从北京的中国佛学院毕业,由于寺里缺人,就被请了回来。回来之后,被任命为灵岩山寺监院。

世事无常。1968年“文革”开始后,中国佛教和僧人,共同走入了十年浩劫的历史绝境。

所以,当还在苏州太平果园劳动的明学长老,突然受到赵朴老的接见,又听到他可以再一次返回灵岩山寺时,激动之余还翻涌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心情——毕竟佛恩浩荡、祖师加被,坚定的信仰终于换来了法脉续传的春天。可知,苏州佛教乃至中国佛教迎来的这崭新的时期,是无数被迫劳动改造、忍辱负重的出家人期盼已久的美好愿望。

“请你回来,就是为了让你重新披上僧袍,就是为了让你恢复、住持灵岩山寺净宗道场。”赵朴老对明学长老的殷重希望溢于言表。

[责任编辑:于发文 PFO005]

责任编辑:于发文 PFO00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