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没想到!武则天为修造这尊大佛 捐助脂粉钱两万贯


来源:华商网

武则天俯身看见那一尊躲在角落里的小菩萨,那菩萨的身体形成美妙的“S”形曲线优美端庄。她知道,那就是现在的自己。

洛阳龙门石窟(图片来源:新华网 摄影:李安)

[原标题]女皇的石窟

龙门石窟对于我的吸引,当然是那壮观神秘的奉先寺卢舍那大佛。

去龙门石窟的那天,是一个暮冬的中午,高铁在铁轨上飞驰,路边的景物刚一入眼就转瞬逝去,让人感叹这现代化交通工具在带给了人速度与激情的同时,也让人看不清沿路的风景。犹如我的人生,拼命想要接近那设定好的目标,顾不得疲惫,没有时间歇下。天气是晴朗的,天空瓦蓝,太阳映照下的大地依然显出冬日萧瑟的焦黄颜色,几片不经意的地方仍有积雪,雪是天空的泪珠,落到地上凝结成了晶莹的花朵。天也是多愁善感的人。

我在午后来到龙门石窟的脚下,在洛阳这座古都的南郊,站在盛唐风格的广场上,仰望龙门峡谷,东西两座山崖对峙,宛若门厥,伊水从峡谷中间缓缓流过,崖高而峻,水清而阔,面对庄严法相,心情不禁静谧而肃穆。

“洛都四郊,山水之胜,龙门首焉。”公元494年,北魏太和十八年,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将国都由平城(今山西大同市)迁至洛阳。北魏统治者推崇佛教,在旧都平城就已开凿出举世闻名的云冈石窟,到了中原洛阳,又拉开营建龙门石窟的序幕。由此开始,至大唐盛世的一百五十年间,这座石窟群不断被赋予新的形象和内容,终于在女皇武则天时期达到极盛。也终于在法相庄严与山水形胜之间达到和谐统一,形成这一片名扬华夏的人文胜迹。

北魏鲜卑统治者起源于马上民族,将他们的民族特性更多地留在了故都平城,留在了云冈石窟。粗犷、威严、雄健,草原民族的勃勃英姿与古代印度犍陀罗艺术表现相结合,形成一种激昂向上的造像风格。

拓跋宏文治武功,一代英雄,北魏王朝疆域不断开拓,人民生活富足安定,入主洛阳后的北魏佛造像逐渐趋向活泼、清秀、温和。佛像反映出统治者宗教信仰的同时,也反映出社会上层的世俗生活。

公元493年,北魏南迁的人群马队正在浩浩荡荡地行走在中原古道,向着他们渴望的中原先进文化进发,古阳洞里那一群技艺高超的工匠们已在眯缝着眼睛,欣喜地看着他们斧凿之下一窟大型佛教艺术品的诞生。那尊主像释迦牟尼佛,双领下垂式袈裟,面容清瘦,眼含笑意,安详地端坐在方台之上。手提宝瓶的观音菩萨,手拿摩尼宝珠的大势至菩萨,仪态从容地侍立在师尊左右。

工匠们知道这三尊大佛不能孤零零地屹立在苍穹之间,他们有着前世今生,他们一定生活在人世间没有的仙境中,工匠们想象那里有莲瓣形尖拱,有帷幔合流苏。在那石窟的背景上,释迦牟尼佛的前身,古代印度迦毗罗卫国王子乔达摩•悉达多从母亲摩耶上网右腋下诞生,一出生他就走了七步,每一步脚印都生出一朵莲花。他站在方台上,天空中有九条龙为他喷水而浴。

工匠们和他们的佛静静地迎候懂他们的那位旷世英主的到来,他虽然雄才大略,却是一位俊朗飘逸的青年。天空飘过一片瑞蔼,佛的眼中透出祥和慈悲的情怀。工匠们依稀看到了佛光。

大魏太和的某一年里,孝文帝拓跋宏仰望眼前那一朵莲花,他身后的文武百官们匍匐在地,为他们伟大的王和那佛祖的圣物而顶礼膜拜。那一朵莲花盛开在莲花洞里,莲花周围飞天菩萨体态轻盈,细腰长裙,佛应该生活在这样快乐祥和的胜境,不断升腾而上,虔诚信仰他的人,也许在经历重重磨砺修炼之后也能达至这样的境界。

