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杨周伟:佛教与“一带一路”新千年文艺复兴


来源:凤凰佛教

编者按:大理崇圣论坛是中国佛教最具影响力的区域性国际论坛之一。2017年9月22日至24日,第七届崇圣论坛在云南大理召开。30余国佛教领袖莅临大会,大理崇圣论坛已经成为亚洲佛教交流、沟通与协同发展的重

编者按:大理崇圣论坛是中国佛教最具影响力的区域性国际论坛之一。2017年9月22日至24日,第七届崇圣论坛在云南大理召开。30余国佛教领袖莅临大会,大理崇圣论坛已经成为亚洲佛教交流、沟通与协同发展的重要平台。云南省社科委员、云南省南诏大理历史文化研究会首席专家杨周伟出席论坛并提交了《“一带一路”下佛教文化在华印文化圈的未来战略构建》的主题论文,杨周伟从中华与印度洋文化圈视角出发, 提出构建“妙香佛国”文化泛亚区域合作圈, 以佛文化整合与重塑亚洲新价值理念模式、以佛的价值观推进全人类福祉的跨世纪进程、以价值理念的生产与渗透形成“一带一路”未来产业革命的推动力、以点燃和推动泛亚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运动。凤凰佛教编辑摘录了杨周伟论文部分观点如下:

构建“妙香佛国”文化泛亚区域合作的四个层面

纵观历史和整个华印文化圈,曾经呈现妙香(佛)国现象的地区主要有北印度十六国地区、东印度孟加拉地区(以波罗王朝为代表)、斯里兰卡、缅甸地区(以骠国、蒲甘王朝为代表)、泰老地区(以素可泰王朝、大城王朝、曼谷王朝、澜沧王国为代表)、西域(以于阗国、龟兹国、高昌国等为代表)、古代西印度地区(含克什米尔)(以犍陀罗国为代表)、不丹及中国的藏区、云南(以大理、西双版纳为代表),日本、朝鲜半岛、越南、柬埔寨、中原及江南(以南朝等为代表)等地区在历史上也不同程度的部分产生过妙香佛国的现象。这一广大区域的范围几乎覆盖了东亚、东南亚、南亚、中亚等地区,大众部与上座部两大部派,梵文经典、巴利文经典、汉文经典、藏文经典、白文经典等一同涌现,并在不同区域、不同时代出现过若干佛教中心和佛教石窟石刻造像群。以云南为例,在南诏大理时形成了以阳苴哶城(今大理洱海西岸)佛教中心、阐鄯城(今昆明)佛教中心、姚州佛教中心、沙溪佛教中心、神河州(今大理洱海东岸)佛教中心、建昌(今四川西昌一带)佛教中心构成的的六大佛教中心及剑川石宝山石窟、金华山毗沙门天王石刻造像、安宁法华寺石窟、挖色高兴石窟石刻、禄劝三台山石刻造像构成的六大佛教石窟造像群。

今天虽然佛教文化圈相对古代兴盛之时,其范围大大收缩,但在今日多元、包容、开放的世界,其佛教文化已辐射五洲,佛教哲学和理念、佛教养生、佛教文化旅游、佛教艺术与建筑等覆盖着世界的每一角落,我们研究佛教、传承佛教,对世人来说在今天更大的不是以宗教为目的和追求,而是以博大精深的佛教文化为源泉,普世、普渡,让人的内心和社会以菩提智慧为修行,改良和改善内心、社会与生态的内外环境,让世界更为和谐,让区域更为发展,让人类得到更多的福祉。

今天文化遗产的保护开发、文化旅游产业的拓展和创新、城市区域的对外开放和合作,在“一路一带” “中孟印缅经济走廊”、中国—东南亚与中国—南亚地区合作的国家战略平台下,应更加重视和合理布局,发展具有国际性、大区域合作的宗教文化旅游其相关文化产业、社会区域合作、文化研究传承共进。笔者在相应区域和历史的阐述基础上提出构建妙香(佛)国泛亚区域合作战略圈,并在四个层面上进行规划实施: 

一是建立南亚次大陆(尼泊尔、印度、斯里兰卡、不丹等)—云南—中南半岛(泰国、缅甸、老挝、越南、柬埔寨)宗教文化旅游合作圈;

二是建立尼泊尔加德满都—不丹廷布—印度阿格拉、勒克瑙、巴特那、瓦拉纳西等—斯里兰卡康提、科伦坡—缅甸曼德勒、仰光—云南大理、景洪、瑞丽、芒市、香格里拉—泰国清迈、大城、素可泰、曼谷—老挝万象、琅勃拉邦等多边城市宗教文化旅游合作及“妙香(佛)国绿色旅游经济走廊,进行旅游线路和相关资源产业开发等;

