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百岁老僧病情加重企图自杀 三位菩萨入梦劝解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三年之前病情加重,痛苦到已不能忍受,因此正法藏对人生感到厌倦,企图绝食自杀。没想到当夜正法藏就在梦中见到三位天人。

编者按:今天这篇文章,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改编,主人公是戒贤论师,也是玄奘法师在那烂陀寺之导师。戒贤论师德高望重,也富有传奇性。玄奘法师跟随论师精研佛法,最终获得极高成就,戒贤论师功不可没。

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据《大唐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记载,玄奘法师在印度取经时,每到一处圣地都会虔诚礼拜,抵达佛成道圣地时,看到弥勒菩萨所造佛成道像,至诚顶礼,五体投地,悲哀懊恼,感伤不已:“佛成道时,我不知沦落哪一道。直到现在像法时代,才有机缘到此礼拜!”于是法师在此地逗留八九天,附近圣迹已一一礼拜过。

到第十天,那烂陀寺派四位大德前来迎接他,玄奘法师就与他们一起前往那烂陀寺。途径大目犍连尊者故里,玄奘法师在此用餐,其后即有二百多名僧众和一千多信众,手持香花、幢幡、宝盖前来迎请,赞叹围绕,一直送到那烂陀寺为止。此时寺中已集合寺众在门前等候欢迎,互相引见之后,大众相随入寺。寺方特别预先安置一个床座,恭请玄奘法师升座。大众就座之后,维那就击犍椎,宣告玄奘法师就此住寺。

那烂陀寺选出二十位善解经律、威仪整齐的中年僧徒,陪同玄奘法师去参见正法藏,就是寺主戒贤论师。在那烂陀寺所有僧众中,戒贤论师德行最高也最受人敬重。据《佛祖历代通载》等史籍记载,戒贤论师当年已一百零六岁(一说已一百六十岁),大众由于尊重,不敢直呼其名,都尊称他为“正法藏”。玄奘法师也是仰慕已久,能够有缘晋见,真是百感交集。见到戒贤论师之后,玄奘法师依照印度拜师大礼,膝行肘步,鸣足顶礼,问候赞叹,遵行弟子礼节完毕,戒贤论师令人广设床座,让玄奘法师及寺中众僧就座。

就座之后,戒贤论师就问玄奘法师从哪里来,玄奘法师合掌恭敬回答:“弟子从大唐国来此,依止师父学《瑜伽论》。”没想到戒贤论师听完这句话,顿时热泪盈眶,又把弟子觉贤叫来,他是论师俗家侄子,也已七十多岁,博通经论,擅于词令。戒贤论师吩咐他说:“你可以为大家略说我三年前患病经过。”觉贤听到嘱咐,也忍不住热泪盈眶,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述说这段希有因缘:

“正法藏原来患风病,每当发作之时,手脚关节就像火烧刀割一样痛苦,时好时发,拖延二十多年。三年之前病情加重,痛苦到已不能忍受,因此正法藏对人生感到厌倦,企图绝食自杀。没想到当夜正法藏就在梦中见到三位天人,一位是黄金色,一位是琉璃色,一位是白银色,全都端正庄严、雍穆非凡。金色天人正色告诫:‘你想舍弃这个色身?经上只说身是苦本,却没教人自绝。你在过去世中,曾经当过国王,却使国中人民遭受许多痛苦,所以才会招感这等苦报。现在你应省察宿世罪业,至心忏悔,甘心忍受,广宣经论,罪业自然消灭。如果只是厌世自杀,苦报还是不会了结。’正法藏听完这番话,至诚礼拜忏悔。金色天人指着琉璃色天人说:‘你可知道?这一位是观音菩萨。’又指着银白色天人:‘这一位是弥勒菩萨。’正法藏马上顶礼弥勒菩萨说:‘戒贤常想来世能投生到菩萨旁边,不知能否达成这个愿望?’弥勒菩萨回答:‘假如你能弘扬佛法,就可以在后世实现这个愿望。’金色天人随后自我介绍:‘我是文殊师利菩萨,因见你不是为利益众生而舍身作无谓牺牲,特来劝你。现在应该听我嘱咐,一心弘扬正法,将《瑜伽论》等普及到没有听过之地,你这风病自然会慢慢好起来。三年之后,将有一位大唐僧人,因为爱乐大法,前来拜你为师,你可以安心在这里等他。’正法藏再一次顶礼,感激三位菩萨指点迷津,并且允诺收徒传法,说完抬头,三个天人已经不见。醒来之后,才知是一场梦。从此以后,正法藏身体就慢慢好转,如今业已痊愈。”

在座僧众听后,一致叹为希有,玄奘法师更是悲喜交加,赶忙再度顶礼:“果真如此,弟子当尽最大努力学习,恳请师父慈悲,摄受教诲!”这时戒贤论师又问玄奘法师在途几年,玄奘法师答曰三年,正与戒贤论师梦中所闻相符。

玄奘法师在那烂陀寺住下后,抽出一段时间参访周边圣地,随后回到那烂陀寺,方请戒贤论师讲《瑜伽论》,同时听讲者多达数千人。戒贤论师开题之后,僧团之外有一位婆罗门,忽然大放悲声,随即大笑数声。戒贤论师派人咨询,婆罗门回答说:“我是东印度人,曾在普陀珞珈山观自在菩萨像前发愿成为国王,菩萨为我现身,诃责我说:‘你不要发这等心愿!再过几年,某年某月某日,那烂陀寺戒贤论师为脂那国僧讲解《瑜伽论》,你应前去聆听。若能因此闻法,今后还有可能得见佛陀,又何必当什么国王!’今天我见脂那僧来,大师又为他讲解《瑜伽论》,正与当年菩萨所说相符,所以悲喜交加。”戒贤论师听完婆罗门这番话,就让他在寺中安住,允许他来听法。经过十五个月,戒贤论师讲解完《瑜伽论》,派人将婆罗门送到戒日王处,戒日王封赏婆罗门三座城池。

言归正传,玄奘法师在那烂陀寺听《瑜伽论》三遍,《顺正理论》一遍,《显扬》《对法》二论一遍,《因明》《声明》《集量》等论二遍,《中论》《百论》三遍。至于《俱舍》《婆沙》《六足》《阿毗昙》等论作,因为此前曾在迦湿弥罗诸国听过,在那烂陀寺只是重温并提问请教而已。玄奘法师就这样在那烂陀寺精进听法、学法,最终名扬天竺各地,被大小乘僧众尊为“解脱天”“大乘天”;随后携带无数经论回归中土,直至圆寂之前,译出一千四百多卷经论,名标史册,流芳千古。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