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揭秘非法放生产业链:无异于杀生 甚至更可怕


来源:法制晚报

近几天来,怀柔汤河口镇山林里出现数百只狐狸和貉一事,引发持续关注。《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截至今天上午,抓捕队已经捕获蓝狐和貉百余只,其中部分被发现时已死亡。目前,森林警方正在追查进行非法放生的人员。

在爱鸟周活动中,志愿者们放飞了被救助的猛禽(图片来源:法制晚报 摄影:杨益)

近几天来,怀柔汤河口镇山林里出现数百只狐狸和貉一事,引发持续关注。《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到,截至4月11日上午,抓捕队已经捕获蓝狐和貉百余只,其中部分被发现时已死亡。目前,森林警方正在追查进行非法放生的人员。

剃度于北京佑胜教寺的大容法师告诉记者,有人借助放生敛财,希望放生者在寺庙的主持下放生。而动物保护专家、公益组织绿野方舟负责人于凤琴曾专门就放生一事撰文,反思近年来流行起来的放生行为。她表示,放生古已有之,那时人们就认识到,放生不如不捕生,放生不如从源头上去护生。

进展

已捕获百余只蓝狐、貉仍在追查来源

今天上午,记者从怀柔森林公安处一工作人员处获悉,目前森林公安仍在带领工人到放生地附近的山上捕捉放生的狐狸和貉,截至今天上午记者发稿时,已经捕捉100多只,后续还会进行此项工作。

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0多天前最初接到一名村民反映,说是家中的鸡被狐狸咬死,目前从汇总的情况来看,有不止一家农户遭受损失。因这些蓝狐为人工养殖,不属于真正的野生动物,这些损失只能由放生者承担。目前,还在加紧查找狐狸和貉的来源。

“我们家养鸡就是为了卖柴鸡蛋,赚点零花钱。”汤河口镇汤河口村李梦(化名)女士说,家中原先总共有50余只柴鸡,10多天下来,被狐狸骚扰攻击后,至少发现了六七只死鸡,还有一些鸡不知去向,目前剩余二三十只,“我们无缘无故遭受损失,到底该由谁来赔偿呢?”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周甲德律师说,如果政府有关部门能够证实这些动物确实属于放生行为产生的,而放生的又不属于我国法律规定中的野生动物,这种非法放生行为对环境和农户造成的损害,由放生者承担赔偿责任。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及时查找放生者,为农户减少损失。

揭秘

放生催生野生动物产业链

动物保护专家、公益组织绿野方舟负责人于凤琴女士曾经在鸟类市场做过调查,有些居士为了完成自己放生动物的心愿,与鸟类经营者预订下需要的喜鹊,而经营者则根据市场的需求,向那些捕鸟的人下达订单。

此后,捕鸟者会按订单去捕捉所需要的喜鹊,然后将捕捉到的喜鹊送到鸟市,鸟类经营者便把喜鹊卖给居士。

如此往复循环,形成了这样一条恶性循环的产业链。

很显然,这是由放生而催生的一条新型产业链。

于女士说,反过来再分析这条产业链,放生者完成了心愿,捕捉者用猎物换得了金钱,经营者也获得了利益,而倒霉的自然是那些野生动物了。这样周而复始,有很多的野生动物在捕捉者的圈套、夹子、诱惑中受伤或是丧生,这样的放生不仅达不到“放生”之目的,在某种意义上还间接地造成了杀生。

于女士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几年前,也有居士从一养鹿人手中买得几十只梅花鹿,送到内蒙古野外去放生,放生者前脚走,捕杀者后脚便到了。因这些鹿都是在人工驯养状态下长大的,它们的警惕性比野生梅花鹿要小得多,同时在野外的生存能力也很低下,一旦遇到天敌(包括偷猎者)与恶劣气候,它们毫无抵抗能力。将这种梅花鹿放生,无异于杀生,甚至比杀生还要可怕。“因为,这些梅花鹿招来的偷猎者还会使其它动物遭殃。”

