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国本位新佛教 方丈之地涵太虚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核心提示:2017年3月,适逢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武汉市佛教协会、武昌佛学院将举行盛大纪念活动。太虚大师盛年时期在“九省通衢”武汉的弘法活动,可谓其一生中最为精彩的历程,不仅

核心提示:2017年3月,适逢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武汉市佛教协会、武昌佛学院将举行盛大纪念活动。太虚大师盛年时期在“九省通衢”武汉的弘法活动,可谓其一生中最为精彩的历程,不仅受到当时四众弟子与社会各界人士的热情拥戴,并使这座城市成为中国近代“新佛教运动”的发源地,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深远影响。

今天,在武汉缅怀太虚大师,潮音茅蓬是必定要朝礼的精神圣地。这里是中国社会千年未有的大变革、大历史、大时代中让佛法独占鳌头、处处领先的佛教中兴盛世的圣地,也是未来佛教现代化、发光发热精神的缘起之地。

潮音茅蓬的存在就是武昌佛学院的存在。以太虚大师为核心的一代佛子,努力让佛法从极边缘地位而进入文化轴心,站到了时代舞台的正中央。武昌佛学院所达到的历史高度无可逾越。武昌佛学院带来的时代震撼,直至今日余响犹存。

今天我们当如朝觐般朝礼这块精神圣地。以此纪念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的契机,未来的武汉佛教乃至中国佛教,也将从这里重新迈开步伐!

潮音茅蓬以方丈之地,时时唱咏着大乘佛法的海潮之音,也朝夕观照着世界众生的福祉。

太虚大师早年于佛法刻苦修行,获得至极深刻的真实受用,又以无以言表的大悲与胸怀法界的器度,立足于佛法根本,放眼于世界众生。太虚大师志在建设中国本位的新佛教,继承传统而又契应时代,真正发扬出大乘菩萨慈悲度众的真精神,被誉为“近代佛教的马丁•路德”。

太虚大师极具世界眼光与时代敏锐,心怀建设世界佛教的理想,旨在通过推进佛教的“世界化”“全球化”,从佛教对人类的心理建设入手,倡导佛教护国、救世的社会功能,促进并实现世界永久和平。其世界佛教事业是其佛教革新运动的一部分,欲通过实现其世界佛教理想,推动中国佛教的“复兴”,从而肩负起振兴中华的重任,即复兴中国佛教,建设立足于中国佛教本位的新佛教。他说:

“本人所谓中国佛教本位的新,不同一般人倾倒于西化、麻醉于日本,推翻千百年中国佛教的所谓新!亦不同有些人凭个己研究的一点心得,批评中国从来未有如法如律的佛教,而要据佛法的律制以从新设立的新!此皆不能根据中国佛教去采择各国佛教所长,以适应目前及将来中国趋势上的需要。所以本人所谓的中国佛教本位的新,有两点:一、是扫去中国佛教不能适应中国目前及将来的需求的病态;二、是揭破离开中国佛教本位而易以异地异代的新谬见。在这两个原则之下,在中国目前及将来趋势的需求上,把中国佛教本位的新佛教建立起来。”

在此理念下,太虚大师致力于佛教教育,组织创办了“世界佛学苑”,促进佛教全球化、佛学研究国际化;多次派遣学僧分赴锡兰、暹罗、印度等地留学,并到西藏地区学习藏文,以从事汉语系以外的佛教研修。他不辞劳苦远赴海外弘法布教,构筑世界佛教事业,革新佛教,给国内佛教的发展带来了一线生机,同时也将中国佛教推向了世界。

世界佛教运动始于1924年,太虚大师在庐山主持召开的第一届世界佛教联合会,以佛教缘起性空的法义,倡导缘成史观,呼吁世界和平。1928年秋至1929年春,太虚大师远赴欧美考察讲学。他在巴黎东方博物院演讲,阐明了推进世界佛教运动的宗旨:“在现今世界文化大交通的趋势上,却应将此超脱一切方土时代人种民族等拘碍而又能融会贯通东西各民族文化的佛学,明明白白宣扬出来,使之普及群众,以作人类思想行为的指南。”并明确提出,他理想中的世界佛学体系,他称之为“全球的佛学的新运动”,应由人生的佛学、科学的佛学、实证的佛学、世界的佛学所构成。更通过对世界文明与宗教的观察比较,倡导世界各大宗教之间团结、合作,共同促进人类文明进步,实现世界和平。

