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媒体曝济南菩提学会鼓动传销 多人出家后失联


来源:新华网

有市民称妻子参加该学会学习后,带闺女上四川准备出家,自己最终“妻离子散”;也有市民说这个学会还鼓动学员搞非法传销。

核心提示:济南菩提学会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组织,有市民称妻子参加这个学会学习后,带闺女上四川山上准备出家,自己最终“妻离子散”;也有市民指出这个学会还鼓动学员到广西北海参加名为“1040阳光工程”的非法传销活动。更是有许多大学生参加之后直接就要求剃度上山修行,其中最为著名的就是济南姑娘才真旺姆

目前尚未确定前段时间出家的济南姑娘才真旺姆口中的“济南菩提学会”与非法组织“济南菩提学会”是否为同一机构(资料图)

2014年8月7日,山东一所高校的大四学生单云(化名),在由“济南菩提学会”组织到安徽参加一场活动后,音讯全无。“济南菩提学会”的人说,他已经出家了,一家人陷入了漫无目的的苦苦寻找之中。元旦佳节,好消息传来,失联近5个月的单云在华中某省被找到,姐姐单美终于见到了他。

单云出家的经历不是个例。本报报道此事后,数位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讲述了非法组织“济南菩提学会”给他们的家庭造成的伤害。妻离子散,在这个“圈”里并不鲜见。

家人一直没放弃寻找

去年8月,山东一所高校的大学生单云,在由“济南菩提学会”组织去安徽参加完一场法会活动后,与家人朋友失去联系,随后家人得知,单云已经剃度出家。记者调查了解到,这个“济南菩提学会”属于非法成立的组织,没有经过有关部门的批准和备案,涉嫌非法传教。同时未经得家长的同意,单云等人的剃度出家属于违规,安徽宗教部门已经对相关寺庙进行了查处。但是单云在哪里,却一直杳无音讯。

2014年12月16日起,本报连续报道此事后,引发了社会的极大反响和关注。历经近五个月苦苦寻找,已经接近崩溃边缘的单云姐姐单美,也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先别刊发了,有关部门说会积极寻找,我不想见不到我弟弟。”

有关部门也给本报编辑部打来了电话,承诺会积极协调安徽方面进行寻找,找到后会第一时间进行通报。出于对当事人情感的顾忌,记者暂停了相关报道,但是对于单云的寻找,姐姐单美和本报记者一直没有放弃。

元旦前接到弟弟电话

终于,在2014年快要结束的时候,单美迎来了希望。2014年12月26日,一位知情人给本报打来电话,称知道单云的下落。半小时后,单美直接接到了弟弟单云的电话,单云说希望姐姐元旦的时候来华中某省和他见一面,还要带着他的电脑和手机。

由于母亲生病,父亲在照顾,单美1月1日独自一人来到单云指定的城市,终于见到了数月没见的弟弟。单美告诉记者,弟弟单云已经剃了光头,现在和他交流不是很顺畅。单云说,他想静一静,考虑一下何去何从。随后,单美独自返回济南。单云现在不愿回家,家人正在做说服工作。对于弟弟这期间具体发生了什么,单云不愿意多提及,单美也没有再细追问。

痴迷的妻子竟想带7岁女儿剃度

市民称“济南菩提学会”让其妻离子散

本报持续刊登单云的事后,引发了社会对“济南菩提学会”的关注,陆续有市民向本报反映了该学会的相关情况以及存在的问题。有市民称妻子参加学会学习后,带闺女上四川山上准备出家,自己最终“妻离子散”;也有市民指出这个学会还鼓动学员到广西北海参加名为“1040阳光工程”的非法传销活动。

有人卖房全家搞传销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报纸报道了济南菩提学会的事情,我才有勇气和机会说出我家庭的遭遇。”2014年12月19日,省城市民王海(化名)给本报编辑部打来电话,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妻子到“济南菩提学会”参加学习后,最终上山出家的“妻离子散”历程。

2012年下半年,已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了一段时间王海的妻子陈娟(化名)突然告诉他,她给上师打过一个电话,上师告诉她,广西北海的一个“1040阳光工程”项目非常适合她弘法利生,她应该去参加。陈娟还动员王海辞职,带着孩子一家三口一块去北海发展。

对这个“1040阳光工程”,省城市民陈军(化名)了解的更多,他的妻子参加了“济南菩提学会”的学习后,目前就一直在广西北海从事这个项目。“去了有三年了,这个学会还有人卖了房子全家去北海搞这个呢。”

