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智敏上师:一代高僧的求法之路


来源:凤凰华人佛教

编者按:智敏上师,出身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自幼天资聪慧,才学敏达。十五岁沾闻佛法,后起悲悯之心终生茹素。1954年在五台山清凉桥依清定上师披剃,依止当代高僧能海上师座下学修十三载。文革期间,智敏上师遭受

编者按:智敏上师,出身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自幼天资聪慧,才学敏达。十五岁沾闻佛法,后起悲悯之心终生茹素。1954年在五台山清凉桥依清定上师披剃,依止当代高僧能海上师座下学修十三载。文革期间,智敏上师遭受迫害至双足腐烂,九死一生保住性命。文革后,智敏上师将毕生精力用于弘扬俱舍和培养僧才,他的修为、学养,感染教育了一代又一代学人。他是当代中国佛教名符其实的大师之一。2014年9月,凤凰佛教在浙江多宝讲寺,与智敏上师进行了深度对话。在2个多小时的专访中,智敏上师为我们讲述了他的出家因缘和半个世纪的求法之路。以下为文字实录。

智敏上师:我的出家因缘

敏公上师:童年我在上海,3岁到上海,都是在上海上学。一直到25岁,我母亲没有了。隔了两年28岁,我到五台山正式受戒出家。

凤凰佛教:在您的年谱里面,您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吃素。是什么因缘呢?

敏公上师:我十五岁就吃素了。因为我看了佛教的书籍。看了这些书,感到动物都有生命,我们要吃东西,蔬菜很多,何必要把它的命害了,这个不好,不慈悲嘛,所以我十五岁就改吃素了。我的母亲本来也信佛的,她每年正月初一,吃一天素。人家吃的最好的时候,她吃一天素。所以说(我吃素)她也没什么反对。

凤凰佛教:您家里还有什么兄弟姐妹吗?

敏公上师:我兄弟姐妹11个。我是第九。一个母亲养十一个娃娃。

我们的父亲,他是教授,很忙,经常在外边对付那些事情的。家里都是我母亲在掌握。她很慈悲,是非常善良的一个人。我对妈妈的印象最深,出家就是为了妈妈出家的。她过世了我很悲痛,后来他们有人朝五台山,我也跟了去。去了之后,就出家了,(出家)主要是超度我的母亲。因为我们家里有十一个孩子,妈妈对我最好。几个哥哥,姐妹,都是雇保姆带大的。我是母亲亲自喂奶喂大的,所以说,这个感情特别深。

凤凰佛教:父母对您走佛教这条道路怎么看?

敏公上师:他们没什么看法,他们认为我对佛教很虔诚就对了,他们对佛教也不反对,也不很深信,我两个妹妹,受我影响也信佛,后来皈依三宝了。

五台山的出家生活听海公上师讲经高兴得要飞起来

凤凰佛教:您出家之后,到了五台山之后,您的第一位剃度师父也在那里吧?您能谈谈他吗?

敏公上师:我的剃度师,是上海的定公上师(清定上师),五台山的海公上师(能海上师)也是他的师父,等于说我们师徒三辈,(我是)第三代的。

凤凰佛教:在五台山这一段时间,对您影响比较大的是哪一位师父?

敏公上师:我亲近的是海公上师,上能下海。他学问渊博,过去也是将军出身的。他讲经讲得好。他到上海来,在金刚道场讲了几天经,我听了他讲经,听得高兴得走路要飞起来一样。所以说第二年他到五台山了,有人朝五台山我就跟着上去,去亲近他去了。能海师父是很严格的,管理僧人他管得很严格,他是将军出身,定公上师也是将军出身。他以前对下边人犯错误很严格的,到老了之后就放松了,还是慈悲的。

我实际上最大的关系还是定公上师,因为我在上海亲近定公上师的。定公上师,出家也是他带我到五台山出家去的。他说五台山出家好,就带我们上去出家了。所以我剃度还是定公上师剃的,不是海公上师直接剃的。定公上师回去了,海公上师教,听他讲经嘛。那个时候的生活都是很简单的,都是听经啊、念经啊,都是这些事情,其他没什么事。

凤凰佛教:您从上海大都市,去了五台山,那种条件那么艰苦,您适应吗?

敏公上师:这个很奇怪,我们去的时候有五个人,都准备在五台山出家的。后来他们四个人看了五台山都害怕,回去了。我感到很欢喜。我去的时候是夏天,夏天五台山的气候极好,感到好像环境什么都很好,没有感到孤独啊,冷清的这些想法没有。就感到很适合。他们回去了,我就住下来了。

本来我们是五比丘,要五个人一起出家的,有一位是七十多岁了,以前做大官的,当然他受不了了。还有两个,一个想着世间的五欲放不下了。还有一个道心很好,但他的母亲哭起来了,把他带回去了。本来五个人,就留下我一个了。我在五台山清凉桥住了十多年。天很冷,封山的,也不乱跑。五台山的冬天非常之寒冷,我两个腿就是冻坏的。

[责任编辑:李雅莹]

凤凰佛教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