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恪守八敬重法爱道:菩提精舍、八敬学院与正信会女子研究部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核心提示:2017年3月,适逢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纪念日,武汉市佛教协会、武昌佛学院将隆重举办系列纪念活动,缅怀大师,策进来学。从近现代历史看,太虚大师作为划时代的非凡高僧之一,他在武汉的一系列卓越爱

核心提示:2017年3月,适逢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纪念日,武汉市佛教协会、武昌佛学院将隆重举办系列纪念活动,缅怀大师,策进来学。从近现代历史看,太虚大师作为划时代的非凡高僧之一,他在武汉的一系列卓越爱国行动与弘法历程,一度将武汉推至佛教文化全国中心地位,使武汉成为蕴育中国化大乘佛法新希望的摇篮之城,一时间蜚声中外,在教内教外形成了深远影响,至今绵延不息。太虚大师在武汉的功业,是值得在今时今日继续光大的宝贵精神遗产。

武昌佛学院是太虚大师于1922年创办的第一所最为正规、最具影响的现代佛学高等学府,在海内外享有佛教教育“黄埔”之誉,为佛教界培养了大批灿若星辰的佛门龙象,对中国近现代佛教的振兴具有重大影响。今天,仍延续着武昌佛学院办学传统的,是坐落于武汉莲溪寺的武昌佛学院尼众部。

武昌佛学院尼众部是近代中国第一所佛教尼众教育机构,成立于1924年。20世纪上半叶,面对汉传佛教的时代转折与风起云涌的思想潮流,太虚大师深契佛心,立足佛制,观照女众身心特点与时代特殊因缘,于僧伽教育之大计中,对尼众僧团寄予特殊慈悲,特别加持尼众僧团的教育与成长,组建了以武昌佛学院女众部为核心的系列尼众教育机构,开启了近现代汉传佛教尼众教育之崭新格局。

值此纪念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研究武昌佛学院历史传承之际,太虚大师的尼众教育事业及武昌佛学院尼众部值得特书一笔。谨辑尼众卷,集中展现一代新僧弘法爱道的道风德范与坚韧志愿,愿继承太虚大师理想,传承正信事业!

佛学院女众院课程表(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20世纪30年代,以武昌佛学院为依托,武汉佛尼众教育呈现了“四大重镇”共同办学的繁荣景象。据《海潮音》月刊第九卷记载:

武汉的佛教女众教育,共有四所:

一、佛学院女众院,民国十三年成立,为太虚大师及李开先居士等创办。主其事者,为德映尼等,历届毕业学生,亦有数十人,洵我国佛教女众教育之先导。去岁又得方耀庭夫人为董事长,现收超筌尼杨德肇女士等主任,有学生二十余人。

二、菩提精舍,为湘尼恒宝法师等倡办,民国二十年成立,有学生二十余人,礼请太虚大师为导师,规模甚好,成绩斐然。

三、正信会女子研究部,民国二十二年成立,为汉口佛教正信会附设,有学生二三十人,近并归八敬学院。

四、八敬学院,民国二十一年成立,为超筌、能空、德融尼等倡办。今秋由贺民范老居士主教,有学生二十余人,现正开学伊始,蒸蒸日上,不可限量。

以上四处,亦属于武昌佛学院之一系。

武昌菩提精舍欢迎太虚大师合影(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其中,菩提精舍于1931年由毕业于武昌佛学院女众院的恒宝法师等创立,面向全国招生。八敬学院由武昌佛学院女众院毕业的超筌法师等于1932年创办。正信会女子研究部由汉口正信会于1933年为失学尼众特设(亦招收部分在家女众)。这三处佛教女众教育机构,共尊太虚大师为导师,其创办人、主事者和授课教师皆是武昌佛学院、汉口正信会的导师(如法舫法师、大醒法师、德融尼师等)及武院女众院的毕业生。30年代的武汉地区,成为近代全国佛教尼众教育最为发达和最有成效的核心重镇。

1933年2月,正信会居士反映武汉三镇有许多失学比丘尼,礼请太虚大师慈悲成就。大师便指导正信会创办了女子研究部,主要接收失学尼众。日常以学习佛学基础为主以培养正信,同时安排古文、哲学与写作课程,提高文化水平。为女子研究部授课的法师都是武昌佛学院男众部培养的学生、太虚大师的弟子,如法舫法师任教务主任兼佛学教授,芝峰法师、大醒法师任佛学教授。德融尼师任训育主任兼总干事。另聘请汪奉持、刘俊三、吕久成居士担任老师。