王海坚决不同意妻子去北海,后来妻子偷偷去了,王海随后赶紧赶了过去。“到了北海后,妻子让我买一份试试,一份3000元左右,买到29份缴纳69800元之后,就可以等待返现了。”陈娟说,三年之后,收益可达1040万。

“这不就是拉人头搞传销吗?而且这是个传销活动,国家都要求明令禁止了。”在王海的坚持下,妻子被带回了济南,而陈军的妻子则仍旧在北海。

想带女儿剃度被拦下

从北海归来之后,陈娟又失踪了。王海一番打听才了解到,妻子带着闺女去了四川甘孜,准备剃度出家。

王海第一时间往甘孜赶,四川甘孜是高原,他们的女儿只有7岁。“小孩发了高烧,我劝妻子抓紧下山给孩子吸氧,如果在高原上有反应,容易引发肺水肿,那就有后遗症了。”

陈娟坚持呆在山上,说是有上师保佑,上师加持,孩子不会有事的。后来孩子高烧退去,陈娟认定是上师的加持起到了作用,陈娟要剃度出家。“说要给孩子剃度,我孩子才7岁啊。说我孩子前世是学的什么法,越小剃度出家越好,趁着还没有沾染尘世的脏。”提到这些,王海已经崩溃了。

对于出家,一直在北海搞“1040阳光工程”的陈军妻子,也在2013年打算剃度出家。但是最后在家人的苦劝甚至哭闹之下,最终没剃度,又返回了北海。

王海说,他尝试了所有的努力,妻子却坚决要“剃度出家”。无奈之下,他只好将闺女接下山来,最终和妻子离了婚。

对话王海

妻子接触济南菩提学会当天就皈依了

记者:你妻子什么时候开始参加的济南菩提学会?

王海:2012年春天,一个朋友来到我们家,告诉我老婆说,来了个活佛,法力很大。我老婆以前不信这个,也从来没有接触过,就跟着去看了看。我老婆不是党员,我总觉得人有个信仰也不是坏事,就没有反对她去。

出乎意料的是,我老婆去的当天,就皈依了,还加入了济南菩提学会,并依止了一位上师。

记者:你妻子为什么这么听从上师的话?

王海:妻子说,依止一位上师后,就应该无条件全身心地相信上师,只有这样上师才能够加持你,才能够加持你的亲人。所以妻子一直通过电话与上师或上师身边的人保持着联系,遇到事情就联系上师,请求开示。

记者:妻子参加学习后,生活有什么变化?

王海:2012年她进入痴迷状态,在家里除了给孩子做饭,其他时间都是在盘腿打坐念咒读经。整个家庭生活没有一点家的样子。

对话陈军

妻子剃度没成功又回去干传销

记者:你妻子提到过出家吗?

陈军:妻子也想到过“剃度出家”,她说只要出了家,身边的亲人都会得到福报,而阻拦她出家的人,则会遭遇“另一方面”。

记者:你曾经去过妻子要出家的地方吗?

陈军:我曾经去过四川,到过妻子上师所在的地方。见到形形色色来规劝家属下山回家的亲人,可基本都是无功而返,最后绝望放弃。这个寺庙中,基本都是汉族人,而且山东的最多,不知道是不是和济南菩提学会有关联。

记者:你妻子现在在哪里?

陈军:在我的劝阻下,妻子最终没有剃度出家,现在妻子又回到广西,在那边搞1040阳光工程。

记者:这些你和别人说过吗?

陈军:我的家庭已经不像家了,以前我不愿对外说,一是男人的面子问题,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二是我们个人力量微薄,实在无能为力。我现在勇敢说出来,就想给其他的家庭提个醒,避免像我这样的悲剧。

延伸阅读

“济南菩提学会”究竟是什么组织官方:未获批成立

自从“济南菩提学会”的联系人迟畅(化名)电话号码更换后,单美就再也联系不到她了,原本他们聚会学习的两个点,一个位于王官庄四区,一个位于诚基中心,也都人去楼空。

“听别人说,他们又换了新的地点,我打听不到了。”一直执着寻找弟弟的单美无助地摇了摇头。“济南菩提学会”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协会,是否合法注册登记的,应该归哪个部门主管,单美想到了寻求政府相关部门的帮助。“一个原本计划考研的人,去了一趟安徽就出家失联了,我们作为家属,说什么也想弄个明白。”

在安徽、江西的寻找一无所获、处处碰壁之后,单美找到了山东省宗教事务局,工作人员向其表示,从未批准“济南菩提学会”的成立。

12月12日下午,针对“济南菩提学会”的性质,记者咨询了济南市民族宗教事务局,其工作人员向记者证实,从未批准过这个学会的存在,如果该学会涉及非法传播,一经举报后查实,要进行取缔、制止。

记者查询得知,不单单是济南,在重庆有市民对“重庆菩提学会”的身份提出了疑问。2013年重庆市民族宗教事务局(简称民宗委)接到重庆市民发邮件咨询,“重庆市菩提学会”已在重庆市吸收大量学习人员,这个学会是否合法登记?

