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千年古寺藏在洞穴里 几十尊佛头离奇失而复得


来源:乐途旅游网

南岩寺,位于江西弋阳南,距县城10公里。又名南岩佛窟、南岩佛洞,是一座依山就势在自然洞窟中开凿的佛教石窟。

南岩寺(图片来源:乐途旅游网 摄影:慕容暄)

[原标题]南岩寺,一座藏在洞穴里的千年古寺

从南岩寺回来已经半月有余,可是我的心却一直放不下,放不下盛世烟火中的那一面佛缘。就像三清媚女子文学会毛素珍会长一样,对他和他掌管的南岩寺一直牵挂于心。

南岩寺住持圆坤法师(图片来源:乐途旅游网 摄影:慕容暄)

“男人女面,高大帅气,笑容和善,长得极像女面观音,是一个80后的寺院住持,他一个人用两年时间修缮了一个残破的寺院”。毛会长声情并茂的描述让我们迫不及待的来到这里,与南岩寺,与南岩寺的住持圆坤法师结了一面之缘。

南岩寺,位于江西弋阳南,距县城10公里。又名南岩佛窟、南岩佛洞,是一座依山就势在自然洞窟中开凿的佛教石窟。是国内单体岩洞最大的山洞寺院。寺院共有22个自然洞穴,现已经开发的有7个洞穴,对游人开放的有主洞、佛传洞、佛史洞、观音洞。整个寺院山洞错落相伴,洞内石雕佛像栩栩如生,形成举世罕见的佛窟群。

南岩寺历经辉煌,也经历许多沧桑。(图片来源:乐途旅游网 摄影:慕容暄)

南岩寺起于晋代,唐太和年间(827-835)僧人神曜重修,并在石壁上始凿石龛;宋嘉定年间(1208-1224)邑人王元长建殿门、堂庑,钟楼及架桥设亭,又续凿石为诸佛像。元至正年间(1341-1368)僧人嗣正再修;明崇祯年间(1628-1644)重修;明代邑人范有韬赠匾曰:“自然天地”;清康熙五年(1666)僧人园修增修。时俱规模如清弋知县刘临孙在《游南岩记》中所云:“就壁断石,成之如画,悬空空,令人肃肃生悸矣”。道光八年(1828)僧人空凡又重修堂房和厢房,后经民国年间再度重修,香火一直鼎盛,是名扬江南的千年古刹。

南岩寺历经辉煌,也经历许多沧桑。在传承了千年的香火、改朝换代之后嘎然而止。文革期间,佛像遭到严重破坏,40尊佛像有39尊佛被砍掉了头像,唯有如来佛像保存完好。据说,破坏者在砍完39尊头像后,准备砍如来佛祖头像时,头钻心的疼,没办法只好停手。

直到2000年修复时,在石窟门前的放生池中先后挖出34个佛像头,2个佛身,佛臂、佛足若干,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后经专家的妙手,所有找回的佛首奇迹般地被重新复原,而且不露任何痕迹。一座千年古刹,一个佛教艺术宝库,在历尽磨难后,终于重现昔日的辉煌景象。

南岩寺主洞(图片来源:乐途旅游网 摄影:慕容暄)

南岩寺主洞,宽70米,高30米,丹霞奇石,气势辉宏。洞中进深29.20米,高14.93米,面积1770平方米。纵观全洞,只见三面红岩环绕,内存宋代嘉定年间开凿的佛龛28座,龛内造像35尊,摩崖石刻10余处,依岩环列成半圆形。造像以释迦牟尼佛为中心,两侧分布菩萨、罗汉、供养人等浮雕。这些佛像在洞壁上直接雕凿出来,分上下两层环列于石壁佛龛之中。其中,主佛像坐高2.5米。洞壁上刻有云彩、花纹、佛教故事等,它们浑然而成,线条流畅,形象生动,展现出古代工匠的聪明才智及精湛技艺。

佛史洞宽21米、深48米、高13米,洞内墙壁有真如寺、南岩禅寺、龟峰寺、巨石成佛等浮雕像。

南岩寺的观音洞,宽21米,深49米,高14米。一面面墙上塑有观音身变的33种形态,或站或坐精雕细凿,惟妙惟肖,另一面墙塑有观音经变及密教七大观音。70多道观音汇聚在一个岩洞里,在全国绝无仅有。

70多道观音汇聚在一个岩洞里,在全国绝无仅有。(图片来源:乐途旅游网 摄影:慕容暄)

这几年,南岩寺能弘扬光大并渐渐走进信众心中,与现在的住持,年轻帅气的圆坤法师的努力密不可分。圆坤法师生于1984年吉月,祖籍安徽亳州人,自14岁礼清禅法师出家,取法名圆坤,研学三藏,后师从广东省佛教协会常务副会长宏满大和尚,并随师前往泰国、印度、美国、新西兰、日本、香港等地区和国家参学弘法,后随师参与修建庙宇。

法师学成后,于2009年经众人推荐,受邀于浙江永康重建龙鸣古寺。当他历经六年艰苦,把一座杂草丛生、瓦砾遍地、殿堂破烂、佛像破损不堪的寺院重建成占地一百多亩拥有十几座建筑的大规模寺庙后,又选择了全身而退,默默地来到弋阳重修南岩寺。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坛一钵都是圆坤法师用滴滴汗水和辛苦努力换来的。(图片来源:乐途旅游网 摄影:慕容暄)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坛一钵都是圆坤法师用滴滴汗水和辛苦努力换来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33岁的年轻法师在这个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的山洞里耐得住寂寞和辛苦,一个人扛起了重振寺院的宏愿。

当问起永康的龙鸣古寺已经修缮完毕,条件那么优越,你为何不在那里继续主持?年轻的法师这样回答了我们:“虽然那里的一砖一瓦,一座座佛堂都倾注了自己的心血,的确有点不舍,但我是僧人,要学会放下,世间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我的主要精力,我的下半生放在南岩寺,加持道场,弘扬千年古刹。”

“静下心来,想了无数遍,我不知道怎么去描述。这是一个千年古寺,怎么去再延续千年,我一个人的智慧很难完成,唯有用灵魂。”告别圆坤法师时,他道出了他的心声。

告别南岩寺,告别这个80后的大男孩,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知道我没有能力去助它一臂之力,只能祈求佛法去助他完成宏愿。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