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八方建塔:弘扬大师德行 铭记大师遗志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核心提示:2017年3月,适逢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纪念日,武汉市佛教协会、武昌佛学院将举行盛大纪念活动,缅怀大师,策进来学。太虚大师出生在中国佛教与民族家国共同面临时代巨大转折与考验的年代。他以真切的

核心提示:2017年3月,适逢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纪念日,武汉市佛教协会、武昌佛学院将举行盛大纪念活动,缅怀大师,策进来学。

太虚大师出生在中国佛教与民族家国共同面临时代巨大转折与考验的年代。他以真切的修行受用、社会接触、敏锐洞察与卓越胸襟,一生为传承佛法、振兴中国佛教而寻找当下与未来的新道路。

太虚大师全部的事业,在于建立立足中国佛教本位而又能适应时代变化的新佛教,他为中国佛教完成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找到了切入点,为中国佛教新的发展格局提供了高瞻远瞩的思想布局与充满魄力的实践经验。太虚大师是推动“佛教现代化之父”。

太虚大师为佛法奉献了全部生命,更以深重的大悲感得“真心不坏”,要以真心不死的赤诚,将短暂一生远远不能穷尽之大悲愿力留住人世,洒向未来,令苦难众生获得安慰、生起信心,更鼓舞佛子以此身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

这位“真心不坏,舍利永辉”的太虚菩萨,如同永不入涅槃的大雄佛陀,从未离开过人间,永远守护着众生。

值此大师圆寂70周年庆典之际,于武昌佛学院旧址太虚大师舍利塔前,顶礼大师舍利,敬述“真心不坏、舍利永辉”之旨,缅怀太虚大师,弘扬大师行愿,愿铭记遗志,继承宏愿,荷担事业,报答深恩!

武汉佛学院太虚大师舍利塔(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舍利是通过戒、定、慧的修持而得。《金光明经》云:“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

不仅佛陀留下了舍利,历代有无数修行人因三学至臻而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舍利。近代印光大师曾作过详细的论述:“言舍利者,系梵语,此云身骨,亦云灵骨。乃修行人戒、定、慧力所成,非练精、气、神所成。此殆心与道合,心与佛合者之表相耳。非特死而烧之,其身肉、骨、发变为舍利。古有高僧沐浴而得舍利者;又雪岩钦禅师剃头,其发变成一串舍利;又有志心念佛,口中得舍利者;又有人刻《龙舒净土文》板,板中出舍利者;又有绣佛绣经,针下得舍利者;又有死后烧之,舍利无数,门人皆得……当知舍利,乃道力所成。”

而塔是三世诸佛清净意的化显,在佛弟子心中,见塔如见佛陀法身。修筑佛塔能让更多的众生见而生信,种下解脱之因,乃至受用法身智慧。佛陀当年在印度示现灭度,留下舍利,让众生建塔供养,能够让众生心怀恋慕而产生渴仰之心,信顺佛法,同时也避免弟子生起依赖甚至厌烦懈怠之心,从而勇猛精进地修行。

以此传统,佛弟子亦为修行成就之圣者铸塔供奉灵骨舍利。塔奉舍利,不仅是缅怀、纪念、追逝,更是对佛法僧三宝的无尽崇敬,亦是此修行人的崇高礼遇。因为,见塔庙舍利,即同佛法僧三宝,供奉塔庙舍利,即是对三宝最至诚的顶礼与皈命。

大醒法师《太虚大师舍利塔募缘建造的计划》(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太虚大师法体荼毗后,所得舍利由弟子安排分置全国八处。其中武汉、厦门、重庆、香港等地分别建舍利塔纪念。大醒法师在《海潮音》杂志上发表《太虚大师舍利塔募缘建造的计划——大师寂后致同门第三书》一文,表达了为太虚大师建塔的迫切心情,并详细介绍了塔名、塔的形状、地基、地势、材料及募集资金的方式等计划。其文曰:

“塔的名称拟定为太虚大师舍利塔……我们已请蔡祚章建筑师绘一方式图样。塔的地基,我们决定在雪山。地势拟请上海一位专家荣居士来山勘察。塔的木料,我们准备完全采用上等坚牢的麻石与青石,塔的建筑费为限期募资,不及,可缩小范围,只要求其坚固、朴实、庄严耳……大师的舍利塔本来凡在大师弘化历史较久功德最大的地方,皆应当建立一塔,如武汉、庐山、沩山、雪窦、厦门、缙云山等处。”