重庆市民宗委回复,及时与市民政局及相关单位进行了沟通和核实,其回复如下:一、我委从未批准成立“重庆市菩提学会”。二、经市民政局核实,“重庆市菩提学会”没有在重庆市民政部门登记注册。三、根据有关部门信息,“重庆市菩提学会”曾在我市有过非法传播活动,非法传播活动被民宗部门依法予以取缔、制止。

四川安徽出家的年轻人不少是山东籍他们大部分曾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过

毕业于青岛大学的济南美女大学生才真旺姆在2012年10月剃度出家,曾经引发了社会的极大关注。2014年6月,《南都周刊》曾经去才真旺姆四川出家的地方采访,发表了一篇名为《出家的年轻人》的新闻报道。

根据其公开的报道内容显示,迄今为止,已经有50多个来自汉地的年轻人在才真旺姆所在的地方出家,他们中大部分是80后、90后,且不乏高学历。而这些在四川出家的年轻人中,以山东籍为多。

据报道,这些山东籍出家的年轻人,大多是通过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时间久了,很多人就产生了出离心,想出家。在这些山东籍的出家大学生中,济南姑娘才真旺姆的知名度最高,而才真旺姆在采访时曾公开表示,其在出家前,已经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了将近一年。

除了才真旺姆,在《出家的年轻人》报道中,还提到了一些山东籍的出家年轻人,这其中包括毕业于山东理工大学的李东(化名),清华大学硕士毕业的洛珠旺姆,洛珠旺姆与才真旺姆是高中同学,也是济南人。与才真旺姆同一天剃度出家的,还有曾经的山东大学硕士、南京大学博士图丹蒋扬。

才真旺姆的出家地,出家的年轻人中以山东籍的居多,而安徽这所寺庙中,单美告诉记者,她所知道的山东籍就好几个,而且都是高学历的大学生年轻人。

年轻人出家是否与“济南菩提学会”有关

“才真旺姆出家的事情,很多新闻都报道了,报道上说她也是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过。”对于“济南菩提学会”的印象,单美不仅仅停留在这些新闻报道之中,她有自己的切身感触和感慨。“我们就是不理解,为什么就没有人和部门查一查这个‘济南菩提学会’,它到底是不是合法的?”

据报道,才真旺姆出家前曾在“济南菩提学会”学习了将近一年。目前尚不得知,才真旺姆口中的“济南菩提学会”以及在四川出家的山东籍大学生所学习过的“济南菩提学会”,是否与单美所说的“济南菩提学会”是同一个协会,相关的负责人又是否是同一人。

而山东籍的年轻人在四川以及安徽出家的有不少,这是否与“济南菩提学会”有关联,目前仍没有明确的答案。

“一个没有被批准的组织把我弟弟送去安徽,我们见不到人,他们一口咬定出家了,还说是弟弟自己不愿意见我们,这让我们一家人怎么能不担心啊。”单美说,她尊重弟弟个人的信仰自由,“如果这是弟弟自己的选择,我们也想见他一面,他亲口告诉我们,我们只想要一个答案。”

济南菩提学会架构分两级

济南菩提学会是如何在济南成立的?又有多少人在其中学习呢?

据知情人透露,最早的时候,来自四川甘孜某寺庙的一位上师来济南传播佛法,最早的一批弟子在济南组织成立了济南菩提学会。

2012年,“济南菩提学会”组织的学习班队伍不断壮大,这其中就包括目前比较知名的青岛大学毕业的济南姑娘才真旺姆,才真旺姆的高中同学清华硕士洛珠旺姆,还有山东大学硕士、南京大学博士图丹蒋扬。

“他们都依止于同一个上师,与上师保持着电话联系。”知情人告诉记者,有问题他们会随时给上师或者上师身边的人打电话,请求上师的“开示”。记者了解到,济南菩提学会的组织架构分两级,上师位于济南的大弟子,是“济南菩提学会”的负责人之一,他们内部称之为“大护法”。

“大护法”下面,是“济南菩提学会”在济南成立的很多菩提学习小组,每个小组长负责该小组成员的组织学习交流、组织放生,收集善款以及上师出门安排等活动。(完)

[责任编辑:于发文]

标签:济南菩提学会 传销 出家 失联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