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许理和:老子西出函谷关是去印度成佛了?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老子化胡说”在早期很可能受到了成长中的道教阶层以及最初的佛教僧团领袖的双重欢迎。

“老子化胡说”在早期很可能受到了成长中的道教阶层以及最初的佛教僧团领袖的双重欢迎(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编者按: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后,与中国传统儒家、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中国佛教,这个过程是曲折而又漫长的。佛道之争自古就有,“老子化胡说”在历史上曾是不少人争论的焦点,那“老子化胡说”是怎样产生的呢?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对此荷兰著名汉学家许理和在其著作《佛教征服中国》一书中提出了独特的观点:

化胡论发源于道教阶层。道教起源于后汉,作为一种有组织的宗教运动,其基本目的是追求肉体不死、羽化而登仙的境界。公元3世纪末或4世纪初,化胡论便弥漫着强烈的排佛、反对外来思想以及民族主义的情绪。

老子化胡:佛教和道教相遇之初

“老子化胡说”源起于公元2世纪后半叶的道教圈子,依照这种理论,佛教是老子西去“化胡”后所传的教义。因为道教徒对佛教这种外来教义跟他们自己的理论之间的相似性备感惊讶,因而他们在老子“西去”的传说故事中寻找解释。

根据一些资料片,可以发现“老子化胡说”最初并不是作为武器攻击佛教教团而产生的。化胡说第一次出现在公元166年襄楷的上书中,这也是中国文献中第一次提到佛教。在这份上书中,襄楷是赞美佛教的:“或曰:老子入夷狄为浮屠。”

裴松之在他的《三国志注》中摘引了鱼豢的《魏略·西戎传》中的一句话,对印度作了神秘的描写:“《浮屠》所载,与中国《老子经》相出入,盖以为西出关,过西域,之天竺教胡(为)浮屠。”

根据这些早期资料,我们或许可以判断,化胡说起初并非被用来作为一种排佛的策略。至少“襄楷奏书”一例明确表明“老子化胡说”不是用来显示佛教的卑劣和荒谬,而是将佛教与中国古代圣人的名字相联系,借此强调佛法清净而又慈悲为怀的特点。

正如汤用彤所说,“老子化胡说”在早期很可能受到了成长中的道教阶层以及最初的佛教僧团领袖的双重欢迎。一方面,这能促使道教徒吸收佛教的实践与制度,因为尽管佛教似乎起源于外国但却能溯本于老子;另一方面,它又能把佛教说成“道教的外国分支”而使佛教对中国公众更具有亲和力。

佛道冲突的早期历史:围绕《化胡经》的争论

后来这个理论开始出现争论。5世纪初,道教徒王浮因为与中国著名僧人帛远辩论屡屡受挫,因而伪造了《(老子)化胡经》,自此,“老子化胡说”变成化胡经。这部奇特的经书,后来就成为佛道争论中的重要角色。

在之后的几个世纪里,王浮撰写的《化胡经》原本逐渐得以扩展和修改。到了隋代,这个文本已经扩展为2卷;公元8世纪初,它成了一部10卷或11卷的作品,汇编了不同时代和不同来源的各种故事,其中有些自相矛盾的内容还遭到了佛教信众的讽刺。

唐高宗时《化胡经》遭禁,但在公元696年,道教徒力劝武后撤消了这项决定。9年之后,僧人惠澄上书请求禁断该经并得到了正面回应,尽管几位支持道教的朝臣反对这项建议,但《化胡经》和其他同类作品仍再次遭到官方禁止。虽然如此,这次禁书最后仍以失败告终,有关“化胡”的文献在宋代继续发展壮大。

直到公元13世纪中期,蒙元皇帝鉴于佛教的特权地位而下发一道诏书,这道诏书禁断了所有有关化胡说文献。这次禁书非常有效:除了部分零星散见于早期经论的引文尤其是在佛教护教论文里,以及敦煌文书中版本较晚的、内容奇怪的《化胡经》残卷以外,各种版本的《化胡经》以及其他同类作品全都消失了。

排佛论的思想根源:胡族入侵的苦难历史

公元6世纪以后的佛教护教论文大量引用了《化胡经》的内容,我们从中发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观念:老子在西方胡人中传播教义并不是为了救度及解脱他们的生死沉沦,而是为了侮辱、削弱甚至灭绝“胡人”。

实际上,从公元4世纪初期开始,强烈的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和排外情绪在爆发,这种思潮也影响了化胡论。 一旦我们审视公元300年前后的历史背景,这些情绪就变得极易理解,也极为重要。当时匈奴和羌族逐渐入侵了中原领土,不久他们就征服了北部中国。这一定刺激了中国士大夫中间的排外情绪。只需读一下江统写于公元299年的《徙戎论》,就能感觉到其中的恐惧、不安以及危机意识。

尽管当时士大夫中的排外情绪主要针对北方部族,但是这种情绪很快就扩展到针对所有的“胡人”,这其中就包括中亚和印度的胡人。但在早期资料中,印度的居民却被视作是友好的,他们“偎人爱人”,他们“修浮图道不杀伐”,他们“以修善慈心为主,不杀生”,“老子化胡说”也似乎有民族罪恶“解毒剂”的作用。

在研究早期佛道冲突史时,还有另外两个因素须加考虑。首先,佛教在农村人口中逐渐扩张势必会削弱道教教团的力量,这必然强化道教领袖及其朝廷代言人的排佛态度;其次,大约在公元300年,佛教开始在士大夫及上层社会中、在朝廷权臣和王室成员中产生了影响,佛道间此后的冲突实际上主要发生在朝廷内部。

总之,在研究一个事物的时候,不能只研究事物本身,也应该研究事物所处的环境甚至是时代。佛教自印度传入中国后,与中国传统儒家、道家文化融合发展并成为中国佛教,今天当我们回过头来审视佛教在中国走过的历程,就更能发现佛法的智慧所在。

声明:文章来源于自媒体平台,不代表凤凰佛教观点。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