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法化深入 众愿凝集:黄陂佛教会正式成立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核心提示:2017年3月9日,注定成为武汉乃至中国佛教历史上标志性的日子。随着新教学楼的正式奠基,曾经辉煌的现代佛教教育重镇武昌佛学院,正式以规范化、高规格的教育机构面貌重新被还原和重磅推出。3月9日

核心提示:2017年3月9日,注定成为武汉乃至中国佛教历史上标志性的日子。随着新教学楼的正式奠基,曾经辉煌的现代佛教教育重镇武昌佛学院,正式以规范化、高规格的教育机构面貌重新被还原和重磅推出。3月9日,也成为了武昌佛学院未来发展中全新的里程碑。

在这样一个振奋人心的时刻,我们同感于大师对于中国佛教的赤诚与无我,矢志于对大师宏愿与事业的继承,同时也亟需从历史的因缘际会与流光故影中,更深刻地回顾大师佛教教育的愿景、事业在武汉及周边地区落地因缘与历史影响,更充分地体解大师弘法的慈悲愿心与深远格局。

在此,谨述太虚大师成立黄陂佛教会因缘,为弘扬大师之精神,践行法化之传承,实现佛教当代的中国化,深入菩萨智海,重温历史脉搏。

1920年10月在太虚大师支持下,武汉居士大德王森甫、李隐尘、陈元白等人建创办汉口佛教会。响应汉口佛教会的召唤,加上太虚大师黄陂弘法万人空巷的盛况影响,时至缘熟,黄陂佛教界最先1922年成立了黄陂佛教东乡分会和西乡分会,后又于1924年又成立了黄陂北乡佛教会。黄陂地区从此有了现代化的佛教居士组织。

◎ 黄陂佛教会成立及简章

黄陂讲法运悲周遍,度化了黄陂及周边民众上千人。顺此因缘,1922年6月,众愿凝聚下,响应汉口佛教会的号召,黄陂东乡、黄陂西乡分别设立佛教分会。

黄陂佛学会成立后,《海潮音》杂志1922年第3卷第7号即刊出《黄陂佛学会简章》。

《黄陂佛学会简章》

1、本会定名为黄陂佛学会

2、以研究佛学修心证性为宗旨

3、会所暂设忠义祠图书馆内并附设阅经处于自新堂

4、凡志愿研究佛学经本会发起人三人以上之介绍均得入会为本会会员并不征收会费

5、会中杂用由各会员随意乐捐供给

6、本会购备各种佛经由会员照价购请阅看

7、各会员研究佛经在会在家均听其便但必于每星期日午后二时来会一次以便彼此析疑问难

8、本会一切进行事宜得与汉口佛教会商筹办理

9、本会须呈请官厅备案以昭郑重

11、本简章如有未尽事宜可由各会员随时提议公决修正之

12、本简章自公决之日施行

发起人:王幼崇龚树堂陈汉卿韩少新宗樨峰刘友甫萧介卿涂夏初董勤先柳汁陔潘筱凡闵文钦

◎ 黄陂地区的念佛堂

慧融居士《汉口佛教会创始记》中详细记载了汉口佛教会前后所设分会及念佛堂。不仅黄陂佛教分会有两处(东乡、西乡),念佛堂数量已占到十分之七,可见太虚大师对黄陂佛教信众影响极为深广。《汉口佛教会创始记》记录的黄陂地区的佛教分会与念佛堂如下:

《汉口佛教会创始记》记录的黄陂地区的佛教分会与念佛(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黄陂西乡分会

黄陂藏经阁女念佛堂

黄陂城内第一念佛堂

黄陂城内第二念佛堂

黄陂夏家垱第三念佛堂

黄陂长兴集第四念佛堂

黄陂长轩岭第五念佛堂

黄陂张家店第六念佛堂

黄陂五圣庙第七念佛堂

黄陂东乡分会

◎ 黄陂北乡佛教会

1924年黄陂北乡佛教会成立,《黄陂北乡佛教会癸亥年鉴》记载:

《黄陂北乡佛教会癸亥年鉴》(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五月初八日本会成立,公举赵南山居士为会长,杜仁萌、陈紫青两居士副之。

五月公推居士数人说法半月。

五月任启瑞居士编印念佛浅说三百部分送有缘。

六月接收院荃寺,公推钱德栽居士主持。

六月佛经阅览室成立。

七月放生二次施药一月。

七月为救助鳏寡孤独残废起见,组织中华十文功德会,附设会内,暂由利世负责主持。

七月举行孝亲大会一次,自初六日起至初九日止,说法三日,九月第一小学筹备处成立。

腊月小学筹备完竣,决定次年正月开学。

◎ 太虚大师与黄陂县知事谢铸陈

黄陂县长谢铸陈居士是黄陂佛教会成立,及日后推动诸多弘法事业展开的功不可没的功臣。太虚大师在《佛学院第一期的经过》一文中予以高度赞许:

