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盛世真言之四:大愿终圆满!中华唐密回来了


来源:凤凰网佛教

宽旭法师将真言宗回传的心愿由来已久。早在1997任青龙寺住持时,就发下大愿学习密法,要使纯正的唐密回传到祖庭。

文/吴言生

编者按:目前,随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全面振兴,中国当代唐密复兴的帷幕在神州大地正庄严隆重地开启。那么,什么是唐密?唐密法脉在历史上为什么曾经失传?民国时期轰轰烈烈的唐密回传热潮为什么悄然落幕?当代密法传承中有哪些乱象?唐密复兴第一代阿阇梨有着怎样的求法历程?唐密回归后祖庭有哪些新气象?唐密要全面复兴必须解决哪些问题?凤凰网佛教将陆续编发陕西师范大学佛教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吴言生教授的系列文章《盛世真言:中国当代唐密复兴热》,吴言生教授系统梳理了中国当代唐密复兴热的历史原因及发展现状,那么,现在就让我们一起,走进“真言乘”的世界,探秘唐密,绽放喜悦。

你从凡夫到成佛,就完成了庄严的灌顶;

你能量充满喜悦绽放,就成就了自己的本尊;

你举手下足的修行之处,就是神圣的坛城。

----题记

不论是在民国的唐密复兴热潮中,还是在当今的唐密传承活动中,在繁华似锦热闹喧阗的现象的背后,都存在着先天不足,这就是传法者的身份、所传密法的坛场,都与真言宗祖庭相疏离。离开了真言宗祖庭的密法传授,不论曾经形成了怎样的规模,引起了怎样的关注,仍然显得底蕴不深,血统不纯。与真言宗祖庭无关的密法传承,从法脉的传承上来看,只是出身草泽的野蛮生长。当代密法传承中涌现了一批自封的“唐密传人”,有的在其网站上打出“中华唐密”的旗号。但试想在当今的中国大陆一个远离了真言宗祖庭的“唐密”,一个一味自我包装的“唐密”,在法脉上很难成为真正的“中华唐密”。

中国汉传佛教有八大宗派,其中六大宗派的祖庭都在西安。大兴善寺、青龙寺,就是汉传佛教密宗——真言宗的祖庭。

大兴善寺(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大兴善寺吕彬)

大兴善寺在长安城南,始建于公元226年,至今已有1700余年,在隋唐时是皇家寺院。隋文帝在位时大力推行佛教,在大兴善寺建国立译经馆,使它成为隋朝佛经翻译的中心。文帝开皇(581—600)年间,印度僧人那连提黎耶舍,阇那崛多和达摩笈多三人在此译经,对中国佛经翻译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被后人尊称为“开皇三大士”。开皇三大士翻译的佛经中,就有数量众多的密教典籍。到了唐玄宗开元年间(713~741),三位印度僧人善无畏、不空和金刚智来到中国,以大兴善寺为中心翻译经典,传播密教,创立了汉传佛教真言宗,成为中国佛教八大宗派之一,被后人尊称为“开元三大士”。

青龙寺纪念空海法师向惠果大师求法的雕像(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大兴善寺吕彬)

青龙寺位于西安风景优美的乐游原上,是唐代密宗大师惠果阿阇梨的长期驻锡弘法之地。公元805年,弘法大师空海在此向惠果阿阇梨求得密法,回到日本后弘传,成为日本真言宗的开山祖师,青龙寺成了日本真言宗的祖庭。据日本方面统计,日本真言宗信徒有将近1600万。真言宗影响着日本的普通百姓,甚至政界、经济界高层人士。每年日本都有很多佛教团、居士团前来大兴善寺、青龙寺朝拜。出于对祖庭的感恩,日本佛教界把品相最好的各种樱花敬献给青龙寺,每年春天青龙寺樱花盛开,繁盛似锦,成为乐游原上的一大盛景。

大兴善寺、青龙寺,作为真言宗祖庭,从坛城的意义上来说,对真言宗而言,是极为神圣的存在。一座寺院,本身就是一座文化的坛城,它的丰富的文化积淀和厚重的佛教气韵,穿越千年,一直散发着强大的摄受力。真言宗的弘扬,如果离开了这两座根本道场,就失去了最有力量的坛城。而相对于这两座根本道场而言,其他场所的摄受力、感召力、公信力、影响力,都很难与之同日而语。离开了这两座祖庭寺院来弘扬唐密,就很难说是春潮澎湃,而有可能成为暗流涌动了。