三是建立佛教圣地资源保护开发合作共同体,蓝毗尼、菩提伽耶、鹿野苑、王舍城、那烂陀、拘尸那迦、舍卫城等文化遗址—大理佛国文化遗产区(泛指点苍山灵鹫区、洱海东岸民俗宗教保护区、鸡足山佛教圣地区、剑川沙溪古镇和石宝山佛教石窟区、祥云水目山佛教胜地等)—西双版纳、德宏上座部佛教传承旅游胜地区—藏传佛教圣地文化区——泰国佛教城市胜地区等,从文物考古研究、遗址保护、文化和旅游产业开发与合作等方面进行实施;

四是建立华氏城(孔雀王朝都城,今巴特那)、曲女城(戒日王朝都城,今勒克瑙境内)、阿格拉—大理市(太和城、阳苴哶城、大厘城三都城遗址)、巍山古城,王舍城(摩揭陀国早期都城)、舍卫城(舍卫国都城)—巄玗图城(蒙舍诏都邑、登台郡王府治,今巍山县境内)、大勃弄(古昆弥白子国都,今祥云县大波那)、白崖城(古白子国都,今弥渡县境内),贝拿勒斯城(今瓦拉纳西)—沙溪古镇(今剑川县境内)、诺邓古村(今云龙县境内),菩提伽耶、拘尸那迦、蓝毗尼、鹿野苑、那烂陀、拘尸那迦—崇圣寺三塔、剑川石宝山石窟、鸡足山、水目山、巍宝山等点对点的项目型、单体型合作体系。

以佛文化为切入,以华印文化圈为区域,整合与重塑亚洲新价值理念模式

欧洲文艺复兴之后,西方走向强大,近现代西方诸国成为世界强权,随着西方的“民主与强权政治”、跨国垄断经济、宗教文化模式向亚非拉等世界扩张,对该地区一切定义权和控制性话语权,也牢牢掌握在西方手里,这种表现在近现代的华印文化圈中尤其突出。从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中叶的一百多年里,华印文化圈中的中国、印度、日本及东南亚、西亚和东非各国和地区都被动性的掀起了民族复兴运动,以西方价值观和理念来改变落后的现状,学习一切“西方”的模式与先进,在20世纪中叶后一些亚洲崛起的新兴力量如中国、印度、新加坡、日本、韩国、马来西亚、泰国、印尼等以各自国情和时代背景为基础的亚洲价值观和发展模式,主动性、区域性、民族性的产生与掀起。在港台与海外的华人世界新儒家价值观也在孕育而生,然而要实现亚洲真正的复兴,必须站在全球的视野与未来100年以上的大发展趋势上,找回和复兴“亚洲先进文化”的根本,不是历史与传统或现今发展中或不发达地区的人文和宗教思想就是“落后”,笔者认为“先进文化”是能给予世界全人类福祉、給自然与社会共融和谐发展促进之精神和物质的力量与模式体系,在复兴与重塑“亚洲先进文化”中,以中华“先秦诸子和儒释道共融”思想与古印度先进文明应为其主体和核心,在“一带一路”上,佛教文化应在“亚洲先进文化”与模式体系重塑中占有主要的支配性地位,并在佛教各部派及世俗影响圈联合与共识下,在一定范围、一定区域内整合、重塑、产生、创新符合“‘一带一路’包容、共享、开放的命运共同体和利益共同体”与全人类福祉、“自然与社会共融发展促进”的“亚洲新价值理念模式”,以此在文化上助推“一带一路”。

三、以佛的价值观借助“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推进全人类福祉的跨世纪进程。

由于自然生态、人文氛围、民族与区域、社会发展等,在当今已引发了一场深层次的精神和环境及地区生存危机,导致了信仰和理性、回归与环境、善恶与和平的不幸分离,这种分离亟待调和,佛教所提倡的慈悲为怀、渡己渡人普度众生、不杀生、不贪淫等,对今天世界的自然生态与环保、自我价值、社会和谐、民族与区域矛盾等都有着极大的改善与促进,其能够在物质环境与精神回归及本恶与人善两组各自相对分离的世界之间架起一所人与自然、梦与现实合一相融的桥梁。

在今天“一带一路”中的东南亚、南亚地区,由于佛文化的渗透与其价值理念的普及与合理全面实施,尽管其国家经济不发达、国力较弱、民众物质基础未达富有,但其国泰民安,国内民众幸福指数位居世界前列,如国小民福的不丹。

佛文化的价值与精髓,应经世致用的与当前全球生态与社会发展、地区和平与民族宗教和谐的重大问题之缓解与改善相融,借助“一带一路”的战略实施,走出传统式的宗教化和信徒普世化,以更加开放、更加共融的姿态来主动性、高度责任性、全人类福祉的模式引领性来支配性参与、主导性参与,将佛文化的最高价值加以应用和理论相融性体系建设,构建东方智慧佛文化引导下的生态环保普世运动、“人性为善”的世俗修行养生养心运动、“慈悲为怀、善因善果”的民族与区域的价值改善运动等以此缓解和改善今天过度功利化带来生态与人性的摧残和扭曲,部分减缓地区与民族冲突,以社区、村寨、城镇、地缘区域为不同单位来加以先行与实践,以此在全社会、全球的共识与努力下,推动全人类福祉的跨世纪进程。