一百多年过去,大唐高宗永隆元年,公元680年,有些暗弱的高宗皇帝李治早已疾病缠身,已经不能移动圣驾从西京长安赶到东都洛阳,这一场万佛洞修成的喜庆大典应当是由皇后武则天主持的吧!也许武则天对李治一直有着真正的爱情,这个男人虽然暗弱,但年轻的时候真心爱慕她,后面对他一直言听计从,在她的辅助下,延续了大唐伟业。也许此刻武则天已经在考虑高宗身后的政事安排,大唐的事业仍然要继续下去,在今日的皇后,后日的女皇武则天眼中,国家大事总要比男女爱情要重要得多。谁说女子一定不如男,帝国的事业总要由配得上的人来继承。武则天在这一刻仰观宇宙,俯视万民,在那一盘治国大局上拨动棋子。不经意十年过去,公元690年,武则天终于登上帝位,开创大周王朝,成就一代女皇,让中华的声音继续响彻寰宇。

执事官朗声念道,“大唐永隆元年十一月三十日成,大监姚神表,内道场智运禅师,一万五千尊像一龛。”

想来武则天在万佛洞建造的过程中,特意安排了宫中二品女官姚神表主持。在她的心意里,女人的能力一定胜过男人,女人如水,男人如泥,女人的纯洁无瑕才配得上佛的安静祥和,配得上法相的庄严肃穆,那些男人们,还是污浊了些。

那尊主佛阿弥陀佛,端坐于双层莲座之上,面相丰满圆润,竟有些与武则天的面容相像,佛身施了“无畏印”,这印寓意天地之间无所畏惧,唯我独尊,武则天还是在不经意间露出了一点她主宰天下的渴望。在那主佛的背后有五十二朵莲花,代表菩萨从开始修行到最后成佛的阶位,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每朵莲花上端坐着一位供养菩萨,或坐或侧,或手持莲花,或窃窃私语,神情各异,五十二位供养菩萨像塑成五十二位少女的群像,武则天觉得那正是她少女时代的图景,青春懵懂,正在心驰神往的仰视她的第一个男人,大唐太宗皇帝李世民,然后她走进了他,她也即将要变成他。

武则天皇后俯身看见那一尊躲在角落里的小菩萨,那菩萨的身体形成美妙的“S”形曲线,优美端庄。她知道,那就是现在的自己,她与她对视,都有一些欣喜,在政治风云的漩涡和洗礼之后,她的美丽容颜还在,她的佛性也还在,佛也想生成她现在的样子。

武则天有些沉醉,她回忆起当年奉先寺竣工的盛况,那是上元二年(公元675年),那时他和皇帝李治陛下整日如胶似漆的待在一起,皇帝陛下的身体还行,亲临了那一场竣工盛典。在这之前三年,皇后武则天为那一尊主佛-卢舍那大佛的修造捐助了自己的脂粉钱两万贯。那座佛窟的长宽各超过十丈(30余米),那尊卢舍那大佛乃是释迦牟尼的报身佛,佛经里说,卢舍那意即光明遍照。这座佛像通高五丈七尺(17.14米),头高一丈四尺(4米),面部丰满圆润,头顶细细的錾刻出波状发纹,双眉弯如新月,附着一双秀目,微微凝视着下方。高直的鼻梁,小小的嘴巴,露出祥和的笑意。双耳长且略向下垂,下颏圆而略向前突。圆融和谐,安详自在,身着通肩式袈裟,衣纹简朴无华,一圈圈同心圆式的衣纹,把佛的头像烘托的异常鲜明而圣洁。仰头望去,那一尊卢舍那大佛宛若一位睿智而慈祥的中年妇女,情操高尚、感情丰富、胸怀开阔、外貌典雅,让人敬而不惧。武则天想让每个看见那尊卢舍那大佛的人都把那佛的面容看成好似她的面容,却又不似她的面容。

武则天终于改名武曌,那个曌字寓意日月当空,光明普照,在她心中,卢舍那就是她,她就是佛。

佛经记载,弥勒佛是“未来佛”,作为佛陀释迦牟尼的接班人而普度众生。武则天利用弥勒信仰为其登基制造舆论,终于在公元690年登上帝位,国号大周,登基后又自称“慈氏”,十五年间先后使用年号证圣、圣历、神功、久视、神龙,这年号里有龙御天下,也有佛光普照。公元705年,八十一岁的武则天终于病老死去,死后去帝号,以皇后之礼与高宗皇帝李治合葬乾陵,大唐的国祚继续延续。

龙门石窟的开凿也仍在继续,一直到千年之后。

我仰望龙门石窟的那一尊尊佛,看到了佛光普照,也看到了英雄武功,国运昌盛,以及男女爱情。

(作者系铜川市王益区作家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