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武汉讲经 黄陂弘法:太虚大师武汉弘法的前缘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核心提示:2017年3月9日,注定成为武汉乃至中国佛教历史上标志性的日子。随着新教学楼的正式奠基,曾经辉煌的现代佛教教育重镇武昌佛学院,正式以规范化、高规格的教育机构面貌重新被还原和重磅推出。3月9日

核心提示:2017年3月9日,注定成为武汉乃至中国佛教历史上标志性的日子。随着新教学楼的正式奠基,曾经辉煌的现代佛教教育重镇武昌佛学院,正式以规范化、高规格的教育机构面貌重新被还原和重磅推出。3月9日,也成为了武昌佛学院未来发展中全新的里程碑。

在这样一个振奋人心的时刻,我们同感于大师对于中国佛教的赤诚与无我,矢志于对大师宏愿与事业的继承,同时也亟需从历史的因缘际会与流光故影中,更深刻地回顾大师佛教教育的愿景、事业在武汉及周边地区落地因缘与历史影响,更充分地体解大师弘法的慈悲愿心与深远格局。

在此,谨述太虚大师成立黄陂佛教会因缘,为弘扬大师之精神,践行法化之传承,实现佛教当代的中国化,深入菩萨智海,重温历史脉搏。

明代《嘉靖黄陂县志》中的黄陂县城全境图(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百年佛教看武昌,僧伽教育树芳标。武昌佛学院的建立,是太虚大师以武汉为核心展开弘法事业的里程碑。大师的弘法事业得以在武汉地区立足,佛学院得以顺利建立,与太虚大师前期在武汉弘法、当地原有的佛教信仰基础以及地方居士贤达的鼎力护持渊源甚深。除了汉口佛教会的成立与《海潮音》迁址武汉,太虚大师成立黄陂佛教会的前后因缘,便是我们管窥太虚大师佛教教育实践落地的重要入口。

今天的武汉市黄陂区,被视为武汉城市之根,也是楚文化的重要发祥地,有“无陂不成镇”的深厚文化积淀,素有“千年古郡、木兰故里、二程故里”的美誉。黄陂古属荆地,战国入楚,北周大象元年(579年),改黄城镇为南司州,置黄陂县,治所在今黄陂前川定远一带。

六朝以来,在自古“率敬鬼、重祠祀”基础上,黄陂乃至整个江汉地区就有着深厚的宗教信仰根坻。黄陂当地民众,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对佛教有着虔诚的信仰。梁代宗懔著《荆楚岁时记》记录了当时黄陂及其周边地区百姓在四月八日过“浴佛节”,“迎八字佛(文殊菩萨)”,在十二月八日请“金刚力士以逐疫”。黄陂出土的吴末晋初古墓中,有带着“白毫相”的陶瓷俑。(白毫相是佛陀“三十二相”之一。)自唐代起,黄陂地区以木兰山为中心,广建寺院,佛法信仰就这样历代相续,直至民国,法化不绝。

前川,黄陂县滠水河两岸的大部分地区。滠水河起自木兰山,流经黄陂城区而直入长江,是黄陂最重要的水系。城畔滠水河两岸便是前川街,黄陂大桥连通城区与对岸的望鲁台。望鲁台上有双凤亭,是理学家程颢程颐读书处。前川的地名,最早见于程颢居前川望鲁台春游前川时写作的七绝(春日偶成),诗曰: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太虚大师曾应邀于1922年4月8日(清明后三日)前往黄陂前川,住前川中学,而于前川中学、木兰女校、自新堂作三日弘法。程颢游前川的诗作,更因毛主席手书而闻名于当世。(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自古以来,黄陂学风昌盛、英才辈出,文脉不绝,黄陂区前川街的文教巷曾走出了北宋理学大家程颐、程颢。程颢曾留下“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的诗句,程乡坊下、双凤亭边,黄陂古城至今处处浸润着“二程”遗韵。

黄陂籍民众正是在这样深厚久远的佛法、文化的基础上,将信仰的虔诚化为护持太虚大师弘法武汉的积极行动,成为新时期居士护法的典范,也形成了一幅黄陂民众对于佛法现代化全力支持与热心修学的图景。

◎ 1920-1922年太虚大师武汉讲经弘法

1920年10月,太虚大师在武昌湖北省教育会开设《楞严经》讲座,首度掀起了信众皈依的热潮。据孙文楼《武汉居士庚申(1920)皈戒录》记载,在此之前,太虚大师在龙华寺举办法会,但未受弟子皈依。欲发心皈依的居士们便发起“楞严法会”,亦有外地居士赶来武汉。“法会未终,而从事皈戒者。已接踵起。前后凡数次。计三皈男信士四十人。三皈女信士十四人。三皈五戒优婆塞三十九人。三皈五戒优婆夷十五人。三皈五戒菩萨优婆塞五人。三皈五戒菩萨优婆夷六人。总计男女共百一十九人”,又“恭请法师重临鄂渚。再演圆音。间亦赴汉口、就各会馆善堂。方便开示”。

