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响应时代召唤:唤醒传统信仰 凝聚社会精英


来源:凤凰佛教综合

核心提示:太虚大师盛年时期在“九省通衢”武汉的弘法活动,可谓其一生中最为精彩的历程。大师不仅受到当时武汉大批军政商界俊杰与普通群众的热情拥戴,更使这座城市成为中国近代&ldqu

核心提示:太虚大师盛年时期在“九省通衢”武汉的弘法活动,可谓其一生中最为精彩的历程。大师不仅受到当时武汉大批军政商界俊杰与普通群众的热情拥戴,更使这座城市成为中国近代“新佛教运动”的发源地,在全国范围内产生了深远影响。2017年3月,适逢太虚大师圆寂70周年纪念日,武汉市佛教协会、武昌佛学院将举行盛大纪念活动,缅怀大师,策进来学。

面对晚清以来日益不振的佛教局面,以太虚大师为领袖的佛教四众弟子,继承祖德宏愿,以弘法利生、振兴佛教为己任。20世纪上半叶的华夏腹地,由太虚大师指导、居士群体组建的汉口佛教正信会,成为“教界黄埔,法将摇篮”之武昌佛学院的坚强后盾。一院一会,同愿同德、热切呼应、互相助力、相得益彰。

“漫漫而修远”的济世利生之路上,佛教正信会怀抱“弘通佛法、昌明佛化”之理想,立足正信,引领正行,担当时代,弘范全国,建设成为信仰扎实、关怀深厚、组织完备、建制成熟的全国性居士组织典范,不仅发挥出巨大而活跃的护法正能量,更将佛法的全面关怀契理契机地融入到社会大众中去。太虚大师由人生关怀进至法界圆成的救世热度与信仰深度,得到层次丰富、关照全面的落实;其建设人生佛教、构建新时代佛教团体的弘法理想,弹奏出最富生机、最具活力的时代强音!

今日,武汉作为国家“中部崛起”战略中的核心大都市,可谓是中土地域的丹田地位,正待发力而将国家与民族复兴之势,运化于祖国四肢百骸之域。同样,大乘佛教的复兴也必将以武汉为重镇,现中部崛起之势,走向盛世重兴的光明未来。武昌佛学院的坚守与传承,无疑将扮演肩负重任、引领时代的前沿角色。

值此大师圆寂70周年庆典之际,谨辑居士正信会篇,汇集展示佛门四众护法弘教、上下求索之团结与勉力,提振信仰,砥砺精神!

佛教正信会会刊《正信》杂志,半月刊(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一、武汉地区民众信仰基础深厚

据《湖北省志•宗教》对佛教方面的记载,佛教在东汉时期传入湖北地区,大致经历了鄂州译经、襄阳奠基、荆州弘扬、玉泉立宗和禅起蕲黄的一个发展过程,历史久远,基础深厚。然而“在19世纪以前,湖北佛教只有佛学观点不同的教派,没有佛教团体。20世纪初叶(清末数年间)才开始有佛教团体。”

晚清民国时节,佛教衰落,内部腐化,弘化不兴。太虚大师所作《汉口佛教会创始记序》曾记载了他刚到武汉讲法时的情形:“忆予民国七年应李隐尘、陈元白居士请来汉口开讲起信论,常听者仅七人耳。至九年,讲楞严于武昌,曾至汉口讲演三日,时有信心者三四十人。遂即发起佛教会,因主持得人,继续从事于建设,乃有今日之结果。”

然而武汉作为中华文明腹地之核心重镇,其悠久的佛教发展史与深厚的民众信仰基础,并未随着时代的飘摇而隐没。一经太虚大师振作革新精神的号召,武汉佛教复兴顿成燎原之势。

二、汉口佛教会堪为当时最成功的佛教组织

1919年在太虚大师支持下,武汉居士大德王森甫、李隐尘、陈元白等人建创办汉口佛教会——即佛教正信会的前身。

导师太虚大师(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而在此前后,中国佛教总会在湖北地区的支分部、上海“觉社”的汉口分社、华严大学、武汉佛化新青年会、汉口佛化女居士林、武汉佛教图书馆、武昌贤宗初级学校等一系列佛教机构陆续成立,武汉佛教呈现一片光明景象。

而汉口佛教会(创立9年后改组为佛教正信会),不仅有力回应了新时代的大潮流,并且成长为当时最成功的佛教组织,在上世纪30年代前后曾达六万余会员,为我国近代佛教界最大的居士组织,也是后来中国居士组织的雏形。佛教正信会与武昌佛学院是当是武汉地区最重要的两大佛教组织,均对当地与当时,以至全国与后世带来了巨大的积极影响。

对佛教正信会影响力的诸多评价,如1939年苇舫法师在《现代中国佛教》一文中称“也许是中国最活跃的佛教居士协会”。(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三、居士精英携手筹建

1918年10月,初涉汉皋,广结法缘,讲经十分顺利,常来听受者均为武汉各界要人,他们为大师以后在武汉的弘法奠定了坚实的社会基础。而武汉佛教居士界兴起学佛热潮,亦“自此开其端绪”。

1920年10月,大师再至武昌,寓皮剑农家,设讲座于湖北省教育会会议厅,讲《楞严经》,编《楞严研究》为讲义。大师于讲经会传授皈依戒。李隐尘、李时谙、王森甫、满心如、陈性白、赵南山、皮剑农、萧觉天、杨显卿、孙文楼、刘东青等武汉军政商学界名流,执弟子礼者三十余人。武汉学佛之风,于是大盛。据孙山《武汉庚申居士归戒录》记载,当时信众请求皈依者接踵而起,总计达一百一十九人。且皈依者多年高德劭,社会贤达,实极一时之盛。

佛教正信会欢迎新任理事长李子宽居士就职纪念(图片来源:武汉佛协)

武汉众居士遂于1920年9月,公举李隐尘慧心居士为会长,王森甫慧力居士副之,就夏口县农会为办事处,成立汉口佛教会。考虑到会务、流通经典以及《海潮音》的编辑发行,汉口佛教会决定自办会所。虽然王森甫居士提供会所场地,但是仅靠会员认捐的资金不足以建立新会所,资金短缺成为制约汉口佛教会发展的重要因素。为解决资金之忧,汉口佛教会“由李龙庭、李隐尘、汤铸新三公柬请武汉政商各界,当场获捐万金”,此后更是到爱心居士胡汤佩林女居士的大力援助,最终将新会所完工。新会所的建立以及《海潮音》的发行,加速了汉口佛教会的成长进步,也为将来改组后发行《正信》提供了宝贵的经验,成为汉口佛教会的发展的重大契机。

在整个佛教正信会的历史上,居士团体尤其是其中的精英人士起到了巨大作用,这也成为太虚大师在武汉弘化格局的重要特质。作为佛教正信会的主要领导人,或为知识界精英,如张纯一居士,曾在武昌文华学院、燕京大学、南开大学任教,对先秦诸子、佛教、基督教有相当深的研究;或为商界巨贾,如正信会第二任会长王森甫居士,为武汉巨贾,曾任中国红十字会汉口分会会长,和汉口总商会会董,利用他自身的影响力,红十字会汉口分会、汉口总商会对佛教正信会都有过帮助和合作;或为政界人士,如继任会长李子宽居士、副会长罗奉僧居士。他们凭借着自身影响力,成为佛教正信会的一面旗积,对佛教正信会的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责任编辑:闫秀勇 PFO0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