武汉佛学院太虚大师舍利塔(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武昌佛学院旧址目前太虚大师舍利塔全貌(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武汉的弟子将分得的舍利供奉于武昌佛学院内,就在大师曾经居住的潮音茅蓬前建塔供养。太虚大师圆寂当月,《海潮音》杂志刊登了武昌佛学院内太虚大师塔照片。图下题注介绍:“武昌太虚大师塔,为印度式,高十七尺半,塔之四周,铺设四十八尺见方坪台,围以矮墙,以供瞻礼者憩息,构造全用钢骨水泥,堑以麻石,清净庄严,由此亦可见大师崇高之功德云。”

此外,大师生前的用品以及与大师相关的各种文物也都汇集到武汉,供奉于武昌佛学院内,至今仍得到妥善保管。可以说,武汉的太虚大师舍利塔不仅仅大师灵骨的安归之地,也是大师不灭真心与一生事业的象征之所。往来此地顶礼舍利塔,瞻礼大师遗物之佛子后学,无不睹物怀人,而真切感受到那个激情澎湃的年代并未远去的风骨与志愿。

1998年武汉市政府将太虚大师舍利塔列为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图为雪窦山太虚讲寺内太虚大师舍利塔(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1932年起大师在雪窦山卓锡十四载。在此期间,他讲授《弥勒上生经》,弘传弥勒信仰,积极推动弥勒道场建设。1947年4月14日,众弟子送大师舍利灵骨至浙江奉化雪窦寺。1949年1月6日(农历腊月初八),雪窦山大师舍利塔工事粗备,由当时雪窦寺方丈大醒法师恭奉大师灵骨入塔。《太虚大师全书》也相继在雪窦山编纂完成。

上海玉佛寺太虚大师舍利塔(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重庆汉藏教理院太虚大师之塔(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重庆汉藏教理院舍利塔有两侧均刻有大师自己的诗词。其中一侧两首如下:

《太虚大师旅游印度菩提场诗》

觉树枯荣几度更,灵山寂寞倘重兴;

今时不用伤迟暮,佛法弘扬本在僧。

《菩萨学处》

我今修学菩萨行,我今愿证菩萨名;

愿皆称我以菩萨,比丘不是佛未成。

镌刻于太虚大师之塔另一侧的大师诗偈(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镌刻于另一侧的大师诗文,由太虚大师1932年作于汉藏教理院首期开学之际:

温泉辟幽径,斜上缙云山;

岩谷喧飞瀑,松杉展笑颜。

汉经融藏典,教理叩禅关;

佛地无余障,人天任往返。

位于厦门南普陀寺的太虚大师舍利塔(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太虚大师曾驻锡厦门,住持闽南佛学院多年。大师法体荼毗后,厦门分得舍利多颗,1948由大师皈依弟子蔡吉堂、许宣平、虞愚等为建舍利塔于虎园路半山堂。蔡吉堂撰文《太虚大师纪念塔落成始末记》记载了将大师部分舍利请回厦门供养的经过:

“大师圆寂后,时厦门市佛学会诸弟子,特赴上海恭请舍利七颗来厦,塔于虎园路半山堂,颇壮观瞻。后以建房被拆。去年海外诸法侣,发起募集净财,于南普陀寺后山太虚亭上,重建纪念塔。蒙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赐题塔额及旧作挽诗。林子青居士及塑像专家王静远居士建议用宁波阿育王宝箧印塔型。竺摩法师与虞愚教授分别题撰诗揭及塔铭,妙湛法师督修,圆满竣工。塔身纯用花岗石建造。高6.6米,墓座宽2.34米,塔盖1.68米。塔型优美,雄伟壮观。”

1984年舍利塔迁建于南普陀寺后五老峰山顶太虚台上。太虚台前亭后塔,亭中立一石碑,高约2米,上镌当代画家丰子恺为太虚大师造像。造像法相庄严安详,神态栩栩如生。像下有虞愚题铭,铭志大师住世大德。

太虚大师手书“代佛演化”(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太虚大师生前开创了前无古人的现代佛教事业,身后以深悲为大众留下不坏真心,如鸠摩罗什法师之不坏舌根;留下珍贵舍利,如佛陀涅槃舍利八分,而成众生永恒之福祉。四方塔成,舍利敬奉,太虚大师以“代佛演化”为一生之行愿,大师之灵骨连同其高远阔达、清净雄伟的思想,是为中国佛教永远的无上法宝,福泽千秋万代!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