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加拿大佛教50年前传:百年风云圣火薪传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早年做过医生的倓虚大师把了把自己的脉,对弟子们说:“脉已乱了,请你们把我扶起来,结跏趺坐,我要走了!”

在多伦多东北的康山湾景大道,基督教、佛教、伊斯兰教和犹太教机构从南到北一路排开,其中汉传佛教寺院湛山精舍最为蔚为壮观。中国古典宫殿式建筑雄伟庄严、寺院周围青松高耸入云,来往信众络绎不绝。细心的人会发现,这座位于加拿大的寺院山门外面,竖立着四块石头,上面却刻着中国佛教四大名山的山名和相应的菩萨圣号。

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外景(图片来源: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

湛山精舍,全称为“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这座寺院是汉传佛教在北美传播历史的最佳见证。湛山精舍从缘起到发展,纵贯百年风云,从风云变幻的清末民初,到动荡不安的北洋时期,再从国民政府时期到国共内战时期;地域上,左右横跨半个地球,从内地到香港,再从香港到北美。在法脉传承上,从谛闲、倓虚二位大师到乐渡、性空、诚祥三位长老,再从三位长老到新一代住持达义大和尚。披荆斩棘,梯山航海,拓荒耕耘,开创历史,大勇大悲,可歌可泣。

倓虚大师(图片来源: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

倓虚大师生于光绪元年(1875年),一生处于中国自近代社会向现代社会过渡的变革动荡时期,经历了满清覆灭、民国建立和袁世凯复辟、北洋政府以及国民党统治、日本侵华和国共内战等历史事件。不管世事变幻,他都按照谛闲大师的嘱咐,始终孜孜不倦坚持建寺、传法、办学、育才。创建了许多具有深远影响力的寺院道场,包括哈尔滨极乐寺、长春般若寺、青岛湛山寺等。谛闲大师所建寺院,均附设佛学院。青岛湛山佛学院,造就了一批弘法人才,其中就有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的开山宗长乐渡、性空、诚祥三位长老。

1946年,乐渡法师在青岛佛教分会成立大会上听了一位从美国来的梁静行教授的演讲。梁教授说:美国没有佛教,但美国需要佛教;美国佛教的发展,潜力无限。乐渡法师听后深受鼓舞,他觉得他的天地在太平洋的另一边。26岁的乐渡法师开始学习英文。在倓虚大师子弟的读经声中,偶尔还能听到练习英语声。这位学英语的人,就是乐渡法师。有人“打小报告”给倓虚老法师,老师把乐渡叫了去,问:“有人说你在叽里咕噜念东西,你在学什么?”乐渡:“启禀师父:我在学英语。”倓老又问乐师:“你读英文的目的何在?”乐师答曰:“如有机会,到国外弘法。”倓老说:“哦,是这样。好好学吧!”后来,老师还给他们聘请了一位英文老师,坚持学下去的,只有乐渡法师一个人。

倓虚大师与青岛湛山佛学院的学僧们合影(图片来源: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

抗战胜利的平静日子没有持续太久。1947年5月,在从青岛到上海的轮船上,坐着三位法师,其中一位就是乐渡法师。一年前,他收到从湛山佛学院毕业后去香港的了因法师的信,信中请他到香港一游。现在,他终于下决心和另外两位同学启程。他们计划先从青岛到上海,再从上海去香港。但他们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凑够的路费到上海就不够了。这时内战日炽,物价飞涨,船票也涨价,当他们由青岛乘轮船到上海时,他们原先预备的旅费不够他们三人去香港的了。那两位同学不得不放弃前行,只好到杭州一带的招贤寺和云栖寺挂单。就这样,买一张去香港的船票还是不够,乐渡法师把一些衣物送给同行,让他们帮忙凑钱他们所有的旅费,只够买一张单程船票给乐渡独赴香港。当乐渡法师到达香港时,原来邀请他的了因法师已经往生。后来在护法居士的赞助下,他又回到青岛倓虚老法师身边。