庚申夏武昌佛学讲经会同人合影(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海潮音》编辑兼发行善因法师(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当月,在太虚大师的指导下,成立了汉口佛教会。同年11月24日,大师在武昌讲经会授皈依戒,与会的善因法师在《致书德安》中也提及太虚大师某次授戒的经历:“计男女居士受三皈戒者九人,受五戒者二十八人,受菩萨戒者十一人,皆当世高年俊杰。虚师若无过人之德,彼一般高年俊杰,岂肯屈膝膜拜于年轻衲僧之前乎!善因与各居士同住数日,见各居士念佛礼佛,行、住、坐、卧,不肯稍有放逸之行为,即在缁众中亦难多得!”

武汉佛教会募化缘起(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汉口佛教会成立以来,弘法活动开展得不遗余力。在汉口等地相继建立佛堂若干所,各皈戒居士在当地设立佛教分会,如武汉佛教会,并且内附念佛堂。为供给佛教分会及各念佛堂的经费,武汉居士林成立武汉佛教会基金会,以募化方式鼓励诸大心菩萨、居士林等财施供养。由太虚大师首先发起,对于由武汉佛教会募化,愿随喜功德者,当时由汉口佛教会主办发行的《海潮音》上立即刊出,以征信实而障德善,鼓励各地成立佛教分会和念佛堂,倡导各种弘法事业。这些前期的弘法活动为黄陂成立佛教分会培植了优渥的土壤。

武汉佛教会请太虚法师讲经启(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1921年十一月初,应武汉佛教会之邀,太虚大师再次抵达武汉,开讲《仁王护国般若经》。《汉口佛教会辛酉(1921)年鉴》记载了此次讲经弘法活动:“十一月初四日,太虚法师抵汉,初八日,开讲《仁王护国般若经》,是日请武汉名刹百比丘僧诵经一日,并由军民两长到会拈香拜佛,二十八日圆经。”

何锡藩居士(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十一月十七日,太虚大师传授优婆塞、优婆夷三皈五戒,受皈戒者共152人。当日统理大众拈香者,乃何锡藩居士(武昌首义将领、辛亥革命功臣、中华民国元勋、中华民国开国中将)。

1922年初春,太虚大师讲《圆觉经》圆满后,湖北归元寺敬礼谢圆法颂词。(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讲经圆满,四众顶礼。(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1922年初春,太虚大师再度应邀至汉,在汉阳归元寺讲《圆觉经》。三月初五,讲经圆满,两序四众都对太虚大师赞叹顶礼。三月初十大师即应邀赶赴黄陂,在黄陂弘法三日,对黄陂佛教发展给予了厚望。

◎ 1922年太虚大师黄陂弘法盛况

太虚大师此次在归元寺讲法完毕后,应黄陂县知事谢铸陈、赵南山、陈叔澄、柳质皆等邀请,偕了尘法师、陈元白、李时谙、陈仲皆等,马不停蹄赶往黄陂,展开了为期三日的弘法。当时民众,空巷来观。太虚大师自传中记述了初到黄陂的轰动情景:“入县境时,谢知事率卫队洋鼓吹打相迎,一路入县署,哄动了空村、空镇、空巷、空城的数万民众来聚观,为我所经集群动众的第一次奇景。”

太虚大师寓居在黄陂前川中学,在黄陂县城的自新堂、前川中学、木兰女学讲法,前后三日,在前川中学所讲为多。三日讲法,皈戒人数有“数十百人”,即一千多人。可谓弘法摄众最广泛的一次。

《海潮音》刊载的王净元居士所记《前川听法纪闻》(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王净元居士将三日闻法经过记录成《前川听法纪闻》,刊于《海潮音》第三卷第11、12期合刊上。《纪闻》前言称此次弘法“圆音一演,四座倾心,跄跻满堂,威仪整肃,听众皆大欢喜,信受奉行”,是为黄陂佛教会成立之前奏。文曰:

“民国十一年四月八号,即夏历壬戌三月十日,杭州西湖弥勒院太虚法师应黄陂县谢知事及该县绅学各界之请,由汉口九莲法师及武汉佛教会各居士偕同(净元亦随)驰赴县城。于下午七时在自新堂讲台,由太虚法师宣说佛教大意。嗣在前川中学、木兰女学,前后凡讲三日,而以在前川所讲为多。且师有“春深大野来今雨,学讲前川忆古师”之句,故今题之曰“前川听法纪闻”,略录其所讲之梗概焉。经时圆音一演,四座倾心,跄跻满堂,威仪整肃,听众皆大欢喜,信受奉行,而黄陂佛教会遂于是发生矣。”

《太虚大师——五秩寿庆纪念歌》,弟子慈航作赞慈力作谱。(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大师黄陂行之盛况,陈叔澄居士有诗为证:

未可栖栖笑仲尼,频年我亦惯驱驰。

春深大埜来今雨,学讲前川忆古师。

佛海潮声传隐约,人天梦影正离奇。

法身流转怆无极,应有维摩病大悲!

