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梵呗第一人广慈长老:出家85年的穷和尚


来源:凤凰佛教

由于天生一副好嗓子,有颇具慧根,少年广慈在梵呗唱诵上已日臻成熟,后在常州天宁寺任维那,逐渐声名鹊起。广慈老和尚赴台后,发现台湾佛教界还没有正规的梵呗唱诵及佛事仪轨。于是,老和尚殚精竭虑在台各地传授汉传佛教正宗梵呗唱诵,弟子遍布四海。

梵呗第一人广慈老和尚(图片来源:凤凰佛教)

编者按:广慈老和尚1918年出生,12岁在南京栖霞山出家。16岁就读焦山定慧寺佛学院,与星云大师、煮云大师、莲航法师等一代高僧同窗修学。由于天生一副好嗓子,又颇具慧根,少年广慈在梵呗唱诵上已日臻成熟,后在常州天宁寺任维那,逐渐声名鹊起。广慈老和尚赴台后,发现台湾佛教界还没有正规的梵呗唱诵及佛事仪轨。于是,老和尚殚精竭虑在台各地传授汉传佛教正宗梵呗唱诵,弟子遍布四海。信息化时代到来后,老和尚倾几十年心力,倡印电子版《大藏经》,为弘法布教及印经事宜,走遍大乡小镇,贡献卓著。是中国近代十大高僧之一。2015年12月,凤凰佛教在台湾专访了广慈老和尚。以下为专访全文:

我想出家享福,结果天天挨打吃苦

我是江苏人,江苏海安县人。12岁我的师父就把我带到南京栖霞山去到那里出家。那么今年出家已经85年。我97岁。那么到台湾来呢,差不多有60多年,所以在台湾我一直做的就是,到佛学院就是讲课、教唱,做这个弘扬佛法。

我的师父是我的叔叔,他回家以后听到我在家唱,他说,这个小孩的声音怎么那么好啊?就去骗我的妈妈说,你有两个儿子,送一个儿子去出家,一子出家,九族升天哪。哎哟,我妈妈听了这句话,送一个儿子出家,九族能够升天,这个太好了。师父跟我讲了什么话呢?他说出家享清福,我说享福我要去。结果什么福也没享到,没有吃、没有穿,天天挨打天天挨骂,苦的不得了。

严师出高徒:师父只把绝技传给了我

到了天宁以后,我就读书,天宁有佛学院,读书的时候,那个时候是老的天宁,还不算第一,客堂里有一个老僧,不得了,长得不高,很矮,不管你唱多高,像要吃人一样,搞得嘴巴张那么大,不专业。再唱再高,还是保持嚎,最后他只收我这么一个徒弟,其他的人呢,他都不要,就传了我这么一个徒弟。

在天宁寺那个时候,十六七岁,每天早上四点半起来,那个小孩就爱睡觉。有一天,我参加活动,回来以后,声音没有了,那个时候正在发育,声音完全变掉了,我说糟糕了,怎么办?怕的我呀!我要诵这个音诵的很高,他接不到,所以他常常请我们吃饭,不请我们吃饭我们就把音诵的很高,小孩子调皮了很,也不懂得什么修行,就是调皮。

那么我说怎么办呢,这个时候就要到焦山去读书,焦山在那个江中间,我们每一个早课下来以后,就跑到那个沙滩上面去,像鬼叫一样,叫了三个月,我又恢复了。这个不是就靠这一个声带,是要用这个鼻音和这个声带音,双出音的话,这个要尖就尖,要低就低,这个喉咙才是好喉咙。所以这个练的了以后不管你诵多高,没有我接不上去的,所以说后来到了天宁,知客师说,来了个好角色。我在佛学院里面唱诵就是最好的,敲法器是最准的。当然我们这个敲法器挨打的很多啦,敲法器有的时候敲错,敲错就一个耳光,五条印呢,常常挨打啦。我就不怕打,为什么呢,一个你敲到这个地方啊绝对不会错,这个地方挨打的,绝对记得。所以,严师才能出高徒,师父不严,徒弟不会好。

所以我常常说,我们过去是徒弟怕师父,现在是师父怕徒弟,稍微骂两句就跑掉了,一跑掉了我们饭也没的吃。现在是师父怕徒弟,不是徒弟怕师父,这样就学不好,真正的师父要严,才能学的好。

