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净宗法门是诸佛所行履的境界 以信愿为本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入净宗之门,在于一个“信”字;能否往生,也在这个“信”宇。可见,信是净业成就的要决。

净宗法门是诸佛所行履的境界(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净宗法门从凡夫的生灭心入手,以弥陀一乘愿海、六字洪名之究竟果觉,作我众生之因心;以“拔除勤若生死之本,速成无上正等正觉”为究竟鹄的。功高易行,凡圣齐收、横超三界,一生成办。净宗法门是十方如来为凡夫众生特设的胜异法门。(所谓“门馀大道”)乃末法众生可资仰凭的救生圈。体现两土世尊(释迦殷勤劝励、弥陀慈悲加佑)济度众生的彻底悲心。在释迦本师一代时教中,形成十方诸佛同赞,千经万论其指的态势。

予难信之法生决定信

净宗法门是诸佛所行履的境界,妙德难思,唯佛与佛方能究竟了达,不是九法界(六凡三圣)的众生凭自己的能力所能信解的。释迦本师在净宗经典中,一再申言净宗法门难信这一特点。《弥陀经》称净宗法门为“一切世间难信之法,”(玄奘大师译为“一切世间极难信之法”。)《大乘无量寿经》中,释迦本师慨叹:“若闻斯经、信乐受持、难中之难、无过此难!”《阿弥陀鼓音声王陀罗尼经》云:“安乐世界所有佛法不可思议,神通现化种种方便不可思议;若能有信如是之事,当知是人不可思议,所得业报亦不可思议”。为使十方众生于此妙法生信起行,十方诸佛伸出广长舌相证信,《大乘无量寿经》与《观无量寿经》中,两土世尊威神加持,让与会者亲眼目睹阿弥陀佛与西方极乐世界的净妙境相。与会者踊跃欢喜,悉皆祈愿往生。

在吾辈凡夫分上,若能于此第一稀有、难闻难信的妙法,能信受奉行,当知这人必是多生多劫曾经薰修过净宗法门,但修而未成功,被淘汰下来。然宿根尚在,遇缘听闻到这个法门,便直下承当。所以,净宗法门的起信一定得建立在当人深厚善根的基础上(所谓“多善根福德因缘”)。证诸经典,经云:“若有众生得闻佛声,慈心清净,踊跃欢喜,衣毛为起或泪出者,皆由前世曾作佛道,故非凡人”。又云:“若不往昔修福慧,于此正法不能闻,已曾供养诸如来,则能欢喜信此事”。(《大乘无量寿经》)。故吾人于净宗法门稍有信解,都要生起庆幸之心,稀有之心,务令信根日长,信力日增。现世成为“人中芬陀利华”,临终蒙佛威神加持,于西方净土七宝池莲华中自然化生,径趋佛果。信乃吾人转凡成圣之枢纽。

入净宗之门,在于一个“信”字;能否往生,也在这个“信”宇。可见,信是净业成就的要决。诚如藕益大师所言:“得生与否,全由信愿之有无”。“若无信愿,纵将名号持至风吹不入,雨打不湿,如银墙铁壁相似,亦无得生之理”。(《弥陀要解》),藕益大师这从大光明藏中流出的灵文,慧眼独具,深契佛心,乃吾人净业修持的座右铭。

净宗的信,是要从内心真正发动,有一种悲喜交集之感,有一种庆快生平之感。昔夏莲居老居士闻到念佛法门,喜不自禁,自己关在屋子里,嘿嘿地笑了几天,发自肺腑地说:、‘这回我可找到了出去的路了!”因而死心塌地持念六字洪名,所谓“一卷六字经,转破千年暗,”(《莲公大士净语》)。临终得到自在往生的大成就。

所以,净宗的信应具清净而决定的信相,不是半信半疑,不是跟帮学样,不是扎堆赶热闹。净宗法门三根普被,利钝全收,然信愿不具者,不是净宗所摄的根器。“唯有狐疑是弃材”(省庵大师语)。一丝疑情未断,即为罪本;即使加功用道,也只能生到边地疑城。在那里,五百岁中不见三宝,不得供养奉事阿弥陀佛,心不开解,意不欢乐。直到将过去疑惑的罪根,忏除净尽,然后方得出离疑城,见佛闻法。

那么,何为净宗的决定相信呢?历代祖师大德婆心切切,殷勤劝勉吾辈凡夫断疑生信,不生怯退。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中有如是的开示:“仁者善听,我今为汝更说决定信相,纵使地前菩萨罗汉辟支等,若一若多,乃至遍满十方,皆引经论,证言不生者(罪浊凡夫不能往生——注),我亦未起一念疑心,唯增长成就我清净信心,何以故?由佛语决定成就了义,不为一切所破坏”乙又一一递进,纵使登地菩萨,乃至化佛报佛,若一若多,声言念佛往生的法门虚妄,定无此事,我也毕竟不起一念疑退之心。何以故?一佛所化,即是一切佛所化;释迦本师劝励众生、称念佛名必得往生,决无诳语。能如是信,方称真信。