法舫法师德相(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峰法师德相(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女子研究部的学制为三年,一年两个学期,每学期举行期中和期末考试,优秀学生前三名奖励以笔记本和小字笔与吕九成居士手书白摺扇。授课法师、老师以及学生们的学习、生活费用全部由佛教正信会承担,出家学生食宿都在正信会隔壁的栖隐寺,上课则列队前往正信会的教室。

女子研究部办学一年多,因两位授课法师离开武汉而停办。此时,杨慈厚居士发心捐献自家的私立育婴敬节堂的房舍给正信会。太虚大师指示正信会把私立育婴敬节堂转交给德融、超荃两位法师管理,作为女众修学道场。此后,八敬学院奉太虚大师之命改组,将原正信会女子研究部并入学院,改组后的八敬学院“以宣扬佛教,造就女众弘法人才为宗旨”,而成为专门培养弘法人才的女众学院。

八敬学院,意在女众学佛出家必须尊崇“八敬法”,这是佛法中戒律的根本,也是女众出家的缘起!八敬学院”规定,学生入学首先要学习“八敬法”,学习《大爱道比丘尼经》,以恭敬比丘而能正法久住。

八敬学院规定,凡“年龄在十六岁以上三十岁以下之女众,具有高级小学毕业及有同等学力,且品行端正、身体健全并得到佛教信士二人之保证者得以入学”。除书籍自备外,学院不向尼众不收学、膳费用。“八敬学院”的佛学教授中,新增了世界佛学苑图书馆的研究员茗山法师、福善法师,以经、律、论、佛教史、国文、算术、劳作等方面为主要课程,着力造就女众弘法人才。

民国时期的武汉佛教教育建制十分完整,包含在家的小学、中学教育,以及此后以僧教育为主的佛学院。尼众学院属于这一完善佛化教育系统中的特殊部分。太虚大师的弘法实践,既注重佛法深入社会大众的展开,更注重僧教育与僧伽制度如理如法的根本基础。以“八敬学院”之名即可管窥太虚大师所倡尼众教育的良苦用心。

武汉地区的尼众教育走在当时全国的最前列,教制现代,格局开阔,风貌生动,但所有的教育始终以敬奉佛陀“八敬法”为基础,以佛陀戒定慧三学的教诫为根本,正显发出太虚大师立本开新的真现实精神。正如大师《新与融贯》一文所言:

“本人所谓中国佛教本位的新,不同一般人倾倒于西化,麻醉于日本,推翻千百年中国佛教的所谓新!亦不同有些人凭个己研究的一点心得,批评中国从来未有如法如律的佛教,而要据佛法的律制以从新设立的新!……所以本人所谓的中国佛教本位的新,有两点:一、是扫去中国佛教不能适应中国目前及将来的需求的病态,二、是揭破离开中国佛教本位而易以异地异代的新谬见。在这两个原则之下,在中国目前及将来趋势的需求上,把中国佛教本位的新佛教建立起来。”

在尼众教育的问题上,太虚大师不仅仅是重视人才的培养,更对佛陀教诫所对治的关键问题深有先见之明。如后世佛教发展中尼众是否适合佛制的八敬法,尼众与比丘僧团关系的处理以及尼众在僧团中的地位问题等,都在以武昌佛学院女众部为核心展开的尼众教育实践中得以处理。在当时的尼众教育中,比丘与比丘僧团双方共同遵守佛制及其精神,呈现出尼众依止比丘僧团、比丘帮助尼众修行的最基本关系。在这种最基础的良善关系下,以太虚大师为核心的比丘大德成为尼众学院的佛学导师,谆谆教导,使许多尼众得到修学正法的宝贵机会,也为未来武昌佛许愿尼众部的复兴与坚持办学,打下了扎实的正信与醇厚的教理基础,这无不深刻印证了佛陀特别教诫的特殊价值。

太虚大师当年建构的尼众僧团的培养格局,养成今天武汉尼众僧团如律如法而又不卑不亢的风貌。直到现在,尼众界的慈学老法师已是近百高龄的大德,依然遵循佛制,见到普通沙弥或年轻比丘恭敬顶礼,而这一切丝毫不影响尼众僧团的自尊自立。从民国到现在,她们始终怀抱着佛陀重新来到人间、领导比丘僧团弘化世间的深切祈愿,因为这是佛陀住世、正法当顶的盛事。所以,即便未来遭遇战争等种种厄难,武汉尼众僧团中的佛法基础没有被毁坏,根植在大众中的根本信念正与尼众学院道风的保持甚深相关,而成为佛教正信潜移默化、影响深远的历史根源。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