乐渡法师早年照片(图片来源: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

但局势突变,战乱迫近。回到青岛十三天后,乐渡法师又不得不再一次南下,为师父倓虚大师探路。风声鹤唳,湛山佛学院的好多同学偷偷的躲在船舱里,想跟随乐渡法师南下,其中就有后来成为湛山精舍另一位开山的性空法师。1948年到来,临近农历戊子年(鼠年)春节,但拥挤的火车车厢里没有一点欢乐气氛,南下的几个大师忍饥挨饿,更让他们难过的是,他们暂时逃避了北方的战火,但南方到底如何也是前途未卜。大家只有默默祈求观音菩萨保佑了。乐渡大师把其他同学安顿到广州各寺院,自己只身去香港为倓虚大师的南下探路去了。到了香港,人海茫茫。唯一的希望就是找到大名鼎鼎的清末民初的政治活动家、书画家、收藏家叶恭绰居士。叶恭绰系晚清重臣,曾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革命,后在北洋政府、国民政府担任要职,曾邀请谛闲大师到北京讲经、帮助倓虚大师建青岛湛山寺。此时,也是因为局势混乱,隐居香港,闭门谢客,以书画自娱。正因为如此,寻找叶先生就难上加难。

乐渡大师平时就有遇事求菩萨的习惯,这几个月他一直念观世音菩萨加被,更加勤奋,日夜不辍。终于有一天,乐渡大师梦到观世音菩萨摸他的头了。有人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叶恭绰先生的书画装裱处在摩罗街九龙堂,可以顺藤摸瓜找找看。店主在乐渡大师的再三恳求下,答应给叶先生带去倓虚大师的亲笔信。最后,乐渡大师终于见到了叶恭绰居士。叶居士也答应帮忙。

香港华南学佛院第一届师生以及董事合影(图片来源: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

倓虚大师终于可以来香港了!他用前后十年时间才将青岛湛山寺建成,这次又用十年时间,倓虚大师在香港建立重振弘法精舍,设立华南学佛院,创办中华佛教图书馆和谛闲纪念堂。谛闲大师曾有感于中国北方佛法曾经昌盛后来反而道场废弛,事业倾颓,特意在招生时留意来自北方的学生,想以后让他们担当到北方弘法兴教、重振天台的重任。后来,不仅振兴北方佛教的宏愿终成现实(后人评价:“天台一宗,盛弘于北方,此乃智者大师创教以来所未有也!”),而且,于不可思议的因缘,倓虚大师在香港度过了他讲经、著述、印经的最后十五年。他创办的华南学佛院成了汉传佛教在海外传播的新起点。华南学佛院仅仅办了两届,就因为倓虚大师的坚辞而结束,但已经完成了其历史使命,它培养了乐渡、宝灯、畅怀、智开、性空、诚祥、智海、圆智、智梵等一代僧材,他们绍隆佛种,续佛慧命,在国外弘法,开创了属于自己的一个时代。

1963年1月,虎年腊月十一,乐渡法师准备去美国,前去向八十八岁的倓虚大师辞行。他已经跟随和侍奉倓虚大师二十多年了,拜别老人座前,依依不舍。老人说:“海外弘法非易,凡事多吃亏,多忍耐。忽忘出家本愿,尔今去,希望佛法流传到西方。不要惦念我,回来再见!”倓虚大师就在这一年圆寂了,乐渡再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但师父的这句话,常常在耳边回响,伴随了他一辈子。

当时媒体报道倓虚大师荼毗后出现舍利(图片来源:加拿大佛教会湛山精舍)

就在这一年8月11日(农历六月廿二),香港弘法精舍,下午两点。早年做过医生的倓虚大师把了把自己的脉,对弟子们说:“脉已乱了,请你们把我扶起来,结跏趺坐,我要走了!”说着大师把腿盘起来,手结弥陀印,闭目观心,在四众弟子的念佛声中,很安详地走了。他最后的遗言是“人生如做戏,活着如是,死亦如是。现在我的戏演完了,该要煞戏了。”“看破、放下、自在”,倓虚大师言如此,行如此。

8月12日举行倓虚大师茶毗大典,香港、九龙四众弟子到祭者三千余人。荼毗后,所获五彩舍利五千余粒,灿烂夺目,甚为稀有。大乘菩萨,法门龙象,示生示灭,现身说法,永遗榜样于世间,普被群萌。

大师圆寂,但他开创的事业却蓬勃兴起。在风雨如晦的年代,他用全部的心血保存和传播佛教的火种,虽历经岁月动荡,但圣火薪传,熊熊不灭。不仅中国大陆以后的佛教复兴有赖于此,汉传佛教远传北美也直接得益于此。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