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广慈长老亲述88年前经历:12岁出家天天挨打


来源:凤凰佛教

自动播放

到了天宁以后,我就读书,天宁有佛学院,读书的时候,那个时候是老的天宁,还不算第一,客堂里有一个老僧,不得了,长得不高,很矮,不管你唱多高,像要吃人一样,搞得嘴巴张那么大,不专业。再唱再高,还是保持嚎,

由于天生一副好嗓子,有颇具慧根,少年广慈在梵呗唱诵上已日臻成熟,后在常州天宁寺任维那,逐渐声名鹊起。图为20岁时的广慈老和尚。(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广慈老和尚(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摄影:妙传)

到了天宁以后,我就读书,天宁有佛学院,读书的时候,那个时候是老的天宁,还不算第一,客堂里有一个老僧,不得了,长得不高,很矮,不管你唱多高,像要吃人一样,搞得嘴巴张那么大,不专业。再唱再高,还是保持嚎,最后他只收我这么一个徒弟,其他的人呢,他都不要,就传了我这么一个徒弟。

在天宁寺那个时候,十六七岁,每天早上四点半起来,那个小孩就爱睡觉。有一天,我参加活动,回来以后,声音没有了,那个时候正在发育,声音完全变掉了,我说糟糕了,怎么办?怕的我呀!我要诵这个音诵的很高,他接不到,所以他常常请我们吃饭,不请我们吃饭我们就把音诵的很高,小孩子调皮了很,也不懂得什么修行,就是调皮。

那么我说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就要到焦山去读书,焦山在那个江中间,我们每一个早课下来以后,就跑到那个沙滩上面去,像鬼叫一样,叫了三个月,我又恢复了。这个不是就靠这一个声带,是要用这个鼻音和这个声带音,双出音的话,这个要尖就尖,要低就低,这个喉咙才是好喉咙。所以这个练的了以后不管你诵多高,没有我接不上去的,所以说后来到了天宁,知客师说,来了个好角色。我在佛学院里面唱诵就是最好的,敲法器是最准的。当然我们这个敲法器挨打的很多啦,敲法器有的时候敲错,敲错就一个耳光,五条印呢,常常挨打啦。我就不怕打,为什么呢,一个你敲到这个地方啊绝对不会错,这个地方挨打的,绝对记得。所以,严师才能出高徒,师父不严,徒弟不会好。

所以我常常说,我们过去是徒弟怕师父,现在是师父怕徒弟,稍微骂两句就跑掉了,一跑掉了我们饭也没的吃。现在是师父怕徒弟,不是徒弟怕师父,这样就学不好,真正的师父要严,才能学的好。

我们经过这种苦难、打骂,跪在那个地方,这个膝盖跪出血,皮都跪掉,一跪几个钟点。那个经文背不熟啊,就挨打的很多,天天挨打。所以能有今天,这就是打出来的。过去我恨,现在很感激了,非常感激。假如那个时候没有这样的话,就没有今天的我。你唱不好,你转的那个弯就不柔,唱的那个音高低不准,这样就很难听,所以人家说我今天唱得好,他听到了以后他心里觉得很自在,很顺。内行人是听门道,外行人是看热闹,打打杀杀的好像好看,其实不对,真正心里的共鸣是唱的好。所以我离开佛光山,说你们现在还不能教人?因为你们才学会,那个调不柔,所以你这个人一唱,我就晓得你出家几年,你没有十年八年的磨练,你韵不到这个味出来,所以我说你们现在还不能教人,二十年后你再教人,可能和现在就不一样。虽然不是我的调,你自己韵出一个调出来,转那个弯,转的很柔。所以曲唱千遍,无腔自转。不过任何一个曲,你唱了一千遍,都没有自己转的那个调好听。这个曲唱千遍,无腔自转,自然就做的好,任何事情都一样,不下功夫,都没有好的啦。

版权声明:《大师纪》系凤凰佛教原创专栏,所有稿件均为独家原创。若转载必须注明来源“凤凰佛教”,否则视为侵权,追究法律责任。请关注【凤凰网华人佛教】微信公众号、【凤凰网华人佛教】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责任编辑:邢彦玲 PFO00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广慈长老:严师出高徒 师父只把绝技传给了我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3/16/b17498a9-a840-4696-82a1-26db8baf1399.jpg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