我们经过这种苦难、打骂,跪在那个地方,这个膝盖跪出血,皮都跪掉,一跪几个钟点。那个经文背不熟啊,就挨打的很多,天天挨打。所以能有今天,这就是打出来的。过去我恨,现在很感激了,非常感激。假如那个时候没有这样的话,就没有今天的我。你唱不好,你转的那个弯就不柔,唱的那个音高低不准,这样就很难听,所以人家说我今天唱得好,他听到了以后他心里觉得很自在,很顺。内行人是听门道,外行人是看热闹,打打杀杀的好像好看,其实不对,真正心里的共鸣是唱的好。所以我离开佛光山,说你们现在还不能教人?因为你们才学会,那个调不柔,所以你这个人一唱,我就晓得你出家几年,你没有十年八年的磨练,你韵不到这个味出来,所以我说你们现在还不能教人,二十年后你再教人,可能和现在就不一样。虽然不是我的调,你自己韵出一个调出来,转那个弯,转的很柔。所以曲唱千遍,无腔自转。不过任何一个曲,你唱了一千遍,都没有自己转的那个调好听。这个曲唱千遍,无腔自转,自然就做的好,任何事情都一样,不下功夫,都没有好的啦。

佛教界只剩我一人会唱天宁寺音乐了

广慈老和尚:我是常州天宁寺的“维那”,所有常州唱的东西我都会。我们这个唱呢,可以说是原版的。为什么这么讲?因为大陆四十年没有人教,所有的和尚通通去还俗去了(注:文革破四旧),现在再叫他们回来,已经走了样,叫做,一般人说“曲不离口,拳不离手”,你会打拳的人四十年不打,功夫也丢了。唱诵也是一样,你会唱诵,你四十年不唱,再回来唱,已经这个那个没有了。所以这一种音乐,我是原版的,因为只剩了我一个。因为台湾本来有个戒老啦,戒老往生了,现在就剩了我一个了。对于天宁的音乐,还保持原音的,所以我就是叫做传统,就是天宁寺的音乐。所以我唱的都是天宁寺的音调。

那么我来台湾呢,教了40年。每个佛学院,每个大庙,都是我教的。什么佛光山,法鼓山,什么山,都是我教的。他们的徒弟都是我教的。因为我就做这个事。我总觉得呢,我学的前人的东西,要把它交代给后人,这是我的责任,我不教就没有了,所以我也做了这一部《华严字母的研究报告》,这个呢在大陆没有和尚会了,为什么呢?老的都往生了,小的都不会了。所以我这一本书,南普陀寺订了十万册,就这一本。大陆太缺少这个。

我们出家众唱的这个东西,没有一个人同样。为什么?没有谱。师父用口教的,一百个人学的啊就是一百个调。不可能完全像师父的,但是我们现在有这个谱了以后呢,不同也不行,你差一点也不行哪。

佛教音乐了不起,咱中国和尚没把它当回事

但是我就教了这个谱以后,才觉得我们佛教的这个音乐,了不起。在1500年前,就有这一种音乐,不得了的啦。在欧洲也不过五六百年,所以几个老和尚到了欧洲唱这个东西欧洲人说不得了,谦卑的不得了,只是我们中国和尚没有把它当什么了不起,只是哇啦哇啦叫一叫,我给你念经你钱我就好了,成为一个赚钱的工具了,不是什么音乐了。为什么?师父教我们只要敲两铛子,一铪子,你有敲就好,没有什么板、没有什么拍,现在这么一来,差半拍都不行。所以这个,古时的老祖师,能有这种水准,真的智慧太高了。而且这一种华严字母也是我们中国祖师发明,不得了,这个智慧,它只有42个字。能给发展到这样一个乐章起来,这是42个字了,梵字,能给把下面这个字音,哎这个智慧真大。可是呢,现在没有人会了。我再不传,就没有了。这个东西世界上就没有了。

过去我用口去教,现在不行了,太老了,不能教了,所以我才用这个谱,再用这个录音,录过音以后做个CD,假如不会谱的人,听CD,知道谱的人,听CD再加谱,那更准。事实上面呢,也不是很难。虽然调太多,太多的原因是我们中国的诗书礼乐,这个乐,中国就很注重。从前皇宫里的八音五律,要奏这个乐给皇帝听,要祭天的时候,要奏这个乐给天听。当然宗教离不开音乐,因为什么?我们要想我们的祖、我们的天要知道,你得要有声音要有要求,他才知道,所以当我们还没有文字,还不会讲话的时候,我们只要用音喊,为什么要喊,要让天知道。那时候什么都有神,打雷有神,下雨有神,刮风有神,什么都是神,现在人才知道那些神都是假的,所谓神者,是神奇莫测,我们人的智慧还没有到那个境界的时候,我们认为有个神,所以佛教里不讲神哦,释迦牟尼佛把有生命的东西分成十个等级,四个圣、六个凡,四个圣人、六个凡人,四个圣人是佛、菩萨、声闻、圆觉,这是圣人,凡人是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这个十个,就是十法界,所以我们之所以要修,就要离开这六个凡人,以上才是圣人,到了圣人你才能够了生死,所以我们为什么要修,就是我们希望将来不要再堕畜生、不要再堕饿鬼、不要再堕地狱、也不要来做人,这个人也是蛮辛苦的。所以我们要想成佛成菩萨,这个我们希望是比较高一点啦,这个希望高,你有多高只要你肯做,一定能达到,有志者事竟成嘛。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