自从唐密在晚唐渐趋式微后,大兴善寺、青龙寺伫立在千年的风雨沧桑中,一直在等待着复兴的机缘。1200之前的公元805年,空海大师在此向惠果阿阇梨求得密法,回到日本弘传。1200年之后的公元2015年,唐密回传到祖庭的机缘终于到来。唐密在日本得以完好保存,并反哺华夏,这早在当年七祖惠果阿阇梨的预料之中。唐密是中国佛教的瑰宝,在当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面复兴的趋势下它的复兴势在必然。赵朴老生前曾赞叹唐密博大精深,并主张在因缘具足时要恢复唐密,现在这个因缘终于圆满具足了!大兴寺、青龙寺方丈宽旭法师,就是以真言宗祖庭方丈的身份成功接续了唐密并使其重回祖庭的第一人。

宽旭法师在大兴善寺传授四加行(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大兴善寺吕彬)

宽旭法师将真言宗回传的心愿由来已久。早在1997任青龙寺住持时,就发下大愿学习密法,要使纯正的唐密回传到祖庭。2008 年,宽旭法师任大兴善寺住持,2011 年,宽旭法师荣膺大兴善寺方丈,实现这一大愿的机缘渐趋成熟。2015年,宽旭法师在高野山参加空海大师开创高野山道场1200周年纪念法会时,依稀听到了惠果大师的预言穿越时空而来:日后一定会有中国人将唐密重新回传到中国!回传到中国!回传到中国!从那一刻起,宽旭法师就萌生了东渡求法,使唐密回传祖庭的愿望。回到大陆后,宽旭法师焚香发愿,毅然东渡。殊胜的因缘,成就了这一胜事:

2015年5月,宽旭法师赴高野山作修法准备;2016年1月,在高野山管长中西启宝大阿阇梨门下“得度”。2016年5月,在日本高野山集中学习。日本真言宗对来自真言宗根本道场的宽旭法师非常重视,安排莲花定院真言宗宗务总长添田隆昭亲自传法。考虑到大兴善寺、青龙寺的历史地位,添田隆昭用梵文发音传授密法,这种发音在整个日本已经没有几个人熟悉了。此后,宽旭法师严格按照密法次第,精勤修习。先是在1周时间内受戒,又经过21天的四度加行前行,再经历整整100天的四度加行正行的修习,掌握了十八道、金刚界、胎藏界、护摩等所有的咒语、手印。四度加行有四个法,咒语有300多条,手印有180多个,宽旭法师悉数掌握。2016年11月3日,得授传法阿阇梨位灌顶。

宽旭法师在金刚峰寺惠果阿阇梨像前合影留念(图片来源:凤凰网佛教 摄影:大兴善寺)

宽旭法师从2015年12月前往日本求学,克服了中日佛教差异和语言隔膜,艰苦修行。学法期间,各种教相、事相的科目安排非常紧密,每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宽旭法师在高野山从最普通的僧人做起,精进刻苦地修学。夜以继日,坚持不懈,终于得到了传法阿阇梨位灌顶,以真言宗祖庭方丈的身份,成功接续了在中国失传千年的真言宗法脉,使源于中国的唐密重新回到了祖庭,完成了中国佛教界自民国以来复兴唐密的百年宏愿。

“到现在一想起在高野山学习的情景,都充满了敬畏与感动!学习密法是一件极其艰苦的事,需要付出辛勤的汗水。整个学习期间,不仅不可以缺习一天的修行,连一堂功课也不能拉下,真是辛苦到了极致。但今天想起来,越是辛苦,收获就越大!”正是有了这一段极其艰苦的修行生活的砥砺磨炼,宽旭阿阇梨终于学有所成,得到了高野山的一致认可,满载而归,唐密再度回传到到唐密祖庭,回传到了华夏大地。

虽然宽旭阿阇梨是在高野山将真言宗法脉接回到中国,但高野山只是作为真言宗流传弘扬的载体,从中国佛教八宗的祖庭地位而言,真言宗即唐密的真正源头仍然是在大兴善寺和青龙寺,只有它们才是唐密最根本的道场。当年惠果阿阇梨把两部大法倾囊相授给空海阿阇梨,如今高野山又把唐密法义倾囊相授给宽旭阿阇梨,这既是唐密回传的一大盛事,也是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一大盛事。唐密在大兴善寺、青龙寺的复兴,意味着唐密法脉在汉地断了一千多年后,在它的祖庭在根本道场再一次得到接续和复兴。宽旭法师东渡求法,让失传千年后的唐密重新回到了祖庭,弥补了唐密祖庭密法断失千年的遗憾,在唐密的复兴史上堪称是里程碑式的事件,唐密的复兴在中国大陆已经正式庄严地拉开了帷幕,宽旭法师也因此而成为重兴唐密的第一代阿阇梨。

相关链接:

盛世真言之一:中国唐密传承的前世今生

盛世真言之二:民国时期唐密的走红及走衰

盛世真言之三:“唐密传人”井喷后的尴尬

[责任编辑:徐上杰 PFO012]

责任编辑:徐上杰 PFO01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