“春间、黄陂县知事谢铸陈初发心信佛,联合邑绅赵南山、陈叔澄等邀我及隐尘等去宣扬佛教。入县境时,谢知事率卫队洋鼓吹打相迎,一路入县署,哄动了空村、空镇、空巷、空城的数万民众来聚观,为我所经集群动众的第一次奇景。寓在前川中学,讲了数天,传了一次三皈,皈依的官绅男女数百人,与陈叔澄以诗唱和,并为谢知事收集战时白骨所造的白骨塔作了塔铭。后来、谢知事邀了张宗载、宁达蕴去宣讲青年佛化,办过一个佛化小学。”

黄陂县知事、海潮音第四届发行谢铸陈居士(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同年,太虚大师还为谢铸陈居士为逝去夫人所造骨佛塔撰写《骨佛塔记》,文曰:

“谢铸陈宰官,禅那般若,培根有素。民国十年,重知黄陂县事,以其夫人邓氏病故,日研读佛经,悟造益深,化哀悼之情为大慈悲。愍众生迷其本佛,枉渝苦海,毅然以昌明佛法济度迷情为事。春间率邑中人士,尝邀予辈会讲佛乘,成立黄陂佛学研究会。已而于邑中之双凤亭后,见白骨桀然盈地,侧焉意伤,亟建塔以收之。盖有因白骨得度者,即以白骨而为佛事也,或曰塔。梵语也,具云塔。婆正云,《窣堵波经》曰:“佛塔七级,辟支佛、阿罗汉塔五级,转轮圣王塔三级。”以佛为世出世善之宗极,辟支佛、阿罗汉为出世善之宗极,转轮圣王为世善之宗极故。经又曰:“佛正觉、佛说法等处,皆当起塔。”则塔者,所以彰功德而树崇敬,非第为安藏其所遗身分而建筑。若此方坟墓冢之类也,今聚瘗(音yì,坟墓)野弃之骨,又乌得袭名为塔哉?但吾人无始生死以来,其舍身受身,孰不白骨山积此累累者?虽不知何姓之遗,要且人人有分。生则尧跖,死则枯骨,使人之生竟若是,其芒夫?宁不可悲然!五蕴四大幻不离真,有情无情体性平等,又安能不敬之同佛乎?观人身终为白骨,藐然自哀,则心心归佛矣。观白骨不异佛身,浩然普敬,则尘尘见佛矣。斯则能就骨观,便成佛智,白骨即发生佛智之本,不唯当塔之,且当以骨佛名之耳。塔在邑城双凤亭之后,自亭至塔之路,为四邑交通要道,垂将坍圯,遂并加修整焉,共费钱五百数十千文,悉取其夫人遗衣变价施用。以言福田,则掩人暴骨悲也,因塔观佛敬也。以言公益,则建塔既利死者,修路复使生人悲敬双修。死生兼济洵,所谓一举而数善备者,予故为文以记之。”(释太虚撰李开侁书丹)

汉口佛教会会长李开侁(隐尘)居士及其题写的《海潮音》月刊刊名(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声化法师了解此事后,撰《读骨佛塔记有感并叙》,情词婉转,感慨万千:

“黄陂之双凤亭侧,白骨粲然。知事谢铸陈先生出其夫人遗资建塔而葬之。颜曰骨佛塔。太虚法师撰文,隐尘居士书丹,传其事以悟来者。读法师所赠摹本,感而赋此,即呈哂正。

骷髅挿天肉化地,血雨模糊江山泪。

无主冤魂夜乱嚎,鼻息雷吼罗刹醉。

腥风吹倒灵霄殿,老君忘言诸天颤。

布袋和尚笑哈哈,南海观音你善变。

手携柳枝下红尘,黄陂来现宰官身。

双栖双飞怜好鸟,一生一死悟前因。

伤心白骨埋荒草,孰非尘劫血肉亲。

手爬黄土封松林,双凤亭前泪满襟。

太虚文章隐尘字,各有千秋一片心。

人言看骨作佛想,三界妖云现月朗。

莫将一语误人天,大好心光收影响。

君不见、一时骨塔前,

创者作者记者书者见者闻者、以及一山一水一花一鸟一尘一声、何莫非佛像。”

从汉口佛教会创立与黄陂佛教分会、念佛堂的建设,到后来成为《海潮音》第四届发行的总编辑,谢铸陈居士奉献了全部的热忱与实干,为黄陂与武汉佛教现代化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实乃近代汉传佛教弘法事业的中坚檀越。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