太虚大师(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1922年太虚大师黄陂弘法行程:

4月10日(农历三月十二)下午七时,在黄陂县城自新堂讲四个题目A《何谓佛教》、B《佛教之内容是甚么》、C《佛教与吾人有何关系》、D《吾人因何要研究及修持佛教》。

4月11日(农历三月十三)上午九时五十分,在黄陂前川中学讲《何谓佛法?》;

4月11日(农历三月十三)下午二时,在黄陂木兰女校讲《因何而讲究佛法?》;

4月12日(农历三月十四)上午十时,在前川讲《心之研究》。

◎ 太虚大师与黄陂居士诗对酬唱

太虚大师曾自述黄陂弘法之行:

“壬戌三月,黄陂谢铸陈县长及柳质皆邑绅等邀赴该城说法,同行有了尘法师,暨陈元白、李时谙、赵南山、孙文楼、王幼农、陈仲皆、杜松村、陈叔澄诸居士,叔澄居士和前年赴湘一诗见示,因次韵书留纪念:

未可栖栖笑仲尼,频年我亦惯驱驰。

春深大埜来今雨,学讲前川忆古师。

佛海潮声传隐约,人天梦影正离奇。

法身流转怆无极,应有维摩病大悲!

王净元居士自述受到武汉佛教会善士启发,在归元寺时就得欣闻佛法,自称自己“净元属在钝根,愧未能直下澈悟顿证,立时契入大圆觉海,然犹幸追陪末席,亲闻正法于兹,稍息尘劳,得窥觉路,想亦生死岸边一段殊胜因缘也。”称自己陪同大师,赴黄陂法会是“以夙世胜缘,幸得陪侍。”并作诗云:

本来圆满徧诸方,非悟非迷体露堂。

了却根尘空幻梦,更无花月蔽真常。

云山不隔归元路,缘会堪欣遇法王。

今日已知波即水,悠游觉海话行藏。

王净元更加赞叹大师黄陂讲法的盛况为“杖履随众听闻乃开讲,甫及三日领解信向者已多至数十百人。益见灵明真心人所同具,一经启发,罕不归从”,为此赋诗并注:

俯瞰人天运智悲,风流儒雅亦吾师。

诗留黉舍提撕切,法衍前川缘会奇。

尘刹现身隆释种,毫端信手显摩尼。

愿从瞻礼见闻后,好歇狂心莫外驰。

了尘法师,和韵呈太虚法师:

芸芸含识具摩尼,六趣空劳往返驰。

泊没己灵常逐物,唤醒群梦要凭师。

恍同暗室千年破,重见灵山一会奇。

普为当来先觉者,无缘广发大慈悲。

潘肃居士听大师讲法,读大师之七律诗文,于是和韵作一首七律:

重重邪网障摩尼,过客光阴去若驰。

大笑拈花今悟我,虚怀学竹此为师。

广长舌底言言妙,清净身中相相奇。

一向多闻逐迷妄,前尘影事不胜悲。

西陵老惫依韵作诗文:

钝根焉敢说牟尼,直把心神不纵驰。

何死何生何障碍?即空即色即玄师。

尽人春梦都成还,一念西天未是奇。

况复中原遍魔劫,转移端赖佛慈悲。

陈翼云直抒胸臆,称“太虚禅师来陂说法,最易动人感觉”,在太虚大师讲法结束,准备返程时,作诗八首,述怀言志:

禅师飞锡到西陵,仪表清如玉镜澂。

道韞于心光晬面,飘然云水一高僧。

谁道清门佛事难2,法容一接尽为欢。

前宵记得初闻道3,要与云光一例看。

妙论纷披佛法僧,一心禅定见功能。

七情六欲皆消净,此是修持最上乘。

久堕娑婆念已灰,昨闻梵语辄心开。

而今顿发菩提愿,回向光明净土来。

吾性亦跟佛性生,须知吾性要空明。

性如不昧常能觉,挂碍自除佛自成。

学佛君曾说略传7,日常读罢记弥坚。

我今买棹江头去,可有月明载满船。

正拟参禅结钵缘,细探奥旨证池莲。

今晨门外传来讯,说是行旌已待悬。

鹤驾贲临屡未亲,如何今遽起征尘。

将来行止皆无定,愿结平生未了因。

◎《潮音草舍诗存外集》所载黄陂居士和太虚大师偈

闻太虚法师应黄陂召入都喜赋

宝莲华盦

振锡初为上国游,千年大法中兴秋;

悬知妙灿如来舌,顽石高低尽点头。

三昧从来重辨才,大师晚出道能赅;

中原改主民风败,要借雷音为挽回。

太虚大师手书“代佛演化”(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和太虚法师黄陂讲学原作

赵曾俦

漫嗟斯世渺夷尼,我到人间亦火驰。

历物颇惭元遍说,成心却喜未随师。

文言枉自循空假,朴学何烦证偶奇?

