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佛教史上的今天:离欲老和尚安详示寂


来源:凤凰网佛教综合

离欲老和尚一生不求功名利禄,在偏僻的山乡埋头修行,生活简朴,自耕自食,道风严峻。老和尚还有一套精湛的医术,为当地人们医好不少疑难杂症,很有传奇色彩。临终之前非常清醒,从容交待善后事项,端坐示寂。

离欲老和尚(图片来源:资料图片)

2018年4月17日,离欲老和尚圆寂纪念日。

离欲老和尚,当今一代高僧,一生不求功名利禄,在偏僻的山乡埋头修行,生活简朴,自耕自食,道风严峻。老和尚还有一套精湛的医术,为当地人们医好不少疑难杂症,很有传奇色彩。1992年4月17日凌晨5时在四川乐至报国寺圆寂。老和尚临终之前非常清醒,从容交待善后事项,端坐示寂。当时异香满室,老和尚面貌如生,肢体柔软。

关于离欲老和尚的年龄,离欲老和尚的墓碑上刻着“世寿107岁”,这是老和尚生前说的。根据四川乐至县佛教界人士赴合川、射洪县等地调查的结果表明,离欲老和尚确切生年应为同治七年即1868年,终年应为124岁。

离欲老和尚,俗名侯喻君,四川合川泥溪乡人。秉性刚毅,智慧过人。15岁时因家道衰落,一贫如洗。一日在姑母家偶然阅读《金刚经》,顿有所悟。发出尘之志,离家访道。拜川东著名道士刘银子为师,精修丹法,得道后云游四方。1922年,得知四川射洪县东山寺有一位高僧本空禅师,舍道学佛专程去东山寺。

进了山门,恭敬地向出家人打听到师父在家,并按所指向或朝师父住处走去,刚转过楼廊,便听到朗朗诵经之声,轻轻走近细听,乃诵的是《金刚经》,他不由自主地伏地跪拜。

此时,本空禅师正诵到:“世尊,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突然停止说道:“够了,够了,你就叫离欲吧!”

喻君得法名立即叩谢师父,顶礼三拜。从此,便在东山寺深入经藏,潜心修行。

1930年,离欲外出参访,他身着破衲衣,背负烂蒲团,行至乐至县报国寺挂单。这时报国寺正在举办观音法会,四众云集,热闹非常。离欲对知客僧声称自己是个穷和尚,别无供养,愿在殿上打坐七天七夜,陪伴菩萨。知客僧不大相信,信众也以为是妄人妄语,法会的会首谢某说:“你如果真能打坐七天七夜,不吃不喝,我愿拜你为师,留你当住持。否则赶出山门!”离欲颔首,开始在殿侧打坐,谢某并派人监视。离欲入定三天,会上众人大惊,会首及信众当即争相礼拜皈依。

离欲依法化度,广结善缘,护法居士及会首谢某公议,礼请离欲为报国寺住持。当时,报国寺因长年失修,殿堂陈旧,佛、菩萨金像剥落。离欲积极筹募资金,进行修复。观音殿、藏经楼、东西丈室、楼廊等,逐渐恢复起来,形成初具规模。数年之间,报国寺焕然一新。

离欲老和尚是1992年4月17日圆寂的,早在1991年6月,他已向江昌缘居士预告:“这个寺庙,要找一个居士来当家;找到接班的人以后,我就要走了。”1992年春节前夕,老和尚叫李仁杰用红纸写“方丈寮”三个大字,他亲自看着将它贴在客堂内室靠左的那间木屋门坊上面。李满以为老和尚要迁新居,便问:“师父,您哪天搬过来?”“我不搬过来,是新方丈来住。”李好奇地问:“是哪一位?”老和尚神秘一笑:“你以后就晓得了。”李心想“天机不可泄漏”不便再问下去。

春节刚过,老和尚吩咐释昌度去新繁县,叫伍居士来做25套白衣白帽。僧众感到奇怪,试探地问道:“师父,这白衣白帽,做来有啥用场?”“用不着你们管!” 老和尚不作正面回答。问的人多了,老和尚找个理由:“用来冲喜!”阳春三月,日丽风和,报国禅院,柳条轻摇,松林碧绿,钟罄和雅,静谧清幽。谁能料到三月十四日那天,老和尚突然叫李仁杰记录他口述电报:“成都文殊院佛协志编室张妙首:我病危,寺庙有重大事情商议,希你与冯学成速来!乐至报国寺离欲电。”并叫李德全居士加急发出。什么“病危”明明神清气朗,视听聪明嘛!

当天,上人在房内散步,安定如常,吃了四片雪梨后,对潘近仁、王义几位居士说:“你们都到了,张妙首也该拢了。”接着,老和尚端坐在木椅上,郑重严肃地向大家交代了几件大事,第三件他讲:“寺庙的接班人张妙首,法名昌臻,……立即披剃,……。”众人急问:“哪个叫张妙首?” 老和尚告诉大家:“……明天就要来,由他住持报国寺,你们对待他,一定要象对待我一样好,把报国寺办得更加兴旺。”一贯少言寡语的离欲老和尚,这些话,当晚竟说了好几遍。

离欲老和尚平时是一个人睡,那天晚上,却叫侍者释昌戒在他床上睡。睡至半夜,老和尚多次问侍者:“好多钟(点)了”当侍者回答:“快到四点半”时,老和尚清醒地说:“差不多了。”这时,他让侍者扶他坐在床沿上,他口中反复念着:“人人平安!家家平安!”凌晨5点,上人突然发出痰鸣声,潘近仁进屋见状,急请邓医生来摸脉,邓医生诊脉后,断定“老和尚已经走了。”只见老和尚身子稳稳当当地坐在床沿,双手放在膝盖上,就这样平静安详地坐化了。僧众闻讯,急进寮房参拜,打钟上殿,齐为老和尚念佛。此时空中雷声大作,似天乐高奏,阵雨哗哗降落,似天女散花。第七天,进行安葬,离欲老和尚的遗体仍然十分柔软,肌肉还有弹性,停放在祖堂里一直异香不散,前来祭奠的人群云集报国寺。

离欲老和尚圆寂不久,大雄宝殿旁边那棵大榕树上一根粗大的树干,掉了下来。说来很奇怪,树干不往其他方向倒,却朝西方坠落,因为向东掉下会砸坏木房,向南掉下会压坏鼓楼,向北掉下会撞坏大雄宝殿,而向西下坠,恰恰在空地上;可是,这空地是寺内主要的人行干道哇,掉下来不是要造成人身伤亡吗?没有伤着任何一个人,因为,枯干选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掉在大路上。人有灵性,鸟兽虫鱼,山川水石,有情无情,皆有灵性,报国寺的树木更有灵性,爱护大自然,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人类自身。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