以佛文化点燃“一带一路”新千年文艺复兴运动

纵观历史与未来,亚洲的全面复兴和“一带一路”战略的全位实施,内核心动力是文化与经济的复兴与跨越,而一场世界性跨洲际的“一带一路”战略是给今天“亚洲复兴”乏力、后续动力不足、危机四伏的现状带来新的动力与火焰,势必对欧亚大陆及世界的多样文化产生新的碰撞和激活,从而点燃新千年下的第二次世界文艺复兴,以华印文化圈为主体区域,爆发泛亚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并将佛文化作为点燃这次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运动的东方智慧与跨界艺术创新的支配力量:

上一千年公元13世纪末-17世纪初,以意大利为中心爆发的欧洲文艺复兴推动了欧洲的启蒙运动和工业革命,从而改变了世界的格局。笔者研究认为这一新的千年必然有个以亚洲为起源和点燃地的世界文艺复兴,而这次新千年的世界文艺复兴必将产生于古老而充满新兴力量的华印文化圈内,而引领这次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运动的也必将是以中国和印度及其文化圈为核心的东北亚、东南亚、南亚的整个新泛亚地区,因而将其定位为“泛亚新千年世界文艺复兴”,其新千年首个文艺复兴的点燃和爆发地极有可能产生在中华与印度文化圈相交汇的跨境西南地区(云南-泛珠江三角—孟中印缅走廊—中南半岛中南部和马来半岛等地)。上一千年以意大利点燃的文艺复兴是以复兴古希腊、古罗马古典主义文化的思想解放运动,而新千年的文艺复兴则是以印度洋文明与中华文明相交汇的生态与人文思想的复兴。上一千年欧洲文艺复兴的核心是人文主义精神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神为中心和反对愚昧迷信的神学思想及倡导追求生活幸福为人生目的,新千年的世界文艺复兴的核心是自然主义精神与寻求自然与回归、反对纯功利主义思想、倡以佛儒共识的此慈悲为怀自然生态和人文生态的和谐共融。

价值理念的生产与渗透,对“一带一路”未来产业革命的推动力

佛文化及其价值观不仅可以从人性与自然生态的角度来推动社会的发展与生产力、科学力的提高,同时也可以从价值理念模式的转换,与结合时代需求的价值理念型“产品”的生产,来推动“一带一路”战略中产业的变革与创新。2013年在德国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由德国西门子公司的工程师们提出了“工业4.0”(即工业革命4.0)的概念与模式,之后风靡全球,世界各国及地区的学术界和产业界纷纷响应和仿效实施。

这是近代18世纪以来以“蒸汽机发明、机械化代替手工生产”为代表的工业革命1.0,“电气的运用与规模化生产”为代表的工业革命2.0,“电子与信息时代”为代表的工业革命3.0之后以“智能与互联网应用”为代表的新产业革命。

但从工业革命1.0到工业革命4.0的世界产业革命进程都是由西方主导的“从自然界猎取资源为人类所需”的被动式生产型(以新生产力的提高和应用来被动式转换产业模式,而非事先做前瞻式的主动型规划和制定产业变革的模式,存在不可控性和事后修缮性)、“人与自然生产需求分离型”的“制造供给”,其整个变革进程对自然生态、人性、社会与区域结构存在重大的破坏和垄断性功利控制,对今天及未来全人类与地球的生存和环境产生了巨大的危机与负面性控制。

就此笔者经多年的专题研究,站在整个人类发展史和“未来全球生存与发展”的高度和视野,提出“价值理念6.0”制造需求模式,其必将以东方智慧为核心的需求制造来颠覆和改变西方引导的产业革命进程。在“价值理念6.0”制造需求所带来的未来大时代中,佛教文化应积极融入与主导型参与。佛教文化的价值与理念将与其他东方智慧先进之文化一起进行人类未来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产品价值生产、秩序与战略全域体系等模式制造,充分渗透运用智能化与“互联网+”,以“战略型规模化先行区生产”与“个性化、福祉网格化‘文艺复兴型’创客空间模式生产”为先导,渗透式、覆盖式融入全球立体化、社会化产业链,使“慈悲为怀”、“普渡众生(人与自然)”、“菩提智慧修得正果”,将人类与自然合一、人性与社会合一、民族与区域共融泰安的理念和目标引领“一带一路”区域未来的“价值理念6.0”新产业革命。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3]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3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