一拜觉慈勤胜义,众生病里岂忘悲。

和游洪山即景原韵

李隐尘

摄尽楞严旨,归元路路通;

浮沤休认海,闻性岂因钟!

天外月初白,楼头尘当红;

安排侍锡杖,随处悟真空。

汉水滔滔去,东西海水通;

江城一玉笛,尘刹几晨钟。

芳草无情绿,斜阳有限红;

娑婆同大梦,毕竟是谁空!

和游洪山即景原韵

皮剑农

吾师飞锡处,示我以圆通;

觉性真如海,法音警世钟。

月莹三界白,佛坐一镫红;

镇日蒲团上,心虚似太空。

悟得楞严旨,菩提路可通。

荣枯成梦境,断续响晨钟;

叶落霜飞白,经书血渍红。

尘劳何日净?寂照遍虚空!

和游洪山即景原韵

绩丞

一经闻法后,顽石便灵通;

心印无边月,声来何处钟!

室虚能现白,尘净不飞红。

欲悟三摩地,当知色相空。

和游洪山即景原韵

孙山敬

随锡参兰若,禅关曲径通。

举眸方见塔,入耳更闻钟。

秋草余残碧,霜枫斗晚红;

凝神观物变,默契证心通。

和游洪山即景原韵

卢镇常

策杖洪山麓,幽林曲径通;

塔摇千尺影,梦破一声钟。

香篆烟浮碧,灯传火正红。

蒙师开觉路,五蕴照空空。

归元寺听讲圆觉复读藏经共成三律即呈太虚法师指正

赵曾俦

妙谛圆音震十方,几回扑樕学登堂。

根尘集起原唯识,体用幽攡岂异常?

曾是真如空法我,亦甲假说会心王。

人间最望玄同解,无碍华严不尽藏。

法性迷来几度秋,人间又作一回游。

中观是处忘言说,正觉明时不喜求;

意共海潮长布濩,心知天倪为淹留。

灵山胜会知何所?看取龙华一笑收。

虚空择灭未无为,遍察天人望已迷;

不谓中行成独复,那堪大智正生悲!

伤怀末法心难憩,归命三生愿岂违!

觉者契经慈氏论,几番读罢意迟回。

壬戌春汉阳归元寺敬聆昧盦大师讲圆觉

净元

本来圆满遍诸方,非悟非迷体露堂;

了却根尘空幻梦,更无花月蔽真常。

云山不隔归元路,缘会堪欣遇法王。

今日已知波即水,优游觉海话行藏。

敬和本师游洪山宝通寺元均

慧心

琳宫寂寂射朝暾,隔水青山抹一痕;

坐见洪波翻地轴,长留孤塔倚云根。

才雄竟使妖魔敛8,地僻那知节候温?

归隐倘能随杖后,宝池金地一囊吞。

端午日偕隐尘南山自平文六又农诸公至佛学院适虚师自洪山归途中得句见示。

乙丑暮春访太虚法师于武昌佛学院未遇

退盦

春风送我叩禅关,一片闲云自往还;

百丈尘灰迷浊世,素心响往仰高山。

天花坠落都门日,人事浮沉大梦间;

说法何曾真法说,聊闻泉水自潺潺。

和太虚法师中秋夜登黄鹤楼原韵

玉皇

秋光满目活吟眸,玩月人登黄鹤楼;

今古人同砧上月,是非话付水中沤。

霓裳曲入鸳鸯谱,孤柝声传鹦鹉洲;

情景此时俱不夺,吴山楚水两悠悠。

同轮赴申赠太虚法师

(见海潮音1920年第1卷第7期外刊页102-103)

陈自闻

太虚法师讲经武汉,自闻由京返,适值圆满。深为怅然。乃随同赴申舟中开示佛法,圣闻妙旨,并作七律二章钞示索和谨步原韵,藉抒信仰法正。

黄鹄矶头坐,穷源说古今;

谈经空色相,觉世豁身心10。

大乘传薪妙11,禅宗悟道深。

扁舟秋夜雨,抱膝独长吟。

也上慈航渡,翻然究道真;

云山千里隔,风雨一灯亲。

世界成三毒,心源净六尘;

自惭根性浅,开示赖斯人!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