彻悟大师亦云:“若正修净业时,达摩大师忽现在前曰:‘汝但舍念佛,即授以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禅。’当向祖作礼,谓‘我已受如来念佛法门,发愿受持,终身不易,不敢自违本誓也。’纵释迦如来忽现身曰:‘吾先说念佛法门,特一时方便,汝且置念佛,即为说更殊胜法门。’亦向佛稽首陈白:‘我先禀受世尊净业法门,发愿一息尚存,决不更张,不敢自违本愿也。’虽佛祖现身,尚不改其所信,况魔王外道虚妄邪说,岂足以摇惑耶?能如是信,可谓深矣。”(《彻悟禅师语录》)。

吾辈净业学人扣心自问,于净宗法门能否具备如善导大师、彻悟大师所示的决定信相,能如是信者,西方净土七宝池莲蕊上已标上其人的名字了。现在虽未离开娑婆世界,临终决定是西方极乐世界的嘉宾了。

信愿即般若

乍看起来,吃斋念佛,求生净土,愚夫愚妇都能行,谈不上什么般若智慧。殊不知,净宗乃最极圆顿、超情离见不可思议的微妙法门,于此能生实信,即是无相智慧(般若)。诚如《金刚经》所云:“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即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道的玄机在平常中,最殊胜的利益亦在简易法里。

藕益大师在《弥陀要解》中,讨论到净宗三资粮——信愿行的特性时判道:“信愿为慧行,持名为行行……慧行为前导,行行为正修,如目足并运也”。信愿如智慧火炬,照明道路,直指往生成佛的目标。否则,长夜冥冥,盲修瞎练、求升反堕、苦不堪言。

净宗修持的纲宗是“发菩提心,一向专念阿弥陀佛”。在大乘佛法中,菩提心的相状、类别、特性、境界等甚众(兹不赘述),菩提心的生发、安住与保任,殊不容易。然而,在净宗法门中,菩提心可以具体地诠释为信愿心。昙鸾大师云:“此无上菩提心,即是愿作佛心;愿作佛心,即是度众生心;度众生心,即摄取众生生有佛国土心。是故愿生彼安乐净土者,要发无上菩提心也。”(《往生论注》)藕益大师亦云:“深信发愿,即无上菩提。”(《弥陀要解》)这样,净宗作为易行道,体现在发菩提心上,亦直截了当,简明扼要。然净宗的发菩提心,似易实难。诚如夏莲居老居土所慨叹:“佛云难信诚难信,万亿人中一二知。”(《会校无量寿经粗竣敬题偈》)。由于净宗的生信起行,非浅识凡夫所能行,故莲池大师判净宗法门乃大乘菩萨所修。念佛法门被上根器人,止观修定被中根器人,礼忏减罪被下根器人。(《弥陀疏钞》),所论深具灼见。

净业修持渗透般若,功夫才能相应。于娑婆世界的五欲六尘,视若梦幻泡影,火宅陷阱,方能油生出离之心;于极乐世界的常乐我净,如理契入,沛然而生欣愿之心。此厌离心与欣愿心,乃净业修持的基本心态。厌离心成就吾人“万缘放下;”欣愿心促成吾人“一念单提,”如是用功,易获念佛的法乐与利益。从“万法唯心造”的理念来看,娑婆世界,即自心染业所感;极乐世界,即自心净业所感。既然是自性所感,理应欣厌。欣厌取舍到极致,生到了极乐世界,便无欣无厌,不取不舍了。从即理之事到全事即理,同是般若的表现形态。

《大乘无量寿经》中,释迦本师列示娑婆世界有三类众生,或行善修道,但迷恋天人之福,不愿往生西方净土;或自恃世智聪辨,骄慢自大,不生正信助长邪心;或虽广积善德,持佛名号,然而,著相修福,情执深重。这三类众生总不能出离六道轮回,生死苦海。究其原因,正是缺乏般若智慧所致。释迦本师复开示云:“若以无相智慧,植众德本;身心清净,远离分别,求生净刹,趣佛菩提,当生佛刹,永得解脱。”这段开示与《金刚经》中“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同一妙旨。以般若空慧,修一切善法,求生净刹,即是悲智双运,性相一如,不落二边,妙契中道。纵观当今世界,念佛的人多,往生的人少,其病根就在于匮缺般若正智。

《大乘无量寿经》中,有一大段阿弥陀佛晓谕十方菩萨的慈示,撷其四句:“通达诸法性,一切空无我,专求净佛土,必成如是刹。”在性空的幻化中,生起庄严佛土,成就有情的菩萨行,空有不二,悲智双运。这首偈昭示净宗的最高理念,亦道出净业修持应以般若空慧为前导,以持名念佛、六度万行为下手功夫。如是方能与弥陀大愿相应,成就净业。