随意放生导致外来物种入侵

于凤琴女士说,在大自然中,物种之间都是在相对固定的土地上,相互依存相互制约而共生共长,共同维护着这条生物链条。当一个物种离开了它所生存的领地来到另一个陌生环境时,大多会有两种结局,一是不能适应新环境而死去,二就是以超强的生存能力而在异地无限强盛。

如植物界的初来物种水葫芦、大米草、紫茎泽兰等,它们从异国他乡来到中国后,便在肆意欺压本土植物的同时疯狂生长,严重地破坏了本土的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

动物也是一样,以红耳龟(又名巴西龟)为例,这些本来生长于美国佛罗里达州憨态可掬的红耳龟,曾是许多人家中的宠物,然而鲜为人知的是,它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世界最危险的100个入侵物种之一,成为全球“通缉犯”。

于女士告诉记者,要使这些被放生的动物重获新生,至少得满足三个条件:动物本身能够适应放生地的环境和气候;放生地有其足够的食物源;所放生的物种不是外来物种入侵,不会对本土物种造成伤害。在满足这些条件之后,还要看所放生的动物本身的身体条件如何,如果是受了伤的一定要将其调养好才能够去放生。

数千个放生群体的行为大部分无佛家主持

剃度于北京佑胜教寺、经常向信众指导正确放生的大容法师告诉记者,北京存在数千个大大小小的放生群体,这些群体的放生行为大部分没有佛家弟子主持,属于私下放生。一些放生者主持放生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不少人可能有慈悲心,但是并没有时间去做救助生物这样的事情,于是看到别人在微信圈子里说要进行放生,就有不少人捐钱。”大容法师说,至于这种放生最后的结果是什么,就很难说了。

大容法师说,放生的最初目的其实是救助,寺院的僧人一般都有放生经验,懂得如何放生,放生何种动物。经常有人将鳄鱼龟、巴西龟等进行放生,由于这些动物都是外来物种,这些生物放生后可能会对放生水域产生严重危害。“以前经常有放生鸟类的现象,经过媒体曝光,对鸟类的捕捉和贩卖均不合法,所以寺庙在尽量减少对这些鸟类购买放生,只有见到了受伤的或者其他特殊情况下的鸟类,才会救助放生。”大容法师说,正规的放生要在综合考虑环境、地域、生存等多种因素后,找到合适的放生地进行。

法师表示,放生本该是佛家弟子所为,农历每月的第一个周六,一般为放生的日子,不少寺院内还有放生池,专门为放生者准备。要是有人真想参与放生,应该找到寺院,合规合法放生。

相关新闻

正规放生什么样?

可追踪研究鸟类活动

非法放生会带来伤害,那么正规放生是什么样子呢?近日,记者在本市“助力候鸟迁徙”观鸟行活动暨第三十四届“爱鸟周”活动上看到,志愿者们放飞了由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救护康复的野生鸟类红隼、猎隼、苍鹰各1只。

记者发现,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为猎隼佩戴了卫星跟踪设备,这是为了跟踪研究这些鸟类的活动规律而装的,也能跟踪保护这些鸟类。自2005年以来,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共救护各类野生动物300余种,40000余只(条),野生动物成功救护放归率达到55%以上。这样的放生是在科学指导和追踪调查下进行的。另外记者了解到,为提高对伤病野生动物救护收容的效率,在“十三五”期间,全市还将增加10处野生动物救护站点。

同时会上还启动了北京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标识征集活动,最终获选作品将给予3000元现金奖励;入围作品给予5000元现金奖励,颁发荣誉证书。

具体要求可登录北京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网站(http: //www.bwrrc.com)或首都园林绿化政务(http://www.bjyl.gov.cn)查看。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标签:放生 产业链 杀伤 狐狸 怀柔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