星洲讲经会欢迎太虚法师上岸留影(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后,由国民政府组织、太虚大师任团长的中国佛教“国际访问团”远赴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宣传抗日救国,发动当地华人、华侨支援祖国。不仅争取到各国对中国抗战的同情、支持,更促进了国际佛教界的交流与团结。太虚大师说:“诚能由中国佛教徒发出在抗战中共同争取胜利,在胜利后共同建设和平国际之呼声,其成为国民外交上之一有力功用。”

太虚大师南下弘法摄影之一(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而太虚大师的世界佛教运动的基础布局,依然从潮音茅蓬所在的武昌佛学院开始起步。

1928年-1929年大师欧美之行的最大收获是发起筹设世界佛学苑之举。回国后,苦于国内时局动荡,筹措经费困难,“总苑虽已规定有地,而不能进行修建”。只好先辞却巴黎市政厅捐地,退而求其次,“第一步先设图书馆,招集研究员;第二步收集各种文字的经论典籍,整理编译。”(《世界佛学苑图书馆开幕报告》)

1932年改武昌佛学院为世界佛学苑图书馆,“就院中原有图书及将太虚藏书与暹罗、日本捐藏等,成立世苑图书馆”。(《佛学院院董会略史》)9月25日,世界佛学苑图书馆正式开馆。

太虚大师理想中的世界佛学苑图书馆“须将世界各地的佛教,所有种种制度、寺院、佛像、经书等等,都能搜集整治到精确完美,以为人类研究佛教的共遵共信基础。故世苑有法物馆、图书馆之施设焉。”世苑图书馆以馆藏丰富著称,至1934年,计有图书22428种,24230册,其中不乏万有文库、影印宋碛砂藏、图书集成、大正藏、真言宗丛书、四部备要、满汉蒙藏四体文大藏全咒、頻伽藏等大型丛书。此后,藏书还在陆续完备。

1933 年9月,太虚大师为馆员做了第一次演讲,主题为“世界佛学苑之佛学系统观”,指出世界佛学苑的工作,按照佛法可分为“教”“理”“行”“果”四大部分,从这四方面去作适当的工夫。

在学理研究方面,太虚大师理想中的世界佛学苑拟设编译系:

编即编辑,以经过考校之后,须进而编辑,如大藏经或某种丛书等。译即翻译,如各国有的佛教经书或为我国没有的,而我国有的亦或为别国没有。如锡兰巴利文藏中犹有我国所无的小乘经论;而我国的大乘经论,则又为彼所无。华文、藏文,亦互有无;且欧美各国所无的更多,此皆须翻译,而后佛教才能普及。要有真确的经典,须经考校的决定;要有共同的教法,须经编译的沟通;然后可有共遵共信的佛教,宏扬到全世界,以成为通行全世界之世界的佛教。

另拟设,锡兰文系学院,研究梵、巴语系佛典;中国文系学院,研究中文及日文佛典;西藏文系学院,研究藏文佛典;欧美文系学院“用西洋的研究学问方法,与西洋的科学、哲学、宗教作比较研究,亦可另成为新的欧美佛学。然此系之所要,乃在用欧美之文字,把以上三系的佛法宏传到欧美各国及全世界”。

世界佛学苑图书馆常年有专职研究员住馆研究,图书馆不但提供免费食宿,而且按月发放津贴,成绩优异者另有奖励。图书馆还设有讲堂,指定研究员每月会讲研究心得四到八次。研究员的论文大多发表在《海潮音》杂志,为此还专门编辑发行了《海潮音》专号——《世界佛学苑图书馆馆刊》。法舫、韦舫、会觉、芝峰、谈玄、尘空、印顺、力定等法师先后在馆研修,并发心参与图书馆的日常工作,后来皆成长为复兴中国佛教的中坚力量。(以上资料多参考黄崑威《试论太虚大师的世界佛教理想》,见《法音》杂志)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