罪浊凡夫,惟信得度

净宗法门乃十方如来为生死凡夫所特设的胜异法门,其特质就在于“他力本愿”。无力断惑证真的凡夫,仰赖阿弥陀佛的威神加持及弘誓本愿之力,带业往生,横出三界(凭自力了生死称为竖出三界)。尤其时至末法,众生根机日渐陋劣,舍净宗他力法门,难得一人出离生死苦海。《大集经》明示:“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末法一万年后,佛法在世间灭尽,释迦本师以慈悲哀悯,特留《大乘无量寿经》住世百年,为末法有缘众生作最后的救度。可见,净土法门正是写末世浊恶凡夫我等大众,所施设的法门,吾人应于此深加瞩意。

对净宗“他力本愿”的思想,古印度及我国的历代祖师大德,如龙树、世亲、昙鸾、道绰、莲池等大师,均程度不同地予以提倡,然将弥陀“他力本愿”推崇到唯一核心地位的,当首推善导大师。善导大师在《观经四帖疏》中云:“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已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这种深刻凝视人性负面的观念,在净宗祖师大德中,可谓绝无仅有。依靠自力了生死的道路既已关闭了,那这“不可救”的人(无出离之缘的人)该走什么道路呢?绝处逢生,阿弥陀佛给苦海挣扎的我们投来了救生圈。所以,善导大师接着写道:“又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以四十八愿摄取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抛开自力,把自己交给阿弥陀佛,这即是凡夫出离生死的唯一生路。这种理念的确定,是善导大师对净宗的突出贡献。可以说,善导大师是我国净上宗的实际创教的祖师,日僧法然上人亦依据善导大师的意绪,开创日本净土宗。

法然上人的心路历程,可谓一波三折,于吾辈净业学人,不无启迪。法然上人禀赋卓异,博通经藏。早年便孜孜寻求出离生死之道。他冷峻地解剖自己,自认解脱生死的通途法门——戒定慧三学,自己无力修持。“我这一身,在戒行方面一戒都没有戒到,在禅定方面,不得其一,……真是散乱易动,一心难静,无漏正智,从何而起?如果投有无漏智剑,又如何能斩断烦恼绊索?恶业绊索不断,如何得以解脱生死系缚之身?悲哉悲哉!奈如之何!”(《四十八卷传》)。法然上人又深究:“像我们这种人既然不是戒定慧三学之器,则此三学之外,有没有我心相应的法门?有没有我身堪修的法门?”

受尽身心之苦的法然上人,在净土经论的研讨中,在善导大师《观经四贴疏》的启发下,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得救之道——乱想凡夫由心地念南无阿弥陀佛就能得救。法然上人在其《十六门记》中,有如是记载:“当时四下无人,但是我还是不禁唤道:‘像我这种下机人的行法,原来阿弥陀佛在法藏因位时早就已经为我定下来了。’我感悦彻髓,落泪千行。”这个感动就是日本净土教的肇始,南无阿弥陀佛正是融化自己,超越小我的感动之声。

善导大师抛却已分,专依弥陀“本愿他力”的思想,在法然上人所创的日本净土教中得以光大,而在我国的净宗弘传中,反而略显暗淡。我国净宗祖师大多是或宗门大彻大悟,或教下大开圆教的大德,如慧远大师、法照大师、永明大师、莲池大师、藕益大师、彻悟大师等。由于这种修学的背景,这些祖师们在弘扬净土宗时,总会烙上或多或少“自力”的色彩。如“唯心净土、自性弥陀”等提法,可窥一斑。(在禅宗兴盛的时代,这种兼顾自力与他力的观念,是可以理解的)。降至近代,印光大师的净土思想有上接善导,专依他力之势。为现代及未来净宗的弘扬,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开端。印光大师作为中兴净业的祖师,言传身教,光大善导大师的思想,厥功甚伟。

吾人应当清醒地认识到:生在这个娑婆世界,生在末法时期,悉是业障深重、根机陋劣之人。《悲华经》记载:释迦本师于贤劫人寿百岁时,于娑婆世界示现成佛。于时,烦恼具足的众生充满其中,受其卑陋,这些众生以业重故,悉是他方世界之所摈弃,成就一切善根者之所远离。经中所述的这些业重众生,就是现实中的你我他。《观经》下三晶往生的情状,就是吾辈净业学人的写照。吾人就是造作众恶,必堕恶趣的罪浊众生,如果不全身心依怙阿弥陀佛,哀祈往生,势必刀山剑树,魂飞魄散。

以上对净宗的信愿作了一番筒略的讨论。余障深慧浅,本无资格说东道西。展纸提笔!深恐错会经意,贻误众生。故余每以“立论唯依圣,得旨在亡惰”自警。愿以这篇小文,与十方同修共勉,增上信愿心,求生净土,究竟成佛。阿弥陀佛!

(作者魏磊:系中国金融学院副教授,中国佛学院客座教授)

[责任编辑:林恩 PFO008]

责任编辑:林恩 PFO008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